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因为我喜欢对你变态!

因为我喜欢对你变态!

    反击的漂亮!

    唐暖央在心里暗暗拍手叫好,洛云帆这狡诈的特级大狐狸应该没碰到过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小狐狸吧,这小子,能在这两个超级难搞的人物中间游刃有余,绝对有前途。

    洛君天坐在那里,虽然没笑出声,不过眼角眉梢却已是爬满了笑意。

    洛云帆的修养向来是无人能及了,永远的温文尔雅,永远不会发怒,不像洛君天,恼怒时也会吹胡子瞪子,爆粗口,砸东西。

    抿抿唇,洛云帆淡雅的笑笑“多谢你的关心,你这么小就懂的尊老爱幼,以后长大了,会是个不错的男人”溴。

    这段的话的潜台词是,柳玄月,你只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说着,脚步已经从容淡定的向外而去。

    等洛云帆一走,柳玄月捧着肚了笑了起来“姐姐,那位深沉大叔还真是我见过的最有忍耐力的男人哎”祷。

    “可不是嘛,都到达神一般的境界了”唐暖央陪着他笑。

    洛君天看他们一搭一唱,默契十足的样子,俊脸从晴空万里瞬间变的乌云密布“有这么好笑么?唐暖央你跟白痴呆久了,人也变的白痴多了”。

    “臭脸大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讽刺我,姐姐跟你这种面瘫似的男人一起生活,才空虚寂寞冷呢”柳玄月也不是好惹的,立刻回击,还对洛君天吐了一下舌头,扮鬼脸。

    洛君天表示对装萌的孩纸很无力。

    “算了,我不跟你这种小屁孩一般见识”他觉得再争下去,自已的智商会下降成为负数。

    唐暖央得意的偷笑,洛君天,就算说不过你,我们也能气死你。

    柳玄月对唐暖央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唐暖央对他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而他们两人的小互动,全都落在洛君天的眼里,绿眸冰天雪地,刮了西伯利亚的冷风。

    过了一会,可能是挂点滴的原因,唐暖央想小便了,可是看看这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小男生,她纠结了,,,,

    憋了三分钟,她受不了有绞起了腿。

    洛君天看出她的不对劲“你怎么了?”

    “没什么——”唐暖央舒展开眉头,别开脸,又苦起了脸。

    “姐姐,你是不是尿意浓浓了”柳玄月贼贼的笑。

    唐暖央的脸蹭的一下红了起来,真丢脸。

    “不说话就是默认喽——”柳玄月不以为然的笑道“别不好意思嘛,是个人都要尿尿跟便便的嘛,这又没什么可丢人的,臭脸大叔一身优雅精致,也得上厕所呀,不是么”。

    洛君天蹙眉,这小屁孩真是一刻都不放过糗他的机会。

    “这倒也是——”唐暖央被他这么一说,心里舒坦多了。

    “下床吧,我扶你去,憋坏了可不好”柳玄月掀开被子,推过点滴架子。

    洛君天猛的站起来“慢着——”

    “干嘛呀,臭脸大叔,吓我一跳,小心脏都快蹦出来了”柳玄月故作被惊吓到,捂着胸口。

    “把架子给我,我扶她去”洛君天冷着脸说道,他可不想让这小子看光他老婆的屁股。

    “这种事情应该由男朋友来做吧,臭脸大叔只是前夫而已”柳玄月不肯。

    洛君天捏了捏拳头,徒然笑的灿烂如花“不给我的话,小心叔叔打烂你的屁股哦,乖——,给我”。

    “大叔,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你说呢,小朋友——”

    唐暖央受不了的冷笑笑,对洛君天翻了个白眼“堂堂洛氏集团的大总裁,整个一活脱脱的流氓,暴力分子,亏你还是大人物呢,想不到在这里欺负个孩子”。

    “姐姐,他好恐怖哦——”柳玄月不失时机的扮柔弱。

    洛君天笑容一敛,眸光流转,定在唐暖央的脸上“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扶你去,要么憋着”。

    “神经——”唐暖央一激动,这尿就更急了。

    而洛君天跟个土匪似的老神在在。

    她真是彻底对这个男人无语了,,,

    “姐姐,你好像很痛苦,要不算了,你就让他扶去吧,臭脸大叔如此不讲理,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呀”柳玄月同情的看着她。

    唐暖央从床上爬下来“你们谁都别扶我去,我自已去总行了吧”她就知道,洛君天不是来照顾她的,是来折磨她的。

    “不行,这太危险了”洛君天断然给否了,强硬的揽过她,推着点滴架去卫生间。

    唐暖央侧过头,望着洛君天精致完美的侧脸,真想一拳头打死他。

    “可怜的暖央姐哟~~~~”柳玄月叹息道。

    进了卫生间,洛君天第一时间把门锁上。

    “你顾着点滴架就行了,其他的我自已来”唐暖央窘困的走到马桶边。

    洛君天才不管她三七二十一,过去就拉下她的裤子跟内,裤。

    惊的唐暖央张大了嘴,这疯子,,,,

    “早就看过无数次,摸都摸熟了,你不会还害羞吧”洛君天很是自然的邪笑,把她往下按“尿吧,别憋着”。

    “洛君天,你真的很变态——”唐暖央翻遍了整个大脑,也只有这个词汇能形容他。

    “无所谓啊,因为我喜欢对你做变态的事,比如——”洛君天双手插在裤带里,靠下身去,在她耳边说道“趁你没穿裤子,占有你一次”。

    唐暖央的脸霎时涨红“这么龌龊的事你都想的出来,你真不是人”。

    “我知道,你想骂我禽兽嘛”洛君天猜到她想骂的。

    转动着眼珠,她瞥着他,幽幽的开口“不,你不是禽兽,你是禽兽不如”。

    洛君天脸上悠然自得的笑消失了,用力的深吸一口气,侧头狂妄的吻住她,啃咬着她苍白干裂的嘴里,疯了似的热吻着,舌头卷住她的舌头,缠绵到彼此窒息。

    他松开她,抚摸她的嘴唇,满意的点头“现在红润多了”。

    唐暖央喘匀了气息,也不管手上是不是挂着点滴,两手同时用力将他推开“恶心——”

    “恶心么?我倒觉得你很享受我的亲吻”洛君天得意洋洋的靠在门上,笑的颠倒众生。

    唐暖央真是一分一秒也呆不下去了,抽了一些纸巾擦了擦,快速的提起裤子,洗了洗手,冷声的吼道“滚开,我要出去”。

    她这一连窜不管不顾的动作,所带来的后果是,挂点滴的手因为针头偏位,药水流进皮肤里的,手肿的像包子。洛君天心疼的拉起她的手“傻瓜,这就是你发火的后果”。

    “还不是你害的”唐暖央生气的喊回去,他倒还有理来指责她了。

    两人僵视了一分钟,洛君天忽然伸手将她拉到怀里“对不起——”

    唐暖央本想马上就推开他,可是因为他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她怔在那里,回过神来,又继续将他推开“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会换来一声没关系的,走开——”

    这一次,她出于意料的将人高马大的他拉到一边,顺利的开门出去。

    柳玄月在外面用手机打游戏,看到她出来,惊喜道“姐姐,你上了一趟厕所,人变漂亮了,不过这手怎么变成猪蹄了”。

    猪蹄?!!!

    唐暖央满脸黑线,过去敲了敲柳玄月的脑袋“臭小子,你会不会说话”。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且,那好吧,我修饰一下”柳玄月捧着她的手,说道“不是一般的猪蹄,是一只美丽的猪蹄”。

    唐暖央又好气又好笑“臭小子——”

    她的手又要去敲他的额头,柳玄月抱住她的腰,往她胸口靠去,他记得是非常的软,非常舒服的,,,

    “喂——,别玩了”唐暖央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这小家伙的力气很大。

    脸还没碰到她柔软的胸部,柳玄月的领子被人从后面铃住,拖开来,一道温润的男声响起“小朋友,不可以随便占你姐姐的便宜哦”。

    洛云帆从门外进来就看到这样的情景,他立刻赶过来将人铃开。

    洛君天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洛云帆回来了,又刚好听到他说的话,顿时又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唐暖央白他一眼,不理他,自顾的躺回床上,按了电铃。

    柳玄月对洛君天笑了笑,坐到一边。

    洛云帆也不回答洛君天的话,拿出买来的食物,坐在唐暖央的床边“别像个孩子似的闹别扭了,饿坏的可是你自已”。

    他把食物送到她嘴边,唐暖央想了想,张开嘴吃掉,他说的也对,饿坏了,是她的损失。

    洛君天堵着满腔的气,看她吃的好好的,也不再幼稚的夺下来,而是绷着脸坐到一边。

    护士来了,给她换了点滴,这一屋子的风格各异的帅哥,看的护士眼花缭乱,巴不得呆在病房不走了。

    接下来,护士5分钟给她来量一次体温,10分钟给她来量一次血压,,,

    谁都看的出来,这群小护士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到了下午,唐暖央实在是呆不下去了,让柳玄月给她去办了出院手续。

    回到小区,她想让保安直接把洛君天跟洛云帆给赶出去,没想到保安竟然全都假装打电话的走开了,该死的,不是被收买,就是被恐吓了。

    唐暖央郁闷的不行了,难道说,仅仅只是把战场从医院搬回公寓而已么,上帝啊,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