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挟持!

    安斯耀握住她的手,语气温柔而坚定“我会救你出去的,这一次,不要再让我放开你的手”。

    “斯耀——”唐暖央有些后悔打电话给他了,让他帮忙,可结果却是害了他。

    “不用多说了,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带你离开,好不容易你离开了这个男人,肯回到我的身边来,暖央,我说过,一定会找回迷路的你,继续走我们的人生”安斯耀满心以为,她离开洛家,自然而然就该回到他的身边,好似这个世界除他之外,她就不可能再会跟别的男人再一起似的。

    唐暖央在后面望着他的侧脸,内心酸楚,如果之前她对他变的如此阴暗而感觉遗憾的话,现在她的心里,只觉得愧疚,她从未愧疚过谁,但是今天她知道,自已注定会愧疚于安斯耀,他为了她做的太多了,14年的时光,该要怎么对他说抱歉。

    安斯耀的这番话与唐暖央此刻的表情,无疑是在刺激洛君天,让他内心的恨,以及那股子戾气,爆发的更加彻底泸。

    洛云帆低垂的黑眸也染了寒气。

    “把他们给我拉开——”洛君天一声的令下,表情如地狱修罗般的残酷嗜血,他要把他们撕碎,不会让他们在一起,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的,绝对不会。

    四个保镖上来,将安斯耀跟跟唐暖央分开喵。

    “手拿开——”安斯耀冷声凌厉的喊道。

    唐暖央无暇去反抗这些“狼狗”,想到洛君天刚才说不能让安斯耀人道的这些狠话,紧张的朝着洛君天喊道“你不要乱来的,把他放了,我跟你回去——”

    洛君天阴狠的笑笑,拿着玻璃酒瓶,朝着安斯耀走去。

    他想要干嘛?

    唐暖央的心提到了最高点,呼吸也紊乱起来“不要,洛君天你别冲动,把放瓶子放下来”。

    洛君天站定在安斯耀面前,拍着他的脸,讽刺道“哼——,就你现在这样子,还怎么把她带走,废了你的手跟脚吧,让你连爬也爬不起来,只能滚着走,或是用酒瓶子把你的头破血流好了”

    安斯耀无惧的看着洛君天,即使被抓住,在气势上也没有减弱,冷笑“有本事就打啊,可即便如此,她也不会属于你了”。

    洛君天眼中的杀气更重,握着酒瓶子的手,也寸寸收拢。

    战火,一触即发。

    “洛君天,放过他吧,你放过他吧——”唐暖央继而想到还有洛云帆,赶紧转过头“洛,,,,四叔,你快去阻止洛君天,警察来了的话,就糟了,现在只有你能阻止他,算我求你,别悠闲的坐着了,帮帮忙好么”.

    洛云帆放下手中的酒碗,温煦而笑“暖央啊,你想让四叔劝君天,也得有好的理由让我去劝服,安斯耀让宁香这么伤心欲绝,又做出抢了大嫂这种事,真的很不厚道”。

    “洛云帆,你这王八蛋——”唐暖央知道他不肯帮忙,怒骂出声。

    “暖央,你这么评价我,听的我真是心痛”洛云帆起身,来到她的面前,靠近她的耳边,轻声,带已足以让所有人听到“让我帮你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们,跟安斯耀断绝关系,从此不在见面”。

    “你帮了再说——”唐暖央才不会答应他。

    洛云帆晃了晃手指,温煦微笑“不——,只有你答应了,我才能帮忙,大声的说,不会跟安斯耀在一起,大声的说出来”。

    洛君天眼神注视着安斯耀,思绪却被背后的对话给吸引走了,他倒想听听,她的回答。

    “暖央,不要受洛家这帮子人的威胁,你若是照着他们说的做,你就一辈子逃不开他们的掌控”安斯耀铿锵有力的喊过来,心里盘算着,警察还需要多久才能到。

    洛君天转过身去看唐暖央“四叔的话,倒是有些意思,你若肯跟安斯耀断绝关系的话,说不定我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洛君天,你不适当总裁,你应该去当土匪,应该去混黑社会才对”唐暖央忍不住讽刺。

    “是嘛——”洛君天拿起瓶子就往安斯耀的脸上打去。

    “啊——,不要——”唐暖央惊呼。

    安斯耀敏捷的低头,瓶子从他的嘴角擦过,里面顿时有血腥味,不过他依然不啃声。

    洛君天对她笑的明媚“下一次,就是脑袋——”

    天杀的混蛋!!唐暖央在心里怒骂,嘴上不敢再惹他,看着安斯耀,满是抱歉。

    忽而,她看到他身后的地上,放着一把镰刀,这种刀子在农家随处可见,转念,她心生一计。

    “好,我说,但是我要走到他的面前,单独跟他面对面的说清楚,这样才够认真不是么?”唐暖央晶亮的眸光,有着一股子毅然绝然。

    洛君天跟洛云帆分别沉默了。

    他们这么多的人,料放开他们,也逃不到哪里去。

    “放开她,让她过来”洛君天对钳制她的两个保镖说道。

    “是”两个保镖松开唐暖央的手臂。

    揉着被钳制到疼痛的胳膊,唐暖央用冷眼射了洛云帆一眼,朝着洛君天跟安斯耀走去。

    安斯耀眼底忧伤着,她真的要屈服于他们么,她知不知道,她这么做,比让洛君天杀了他还要来的难受。

    洛君天对钳制安斯耀的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两人自动退开。

    “好好跟他说,别让我失望”洛君天拉住就要从他身边经过的唐暖央,靠过身去,将唇凑到她的脸边,亲吻一下。

    又在她挣开他之前,退开了,他不想看到她抗拒的模样了。

    唐暖央提起的呼吸,以及用来推开他的手,定格在那里,在他主动退开的时候,她的心悠悠的空了一空。

    慢慢的呼出气息,她调正好心情,提步来到安斯耀的面前。

    “我不要听,所以不要说——”安斯耀的心,裂开着一道口子。

    “斯耀,谢谢你曾给我这么好的回忆,我会一直珍藏在心底的,但是我们的缘分到这里就要尽了”唐暖央说着,身体靠他越来越近,几乎碰到他。

    “你说尽就尽啊,我不允许”安斯耀下意识的抱住就在他眼前,跟他是如此接近人儿。唐暖央趁着这个时候,把头仰起来,压低声音快速的说道“你身后一米的地方有把镰刀,快挟持我,快——”

    “抱够了没有——”洛君天的暴怒声传来。

    眼见着身后那家伙要发飙了,唐暖央赶紧推开安斯耀,故作悲伤的说道“请不要这样,以后好好生活,你这么忧秀,一定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

    她一边说,一边暗暗对他使眼色,动作快啊,快去拿啊,笨蛋,我这是在给你制造拿刀的时间啊,,,

    安斯耀明白她的意思了,他回应着她的话“不——,今生今世,我爱的只有你——”他不能接受似的向后退。

    “斯耀——”唐暖央似要安慰他的跟随他的脚步,一并的过去。

    就是现在,动作快。

    千钧一发之间,在洛君天跟洛云帆赶过去都来不及的一刹那,安斯耀弯腰捡起地上的镰刀,拽拉过唐暖央,一手勒住她的脖子,将镰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动作一气呵成,配合的相当默契。

    成功了!唐暖央在心里振奋了喊了一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洛君天跟洛云帆措手不及。

    “让开——,不然我就杀了她”安斯耀表情凶狠的威胁道。

    “把刀给我放下,别乱来,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安斯耀,我绝对会让你的下场惨上百倍”洛君天恐慌的怒吼,心悬在半空之中,短时间内,他还无法识破,这是一场他们通力合作的戏码。

    唐暖央故作害怕的瑟瑟发抖“斯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你住嘴,想要把我一脚踢开,没有这么容易的事”安斯耀故意骂道,对洛君天冷笑“不要她死的,把路给我让开,这刀挺锋利的,切断她的脖子,跟切豆腐似的”。

    他故作威胁的向里勒了勒,红色的液体瞬间流出,那是他自已的血,是他暗暗用大拇指抵着刀锋上,所造成的血。

    唐暖央心里一震,但为了不让他白白受苦,她还是痛苦的呼喊“痛——,好痛——,不要,不要啊,我不想死啊”。

    “退开,全部退开——”洛君天紧张的喊道,他不能让她死,见到如此痛苦,仿佛是自已被人用刀架着脖子。

    保镖们赶紧退开,在外面看好戏的村民也吓的逃开了。

    唐暖央的心里暗暗惊喜,安斯耀带着她,慢慢的向外走,这丫头真是聪明。

    就在他们要走出门外的时候,洛云帆的声音似鬼魅般的幽幽传来“演的很不错啊”。

    唐暖央跟安斯耀正得意的心,重重的沉了一下。

    洛君天身形一顿“四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君天,你真是喝多了,脑子比清醒时要迟钝,可四叔还清醒的很哟,暖央是主动让斯耀给挟持的,目的就是从这里离开”洛云帆对洛君天说完,又注视上安斯耀跟唐暖央“你们说我说的对么?”

    洛君天的绿眸中顿时刮起一股足以摧毁一切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