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老婆!

    她望着他,笑的美丽而哀伤,这里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再是回忆,只是一张被割的四分五裂的照片而已,碎的再也拼凑不起来,,,,,,

    洛君天的心尖上刺痛感在加大,这一年来,他的心更加迷茫,没有方向了,想要找回她,爱她可又恨她,将她拉近,又要推远,他一直再做着矛盾的事情。

    两人目光紧紧交融着,落寞,悲伤,还有无法抑制心痛,他们究竟是在岁月中哪一个环节出了错误,月老明明是牵对了红线,还是说一开始就是错误,全部都是错误呢。

    “君天,你怎么了——”伊芙琳在边上拉了拉洛君天。

    “哦,没事”洛君天反手抱住伊芙琳的肩,温柔而笑“你是要不喜欢这里,那我们就另选地方吧,你想要在森林里,那我们就去找片最美的森林”溷。

    伊芙琳心思单纯,听到他这么一说就开心的不得了,忘记洛君天跟唐暖央之间的怪异,抱住他的腰,靠在他胸口,甜蜜无比“真的么,太好了!”

    在一边游说了半天可可跟小陈,彻底崩溃了!!!

    有没有搞错,看了半天,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把这里给否了庹。

    唐暖央心里静如直水,没有过分开心,也没有过分不开心,她转身对苏苏说道“我到教堂正面去拍几张,我们要走了”。

    “是的,老板”苏苏接到命令,立刻往教堂前面走。

    唐暖央走到洛君天跟伊芙琳面前,公式化的说道“洛先生,既然你们执意要去森林,今天这里的工作可以结束了,你们是要现在就去森林呢,还是休息一天再去呢?”

    “我们大家也累了,先找地方休息一会吧”洛君天轻描淡写的说道。

    “也好”唐暖央点头,随意的应道。

    一行几人来到教堂外的草地旁,那里有专门提供休息的地方。

    他们过去,可可从车上拿来矿泉水分给大家。

    洛君天跟伊芙琳都不喝。

    可可跟小陈刚才说的口都干死了,这会一打开,就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唐暖央转开瓶盖,将水倒进嘴里,小口小口的喝,这冰冰凉凉的水,喝进去真是舒服。

    “洛先生,伊芙琳小姐,你们不渴么,要不要帮你们打开”小陈很是客气的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们不喝这种廉价水的,还不知里面会不会有寄生虫呢”伊芙琳嫌弃的说道。

    洛君天对小陈笑笑“待会我们回车上喝”。

    “哦,哦,,,,那好”小陈很是尴尬,心想要求还真高。

    唐暖央对小陈使了个眼色,让她坐下别说话,水给他们了,喝不喝是他们的事。

    小陈坐到唐暖央身边,暗暗吐了吐舌头。

    唐暖央笑,这小陈估计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客人,没办法,人家高贵嘛,她又喝了几口矿泉水,才把水瓶子盖好,放在脚边。

    “洛先生,关于森林,不知两位有没有想要去的森林?”反正现在坐着也是大眼瞪小眼,不如谈点正事好了。

    洛君天看向伊芙琳“亲爱的,你有想去的森林么”。

    “这个,,,,,我具体不知道那是什么森林,但是非常的美,那些树绿绿的高高的,想是瀑布一要垂下来,然后地上有五色的小野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地方”伊芙琳做梦般的说。

    小陈,可可,以及刚拍完照回来的苏苏,虽然不说话,但嘴角都抽了。

    她们好想说,公主啊,我们在人间,上哪找仙境去。

    唐暖央忍不住用手指压了压太阳穴,然后保持微笑的说道“我们上网查过了,目前世界上最美森林的国家有澳大利亚跟爱尔兰,不如我们在这两个国家之中,挑选一个,你们看怎么样?”

    大不了到时森林里,草地上没铺满鲜花,大不了就人工铺上去嘛,没仙境就给她造个机境吧,说穿了这是小女孩的异想天开而已。

    “这两个地方,相比起来我还是喜欢爱尔兰”伊芙琳相比较之后,做出了选择。

    “洛先生呢,有异议么?”唐暖央转而征求洛君天的意见,他们两人有一人不同意,就不用去实施。

    洛君天无所谓的说道“完全没有!”

    “那好!婚礼的地点是订在爱尔兰森林,这样的话,婚宴也必须要在摆那里,因为不可能婚礼在爱尔兰,而婚宴却摆在中国,那样光是让客人们跑来跑去,都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如此一来,事情就更多了,要安排客人住宿,当天你们休息的酒店,包括里面有婚礼氛围的布置,当然了,这些我们也是要算钱的,,,,”唐暖央有条理的跟他们把婚礼需要涉及到的事情跟他们说清楚。

    伊芙琳听的头也昏了“这么复杂啊!”

    “不复杂的话,怎么需要婚庆公司的呢,伊芙琳小姐,你不用担心,你所需要的,只是美美的当好你的新娘子就可以了”唐暖央很有专业精神的说道。

    “唐小姐,我相信你哦”伊芙琳一听这些锁事她全部不用操心,人就轻松自在了。

    洛君天盯着唐暖央,为了他的婚礼,她可真是鞠躬尽瘁了。

    只是他的心里越来越不舒服,他不相信她真的那么无所谓,不相信她看到他跟别的女人伴着婚礼进行曲向前走的时候,会完全无动于衷。

    可,要是她真的全然无所谓呢,那该怎么办,他的内心恐慌了起来。

    唐暖央跟伊芙琳又友好亲切的聊了一些小事情,两人俨然快成了好朋友。

    “那什么时候去爱尔兰呢?这一去就要几天,今天肯定是不行了”唐暖央说道。

    “谁说不行的,我可以让飞机马上过来”洛君天听她这么说,突然就反驳她的话,拿出手机就打电话。

    他这是在跟谁过不气,跟谁较劲呢?唐暖央无语的看着他打完电话“洛先生,我们都没有拿行李,怎么去呢”。

    “唐小姐莫非认定爱尔兰的人都***,没有衣服买?”洛君天挑眉。

    唐暖央语塞。

    “噗——”小陈她们爆笑,捂着嘴在那里笑。“唐小姐,我们就今天去吧,你们的换洗衣服还有食宿我们都会负责的”伊芙琳在那边甜美的笑道。

    唐暖央勉强笑笑,算是同意。

    她有拒绝的权利么?谁让她开了这策划公司,接了这该死的婚礼策划呢。

    *****

    飞机还没来。

    唐暖央放下包包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时间还早,就找了个清静的地方走一走,面对着洛君天实在太累。

    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肯跟她桥归桥,路归路呢。

    走到一颗梧桐树旁,她扶着树干,从这一棵走到下一棵,没有目的走,最后靠在一棵树上发呆。

    有个藏蓝色的身影的,像幽灵般的飘到她眼前“唐小姐,上过洗手间,不回原地,在这里溜达什么呢”。

    一看来人,唐暖央立刻走开一些,跟他保持距离“我随便走走!”

    “一起走吧,怎么样?”洛君天又靠家她。

    “我走累了,要回去了,洛先生一个人走吧”唐暖央疾步的往回走。

    洛君天上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到墙角的阴暗处,这里四周都是绿树,房子也爬满了爬山虎。

    他将她压在树上“唐暖央——”。

    这是一年之后见面以来,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洛君天,你给我放尊重点,你是即将要结婚的人,不要这么无耻”唐暖央狠狠的骂回去,既然他做出这么出格的动作,又直呼她的名字,是想在这里跟她撕毁装模作样的脸了。

    “无耻是么?”洛君天扯下她的连体裤,这种抹胸式的连体裤,外面只有一件薄薄的开衫,被他这么一扯,身上只剩下胸衣哪内,裤了。

    唐暖央惊恐的张大眼睛,一边往上拉着自已的衣服,一边推着他“你要干什么?”

    “想做无耻的事啊,亲你,抱你,舔你,咬你,最后深深的占有你”洛君天望着身下的女人,一种熟悉的强烈***在体内翻滚,全世界只有她才能调动起他的激情。

    他靠在她的颈部,吸取着她身上的香气。

    “神经病,疯子,变态,你走开——”唐暖央推着他,气的大骂,可是他靠在她身上,纹丝不动。

    他停不下来,手揉捏着她的丰满,气息变的浓重,好像饿了好久的狼似的。

    “不要这样,洛君天,我不是你老婆了,放开我,你的小娇妻在远处看着我们呢,住手”唐暖央挣扎着。

    洛君天突然停下来,用力的抱紧她“不要动,让我抱一会”。

    “放开我——”唐暖央不想给他抱。

    “再敢动一下,我就在这里要了你”洛君天狠狠的威胁。

    唐暖央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她真的不想跟他在发生关系了,所以她一动不敢动“洛君天,你不能乱来,我不动”。

    洛君天松懈下身体,将她报的更紧,此刻抱着她,忘记了恨,呢喃的叫她“老婆——”

    唐暖央一怔,心里酸痛,过了许久,她才说道“我不是你老婆了,我们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