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争分夺秒!

    喝了一大口酒,以为能将疼痛的心给麻醉一些,岂知痛的更是厉害了。

    农家土制的烧刀子,真如刀片般刮进他的五脏六腑之中,尖锐的痛楚如负伤的野兽般暴怒的嘶吼着,将他的心扯成了碎片。

    呵,不要他的孩子,有了也要打掉,在她心里,他就这么完全一文不值么,起码他们也一起14年了啊,14年的光阴,最后留在她心底,就只是他的坏么。

    后面的屋子里,五六个人站在大门口张望着他,议论着,一来是佩服他的酒量,二来他们没见过如此漂亮的男子,不过他究竟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呢?目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个极有钱的男人,拿出来的钱,全是百元大抄。

    ****惚*

    唐暖央一边等着安斯耀接电话,一边走到门外,朝着四周张望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偷听之后,将门关上。

    而此时,电话那头也有人接起了电话。

    “是暖央么?”安斯耀略显兴奋的声音传过来温。

    “嗯!是的,斯耀,我看到你跟洛宁香解除婚约的消息了,恭喜你,做出了对的选择”唐暖央的语气很柔和,他们之间,现在已经没必要有隔阂了。

    “你都离开了,我还留在那里做什么,对了,我前几天打你电话,怎么你都关机呢,你现在人在那里,我过去找你”安斯耀的语气也不似之前的冰冷,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赶到她的身边,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这辈子都再也不会放开了,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的岁月。

    说到重点上了。

    唐暖央神情一凛“斯耀,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忙,我被洛君天困在一个小村子里出不去了”。

    “什么?”安斯耀表情瞬间变的冷凝起来“他找到你了么?他怎么找到你了?你人究竟在哪里?”

    他绝对不能让洛君天再把她抢走了。

    “细说的话会费些时间,我以后在跟你说,我人在一个很偏远的小村子里,地址我传简讯给你,你想办法过来,对了,这里汽车开不进来,你会开摩托车么?”唐暖央略显焦急的问。

    “别着急,把详细的地址传给我吧,我保证会成功带你离开的,手机开着,保持联系”安斯耀沉着的说道。

    他极为沉稳的声音,让她慢慢的冷静下来“好,我传给你,等你好消息”。

    “嗯!”安斯耀听对方要挂电话,心里还有话说,忙喊住她“等一下——”。

    唐暖央把已经拿开的手机又放回耳朵“还有话说么?”

    “暖央,你要在原地等着我,不要再独自乱跑了,我一定,一定可以带你回来的,回到属于我们的世界”他现在内心充满了阳光与希望。

    唐暖央在电话这头沉默了一下,淡笑的吐出一个字“好!”

    挂了电话,她叹息,心里有些感伤,因为她再也回应不了他什么了,觉得他可怜,所以她难过。

    *****

    洛家那边,自傍晚起就有些不太对劲,不断有黑色的商务车开出去,那些高高大大,不论是大热天还是大冬天都穿着黑衣,戴着黑超的保镖,全都出生自特种部队,在洛家以前他们只听命于洛远山,而现在,他们只听命于洛君天。

    这一切,全都落在洛云帆的眼中。

    他们这是秘密的去干什么?

    肯定有事,不会无缘无故的出动这么多的人,精敛的眸子,变的越来越深遂。

    晚餐的时候,全部都到集了,独缺洛君天。

    心里咯噔一下,洛云帆立刻起身,往外面走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但谁也不敢说什么,谁让他有20%的股份在手,现在洛家除了洛君天,就数他权利最大了,虽说心里都不甘,但也不敢开罪他,好在,他没有变脸报复,还是跟从前一样的温和。

    洛云帆走到外面,立刻驱车离开洛家,从一边拿出平板电脑,打开来,按着上面的指示往前开。

    上次去旅馆找唐暖央,看到她的行李箱就放在一边,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把追踪器装放在上面了,所以就算她逃的到天涯海角,也还是他的掌控中。

    按着她最终停留的地方,那边应该是一个小村子,本想让她自由自在几天,再过去找她的,现在看来,君天已经找到她了。

    他现在赶去不知还来不来得及,这次,真是他的疏忽。

    汽车在路上飞速的奔驰着,他的脸色也变的严谨阴沉起来。

    ******

    唐暖央在屋里走来走去,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知道安斯耀有没有出发。

    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好饿,中午只喝了一点点粥,看到地上滚满了水蜜桃,想想,别浪费食物了,她从地上捡起一颗,剥去外面的皮,坐在凳子上吃着。

    这桃子已经被摔的酥酥软软的了,口感真不怎么样,心想要是没有洛君天那混蛋的到来,她也不会拿桃子去打他,也就不会吃不着晚饭,也不会这里啃烂桃子,终其所有,全都是因为洛君天的错。

    碰到他,准没好事。

    泄愤般的用力咬了一口,牙齿咯到桃核上,差点将她的门牙给咯断。

    洛君天在院子里,喝的已经倒在桌子上了,嘴里喃喃自语着“唐暖央,你是逃不掉的,你想逃走,你就拿链子锁着你,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准去,哪里也不准去,,,,,”

    他已经布置好了,她是插翅也难逃的。

    9点钟。

    洛家的保镖来到村子里,清一色摩托车,黑色西装,这样一行二十几天涌进来,跟日本鬼子进村似的,把村民给吓了一跳。

    他们训练有素的来到洛君天所在的院子里,分开二排,整齐的站着两侧,恭敬而统一的叫道“少爷——”

    洛君天清醒了一些,撑着桌子坐直身体“去把那女人给我绑起来,带到我面前来”。

    “是,少爷!”

    有两个人快步的离开,朝着外面走去。

    *****

    “滋——,滋——”手机传来震动声,唐暖央一阵的惊喜,肯定是安斯耀传来的简讯,她拿出手机来就要看。

    正在她要点开信息的时候,门突然被人撞开,她反应很快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外面走进了的两个高大的黑衣男人,她一眼就认出是洛家养的“狼狗”。

    两人走到唐暖央面对,恭敬的说道“少夫人,请跟我们走吧”。

    “谁是你们的少夫人,不长脑子也该长点记性吧,我跟你们少爷已经没有关系了”唐暖央态度冷漠尖刻。

    两个保镖对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唐小姐,请跟我们走吧,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若不肯配合,我们只好采取强制的措施”。

    “你们这是在犯罪知道么?”唐暖央看看他们,想要拖延时间。

    他们不在跟她多说,默契十足的,分别钳制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出房子。

    “放开我——,听到没有,把你们的手拿开,我自已走”唐暖央挣扎着,厉声的说道。

    这两人充耳不闻,不理会她的挣扎,也不理会她说什么,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执行命令,且不能出一点的差错。

    另一边,洛云帆也到达了小镇,他对这里不熟悉,加上小村子的路汽车开不进去,他随即下车,叫了一个当地人带他前往。

    唐暖央被带进了院子里,院子外,村民们全都围在那里看。

    洛君天像个君王般的坐在那里,一桌子的酒,让她知道他喝了不少,不过看上去,好像并没有醉似的。

    “过来——”洛君天对她招手。

    唐暖央站着不动,那两个就将她推到他的面前,将她压制到他的身边。

    洛君天伸手揽住她的腰,醉醺醺的看着她,亲密的叫道“老婆——”

    “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婆了,请别在无理取闹了好么,我把50%的股份都给你了,还成全了你跟蒋瑾璃,我真不明白,你还有什么可不开心,不满意的”唐暖央实在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

    又或者,因为是她提出的离婚,所以令他高贵的自尊心受损,才会不放过她的?!

    “不满意,我很不满意——”洛君天挥挥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因为我不想你离开,我已经习惯了有你的存在,没有了你,我觉得房间冷清的要可怕,老婆,不要走好么——

    满嘴的酒气,以及这诡异的低姿态,他醉的不清,要不然他不会说这样话。

    他的话让她内心阵阵的悲伤,是不是所有的东西,非要等到失去之后,才知道舍不得,呵,习惯有她,可是有她的时候,他并不珍惜啊!

    “对不起!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的,就好比你决定拿我的股份放我走一样,结束了,就不要再纠缠不清,习惯会消失的,一切都会在心底消失的”她不是没有接近过他的温暖,只是她现在已经不敢也不想了,靠的太近,才会伤的最重,若不在他的世界上,她便不会受伤了。

    重蹈覆辙的事情,她不会做了!

    “滋——,滋——”口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两下。

    唐暖央一怔,身体发僵,想来是安斯耀见她没有回信息,又发了过来。

    “什么声音?”洛君天虽然醉了,但警觉心还是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