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坐上马桶上的尴尬!

坐上马桶上的尴尬!

    尽管她不想承认,但是这声老婆却还是结结实实的打中了她的心房,这么温柔缠绵,低吟在她的耳边,脑子有那么一刹那的空白,忘记了所有,只记得曾经的美好。

    但是理性回归的还是很快,她不是那个好骗的小女孩,她有她人生规划。

    洛君天还有抱着她,压着她的身子,靠在她的肩头,像个小孩子,明知道这心爱的玩具现在不属于他,但是内心还是不甘,抱一会,闻一会也好。

    这样真实的抱着她,他才知道自已有多么的想她,想要快要疯掉了。

    “洛先生,你到底抱够了没有,飞机快来了,我们得回去”唐暖央不敢激怒这喜怒无常的疯子,谁知道他这一刻只好抱着,下一刻又兽性大发呢溷。

    这个男人的心思,是猜不透的。

    洛君天也终于从那时失控中回过神来了,关于恨她的心情也回来了,他从她身上离开。

    唐暖央也第一时间把衣服拉好,把外露的春光给遮蔽起来庹。

    “唐小姐,刚才跟你开了个玩笑,不会生气吧”洛君天恢复优雅的模样,笑盈盈的说道。

    玩笑!!唐暖央一愣,继而毫不客气的回答“我非常生气,希望洛先生下一次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不然我会告你性***扰”如果拉下了女人的衣服算是玩笑的话,那杀人也能说成是闹着玩了。

    “哈哈,,,,看来唐小姐真的生气了,不过美女就是美女,生气的样子也这么漂亮,或许我以后该多惹你生气才是”洛君天开心的大笑,调戏般的挑了一下她的下巴。

    “下次再这样的话,你不用进结婚,直接进监狱吧”像他这样不讲理,我行我素的男人,关他一辈子才好。

    “唐小姐,开玩笑何必这么认真呢,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洛君天让开一些,很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看似客气,其实不过是强势的让她跟他一起走罢了。

    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唐暖央打心底里怕了这只禽兽,她冷着脸向前走去,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走到她的身边,跟她靠的很近,时不时的还碰到她肩膀。

    她往边上挪了挪,跟他分开一些距离,想不到他的脚步也跟着挪过来。

    一直一直从路中间挪到跟树碰到了。

    唐暖央的肩膀在树干上摩擦到了,纯白色的线衣质地很轻,一下子就勾破了,她的火也猛的窜出来。

    她停下脚步,语气生硬的说道“洛先生,路这么宽,麻烦你不要跟我抢道好么?”

    “我没有啊”洛君天很无辜人耸耸肩。

    唐暖央气个半死,不过跟无赖讲理,简直是浪费口水,她指着路的另一边“现在,我去右边走,这里让给你,我让你,总可以了吧”。

    她大步的跑到对面。

    洛君天站在原地,望她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提步向前走。

    两人各分两边,向前走着,走的不快也不慢,沿着梧桐树一路的向前。

    洛君天望望天空,又看看脚下,侧头又凝视了一眼走在另一边的女人,好像回到那个落叶纷飞的季节,在结婚前几天,他们来到这里的情景,他们好像也只有那一段时光,是他们最和相处的时光,没有争风相对,也没有互相怨恨,她笑的次数也多。

    “唐小姐,要来秋天来,这里一定更美”。

    唐暖央的眸光抖动了一下,笑着回答“我不觉得啊,春天也很美,万物有生机,生机勃勃的,秋天再美,可萧条的也快,美的太短暂了,有什么好的,只会让人更失望而已”。

    她的心里永远不会忘记的是婚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跟蒋瑾璃就在一起了,她的心也从天堂掉落到地狱,主要还是期望太大,以为前面那么甜蜜,结婚之后他就会跟蒋瑾璃撇清关系了,因为有着这样美好的期望,所以最后迎来的打击也会来的这么大。

    轻轻的叹息,还想这些陈年往事干什么呢,完全没有意义。

    洛君天很想反过去质问的,当年究竟是谁让这冬天来的这么快的,也不知是谁还藏着跟初恋来往的信件,也不知是谁在信里写的这么恶心,不过这太伤他自尊心了,他至今也问不出口。

    “确实挺让人失望的”他幽幽冷冷的轻叹。

    隔的太远,更自舔着伤口,那虽然愈合,但偶尔也会隐隐作痛的老伤口。

    草地旁,伊芙琳跟小陈,可可,苏苏四人坐在那里。

    见到洛君天跟唐暖央过来,伊芙琳笑着挥了挥手,她完全没看出来,也不会想到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飞机在5分钟之后降落到草坪上。

    洛君天跟伊芙琳走在前面,他拉着她,先上了飞机,随后唐暖央他们才上去。

    可可她们显的有些兴奋,她们还没有做过这种私人飞机呢,而且里面豪华的出乎想像,坐在宽敞的真皮座椅上,还东张西望的。

    唐暖央跟她的员工们坐在一起。

    洛君天跟伊芙琳坐隔着一条过路,坐在边上的单人座椅上,一转头就能看到隔壁。

    一不小心,唐暖央跟洛君天同时侧头,目光忽然间撞在一起,愣了二,三秒,她才镇定礼貌的对他微笑,然后把视线移开。

    飞机起飞,在飞机上吃了精美的午餐,那好味道,让可可她们几个小姑娘,恨不得把盘子也啃了。

    唐暖央吃过午餐之后,直接戴上眼罩睡觉了,眼不见为净。

    醒来的时侯,天已经黑了,脑中混乱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在飞机上。

    摘下眼罩,四周很安静,她看向身边,三个丫头都睡着了,又往另一边看了看,洛君天跟伊芙琳不在,他们可能到别处去睡了吧。

    中午喝了那么多水,现在醒来尿急的厉害,她站起来去上卫生间,揉了揉还睡衣惺忪的脸,她随手打开,她以为是卫生间的门,走进去。

    一走到里面,就听到女人呻吟的声音,她浑身打了机灵,定晴向前看,看到一张大床上,伊芙琳正压在洛君天身上,两人的衣服正在脱的阶段。

    看到突然撞进来的人,伊芙琳跟洛君天停了下来,也看着唐暖央。三双眼睛,大眼瞪小眼。

    史无前例的尴尬气氛。

    “呃,,,,,,十分抱歉,我以为这里是卫生间,请继续”唐暖央反应很快的退出的房间,把门关上。

    手还握在门把上,胸口有闷闷的痛。

    她深呼吸,很正常啊,他们都谈婚论嫁了,哪有可能不做这回事的,以前或许他跟女人做这种事,她该发怒,可是现在,他名正言顺,只是他们毕竟也曾夫妻一场,亲眼见到,她会感觉不舒服,也是很正常的。

    她用理性的思考,在心里解释给自已听,然后告诉自已,这没什么。

    房间里,洛君天把伊芙琳拉开,心情极度郁闷,在心里苦涩的想,那女人可能再也不会接受他了吧。

    “君天,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吵醒了你,所以不开心了”伊芙琳在椅子上醒来,见洛君天不见了,就猜到他来房间休息了,于是就偷偷进来,看到英俊的他,她一时间受不了,就了扑上去,想要跟他欢好。

    “伊芙琳,我有些口渴,你先休息吧”洛君天扣好衣服。

    伊芙琳见这次又没能顺利的进行到最后,心情不好大“那你要马上回来哦”。

    “嗯!你先睡”洛君天扯出一丝笑意,转身出去。

    走到外面,座位上不见唐暖央的身影,想来她还要卫生间,他提步立刻去卫生间,开门就进去。

    “啊——”坐在马桶上的唐暖央,看到进来的人,吓的叫出声来。

    洛君天进去,把门关上。

    “洛先生,麻烦你滚出去——”唐暖央真是气急到顾不上礼貌不礼貌了。

    洛君天把门一锁,走到她面前,踌躇了一会,说道“刚才的事,其实是误会”。

    “你不用跟我解释,是真的是假的,跟我没关系,请—你—立—刻—出—去”唐暖央不想在男人面前小便,冲马桶,穿裤子,这是非常糗的事情。

    “是伊芙琳趁我睡着的时候扑上来的,我朦胧的醒过来,你知道男人的***,有时不受控制”洛君天并不否认刚才被抚摸的挑起一些***的事实,但这是男人的本能反应,不能怪他。

    唐暖央发誓,如果她现在手里有把枪的话,她一定毫无犹豫的打爆他的脑袋,她还坐在马桶上呢,难道他看不出来么?

    “洛君天先生,我麻烦你,恳求你,拜托你,先到外面去等一等好么?我现在,在小便”说着,她的脸都涨红了。

    洛君天这才意识到,她的处境有多“尴尬”,看她涨红脸,气咻咻的样子,感觉真是可爱极了。

    他忍不住靠下来,伸手抚摸她的脸“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介意”唐暖央一把挥开他的手,已是怒火冲天了。

    “好久没看到你脸红的样子了,还是像个小女孩一样,真不错”洛君天趁她不能站起来,又捏了捏她的脸,发现还是那么吹弹可破。

    “请你不要趁人之危”唐暖央用力的拉开他的手,甩的老远。

    “咚咚咚,,,,”卫生间外一阵敲门声响起,吓的唐暖央瞬间张大眼睛,不管来的是谁,她该怎么解释洛君天也会在这里?!

    上帝啊,你干脆杀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