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豺狼虎豹都集了!

豺狼虎豹都集了!

    豺狼虎豹都到集了,看来她想走是难上加难。

    洛君天望着从外面慢慢走来的洛云帆,心生疑惑,他怎么也会来的?还有就是他怎么知道这里的?

    “君天,你果然是来见暖央了,看来我猜到没错”洛云帆朝着他们走去,脸上是温和如春风的微笑,闲庭信步的模样。

    他站定在他们的面前,在他们对面坐下来,看了看这满桌的酒,开玩笑的说道“哟,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你们在进入拼酒比赛么?”

    洛君天跟唐暖央都没有笑,只是各自面无表情泸。

    “四叔,我可以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洛君天绿眸泛着隐隐的精光,这可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

    “这个啊——,傍晚的时候,我看家里有那么多保镖开商务车出去,然后你也不在,我就想或许你来见暖央了,我也怪想她的,所以就一起跟着看看,想不到到了小镇上就跟丢了,好在我打听到今天有位特别帅的年轻男子到这个小村了来了,我想来就只有君天你了,所以就过来了”洛云帆从容的回答着,这番说辞他的路上已经想好,且没有破绽。

    第一,他人在洛家,看到出动大批保镖,心里起疑是正常。第二,担心家人,联想到来见唐暖央,就算他联想的太准了,最多只能说他料事如神。第三,到了这边路不好开,他们又换了车,加上天又黑了,他会跟丢也不是不可能喵。

    洛君天紧紧盯着洛云帆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他在说慌的蛛丝马迹,他这番话虽然天衣无缝,但是他不相信只是这么简单,洛云帆只是心机深沉的狡猾狐狸,他的目的绝非单单如此。

    “君天,你打算把暖央带回洛家么?”洛云帆不着痕迹的把眼睛移开,拿着一边装酒的瓶子闻了闻。

    “怎么?四叔你有意见?”洛君天淡淡的问,表情不温不火。

    唐暖央坐在那里,呼吸缓慢的看这两只洛家的男狐狸玩着心机,心里紧张着,眼珠不时向外瞄着,安斯耀,如果你下飞机了,千万不要被抓到,上帝请保佑他吧!

    洛云帆温和文雅的笑笑“君天哪,虽然我只比你大2岁,但是从辈分上来说,我是你的四叔,你跟暖央吵吵闹闹的过了这么多年,我也全都看在眼里,我们三人,也算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暖央13岁来的洛家,而你那时也只有17岁,我比你们大一点,也只有19岁而已,我一直把你当成弟弟,把暖央当成妹妹,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任何一人受伤,就算是离婚了,以后也可以是朋友,不用弄的那么兵戎相见,你说是不是”。

    洛君天噙着如游丝般的轻笑,诡异的沉默着。

    他的一席话,让唐暖央感觉到了一丝生机,或许可以利用洛云帆来救安斯耀,救她自已,先摆脱洛君天才是最重要的。

    她一改对洛云帆的态度,对他如亲人般的微笑“四叔,你可总算说了句公道话,就算离婚了,也还可以做朋友,何必搞的这么僵,你帮我劝劝他吧”。

    洛君天捏起她的下巴“挺会见风使舵的嘛”他讨厌,她向别人求救来摆脱他的那种感觉。

    “那是因为四叔比你理性”唐暖央拉下他的手“我们也长话短说吧,你要非要用这种方法把我带回去,纵然我心里是不乐意,但是我也反抗不了你的淫威,所以我就不反抗了,但是不要找安斯耀了,我跟你之间的事,不需要让无辜的人,给我们陪葬”。

    原本,刚才在天上的,是安斯耀,洛云帆心里有了底。

    “说穿了,你现在为了你的情郎,什么事情都愿意做不是么?可是唐暖央,你没有权利跟我谈条件,而且,你越是在意他,我越是要在你面前折磨他,要不然切了他那里,让他一辈子不能人道好了,觉得主意怎么样”洛君天阴诡诡,残酷的说着,见她脸上瞬间苍白,就有报复的快感,胸口也顺畅了不少。

    唐暖央心惊肉跳着,可她还是极力的镇定下来。

    她看向洛云帆“四叔,你的侄子现在要做犯法的事,你管一管吧”。

    “你跟斯耀,关系有那么好么?真是没有看出来啊,看他跟你也没什么交流的样子”洛云帆没有直接评断洛君天的事,反而矛盾一转,指向了她。

    她跟安斯耀之间的暧昧,还真是他一直不得知的,原因在于安斯耀够沉稳,而她这些年在洛家也算是修炼得很好,所以即使他从一开始年会上洛君天的怪异就感觉到不对,但一直没有深想,直到在医院安斯耀抢着来接人,直到安斯耀跟君天大打出手,那种千丝万缕的关系才浮出水面,呈现在他眼前。

    而如今,她要跟着那个男人走,逃离洛君天,也逃离他。

    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想救安斯耀。

    唐暖央咬紧着牙关,全都是一群天杀的混蛋,若不是此刻她想找洛云帆帮忙,她会把面前酒泼到他脸上。

    轻缓的喘息,她勉强微笑“我以为四叔你知道呢,我跟安斯耀认识很久的事情,不过在洛家,我怕大家有所误会,才不说的”。

    “哈哈,,,,,”洛君天在边上突兀的大笑“老婆,你难道感觉不到对于这件事,四叔比我更加的愤怒么,你想让四叔救你的情郎,这个如意算盘,真的打错了”。

    洛云帆坐在那里但笑不语。

    唐暖央冷眼看看洛云帆,又对视上洛君天的脸,一股子火气窜上脑门“四叔有什么可愤怒的,你又有什么可不甘的,我把洛家所有的东西都还给你们,我是自由身,我以后要走什么路,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我不是你们洛家养在笼子里,无聊的时候逗着玩的宠物”。

    她愤怒的拍着桌子,手都拍麻拍红了,身体跟手,连嘴唇发着颤。

    “暖央——”洛云帆看着心疼,他不想把她逼成这样。

    洛君天抿着薄唇,几乎于偏执的开口“唐暖央,你不能走,不能离开我的世界”他说来说去都是这句话,也只有这一个目的。

    唐暖央眼睛一闭“杀了我吧,把我的尸体运回洛家去,把我冰起来,就能永远束缚我了”。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已经说完说尽了。

    他表达自已永不放过她的宣言,她也告诉他永不回头的决心。

    斗不过,逃不过的周而复始,让她觉得,死了也不错,就能停止下来了。

    “死也不要跟我了是么?”就算洛君天痛的撕心裂肺,可最难的还是放手,比让他放弃生命还要难,难的抱着她,一根手指也松不开。

    因为一旦松开,就是永远的失去。

    “是的,死也不要——”唐暖央别开脸,不去看他悲伤的脸,洛君天啊洛君天,为何还要这么悲伤呢,不爱我可以不悲伤的,这一刻,她在想,或许,有可能他是爱她的。

    她的心有三分之一秒的软化,想倒在这里让她快乐让她痛苦的怀里。

    可理性还是在最后关头控制了她的大脑,不要走回头路,要勇敢坚定的往着前方的路,哪怕是踏着荆棘,也要头也不回的走过去。

    “唐暖央,以后我们就互相恨着吧,看着彼此的容颜,把对方恨到骨头里去”洛君天真的崩溃了,绝望了,感觉不会再看到明天的太阳。

    “我不会恨你,我会忘记你”唐暖央平静的望着院里的一颗梨树“我会忘记你的脸,忘记你的声音,忘记你的气味,有关于你的一切,都会望的一干二净,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这个人”。

    洛君天在她的话中,心已成灰烬。

    洛云帆自顾的拿着碗喝酒,这酒是穿肠毒药的话,估计他已经死过好回了,他们缠绵式的分离,让他失落的想要避开。

    她果然还是爱着洛君天,而洛君天竟了这么深深的爱着他,不过,,,,他们注定得分开。

    门外,又是一阵的***动。

    安斯耀走在前面,四个黑衣保镖走在后面,他不是让他们给抓到的,而是主动让他们带他来了,暖央被洛君天所囚困住了,他除了深入虎穴,别无他法。

    “送死的来了”洛君天现在能将安斯耀给生吞活剥了。

    “斯耀——”唐暖央脑子轰的一声,惊恐不已,洛君天不会放过他的,怎么办。

    安斯耀步子坚毅的走过去,一把将唐暖央从洛君天身边拖开,护在身后“洛总,她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你无权禁锢她,我已经报了警,很快警察就会到的”。

    “很快,有多快?够不够我宰了你?”洛君天站起来,因为醉酒的原故,身形有些不稳。

    洛云帆像没事人一样,仍然气定神闲,置身事外般的小酌着酒。

    而此时洛君天跟安斯耀目光对峙的已十分激烈。

    “斯耀,他现在神智不清,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别招惹他了,你快走吧,我自已会想办法的”唐暖央拽了拽他的手臂,对他低声说道,只要洛君天一声令下,这群“狼狗”就是扑上面,把他撕咬成碎片,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她不想也不能连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