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一年后!

    “是我要谢谢你”安斯耀拉过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握住“给我机会再次守护你,我觉得很幸福,真的”。

    唐暖央一动不动的让他握着,心里感到有丝丝伤感,她究竟有什么好的,让他这么固执的爱了这么久,想要狠心的跟他说清楚,可是却张不开嘴来。

    受过的伤的人,才最能体会那种痛楚,觉得他太可怜了,所以她开不了口。

    而她的沉默,也让他误以为是默认了。

    安斯耀松开她的手,站起来,轻松的微笑“肚子饿么,我给你买了粥,医生说你现在暂时只能吃些鸡蛋羹,粥之类的,生冷的东西都不能吃,不然会影响伤口的复元”泸。

    他已经找好了借口,也跟医生护士打过招呼了,流产这件事会被彻底的隐瞒下来。

    “说起来真有些饿了”唐暖央俏皮的说道,心里觉得奇怪,她受的是外伤,怎么不能吃生冷的东西呢?

    她正疑惑间,安斯耀已把粥倒出来,走到她的床边来喂她了喵。

    他勺起了一小勺的粥,送到她的嘴边,她张开嘴吃下去。

    吃着,吃着,她不由的想起洛君天也这么喂过她,只那么一次,那天他也很体贴的给她吹凉了,然后送到她的嘴边,嘴里的粥越吃越是酸涩,到最后简直不能够下咽了。

    “我饱了——”

    “才吃那么一点就饱了?”安斯耀看着碗里还剩好多。

    “对啊,真是奇怪,可能是饿过头了吧,我待会再吃”唐暖央不自然的笑笑,哎,她究竟再想些什么呢,那个男人从现在起要彻底从记忆中抹去才对,不能让他在左右她的心。

    安斯耀见她似乎有心事,也就不勉强她了“那待会感觉到饿了再吃吧”。

    他把粥收起来。

    门外,有个灰色的身影走进来,手里也拿着餐盒。

    看到来人,唐暖央的脸沉了沉,对安斯耀说道“斯耀,麻烦你到病房口去放睛牌子,姓洛的与狗,不能入内”。

    洛云帆沮丧的温笑“暖央,你就这么恨四叔么,我一直都这么疼你”。

    “少来了洛云帆,你是什么样的人,要我多说么?请走吧,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就算在路上遇到,也不要跟我打招呼,现在,请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唐暖央指着门外,冷冷的说道。

    若不是因为他,昨天洛君天就会以为她真的被挟持,她跟斯耀能安全的离开,她以为他会帮她的,想不到却在最后关头摆了她一道,若不是他,洛君天不会知道她在骗人,也不会痛苦的流下眼泪,让他们分离,变的如此两败俱伤。

    所以最唯恐天下不乱,最阴险的那个人,是他洛云帆。

    安斯耀有些不明白,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变的这么恶劣,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洛云帆将餐盒放下,走到她面前,走到床沿上“暖央,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真的完全没有感觉么?”

    “脸皮别这么厚,起来,滚出去——”唐暖央冷着脸指着门外,凌厉的喊道,她跟他已无话可说。

    洛云帆拉过她笔直指着门外的手。

    “你干什么,放开——”

    他紧紧的拉着她的手,摘下自已手指上的尾戒套到她的无名指上,不大不小刚刚好。

    安斯耀的星眸顿时惊诧如寒冰,他清楚的记得,这枚戒指上次洛云帆说是暖央送给他的,而暖央回答是捡到的,可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巧合的事,她戴上尽然会正好。

    他们之间,究竟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暖央,这是属于你的,而你,是属于我的”洛云帆声音温煦,霸气外漏。

    “你去死吧,不要脸的混蛋——”唐暖央气急败坏的甩了手,洛家的男人,全是一群自大狂。

    安斯耀终于忍不下住了,一把将洛云帆的手拉开“原来四叔你竟也对暖央抱着这种非分之想,你太无耻了”。

    “那斯耀你呢,不惜利用另一个女人来接近这位大嫂,你倒是很光明”洛云帆抽回自已的手,浅笑“暖央,我明天还会来的”。

    他提步出去,唐暖央立刻把戒指拔下来,好似晚一秒就会永远粘在她手上似的。

    “你跟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安斯耀心底发麻,他好怕听到他们之间有奸情的事实。

    “没怎么回事,反正我不想再到这个人”唐暖央无力的躺下来,闭上眼睛,把手背盖在额头上。

    安斯耀痛楚的苦笑“你不要告诉我,你跟他好过,之前瞒着洛君天跟他偷过情,现在你要离开洛家,想跟他也断了,不过他同意,所以才会一直缠着你是么,是这样么”这是他目前看到的,所能做出的最好解释了。

    可是他不能接受,嫁给洛君天是迫不得已的话,跟洛云帆暗度陈仓那就是水性扬花。

    唐暖央拿下手,睁开眼睛“你胡说什么呢,请你不要瞎猜,不是这么回事”。

    “那你告诉我,事实是什么,你说啊——”安斯耀近乎嘶吼。

    “我现在很累,不想再说这个讨厌的人,总之,我跟他之间清清白白,你不相信我也不勉强”唐暖央听到他的吼声,厌烦的皱着眉头,背过身去。

    安斯耀心被切割成碎片,转身疾步出了病房,他无法立刻做出判断,他需要冷静一下。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唐暖央张开眼睛,迷茫望着窗外的天空,看着一朵白云从这一头飘到另一头。

    忽而,她的表情从迷茫变的坚定,她坐起身来,下床,眼前不由的一昏,她扶住床沿,好了一些之后,打开柜子去找自已的衣服,最下面放着一套运动服,她换上,走出病房。

    她要远离,只有这样,对大家才是最好的结局,洛君天,安斯耀或是洛云帆,她不想在他们任何一个人之间停留。

    *****

    洛云帆回到家,听说洛君天酒精中毒,在房间里躺着。

    他上楼去看望他。

    “君天,不要紧吧”洛云帆似关心的问道。

    洛君天躺在床上,眼睛闭着“她伤的重么?”

    “还好,不过——”洛云帆拖长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洛君天长开眼睛“不过什么?”

    “她怀孕了!”

    “你,,,你什么?”洛君天从床上跳起来,内心莫明的欣喜若狂,她真的怀了他的孩子。

    “君天,接下来要说的,你或许不能接受,但是四叔觉得你应该要知道,孩子,,,,没了”洛云帆目露忧伤,心里却在冷笑,洛君天,也该让你尝尝什么叫真正的痛不欲生。

    狂喜的心情顿时一落千丈,洛君天呆滞在那里,许久许久才找回自已的声音“她打掉了孩子,是么?”

    “哎——,这是她的决定,抱歉君天,这事四叔无能为力,别太难过,你好好休息吧”洛云帆故作难过的拍了拍他的肩,转身,笑如暖阳。

    偌大的房间内,温度降至零点。

    洛君天握紧着拳头,每个关节都在嘎嘎的响着,一种至深至沉的恨,伴随撕裂般的痛,在他身体里叫嚣着,似要将他肢解。

    他们的孩子,她真的就这么狠心的毁掉了,唐暖央,我不会原谅你的,到死也不会。

    医院里。

    安斯耀在天台上冷静的思考了一个小时,他决定相信她,因为他要的是她的未来,对于过去,他不想盘根问底了。

    回到病房,却突然发现也不见了,沙发上留着一套病服,一种不好预感自他脑中产生,他疯狂的跑出医院,开车满世界的找她。

    可是,她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傍晚,洛云帆来到病房,那房间已经空空荡荡了,护士说病人自已先走的,然后安斯耀才离开的,床头的尾戒独自闪着失落的光。

    三个男人,在不同的地方独自悲伤着,她离开了,让他们世界变成了灰白色。

    ******

    一年后。

    早上9点。

    城南的某栋写字楼内,正是上班的高峰期,一辆白色的宝马车缓缓的倒进停车位,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紫色套装,白色高跟鞋的优雅女人,深咖啡色的长发披在肩头,斜刘海,有些自然的微卷,成熟而美丽,没有年轻女孩时尚俏皮,有的只是一份气场实足御姐风范。

    她从容的走进写字楼,坐电梯到11楼。

    电梯在11楼停顿下来,门开了,她走进一间名叫蓝光的策划公司,中等的规模,但是经营大半年就能有如此的成绩,已是非常不错了。

    “老板早”。

    “早”。

    边走边有人跟她打招呼,她也一一笑着回应,她走到最里面,推开办公室的门,桌上放着她的照片,一盆仙人球,一盒名片上面,印着唐暖央几个大字。

    一年的时光,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算短,在专属于她自已的世界,开始她的全新人生,她一直在勇往直前,一次也没有向后看。

    电话响起,是业务部打开来,她从容的接起“喂——”

    “老板,我刚刚接到一单婚礼策划,不过那位客户说想当面跟老板你谈一谈构想”。

    “没问题啊,让客人下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