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情人只是高档的婊,子!

情人只是高档的婊,子!

    豪门童养媳,情人只是高档的婊,子!

    蒋瑾璃站在门口,满脸娇柔的笑容,在看到办公室内的场景之后,瞬时消失殆尽了,她看到唐暖央坐在洛君天的大腿上,两人在缠绵的拥吻。唛鎷灞癹晓

    她的脑门被人狠狠的击了一掌。

    洛君天大为不悦的抬起头,谁这么没礼貌,绿眸对上站在门口的女人身上,他大为惊愕“瑾璃,你怎么来了”。

    他下意识的要把唐暖央从身上拖开。

    唐暖央却一反常的勾住他的脖子,转头大大方方的面对蒋瑾璃“把门先关上吧,虽然我跟君天是夫妻,不过我还不习惯让别人看到我们亲热的场面”湮。

    蒋瑾璃握紧着拳头,走进几步,把门关上,眼泪就像水龙头一样的流淌而下“君天,你不爱我了么?为什么抱着她,为什么,,,,”。

    “瑾璃你别哭,行不行,,,,”洛君天最经不起女人这泪水连连的模样,扯着唐暖央的手“你先回去,好不好”。

    唐暖央心脏在流血,脸上却柔柔的微笑“不好!”正妻给小三退让,他依旧用这种方法来羞辱她是么,什么安慰,什么希望,全部都是玻璃球中的假象,一敲就碎了,再美好,也成废墟砾。

    她忽然不想让他们这么得意。

    “你别给我找麻烦”洛君天低吼。

    “麻烦——”唐暖央拔高声音,抚摸洛君天的脸,妖精似的在他脸上亲了亲,眼中是支离破碎的痛,万分妩媚中透着凶狠“老公,刚才是谁说的,你是我老婆,我现在想要你”。

    洛君天顿时有些哑口无言,怒气的绿眸中凝聚,薄唇中吐出无情的字眼“你给滚我下去——”

    “你想让我上就上,想让我下就下么?洛君天,你可以随心所欲,但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唐暖央迎上他的怒气,心血流干了,她不觉得难过,不觉得痛了,只愿自已长出一双利爪,把这两人给撕了。

    “唐暖央你懂事一点吧,别在胡搅蛮缠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洛君天没想到,她这次会这么一反常态,没看到他现在很为难么。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凭什么让我滚下去,我是你妻子,不是主动坐到你大腿上妓女,洛君天,伤人的心伤的多了,你就永远不会被原谅”唐暖央松开他的脖子“现在是我自已想下去”。

    她从他腿上下来,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服。

    蒋瑾璃在那边哭泣的脸上,浮起了阵阵的得意,唐暖央,你怎么能跟我比!

    而这股子得意,正巧落在唐暖央的眼中,她的眼神变在阴厉起来。

    “君天,我就知道你爱的还是我——”她站起来,擦擦眼了,狠恨的讽刺唐暖央,哼,跳梁小丑!

    洛君天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他的心被唐暖央刚才话击中,没法思考别的。

    唐暖央沉稳端庄走向听外面,蒋瑾璃注视着她,美眸中是得意,骄傲,胜利,还有鄙夷。

    几乎是擦肩的这一瞬,唐暖央拽住蒋瑾璃的头上,狠狠的甩了她两巴掌“当情人当的再光鲜,那也是高档的婊,子——”

    蒋瑾璃被打傻了,洛君天惊的立刻冲过去,把唐暖央推开“发什么神经病——”.

    男人用十成的力道的,将一个女人推远,那股子冲力是惊人的,唐暖央被他自背后使劲的一推,人不受控制的向前摔去,前额撞在玻璃茶几的边角上“啊——”她叫了一声,巨痛瞬间蔓延。

    洛君天不知道她会摔倒,更不知会撞倒那里,不由担忧的喊“暖央——”

    唐暖央抬起头来,感觉到一股股温热的液体流下来,糊住她的眼睛,眼前一片的血红色,她伸手摸了一下,放到眼前,才惊觉全是血。

    她用手捂着额头的伤口,从地上爬起来,面对洛君天“谢谢你的一推,让我彻底清醒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不值得我伤心”。

    洛君天惊呆了,他的手从蒋瑾璃身上松开,害怕的唐暖央“老婆——”

    “别再假猩猩的,一点也不适合你,这个空间,留给你们两个人恶心吧”唐暖央绝然的大步离开。

    洛君天提步想追出去,蒋瑾璃扑过来死死的抱住他“君天,我的脸好痛,你看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情人只是高档的婊,子!,第2页

    ,都是暖央打的”。

    “你先自已呆一会吧——”洛君天拉下她的手,开门追出去,正好看到电梯门快上关上,而唐暖央满脸是血的呆呆的站在里面,眼神空洞。

    他立刻转身追去,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他果断的坐另一部电梯。

    电梯的门光鉴如镜子,照出里面空洞绝望的女人,有一行血红色的泪,从她眼眶中缓缓落下,了无声息。

    洛君天从电梯出来赶到车库的时候,她的车横冲直撞的开出去了,车速之快,让他捏了把汗。

    他用最快的速度开车去追,开出公司,哪还见她车子的踪影。

    这下真的糟了,头上流这么多血,情绪那么不平稳,万一出车祸怎么办,他用力的拍了一记方向盘,恨自已刚才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蒋瑾璃独自一人呆在办公室里,恨的牙痒痒,君天心里的天平,已经一点点偏向唐暖央了么。

    不可以,她要想法子,重新占据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才行。

    *******

    从上午到下午,直到晚上,洛君天关了手机到处找她,医院,路过摊,酒吧,反是有可能的地方,他都去了,可就是找不到人。

    洛远山接到密报,非常震惊,打电话给洛君天也没有人接,气的顿时病情更重了,他一通电话把洛家所有成员都召集回来,吩咐他们带人出去找唐暖央。

    随之,洛家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墓地。

    到了晚上是尤其的阴森恐怖,黑暗与苍凉全部笼罩在这里,天上的一轮弯月,只能隐约让人看清路。

    唐暖央靠在父亲的墓碑上,手里拿着一瓶烧酒,喝的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她想什么喝完,什么时候不能睡着,最好永远不要醒了“爸——,你真是糊涂啊,以为让我过上富裕的生活,就是幸福的,你知不知道,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有时我真的挺恨你的,真的,但是想想你死的那么惨,我还要恨你,我实在是太不孝了”。

    手中的酒还有小半瓶,可是她的眼睛已经轻缓的闭起了“也许这就是我的命,爸,我好想回到那个纯真的年代,然后纯真的长大,平凡安定的生活着,那样才好,,,”

    她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的睡着了,睡的十分的安详,可这里是死者的家园。

    黑暗中,有个修长的身影来到她身边,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将她从地上抱起。

    “我说过的,让你别太傻,为什么就是不听呢”他幽幽叹息,抱她下山,一路上他都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

    “老爷,少夫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四爷正带他回来”管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洛远山。

    “真的,云帆在哪里找到她的?”洛远山一阵的兴奋。

    管家停顿了一下,叹息的说道“在唐先生的墓地”在洛家,大家都尊称唐暖央的父亲为唐先生,不是因为他出身有多尊贵,而是因为他救过洛远山的命。

    洛远山靠在床上,怔了一会,重重的叹了口气“哎——,那孩子是真的被我们洛家伤透了心,阿忠啊,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君天是我的接,班人,我当年想把洛家最好的男孩子给她,结果让她痛苦了这么多年”。

    “老爷,你别这么说,你没有错,其实少爷跟少夫人俩人还是有感情的,只是性格不太合的来,等以后有了孩子,上了年纪之后,他们会认识到你的一片苦心的,年轻人,吵架很正常”管家安慰他,不忍看他责备自已。

    “哎,但愿如此吧,阿忠,你给我约吴律师来,就说我要修改遗嘱”洛远山闭着眼,淡淡的说。

    “是,老爷,我马上去打电话”管家心里震惊,表面上仍旧很冷静。

    ******

    洛君天找到晚上9点,还是没能找着。

    开机想打回家,问问看,有没有可能回去了,一开机就是一大堆未接电话,爷爷的,蒋瑾璃的,公司的,家里的。

    他立刻就猜到,事情已经传开了。

    &n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情人只是高档的婊,子!,第3页

    bsp;打电话给洛海珍“三姑——”

    他还没开口问,洛海珍就紧张的喊了起来“君天哪,你人在哪里啊,你到底怎么打暖央的,把她弄成这样,老爷子震怒极了,你赶快回来”。

    “唐暖央她回来了么?”洛君天听到关键的东西。

    “回来了,云帆找到她的,刚刚把她抱进了房间,医生也来了,你快回来自已认错吧”。

    洛君天放下电话,是洛云帆找到她的?他的心里相当不舒服,难道他比他更加了解唐暖央么?

    回到家,他直奔房间,安斯耀站在那里,用眼神就能将他凌迟了。

    洛云帆对洛君天微微一笑“回来啦!”他是个心里能摸出一把刀捅死你,脸上也能笑的不露破绽的人。

    “四叔,你在哪里找到她的?”洛君天实在很好奇。

    “墓地,去见他父亲了”洛云帆平和的说道,黑眸下是二团深不见底的漩涡。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