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爷爷去世!

    洛君天跟唐暖央同时一怔,一股悲伤在他们心中快速的蔓延开来。

    那个让他们都不怎么喜欢的老头,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么?

    洛君天快速的起身,唐暖央也从地上爬起来,整理好衣服,两人一起从更衣室走出来。

    门外,洛云帆站定在那里,脸色有些凝重,黑眸从唐暖央的脸上瞥过,深沉的不显山不露水。

    ****惚*

    洛远山的房间里,已站满了人,大家都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可他们内心真实的心情,也只有他们自已才知道了。

    唐暖央跟洛君天进去,其他人自动给他们让开。

    开来洛远山的病床前,老人接着氧气,白发苍苍,如同一棵快要枯萎的大树,他一生荣耀与辉煌,而今天就要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温。

    接近死亡的气氛,让唐暖央感觉压抑。

    “爷爷,我们来了”洛君天弯腰靠到他的耳旁,轻声说道,他曾经多少不喜欢这个老头,他专治,严厉,什么事都要管,可现在他真的要走了,他心里才觉得难受。

    洛远山听到孙子的声音,把眼睛张开,看看他,又看看站在一边的暖央,开心的笑了,对她伸出手“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爷爷——”唐暖央轻声的叫唤他,心被堵住了。

    “你们都出去吧,我有话对暖央说”洛远山吃力的开口,那口气好像随时都会咽下去似的。

    一屋子的人警惕而敌意的盯着唐暖央,想着老爷子把她单独留下,是不是要给她什么好东西,现在大家心里最关心的就是遗产的问题了,好似多掉几滴眼泪就能多分得一些似的。

    大家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包括洛君天。

    房间里变的安静了。

    洛远山慈笑的对唐暖央招招手“坐到爷爷身边来”。

    唐暖央坐过去,没有哭,只是心里很沉重,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孩子,别难过,人总有这一天的,谁也逃不掉”洛远山握住她的手,见她目露诧异,又笑了“你以为爷爷老眼昏花,看不清那些人的面目么?假的东西始终是假的,装的再像,也骗不了人,谁好谁坏,我心里清楚着呢”。

    唐暖央对他轻笑“您还是宝刀未老”。

    “难得听暖央你夸我,爷爷很开心”洛远山欣慰极了,一直勉强支撑的意志力,也放松了,他的气变的越来越短,说话也气若游丝了“孩子啊,看到你自已回来了,爷爷放心了,到了那边,也能跟你父亲交待了,答应爷爷,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坚强勇敢的,相信爷爷,只要你坚持下去,一定可以守的云开见月明的一天,一定可以——”

    他面带着微笑,握着唐暖央的手,轻轻的咽了最后一口气,眼睛也合上了。

    “爷爷——”唐暖央小心翼翼的叫唤他,眼中盈满了泪水。

    “爷爷——”她又叫了一声,看着心电图上已经两条平行线,才捂着嘴,痛哭出来。

    她以为爷爷去世,她是不会哭的,这个害死了她父亲的老人,她真的有很恨他过,但是他也养育了她14年,对她呵护备至,对她像亲生的孙女一样,她也知道他这只是在报恩,因为如此,她一直都对他心存着隔膜,而如今,他在她面前死去了,她才知道,对他也是有感情的。

    坐在床边,她无声的痛哭了很久,才擦干眼泪走出去。

    她低着头,不想让其他人看出她哭过了。

    “怎么样了?”洛家的人都冲过来问。

    “已经走了!”唐暖央淡淡的说,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四周爆发出的一大片悲怯的哭声,将她掩埋,她心里突然再想,他们真的伤心么,为什么显得那么假。

    洛君天站在那里,绿眸中有水气,却选择别开脸,坚忍的站着,死老头,真的说走说走了!

    唐暖央有些木讷的往楼上走。

    在她背后骂声一片。

    “这没良心的东西,白眼狼,爷爷对她这么好,她哭都不哭”。

    “人家可是聪明的很,死之前把爷爷哄舒坦了,多分遗产就行了,人一死,爷爷也听不到,她当然不会哭了”。

    “心真是狠,这样的人会不得好死的”。

    牵了牵嘴角,唐暖央已经无所谓了,真心与假意,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自已体会的,到现在她才佩服爷爷,他真的看的很清。

    *****

    葬礼在隔天举行。

    唐暖央穿着黑衣服,呆在角落里,面无表情。

    而洛宛馨她们,洛家的一群女人,人前哭的天昏地暗,人后躲在角落里补妆。

    看了一整天的表演,虚伪的家人跟虚伪的宾客,唐暖央真替爷爷感到不值,这样一个传奇般的大人物,到死竟然连一个真心为他掉眼泪的人也没有,说他富有,他所拥有资产富可敌国,说他贫穷,在通往那一个世界的路上,也没有一人真心真意的为他送别。

    一低头,她的眼泪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喝口水吧——”洛云帆拿水过来,坐到她身边。

    唐暖央抬起头来,接过“你怎么不哭呢?”

    “或许我跟你一样,不觉得难过吧,你看,真正难过的在那边呢”他微笑的指着那边,来一个客人就努力挤出眼泪的人群。

    在这么严肃悲伤的场合,唐暖央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因为他讽刺的实在是太妙了!

    那时候唐暖央真的以为洛云帆不难过,只是后来,在别人都走了之后,他又回到墓地,在洛远山墓碑前站在很久很久,,,

    还是无人知道他的心里究竟再想什么。

    葬礼结束了。

    洛君天也消沉了好几天,唐暖央能看出来,他对爷爷倒是真有感情的,因为她了解这个男人,他虽然霸道,虽然坏,但是他不喜欢装腔作势。

    遗嘱要一个星期后才能公布,所以这断时间,洛家人是想尽办法到吴律师那里套口风。

    吴律师是爷爷生前最得利的助手,一切的事项,在洛远山去世后,他只跟管家联系。

    整个洛家最不关心遗产的可能就只有唐暖央了,但即使这样,她还是被贴上,图谋遗产的标签。*****

    在遗嘱宣布的前一天,整个洛家的人都处在惶惶不安之中,而唐暖央就越发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晚上7点,唐暖央意外接到蒋瑾璃的电话,约她见面。

    爷爷一死,她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洛君天双宿双栖了么,速度可真是超群哪。

    她出去的时候,洛君天人在书房,不知道她出门了。

    咖啡馆。

    唐暖央推门进去,蒋瑾璃穿着一件宽松的衣服坐在那里,脸色脂粉未施,看上去朴素极了。

    这演的是哪一出?她的目光垂了垂,心念骤转,沉稳的提步过去。

    “给我一杯蓝山咖啡”唐暖央对服务员淡淡的说道。

    “麻烦,给我一杯牛奶”蒋瑾璃对服务员笑容可人的说道。

    服务生走后,过了一会又过来,把咖啡与牛奶分别放在她们面前“请慢用”。

    唐暖央往咖啡里加了一块糖,轻轻的搅拌着“找我有事么?”

    “我怀孕了!”蒋瑾璃开门见山的说道,下巴扬起。

    手顿了顿,唐暖央又继续搅拌“这种事你直接去跟洛君天说比较好吧!”

    蒋瑾璃莞尔一笑“会说的,但是跟他说之前,我想先告诉你一声,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你还挺善解人意的”唐暖央讥讽出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不见丝毫慌乱。

    “原本我们是不打算要孩子的,只是君天说,如果我比你先怀上的话,我就更有资格呆在他身边,没想到还真的有了”蒋瑾璃轻描淡写的说道。

    “生下来吧,到时侯回洛家当个私生子,你就继续做你的情妇喽,这种小事,你真不该约我出来,在电话里就能三言二语解决的事”唐暖央比她说的还要轻松,可心里呢,到底是重还是轻,也只有她自已最清楚了。

    蒋瑾璃终于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君天他根本不想要你为他生孩子,前面的一切都是做给爷爷看的,我等下就会把我怀孕的消息告诉他的,你回去问问他,要不要这个孩子,如果他说不要,我立刻去打掉,从今以后,不会再来烦他,如果他说要,唐暖央,你就自已看着办吧”。

    “我随便你们啊,哪怕以后洛君天允许你住到洛家,我也无所谓啊,你们这点破事,我真不想管了,蒋瑾璃,我也不得不佩服你,当情妇当的这么光荣,也真是一种本事,好了,没事我先走了,你买单吧”唐暖央放下杯子,优雅的起身离开。

    在她背后,是蒋瑾璃愤恨的目光。

    顺着路灯往前慢慢的走着,忘着永无休止的前方,她真的感到身心疲惫了。

    她还有多少年可以活?她还能战斗多久?未来不用去幻想,也已知每天都是艰难,且会越来越难,越来越痛苦,她不是怕了蒋瑾璃,只是,她真的累了,,,,

    回到家,她合衣躺在床上,在他进来的时候,把眼睛闭上。

    洛君天走过去望着她安详的睡脸,嘴角不自主的浮起笑意,能看到她,他的心里就安定了。

    第二天早上9点半,吴律师准时来到洛家,手里拿着一只密码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