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不要杀他!

    唐暖央暗暗用手蒙住口袋,神经绷到了最紧,不能让他发现她的手机,更加不能让他看跟安斯耀传来的简讯,越是激怒他,她越是没有机会逃跑。

    “没什么声音啊,你喝多了,产生幻听了吧”她故意大声的说道,来掩盖那震动声,从额头淌落的,也不是热汗还是冷汗。

    “不对——”洛君天将目光对准她的口袋“拿出来”。

    “你让我拿什么啊,洛君天你醉了,别发酒疯了”唐暖央狡辩,身体向后缩,手将口袋捂的更紧,他果然不是好糊弄的主。

    洛君天绿眸一眯,扑过去钳制住她,强行摸向她的口袋,将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抢夺了过去惚。

    “还给我,这是我的,你是强盗么,还我——”唐暖央立刻不扑过去,想要抢回来,糟了,她的手机没有设置密码。

    洛君天用一只手就能将她抵住,脸色黑沉的打开手机。

    有两条未读信息,全是安斯耀发来了,呼吸一窒,心脏顿时又乌溜溜的趟出血来,她最终要跟这个男人走,不愿意在回到他的身边是么温。

    心从痛到冷硬,再从冷硬,化为对她恨。

    他点开那两条信息,第一条写着,暖央,我已接近到这片区域,你出来,尽可能到空旷地方,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我就能找到你!

    第二条写着,暖央,我已经在队附近了,快给我回复。

    洛君天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停顿了三四秒之后,慢悠悠的把头望向天空,阴森森的,像恶魔般的冷笑起来,绿眸中杀气腾腾。

    “洛,,,洛君天——”唐暖央能料到他看到信息后的反应,这下子,她不仅自已逃不掉,还会连累到安斯耀了。

    天空中传来飞机掠过时的声音。

    不过在夏天,这也不奇怪,所以也没有人在意。

    唐暖央心念骤转,想到洛君天看完信息之后,抬头向天上看了看,难道,,,难道,,,斯耀是开着飞机来救她的?

    可惜她现在看不到手机里的信息。

    “厉害啊——,安大行长,本事不小嘛,为了你可真是有够赴汤蹈火的”洛君天将手机捏的嘎嘎作响。

    唐暖央心知否认跟辩解都没用了,干脆试探的问“他在信息里说,会开飞机过来么”。

    “呵呵,,,,你想试探我,得到这手机里的讯息么?那好,我告诉你,飞机上的人?!我会让他变成一具尸体的”洛君天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酒精加上浓烈的恨意,多恐怖的事都做的出来。

    唐暖央的后颈一阵发冷发麻,斯耀果然派了直升机过来,而如果飞机在降落时被东西激中的话,哪怕是一颗小石子,也会导致坠机的,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的。

    她不能害了他!

    “君天——”她拉住他的胳膊,这个时候,她不能再去惹这只没有理性的狮子了,暂时只能稳住他,她镇定下来,对他扬起笑脸“别那么做好么,跟他没关系,是我想走,所以让他帮忙的,你把手机给我,我打给他,说我不想走了,我跟你回去,好不好”。

    洛君天眼神迷离的望着她的笑脸,如果这是真的该有多好,可偏偏该死的是,这只是她在为另一个男人求情,所伪装出来的。

    他忽而笑的无比的明媚与灿烂,靠近她,用极轻极诡异的声音吐息“害怕啦!怕我杀了你的情郎?”

    “他是无辜的——”

    “在我洛君天的字典里,没有无辜这两个字,今天——”他脸上笑骤然间变在更是灿烂“他就得死”。

    他的语调轻柔的让人觉得发寒。

    “不——,不要,求你不要这么做好么,杀了人,你自已也会坐牢的,你这么富有,这么年轻,太不值得了,不是么”唐暖央真的感觉到怕了,别的东西可以有挽救的余地,只有生命不可以,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安斯耀丢了命,也毁了他洛君天的人生。

    洛君天亲昵的将她紧紧的抱住“没关系,有你陪我下地狱就够了,老婆,就算是上刑场,我也会带着你一起走的”。

    “洛君天——”唐暖央心痛如绞,也恼火了,徒然一把将他推开“你清醒一点行不行,我跟你回去还不行么,放过安斯耀,把手机给我”。

    洛君天跌坐在地上“就这么爱他是么?行——,我成全你,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留下来,看我怎么弄死他,二,你陪他一起去死”。

    “我选二,你把我也杀了好了”唐暖央气到不行,他既然现在那么想杀人,多杀一个也无妨。

    心,被拧成灰烬的时候,才知道痛到深处便成了空洞。

    洛君天终于明白了她的真心了“呵呵,好,很好,唐暖央,为什么要来洛家,你从未来过的话,该有多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永远不会回到那个牢笼,哪怕你今天杀了我”唐暖央望着他淡到似要透明的绿眸,心也在一瞬间悲伤开来,逆流成河。

    ******

    安斯耀的飞机,在高空迟迟不能降落,因为她没有回信息给他。

    “安先生,现在怎么办?”

    安斯耀望着下面的漆黑大地,连发两条,暖央都一直没回信息给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已经被洛君天发现,给控制起来了,那么她就不可能按他的指示做了。

    “看附近有没有可以降落的地方,我要下去”他果断的对飞行员说道。

    “好的,安先生”。

    洛云帆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到村子,靠近村子时,他就一直听到天空中有飞机盘旋的声音,莫非君天用直升机来抓暖央?!

    不对,即然使用了直升机,那就不用出动洛家那么多的保镖了,在来的途中也一直没有碰到他们,也就是说,人还在村子里。

    他让带他来的摩托车停到桃林外的小屋前,这也是红点最终停顿的地方。

    下车之后,他快步走向屋里,从一点声音也没有的迹象来看,里面似乎已经没有人了,推门进入,里面果然没有人,而行李就放在桌上。

    那丫头,想逃没逃成么?他立刻出了屋子,那带他来的当地人还在那里站着抽烟,洛云帆走过去,又给了他200块钱,让他帮忙打听,这里哪户人家有外来的人。

    那人开心的不得了,收好了钱,立刻精神头十足的去打听了,洛云帆则是跟在他的后面,这里到处黑漆漆的,没有人带路,可真是件麻烦的事。

    ******

    院子里,洛君天跟唐暖央依旧是彼此对峙着,站在两旁的保镖,像一座座的石雕般纹丝不动的站着,村民在外面,看的目不转晴的,比电视里放的连续剧还要好看,连邻村的赶过来看了。

    此时,天空中的飞机声,在这个时候,消失了。

    唐暖央思绪一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但愿他已经飞走了。

    “你们去找找看,飞机一定是降落了”洛君天坐直了身体,沉声下着命令,他按揉着太阳穴,让昏沉的脑袋可以清醒一些,安斯耀没找到人,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离开的,同为男人,他的心思,他能猜到。

    “是,少爷,我们马上去”。

    有10个保镖无声的互相打着眼色,分配着寻找的方向,行动训练有素。

    看这群“狼狗”,一下子出去那么多,唐暖央的心里又紧张起来“也有可能是已经飞走了,我跟他说过,如果我没有回复的话,就让他离开的”。

    “哼——”洛君天阴冷的嗤笑“唐暖央,凭你的那点心思,就想骗过我么?放心,抓到他的话,我会当着你的面,将他一刀一刀的切成片的”。

    “洛君天,你是黑社会么?讲的话有一点像大集团总裁的样子么?中国是法制社会,你以为自已在伊拉克么”唐暖央严厉的反驳他的话。

    “老婆,你害怕起来的样子真美,我想待会切下安斯耀身上的肉时,你会更美的,我相当期待能看到”洛君天残酷的轻抚着她的脸。

    “心理变态——”唐暖央厌恶又憎恨的挥开他的手,站起来想走。

    可身体又被他扯回了原位!

    洛君天把嘴贴到她的耳朵上“不准逃——”

    浓烈的酒气,熏的唐暖央转开了头“我,,,我想上厕所,吃多了水蜜桃,现在尿急”这话她并没有完全在骗他。

    “就地解决!”

    “你——,神经病”唐暖央尴尬的看看站在两旁没有表情的“狼狗”,他们听到了吧,一定是听到了,心里指不定笑成什么样了。

    “嘘——”洛君天把食指放在嘴边“生气的话,会更加容易尿裤子的”。

    唐暖央握了握粉拳,抿着唇,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

    篱笆外,给洛云帆带路的村民见前面围了很多人在看热闹,这大晚上的,他们在干嘛呢,然而,跟在他后面的洛云帆,心里却已知晓。

    他箭步的掠过,跑上前,温和礼貌的说道“麻烦你们让一让好么?”

    村民见到这么清秀俊美的男人,又傻眼了,今天哪来这么多漂亮的小伙子啊,而且也懂礼貌,看着真舒服。

    在洛云帆招牌式的亲和微笑下,村民很热情的给他让开了道。

    “谢谢!”他微笑的道谢过后,脚步不停顿的进屋。

    院子里两个人,看到走进来的人,一起看过去,唐暖央看到来的人是洛云帆,顿时更觉得无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