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的事不会做!

****的事不会做!

    豪门童养媳,****的事不会做!

    但是仔细想想他安斯耀拥有自已的银行,是不用靠洛氏吃饭,所以才会跟表哥这么叫板。唛鎷灞癹晓

    洛君天嘴角渗血,站稳了身体,绿眸变了墨绿色,里面翻滚着风暴,后面的人下意识的向后退,逃回房间,生怕会殃及到他们。

    而,安斯耀仍旧泰然自若,站在那里,黑眸中满是锐利。

    他很早之前,就想这么狠狠的揍他一拳,这个霸占着他心爱的女人,却又折磨她的混蛋,他知道他多么想给她幸福,却只能眼睁睁远远的望着她,即使已来到她的面前,来到她的身边,仅隔一米的距离,却还是隔着千山万水。

    他有多恨洛君天,多恨洛家,如果可以将洛氏王国摧毁的话,他会第一个将之打倒,让他洛君天永无翻身之日湎。

    “心痛了是么?”洛君天欺近他,冷冷的笑“安斯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这是在做白日梦,那个女人是我的”。

    “没错,我心痛了,因为我爱她,因为你根本不配拥有她,是不是白日梦,别这么早下断言,未来的事谁说的清”安斯耀挑衅般的回视他,笑意中有些阴鸾。

    “有本事就来动动看,今天,你准备好受死吧”洛君天一脚就踢过去,是他主动送上门的,他正好有气没地方撒,正好找个出气筒黑。

    安斯耀及时闪开,还是被踢中了一点,愤怒之下,也打回去“洛君天,你以为自已是神么,你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仅仅是个狂妄自大的小人”。

    战火越烧越旺,你一拳我一拳的在走廊上打的起劲,这是他们心底早就起发泄出来的东西。

    躲在房间里的人,连看都不敢出来看。

    走廊的转角处,洛云帆靠在那里,悠然自得的看这两人打架,不出去劝劝,也不表现出紧张跟担忧,反而还笑着万分温煦,在这种情况下,他这股子笑,诡异的让人寒光倒立。

    精眸一闪,安斯耀来洛家是有目的的。

    *****

    洛宁香的房间,全部的寝具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床,白色的沙发,白色的柜子与相同梳妆台。

    “嫂子,你坐吧,我给你倒杯水”洛宁香笑着说,转过身,脸上顿时满是阴毒。

    唐暖央没有应她,只是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洛宁香走到桌边,自水壶里倒了一杯水,走过来递向唐暖央“嫂子,喝口水吧”。

    “哦,谢谢”唐暖央伸手去接。

    突然间,洛宁香脸色一厉,把整杯水泼到唐暖央的脸色“我看还是这样比较清醒——”

    唐暖央的思绪一直飘荡在外围,没想到洛宁香会瞬间变脸,冰凉的水顺着她的脸淌落在衣服上,让她一阵的僵硬发抖。

    她抬眼看着洛宁香,徒然发笑。

    洛家的人,生来就是一个天赋,长着两张脸,人前一张,人后一张,表面上是温柔可人的天使,背后全是阴险毒辣的魔鬼。

    “你笑什么?斯耀帮着你对付我哥,你心里很得意吧,你这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贱货”洛宁香把杯子重重的放下一边,如果不是担心等下斯耀来了她不好交待,她早就打拧光她的头发,打残她的脸了。

    唐暖央站起来,不说别的,只是微笑着说道“你跟你哥,可真是一对亲兄妹!”一样无情,一样残忍,连骂人的调调也是一样的。

    她抹了抹脸上的水,走出的房间,远处,两个男人打成一团,她缓缓的眨了眨眼,面无表情的往反方向离开。

    趁着现在可以逃,她要去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躲上几天。

    可是她没有朋友,没有亲戚,天大地大,又能躲去哪里呢。

    边说,洛云帆眼尖的看到唐暖央向外走,无暇在欣赏他们打架,悄悄的跟了过去。

    洛宁香走出房间,看自已的未婚夫跟哥哥打的你死我活的,赶紧跑过去推开洛君天“大哥,你干什么打我老公”。

    “没良心的死丫头,那我还是你哥呢”洛君天真没想到,妹妹对安斯耀这么着迷,胳膊往外拐。

    “就算你是我哥,那也不能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的事不会做!,第2页

    打我的男人”洛宁香心疼的抚摸安斯耀的脸“痛不痛,我哥下手太狠了”。

    “还好——”安斯耀对她轻柔的笑笑,可那股子笑意却到底不了眼底。

    洛君天无语到气结,没空理会他们,转身冲去洛宁香的房间“唐暖央,你给我出来——”。

    空无一人的房间让他一愣,继而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里滋生。

    他转身出门,对洛宁香喊道“你嫂子人呢?”

    “哦,她走了,回自已房间了吧”洛宁香轻飘飘的回答。

    这不可能!安斯耀跟洛君天既定在心里否认了这个可能性,因为她不可能主动再回到那个的****她的地方去。

    洛君天转身就走,往自己的房间跑去,可不可能都要去看看,他期待着在房间里看看到她的身影,但是安静到死寂的房间,让他的心重重一沉。

    *****

    三天来,唐暖央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洛家出动了所有的力量,翻天覆地将整座城市每一寸土地都几乎找过了,老爷子急的身体状况也是疾速下滑,躺在床上,必须每天接着氧气。

    早知道就答应让她去美国,也好过这么逃走了。

    这个家里只有一个人知道她人在哪里,不过他不想说出来,如果能就此逃离洛家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洛君天已经好几天没睡了,她身上没钱,不可以住在酒店的,也没有朋友,到底去哪里了?!

    他想起那天她歇斯底里的说让他杀了她,难不成她,,,,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只要想要这个可能性,他的心就克制不住的发抖。

    *****

    破旧的草棚,凌空架在稻田旁,上面蚊子乱飞,下面癞蛤蟆,青蛙,蛇乱爬,唐暖央坐在木板上,吃着从田里摘来的西瓜。

    她想,就算洛家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她会躲到这样的地方吧。

    虽然破烂的要命,可是她终于能好好呼气一下,属于人间的空气了。

    这几天她冷静了,也想了很多,这样子跑出来,并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洛君天总有一天会找来的,哪怕是躲到美国,也是治标不治本的。

    所以,回去还是得回去,她终于还是逃不过那坐牢笼,只是回去之后,她不会跟他再睡同一个房间,会让自已变的比以前更加的冷漠,那个残酷的世界,根本不需要任何真心。

    “唐小姐,吃饭了”乡下大妈,拿着饭来给她吃“光吃西瓜怎么能行呢,来,吃饭吧”。

    “谢谢你!”唐暖央看着大妈把红烧肉,虾,还有鱼从竹篮里一一的端出来,心里诧异,她这么一个陌生人到这里来,就算是有同情心,也不可能每天都给她吃的这么好吧。

    “大妈,是不是有人来过你啊”她试探着问。

    “没有啊,没有人来找过我,你就安心的住着吧,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没关系”大妈乐呵呵的说道。

    唐暖央在商场,什么人没见过,大妈的目光一闪,就知道她在说慌,果然是有人来过了,不过那人不是来找她回去的,而是帮她藏身在这里的。

    “哦,是这样啊,那谢谢大妈你了”她拿起饭碗来,慢吞吞的吃饭。

    夜晚。

    大妈来过为她点上了蚊香的,张起帐子,然后才走。

    望着满天的繁星,唐暖央迷糊的合上眼睛,朦胧间,她听到边上多了一阵沙沙的声音,她睡眠很浅,在这田野里,更是有一点的风吹草动,就警惕的舒醒过来。

    但是她没有张开眼睛,而是细细的听着动静。

    黑影来到帐子外,站定下来,不过他没有撩起帐子,也没有坐下来,而是站在外面,动也不动的看着。

    唐暖央的想,这个人不会是一般的乡下人的,因为要是对她有什么企图的话,见她睡的这么熟,马上就扑过来了,而这么长时间,只是站在外面,肯定是认识她的。

    会是谁的?在洛家,也似乎只有一个人。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的事不会做!,第3页

    意识到他要走,她猛的张开眼睛,叫他“洛云帆——”

    那人站住脚步“还没睡着么,我以为你睡了呢”他的声音春风般柔和,没有丝毫的慌乱,气定神闲。

    “我就知道是你”唐暖央爬起身来,还以为她藏的很好,没有人发现,结果,一直在他的掌控中。

    “难得你还想着四叔,我很感动”洛云帆撩开帐子,坐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称她为洛家最可怕的男人,当之无愧。

    洛云帆抚摸她发丝“小笨蛋,又忘记了,因为四叔是魔术师啊,我施个魔法就知道你在哪里啦,你藏的真好,我动了不少的法力,才找到的呢”。

    唐暖央冷笑“那劳烦法力高强的四叔,把我变到外太空去吧”。

    “这可不行,那里不适合人类居住,而且我也见不到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洛云帆点了点她的鼻子,很是宠溺而亲密的动作。

    唐暖央挥开他的手“别对我动手动脚的,你放尊重点,***的事情我不会做的”。

    “可是四叔喜欢啊”洛云帆笑意邪恶。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