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跟我交个朋友吧!

跟我交个朋友吧!

    所以她的心痛了,痛的是那么无法抵抗,就算拿出最好的伪装,也还是无济于事。

    舌头用力的顶住牙齿,坚毅的菱唇抿的紧紧的,如此这般,才能挡住自心底深处涌上来酸涩与苦痛,她不是为了他才会这样的,只是可惜了时光。

    洛君天看出她的隐忍,心软的想要去抱抱她,但是一想到她伤他也曾伤的那么毅然决然,他的心便又硬了。

    “唐小姐也认为不错是么?那改天一起去看看吧,同一个地方的记忆,被更年轻的女孩覆盖了,我喜欢这感觉,你呢,喜欢么?”他定定的看着她,轻悠悠的说着,他想伤她,可是最先被伤到的人,却是他自已。

    刀子在他们心里轮回的转个弯泸。

    唐暖央仰起头,逼回那已蔓延到眼眶的泪,可还是掉下来,来不及阻止了。

    她微笑着用手随意的拂去“风真大,每到这个季节,眼睛总是那么的不舒服,洛先生请不要介意,是天气的原因”。

    她抽了张纸巾,低头擦了擦,情绪在这个过程中沉泻下来,回答他的话“洛先生问我喜不喜欢,这个我来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站在女性的角度而言,谁都年轻过,也会慢慢变老,当然不会喜欢这种感觉,男人都跑去喜欢小姑娘,那让剩女怎么办,不过归根到底,还是洛先生你自己感觉幸福就好”喵。

    “呵呵,,,唐小姐的话说的也有道理,是不是也说出了你的心声?”洛君天低头掸了掸裤腿根本不存在灰尘,绿眸内暗淡无光。

    唐暖央也没有否认“多多少少有一些吧,毕竟我也不是小女孩了,但是我对我的未来很有信心,女人靠自已也一样可以活的很精彩,不一定非要依附男人活着”。

    说着,她又是一笑“抱谦,扯远了,我们还是谈婚礼的事吧,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你跟伊芙琳小姐就婚礼举办地产生了分岐,所以你们商量一下再告诉我吧,决定之后,我会到现场先去看看的”。

    洛君天抬起头来“两个地方都会看看吧,有比较才有选择”。

    唐暖央藏下心中的叹息“没问题!不过费用需要洛先生你自已出,去森林的话,我要求先买份保险”。

    “当然可以!”洛君天淡笑,注视着她的眼睛,久久不移开。

    唐暖央假装拿咖啡,把视线转移,她不要暧昧,不要在乎,分开了,就该分的清清楚楚,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远处,伊芙琳铃着包包,像只花蝴蝶一样的飞来。

    从1点谈到2点多,唐暖央起身离开,伊芙琳说这里环境好,想要多留一会。

    挽着包,唐暖央头也不回的走出露天咖啡厅。

    洛君天一边喂伊芙琳吃蛋糕,视线却紧紧跟随着唐暖央离开方向,1年时间,他想她,也恨她,可她仍然走的这么的洒脱。

    心,跟着她渐痛也渐远,,,,,

    ******

    唐暖央驱车开出的好远好远,这神经仍旧绷的紧紧的,她将车子停在路边,靠在座椅上,休息了半个小时,才又重新发动车子离开。

    回到公司,她先召开了会议。

    “不会吧,去森林办婚礼,这公主也太扯了吧,我们这里哪有森林啊,就算有好了,要找到一处符合她心意的地方也不容易啊”。

    “而且森林里车子也不进去,新娘子步行进去的话,早就狼狈不堪了”。

    “老板,我觉得这个不能答应,不能再沟通么?”

    唐暖央喝了一口白开水,说道“各位!我已经答应了”。

    “什么?!”

    整间会议室的人一阵的惊呼。

    “你们也别太担心,那公主虽然说要去森林,不过王子说要在教堂办”唐暖央淡淡的说道,这两个地方真让她选的话,她宁可去森林。

    毒蛇猛兽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将回忆中美好颠覆与摧毁。

    可可在一边双手合拢“上帝保佑,让王子把公主给说服吧”。

    “不过一般来说,王子都会歉让公主的,我看哪,去森林的可能性更大”小陈有气无力的说道。

    其他人也叫苦连天。

    唐暖央拍了拍手“不管他们选的哪里,这次的策划我们一定要好好做下来,相信只要我们集心协力,一定可以克服所有的困难,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一群人,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样。

    “大声一点,有没有信心?”唐暖央声音洪亮自信。

    而她这股子勇气与自信,也激励了公司这帮年轻人,他们气势十足的回答她“有!”

    “很好!”唐暖央满意的笑笑,在困难面前不低头,也能去跨越。

    散会后回到办公室,她忙碌的工作,时间一晃就快到下班的时间了。

    伸了个懒腰,她全身心放松的计划下班后的生活。

    去逛一逛百货公司,购置些漂亮衣服,到喜欢的料理店里自由的享受一份晚餐,吃多久,怎么吃都可以,然后去看场电影,回到家洗洗澡,就可以直接睡美容觉了。

    看,她的单身生活也很精彩啊!

    收拾好桌上的文件走出办公室,坐电梯下楼,离开公司,按原计划驱车去百货,她的车子开出去不久,她的身后有辆银灰色的跑车,不远不近的一路跟着她。

    唐暖央开到的百货公司,那车子也跟了过来。

    她悠闲的一层一层的逛下来,自已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手里已经满满当当的铃了很多战利品了。

    来到四楼的首饰区,她随意的逛进去,橱柜里一枚枚闪亮的钻戒,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走过来,靠在那里看,钻石反射出来的光芒,似能把她心也射穿了,那么亮,又那么刺眼。

    身边有白色的身影微微靠拢。

    她还全然不得知。

    “喜欢那一枚?”。

    耳边忽而起的清脆男声,把唐暖央吓了一大跳,她把头侧向声源,看到来人,她吓了一跳“洛云帆——”

    她像是见了鬼似的,一下子倒退了的好几步。

    “好久不见了!”洛云帆上前几步,很自然很温柔的抱住她,这是长久以来,他跟她见面打招呼的习惯。唐暖央一把将他推开,没有怒气,只是平静的说道“请不要再这样了,我们已经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了”。

    她说完,提步走出了首饰店,对于洛云帆,这个确实在以往岁月中给过她很多温暖,可最终又失望男人,经过一年的时间,她对他已经没有怒火了,再遇也只想避而远之。

    洛云帆从里面追出来,走在她身边,揽住她的肩“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重新认识一次”。

    “呵——”唐暖央略带嘲讽和笑笑,抖开他的手“我认识你已经认识的够透澈了”。

    “我觉得你没有”洛云帆温煦而笑。

    唐暖央站定脚步“说吧,你想怎么样?”

    洛云帆与她面对面站着,伸出手去“你好,我叫洛云帆,可以交个朋友么?”

    “无聊!”唐暖央赏了他一记白眼,拎着满满当当的东西,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跟狐狸交朋友,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她离开百货公司,驱车去泰国料理店,近来她喜欢上了咖喱还有榴莲,已经去光顾好几次了。

    她选了个靠窗,可以看到外面的夜景。

    在她对面,隔着一张餐桌,洛云帆就坐在那里。

    阴魂不散的家伙!!!

    唐暖央顿时连食欲都降低了,她早就知道,洛君天找到她之后,洛云帆也会随之找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点了榴莲饭还有咖喱蟹,还有甜点,这也够她一个人吃了,但是她发现洛云帆什么也没点,只要了一杯水,还一直用手去捂鼻子,纠着眉头,很难受的样子。

    她忽然想起,他不吃这些口味重的菜,而且极度的讨厌榴莲。

    眼珠子一转,她叫来服务生,悄悄的对她说了几句。

    10几分钟后,服务生端着榴莲做成的各色料理,放在洛云帆面前“先生,这是对面那位小姐请你吃的,她说,如果你可以全部吃完,那她就跟你交朋友”。

    洛云帆一闻到这股子臭味,胃液阵阵翻腾,他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来捂住鼻子。

    他看向唐暖央,她对他嫣然一笑,在那边吃的津津有味。

    坏丫头,她是故意来这里的吧,知道他最讨厌这种气味。

    唐暖央欢乐的翘了翘眉毛,哼,阴险的坏狐狸,这次我还不整死你!

    “不吃的话,当朋友的事情就免谈”她笑眯眯的说道,因为她知道,这东西,打死他也不会吃的。

    洛云帆捂着鼻子,看着面前的食物,光是看,他就想吐。

    可是不吃的话,这坏丫头就有理由拒绝他了,反之如果他吃了的话,她就只能跟他交朋友。

    黑眸沉沉的望了她一眼,他拿开手帕,屏息,优雅的拿起勺子把榴莲饭送进嘴里。

    坐在对面的唐暖央,眼睛顿时长大,不会吧,他真吃了。

    “味道不错!”洛云帆对她温煦而笑,大口大口的吃着,边吃边反胃。

    俊脸都痛苦的煞白了。

    “不许吐,吐了不算”唐暖央看出他在硬撑,忙举着刀叉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