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假扮的快递员!

    唐暖央把手机从耳边拿开,放到草席上,人也跟着坐下来。

    她想,吴律师生前是爷爷最信赖的人,应该不会把地址告诉洛君天的,但要也不排除洛君天特意赶去问他,有这个可能性么?!

    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又惶惶不安起来。

    桌上有水蜜桃,沾着雨水,看上去鲜艳欲滴,很是诱人。

    ****惚*

    洛君天从律师事务所出来,立刻上了跑车,将手里的地址用纸又抄了一次,他写的眉头越皱越紧,黑唐村簸箕兜?!这是什么鬼地方?名字这么诡异,吴律师确定没有写错么?

    拿起手机,他切换到导航功能,按着地址查下去,意外的是,这地球上还真的这样的地方。

    将手机放在架子上,他驱车前往温。

    开了约4个小时,他才到达地址上所写的小镇,这是一个他这辈子都没有到过的破落小镇,没有像样楼房,路越来越不平整,灰尘满天飞,路边有光着膀子买西瓜的男人,头上带着草帽,穿着裤衩,挥汗如雨。

    洛君天的顶级跑车一开上这片土地,就成了路上行人目光的焦距。

    导航仪到了这里也就完全失去了作用,他将车子停在一边,下午2点,最热的烈阳,从车上下来,手里拿着那张地址,准备找人问问,这路怎么走。

    走到一家面馆前,他看到里面坐着不少人在那边聊天,他提步进去。

    里面对他而言,已是脏乱的无法忍受了,汗味跟食物的味道交杂在一起,让他胃液开始翻滚。

    店里的人见走进来的人,眼睛全都直愣愣的看着他。

    “你们好!”他努力保持自已的优雅的品质,对店里的人打招呼。

    “这位先生,你有事么?”有个胖胖的年轻女人,站起来,挨近他。

    随着她站起来,眨眼之间,洛君天就被他们团团围住,像看西洋镜似的看他,从哪来这么个大帅哥,大热天的,还穿西装,全身上下裹的严严实实的,这脑子傻不傻呀。

    “请你们退开一些好么”洛君天忍耐着,对他们礼貌的笑笑,心里却在抓狂,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店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才稍微的让开了一些。

    洛君天赶紧拿出那张地址问他们“你们知道这个黑唐村簸箕兜在哪里么?怎么走?”

    “哦,你说簸箕兜啊,就在鲶鱼兜后面啊,这里过去穿过赵家兜跟王家兜,就到了”有个大伯喷着口水,大声的说道。

    “你走路过去的话,得要走很远的小伙子,你开摩托车去,也得需要大半个小时呢”。

    洛君天抿了抿唇,从口袋中拿出皮夹,拿出一叠钱,他也没数是多少,直接问“有谁愿意带我去?”

    乡下人,带个路就能拿到这么多钱,眼睛都直了,争着抢着要给他带路。

    一个开三轮摩托的壮汉,突围出来,拿下洛君天手里的钱“我带你去,我有车,对那里也熟悉,你想找谁?姓什么叫什么?”

    “你有没有听说那里最近来了个女人?”洛君天听他说对那里熟悉,就先打听一下。

    “女人?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到了那里,我会帮你找的,这个你不用担心”。

    “那好!”洛君天看看自已身上的打扮跟门外的跑车,似乎在显眼了一些,要是到了那里,也像现在这种情况的话,唐暖央这精明的女人会立刻有所察觉,再次逃跑的。

    绿眸一闪,他心生一计。

    *******

    下午无事可做,唐暖央睡了一会午觉,醒来之后,溜达到村子的树荫下,听那里的人闲聊,其实她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因为讲的都地当地的土话,不过从他们无拘无束的笑容中,她体会出一种悠然自得,身处于这种氛围中的她,也会觉得很轻松。

    “滋——,滋——”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不会是洛君天打来的吧?还是洛云帆,或是安斯耀的?昨天在报纸上看到他跟洛宁香取消婚约了。

    想了想,她还是接了,怕是吴律师那边打来的。

    “喂——”

    “请问是唐暖央小姐么”一个非常非常低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是,,是的,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么?”这声音很陌生,可是却让她感到莫明的紧张。

    “你有一件加急的快递,我们的车子无法开进了,你的地址上也没有写清楚门牌号,所以麻烦你到村口来自已拿一下好么?”

    快递?!这么快?吴律师早上10点寄出的,现在就到了?但是那人也说是加急快递,她心里很是疑惑。

    “好的,我这就过来,对了,你是什么快递啊,我等下好找你”。

    “联邦快递”。

    “哦,明白了,明白了,你等着别走开,我马上过来”唐暖央挂了电话,站起来,没有往村口走,反倒是往家里跑走。

    联邦快递!!去他的吧,没亲自快递过的蠢蛋,当她听到快递公司的时候,她立刻知道那人是假的,八成是洛君天,动作可真够快的,想不到吴律师也是这样的人。

    气喘的跑到家,快速的收拾了行李,她立刻往外走。

    口袋里手机又响了,又是这个号码,她镇定的接起来“喂,我这就出来了,你再等一下,这大热天的,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已经看到你了”那人在电话那头,很是随意的说道。

    唐暖央抬头,看到不远处戴着蓝色布帽的“快递员”,身材高大,一双干净漂亮的手,从他身上无性散发着一股子强大的气场。

    他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对她挥挥手。

    她这才惊觉自已上了他的当,他可真是聪明,知道自已长的太惹眼,就穿了这么一套衣服,然后他又怕到了这里,万一没问到她,反倒被她先发现的话,他就找不到她了,他听到电话里这么吵,就知道她人一定在外面,所以故意露出破绽,打草惊蛇,知道她一定会回去取东西,他就可以趁这个时间,问清楚她的住处,直接过来。

    该死的坏狐狸!“小姐,你的快递,还不过来签收”。

    他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她能想像,他脸上肯定满是得意。

    “小姐,你不要打算要你的快递了么,你不过来的话,那我过来了”他一步步的向她走来,不露脸,更显得诡异。

    唐暖央的脚跟向后挪挪了,条件反射的就想跑,但是仔细一想,她干嘛要怕他,竟然已经被找到了,她就勇敢点面对他好了,反正他们已经离了,他能拿她怎么样。

    “洛君天,别装模作样了,我知道是你”她大步的走过去,一把摘下他的帽子。

    一张耀眼的俊脸出现在她的眼神,果然是他!

    洛君天坏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多日来的想念,现在终于可以看到鲜活真实的她了,她没有化妆,身上穿着花裙子,粉红色的橡胶拖鞋,头发随意扎成马尾的样子,看上去真好土,他没见过这样的她,多年来,他已经看习惯了她精致的一面。

    “你亲自来送离婚协议书么?那太好了,我们马上签吧”唐暖央不理会他的打量,冷着脸说。

    “唐暖央,你的穿衣品味,真是疾速的下降,离开洛家,就变回村姑了?”洛君天把她的话直接忽略。

    “我的品味好与坏,用不着你来关心,如果你是来跟我签离婚协议的,我会欢迎你到里面坐坐,如果你是来无理取闹的,那么抱歉,我没这个闲功夫陪你,我想你也没有放着公司的事不管,在这里纠缠我的闲功夫吧”唐暖央把话说的很明白。

    洛君天双手插在裤袋里,轻松的应对“我是来跟你办离婚协议的,只不过协议还在送达途中,我是先过来告诉你一声的”。

    借口!!唐暖央瞪着他。

    “这几天我会住在这里,跟你一起等离婚协的,当然,如果你不打算跟我离婚的话,大可以现在就走,那样的话,以后你无论到哪里,也还是我洛君天的老婆”洛君天指了指远方“走吧,我不拦着你”。

    “洛君天,你可以再更加无赖一些”唐暖央讽刺他。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现在协议书就在路上,要走要留,你自已想吧”洛君天朝着前面的屋里走去。

    这手续她是一定要办了,要不然永远只是她单方面的一句空话,考虑再三,她还是走进了屋里。

    洛君天已坐在八仙桌边喝水,一派的悠闲。

    唐暖央把行李往床上一放,走到他对面坐下来“说吧,到底想怎样?”她也不是笨蛋,他若是真心那么爽快的来跟她签字离婚,协议书随身带来不就行了。

    “不想怎么样,就算是离婚,也该吃顿散伙饭不是么”洛君天找不到别的借口了,她的态度这么的强硬,他也拉下来恳求她。

    “哈——”唐暖央冷冷的讥笑“洛君天,你别告诉我,直到我离开之后,你才发现你很舍不得我,发现其实你是爱我的,现在想要来挽回我,劝你千万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因为我不仅不会感动,还会恶心的想吐,既然开分了,就爽快一些忘记彼此吧”。

    她的一席话,把他的嘴堵的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