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结束了!

    “少夫人——”吴律师钦佩眼前这个女孩,有多少人能有勇气,放弃50%的股份,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是没有人能够抵抗得了的诱惑,同时她还放弃这里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她究竟经历过什么样的痛苦,才让她宁可放弃这一切,也要换得自由。

    唐暖央淡泊的微笑“麻烦你了——”

    洛宏国他们见吴律师迟迟没有动作,生怕唐暖央会改变主意,像强盗般逼着吴律师起早股权转让书。

    洛云帆低垂眉眼,笑的温柔,他不意外她会放弃股份,因为他了解她的个性,值得他惊喜的是,她终于想明白了,决心离开这个家了,做好的,暖央!

    安斯耀内心震动,呆呆的望着此时此刻的唐暖央,才恍然明白,自已一直误会了她,该死的他,却完全看不到她的痛苦,一直在心里怪她,恨她,以为她为了钱变的不择手段,可其实她依然是最初的她,从未改变惚。

    是他错了,一直以来,都是他想错了!

    “时间已经到了,洛君天,我们签字吧”唐暖央心知他最终会选择那50%的股份,这个男人是不可能为了她放弃掉半壁的江山。

    洛君天握紧着拳头,绿眸内有着负伤过后的残狠“唐暖央,什么时候轮到由你来指挥我,你算是什么东西,胆敢跟我谈条件”温。

    “骂完了就做决定吧,爽快些,别婆婆妈妈的”唐暖央不怒,脸上还挂着微笑。

    “你以为你能逃的掉么?你越想走,我就偏不给你走,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让你走”洛君天很害怕没有她的日子,只是他说不出那样的话来,骄傲的他,拉不下这脸来。

    唐暖央深呼吸“那好!既然你不想要那50%的股份了,我全都给四叔好了”。

    洛家上下又是一阵的炸毛,全都劝着洛君天不要固执了。

    洛云帆在那里似笑非笑,好像唐暖央说的话,跟他没任何关系似的。

    “全都给我闭嘴——”洛君天被他们吵的头都快要炸了,怒吼。

    一群人被他吓倒,全都不敢再说话。

    唐暖央云淡风轻般的开口“洛君天,你若不放我走,我就跟四叔联手,把你推下台,50%加20%,可是有70%的股份呢,到时候,你算什么东西,给你10秒的考虑时间,你不签,我就转给四叔了”。

    洛君天狂怒的紧盯着唐暖央的脸,似乎用眼神就能将她撕成碎片。

    “君天,算是二叔求你了,你签吧”洛宏国把转让书放在他面前,把笔塞到他的手里,给他下跪了,他坚决不能看到这洛家的落在这两个外人的手里。

    其他的人见状,也全给洛君天跪下了“表哥,你就签吧——”

    洛君天的耳边,像蚊子一样嗡嗡的,到处都是签吧,签吧,,,

    唐暖央平静的望着他的绿眸,开始数着“10,9,8,7,6,5,4,3,2——”她凝住气息,深深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为了困住她,都能到这一步。

    “君天哪——”

    “表哥——”

    洛君天没疯,其他的人都要疯了,洛家未来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一念之间。

    最终,洛君天屏息,在那张纸上龙飞凤舞的签了字,把笔的奋力的一摔,踢开面前的茶几,以一种严酷到近乎要恐怖的表情离开大厅。

    唐暖央注视着他离开,心里轻松极了,可也空荡荡,什么也不剩下了。

    他们之间,,,,

    终于结束了,终于可以不再互相折磨,终于可以各自去过自已想要的生活。

    客厅里的人,从茶几下找出那张转让书,递到唐暖央面前“轮到你签字了!”

    唐暖央冷笑的看着这些人,拿过纸,站起身来,对吴律师说道“请等我一会好么,我到楼上去去就回”。

    “好的,少夫人”吴律师尊敬的点头。

    “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这么叫我了”唐暖央愉快的微笑起来,心底却潮湿的下起着绵绵细雨。

    她一步步的走上楼,走到房间,关上门,坐到阳台边的椅子上的,拿起那张纸,顺着他名字的笔画,用指尖轻轻的抚过他的名字,停顿的地方,纸被他刻裂了,他结束的可真愤怒啊。

    从抽屉是找出笔来,吹着自海边吹来的暖风,她一笔一画仔细的写下自已的名字,写完之后,她久久的凝视着他们的名字,才知自已结束的是那么悲伤。

    眼泪掉在纸上,晕染了他的名字。

    洛君天,这是我留在你世界里的最后一滴眼泪,希望能平复你的愤怒,以后我们各自都活的开心点吧。

    ******

    从楼上下来,她手里铃着行李箱,无名指上已没有了戒指。

    唐暖央走到吴律师面前,把转让书交给他“我已经签好了,离婚契约书拟定好了之后,打电话给我吧,暂时我的号码不会改,到时候你把协议寄给我,签完了,我会寄回去的”。

    “好,好!”吴律师觉得遗憾的同时,也只能在心里祝福她,以后能过的好。

    “谢谢!”唐暖央礼貌以他微笑。

    大厅里的人兴奋极了,恨不得去放鞭炮庆祝了。

    安斯耀跟洛云帆也都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他们早就想要看到她这么做了。

    洛海珍倒还有些不舍,毕竟这孩子在洛家住了14年,她走过握住唐暖央的手“你真的要走么?你一个人要上哪去啊”。

    “你不用担心,世界很大,有很多地上可以去,二姑,谢谢你这么年来对我的照顾,我会永远记得的,你要保重身体”唐暖央拥了她一下。

    管家也走过来“少夫人,你就这么走了,老爷他会很难过的”平时那么刻板的人,此刻的眼中有些湿润。

    “阿忠叔,以后别叫我少夫人了,你也要保重身体,要多笑,别总是那么严肃”唐暖央略带俏皮的说道,握了握他布满皱纹的手“我走了”。

    她拿起行李,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对这个家不再有留恋。

    二楼的阳台上,洛君天望着提着行李慢慢的走出洛家的女人,绿眸中蒙起了雾气,他笔直的站直,仿佛看到14年前,穿的蓝色连衣裙的女孩,铃着一包行李走进来的情景,也是在这样的夏天,她脸色苍白的到来,头上戴着一朵小白花。

    唐暖央啊唐暖央,你真是世界上最狠心的女人。他以为她会一辈子呆在他的身边的,她走了,就像是抽走了他身上的一部分,让他觉得无所适从。

    唐暖央一直向外走,坚定而执着的,不敢回头看,怕会突然之间就泪流满面。

    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所以避不开那俗气的心情。

    直到踏出洛家那道宏伟的铁门,她才重重的舒了口气,14年走进去的地方,现如今她终于走出来了。

    望着大海上方的蓝天白云,回想着这场豪门梦,俊美的老公,华丽的生活,浮光掠影般自脑里海中过滤着,困在梦中的她,现在苏醒过来了,自由了,完全的自由了,从今以后,她会为自已好好活着的。

    她铃着行李,沿着海岸线往外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慢慢的走远,,,,

    洛君天扶着栏杆,无法抑制的空虚在胸口泛开,他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慌乱的像是失去的全世界。

    在阳台上呆站在天黑,他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没有了她,房间空的好可怕,他走到她的梳妆台前,硕大的钻戒静静的躺在那里,闪发着死寂。

    他坐下来,打开抽屉,里面的名贵首饰一样也没有拿走,他是不是搞错了,其实她并没有里开,他猛的回头,恍惚间床上似乎躺着人,惊喜的想要站起来,只是这股子高兴立刻就化为泡影,床上什么也没有,才知是他的幻觉。

    戒指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疼痛感又在心底蔓延开来,她是不会再回来的,绝对不会了,可是他已经习惯了生命里有她的存在。

    夜,漆黑的蒙上他的心。

    *****

    唐暖央找了一间小镇上的旅馆落脚,她也怕洛君天这疯子,突然耍赖把她给抓回去,不过想想也没有这种可能性。

    从洛家她没有拿走不属于她的钱,但是这些年来她为洛家辛苦工作所得来的钱,是她应得的,她都存在一张卡上,也有不少了。

    这是她离开洛家,独自一个开始新生活的第一晚,躺在还算干净的单人床上,她久久不能入眠。

    “咚咚,,,,”

    “谁啊?”唐暖央警惕的坐起身来。

    “送茶水的”外面的说道,声音格外好听。

    “我不需要,拿走吧”她一个女人还是小心点的好。

    “小姐,房间里水壶坏了,你确实不要水么,那么拿下去了”外面那人又喊。

    唐暖央习惯每天早上都要喝水的,要是水壶坏了,可就还得麻烦的跑到楼下了“等一下,那我来开门吧”。

    她过去,将开打开,外面的人,让她让意识的就要将门关上。

    那人把手臂伸进门内,用一只手臂力量,就将门给抵住了“暖央啊,四叔真伤心,我是鬼么,你一见我就关门”。

    “什么四叔啊,洛云帆先生,我现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请你不要再那么不要脸的缠着我,把手那拿出去,不然我夹断它”唐暖央凶巴巴的瞪着洛云帆,这阴魂不散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