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令人震惊的遗嘱!

令人震惊的遗嘱!

    大厅里面,洛家的人个个正襟危坐着,神经绷的很紧。

    洛君天跟唐暖央朝南坐着,洛云帆跟洛海珍就坐在他们的左边,而安斯耀与洛宁香坐在他们的右边,洛宏国坐在洛君天的对面,其他的一些人也各自找着位置坐着。

    管家站在洛君天的身后,他遵从洛远山去世前的吩咐,从今以后,将会协助洛君天把家里的锁事的事打理好。

    唐暖央沉静的坐着,典雅端庄。

    可谁都不知道,她的心里现在像座空城,再别人都一门心思想着能分到多少钱的时候,她想的只是早晨在楼上与洛君天寥寥的几句谈话惚。

    早上是她先醒来的,其实一整晚,她都再想关于人该为自已活还是为别人活的问题。

    他起床,她坐在梳妆台前,往脸上扫着粉,漫不经心的问“洛君天,问你个问题,如果我跟蒋瑾璃同时怀孕,而你只能选择留下我们其中的一个,你会选谁?”

    10分钟过去了,洛君天没有答案,而她有了温。

    唯一让她意外的是,他没有立刻选蒋瑾璃,其实,唐暖央的心里非常清楚蒋瑾璃再耍手段,她的话姑且不说是真是假,可她是长在洛君天心上的那朵罂粟花,他戒不掉离不开,这倒是真的,她已经历经了太多的绝望,一次次又希望到绝望,如此周而复始,永无止尽的人生,让她厌恶透了。

    这一刻,她也终于明白,她们之间,注定有一个是要离开的,而不被爱的那个人,从一开始就是输家。

    心,也在那一瞬,成了空城。

    吴律师在众人面前,将保险箱打开,里面放着一只精致的紫檀木盒,打开来,里面一卷公文袋,上面用蜡印封存着。

    洛宏国跟他的子女,洛海珍跟她的女儿女婿们,全都紧张的坐起了身体,洛宁香也握住了安斯耀的手。

    然,安斯耀的眼睛却是投向了唐暖央,他在心底冷笑,现在这一刻她应该也等了很久吧,若不然,也不会再逃走之后又回来,还不是为了钱,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有得到多少钱。

    洛云帆仍旧是那一副淡泊的模样。

    洛君天也仍旧气定神闲。

    在洛家人的预测中,洛君天是最不需要担心的人,因为他是老爷子一手培养起来的接,班人,所以他应该是分到最多的,其次是洛云帆这个老爷子跟名伶所生的私生子,还是唐暖央这个一朝飞上枝头的卑贱丫头,老爷子死时都只让她一人送他走,可见在他心里的分量。

    吴律师打开牛皮袋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来,感叹着这洛老爷子创出来的天下,如今全浓缩在这一张薄薄的纸上。

    “现在我为大家宣读洛远山先生生前所立的遗嘱,此遗嘱具有法律效力,遗嘱内容如下,洛氏集团30%的股份归其长孙洛君天先生所有,20%的股份归四子洛云帆先生所有,50%的股份归其长孙媳妇唐暖央小姐所有,其余的人可一生住在洛家,享受优质富裕的生活,名下的所有房产的最终归于权,仍系洛君天先生所有,以下便是遗嘱全部的内容”。

    遗嘱一读完,洛家就沸腾了。

    “不可能,这遗嘱肯定是假的人,有人做过手脚了”洛宏国怒吼着起身,他为洛家辛苦半载,竟然什么也没有分到。

    “说的对!我们不相信,凭什么把钱都留给外人,二叔,我们一定要上诉”洛宛馨气的跳起来,该死的老头,一分钱也不留给他们,太可恶了。

    “我们不服,这份遗嘱我们不接受”。

    没分到钱的人全都嚷开了,客厅里乱成一团。

    老爷子把20%的股份给洛云帆能理解,怎么可能把洛氏集团50%的股份全都给了唐暖央呢。

    别说是洛家的其他人,就连洛君天也都被震惊了,他以为爷爷会把过半的股份给他,因为他是洛家未来的主人,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未来的主人,会是他的老婆。

    随后,洛君天也立刻明白,这是爷爷用来牵制他的方法,如果他的老婆比他钱还要多,比他权力还要她,那他还会不要她,还会离开她么,而只要他们夫妻俩永远在一起,那么他们就永远都是洛家最大的霸主。

    安斯耀也没想到她能得到这么多,看来这些年她真的心用心的讨好着洛老爷子,她终于实现她的梦想,权利与金钱的全部都有了,她更加不可能会离开洛家了吧,此刻的她,开心极了吧。

    唐暖央坐在那里,也傻了很久,洛氏50%的股份,换算成钱的话,将是怎么一个天文数字,她若是拥有的话,将会成为最富有的女人,洛君天也将被她踩到脚底下,更别说是其他一无所得的洛家人了。

    可,即使得到这些,又如何呢,,,,

    她清冷的笑笑,把头转向洛君天,嘲讽道“你现在有何敢想?”

    洛君天看着她似乎很得意的脸,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你是老大了,我还能有很什么想法,不过别得意的太早,这50%的股份,也不是好拿的”。

    “表哥,你一定不能让这女人拿了这股份,爷爷是老糊涂,你可不是,让她把股朌交出来”。

    “表哥,我们洛家不能让一个女人来掌权,你快想想办法吧”

    就连洛宁香平时装的这么甜美善良,现在也忍不住暴露出本性了“哥,大家说的对,你必须把这50%的股份拿回来,说穿了,外人究竟是外人,如果有一天她摆你一道的话,我们洛家就完蛋了”。

    客厅里的一群人像疯狗般的咬着唐暖央不放,大有一种将她杀之而后快的冲动,吴律师唏嘘的看着这一幕,这人性的丑恶面,在金钱与利益的面前,全部暴露出来了。

    洛云帆从头到尾,乃至听的遗嘱之后,都还是那一副样子,他凝望着唐暖央,只有他知道,她心里并没有很开心。

    洛君天脸色严峻,坐在那里像坐雕像般一动不动。

    “哈哈,,,,,”唐暖央看过洛家这一张张丑陋,呲牙咧嘴的脸,突然就放声大笑了,因为实在非常非常的好笑。看她笑成这样,其他人反倒都不做声了。

    洛君天蹙眉冷眼看她“也不用得意忘形成这样吧”。

    “不该得意么?大权掌控在我的手上,你们这一群人像狗似的乱吼乱叫有什么用,我随时可以把你们一个个从公司开除,洛君天你也能从总裁的位置上给我滚下去,一群高高在上的人哪,到头来还不是全都要摇尾乞怜”唐暖央眼神冰冷,似磨过的冰刀,闪着猎猎的寒光。

    她的心很冷,很冰,给她百倍的荣华富贵,她也宁可站在一无所有的站到阳光下去。

    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

    客厅里没有人敢再出声,她强悍的声明,让那些以为能靠着洛君天扭转的人都心慌了。

    而洛君天的脸,也变的更加残酷,这女人对金钱贪婪,真让他恶心。

    唐暖央注视洛君天的眼睛,把他此刻对她的憎恶与无情,一一烙入心底,忽而,她温柔的微笑起来“洛君天,你想要得到我这50%的股份么,其实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她的话,让众人心里惊诧,她竟然愿意让出来,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诡计。

    “什么条件?”洛君天想着早上她提及到瑾璃,或许是让他永远不要跟瑾璃见面之类的条件?!

    “允许我跟洛家脱离关系!”唐暖央说的很轻,但很有力,眼神坚定。

    客厅里的人全都傻了,以为自已听到错,管家,吴律师,安斯耀都被她的给震惊了,脱离的的意思,就是她要放弃所有一切。

    洛君天错愕的说不出话来,心被狠狠的打出一个洞来“你,,,你说什么?”

    “听不明白么?那好,我说的明白一些,我用50%的股份,换我的自由,想要钱,就跟我离婚,吴律师也在这里,你同意的话,转让手续可以马上办,我给你5分钟时间考虑”唐暖央坚毅而沉着,她的心早被他挖空溃烂了,现在她什么也不想了,只想离开。

    “少夫人,您不能这么做,老爷会伤心的”管家没想到老爷子用来将他们能紧紧绑在一起的办法,反倒成了他们分开的砝码。

    “我会向他去请罪的!”唐暖央态度坚决,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洛君天望着她,心痛如绞“就这么想要离开我么?”

    “呵——,想,太想了,做梦都想,洛君天,这对你来说也是个好机会,既有了钱,也能跟你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就让一切回到原点吧,还有3分钟”唐暖央沉冷的注视着他。

    要江山还是要她,这在别人眼中,似乎是不用多想的事,可是这一刻洛君天只觉得恐慌。

    “君天,快答应她吧”

    “表哥,别在犹豫了,你就趁机甩了她,把瑾璃姐娶进门吧”。

    “表哥,别在想了,只剩下二分钟了”。

    洛君天的耳边被七嘴八舌的劝声给围绕了,他现在心痛欲裂,他发觉自已是那么不想失去她,之至于拿50%的股份来换,他都无法抉择。

    唐暖央忧伤的笑了“我还以为你马上就能决定呢,想不到我还能与50%之间抗衡这么久”。

    她说着望向吴律师“麻烦你帮我起草一早股份转让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