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调虎离山之计!

    走在小区里,有不少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住户侧目,一个女人后面跟着三个男人,不让人侧目才对。

    回公寓去的话,这两个男人一定会把她家弄的乌烟瘴气的,怎么办呢,唐暖央咬了咬唇,停下脚步,转过身去“玄月,我们到那边的小公园坐坐吧,回家躺着挺闷的”。

    “好啊!”柳玄月对她阳光般的露齿一笑,走到她身边。

    不过很快又被洛君天给铃了回来“玄月小朋友,你还是跟叔叔一起走比较好”。

    “臭脸大叔,说实在的看着你臭臭的,跟便便一样的脸,我真不想跟你一起走,而且你以大欺小,很没有风度哎”柳玄月假装委屈又可怜的模样,噘着嘴,一副哭相溴。

    洛君天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可又不能打死他,只能瞪着眼珠子恐吓“少废话——”

    “姐姐,他又欺负我”柳玄月向唐暖央求助。

    唐暖央一把将柳玄月拉过来,挽住他的手臂“我们不理他,走,陪姐姐去走走”说着,白了洛君天一眼“你要是再欺负我男朋友,就给我滚——祷”

    说着,她挽着柳玄月小区的公园走,大白天在这个时侯,除了一些老人跟小孩之外,也没有别的人。

    洛君天顿时感觉胸前堵着一口血,似要喷出来。

    洛云帆瞥了他一眼,跟上唐暖央的脚步。

    唐暖央坐到葡萄架下,柳玄月坐到她的身边。

    不一会,洛云帆也过来了,洛君天还在那边郁闷。

    “暖央,你的身体还没有好,还是回家躺着吧,听话”洛云帆站在她面前,温柔的说道,他根本不把柳玄月放在眼里,因为他知道,这孩子是她的挡箭牌。

    “你走的话,我就回去”唐暖央也不跟他多争论了。

    “好,我会走,不过那要等你回到家,吃了药,躺下来睡觉之后”洛云帆疼爱的抚摸她的脑袋,暖笑着。

    唐暖央拉下他的手,无力的说道“洛云帆,我不是针对你,而是现在的状况,你不觉得很混乱么,要不这样,你今天先走,改天你再来看我,行不行”。

    她只能先用缓兵之计,把这老狐狸先骗走再说。

    “我走可以,不过君天跟这小朋友都要走,我对他们不放心”洛云帆哪会不知道她心里的小算盘呢。

    “上帝呀——”唐暖央无语问苍天了,,,

    “深沉大叔,你就走吧,你走了,臭脸大叔自然也会走的,到时我也会走的,你们这样子,姐姐她好累的,这病不仅好不了,反而会越来越严重”柳玄月劝着洛云帆。

    洛君天在那么郁闷够了,走过来,把柳玄月铃起来,推到一边,自已一屁股坐下。

    “臭脸大叔,你真是超级没礼貌的哎——”柳玄月抱怨着,心想,这男人真是太狂妄了。

    “你真是太有风度了”唐暖央受不了摇头讥讽,站了起来。

    洛君天拽着她的手臂把她拉回原位“唐暖央,你听着,把我惹恼了,别说以大欺小,把他直接卖去做牛郎你信不信”。

    柳玄月一听,惊恐的用双手捂着自已的身子“臭脸大叔,你太没人性了吧,我可是祖国花朵”。

    “他向来没什么人性的”唐暖央沉着脸说道,然后拉下他的手,坐的离他远一些,泄气的说“好了,好了,随便你们,反正我坐在这里不走了,你们什么时侯走,我就什么时候回家”。

    她现在是破罐子破摔,耗着吧,她坚决不让自已的家,变居他们叔侄的站场。

    洛君天一听,双臂环胸,微笑“很不错的办法!”

    洛云帆往边上一坐,淡淡的叹息“哎——,我倒觉得办法很烂!”

    柳玄月再一次对唐暖央做出爱莫能助的表情,他已经尽全力了,是这两位大叔的功力实在是太深厚了。

    唐暖央自已也知道,真是为难这孩子了,他已经表现的非常优秀了,可谁让这两个男人不是一般人呢“玄月,你还有工作的话,先走吧,我们电话联系”。

    “那好吧——”柳玄月沮丧似的应道,转而又担忧的问“可是姐姐,你真的要陪他们一直坐下去么?”

    “放心吧,应该不会坐到成为化石的”唐暖央开玩笑的说道。

    “哈哈,,,,还会说笑那我就放心啦,那我先走了”柳玄月快速的唐暖央的脸上亲了一下,在洛君天宰了他之前,逃之夭夭。

    洛君天用杀人的目光,一直追随到柳玄月消失,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来,捏过唐暖央的脸拼命的擦拭着被亲过的地方。

    “痛死了,你干嘛,住手——”唐暖央吃痛甩着头。

    “这里太脏,必须要擦干净,别乱动”洛君天,怒火冲天的吼着。

    唐暖央奋力的挣开他,往一边逃去,洛君天伸手过去抓她,迫于无奈,她只好逃到洛云帆背后“别让这个神经病过来”。

    “君天,请你别在这么无聊了好么,在国外亲吻脸颊很正常”洛云帆淡笑着说道。

    “就是说啊,而且如果我脏的话,你洛君天该把全身的皮都趴下来,你玩过那么多女人,你更脏”唐暖央也附和着喊过去。

    洛君天眯着绿眸站在那里,盯看了他们一会,调正气息,把手帕放回口袋,脸上的表情也从凶巴巴转换到温和“好,我们不擦了,过来坐”。

    鬼才相信你!!!

    唐暖央在心里嘀咕,然后退坐到稍远地上“你别过来,我坐这里行了”。

    “干嘛坐的那么远,过来——”洛君天笑眯眯的招手。

    “不用了,跟你还是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为好”唐暖央微笑着回答,毫不掩饰对他的防备。

    洛君天意味深长的笑笑,绿眸深不可测,让人觉得恐怖!

    *****

    柳玄月从公寓出来,坐在计程车上,想着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姐姐现在的困境呢?!!

    想了想,他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安斯耀。

    正在办公室的安斯耀看到外甥的电话,接了起来“是不是该打算回家了?”

    “我说舅舅,你能不能别老提这事,我问你,想不想英雄救美?”柳玄月知道舅舅的手腕很强硬,跟那两个变态大叔有的一拼。

    “救什么美?”“就是暖央姐啊,她生病了,更惨的是被两头史前霸王龙给缠上了,现在正在小区的花园里,比赛定力的游戏呢,我觉得吧,你直接冲进去把人带走,这个成功率不高,我觉得还是先引开他们为好,正面交锋的话,火力太猛,说不定会三败俱伤的”柳玄月绘声绘色的说道。

    安斯耀顿了顿,略微思考了一会,说道“好!我知道了,你记得回家”。

    “舅舅,我这么说你都能听懂啊,高手,你打算怎么做?”柳玄月很好奇。

    “这个你别管,记得回家”安斯耀说着,直接挂断电话。

    坐在办公室内,拿起电话拨下一个号码,,,,

    唐暖央掏出手机来看看时间,3点了,这要耗到什么时侯啊。

    突然间,洛君天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妹妹洛宁香的,他接起“喂——”

    “哥——,你快回来,我好难受,不知道为什么,肚子突然好痛,我好怕”洛宁香恐慌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叫金医生了么”洛君天站起来,表情焦急。

    “去叫了,可是哥,我好怕,你快回来好不好,哥——”洛宁香在电话里害怕的哭了起来。

    洛君天朝着唐暖央看了看,犹豫了几秒,说道“好,我马上回来,你别怕”。

    这边洛君天挂了电话,那边洛云帆的电话也响了。

    “不用看了,宁香出事了——”洛君天对正要拿出手机洛云帆说道。

    “出什么事了?”洛云帆疑惑的问,拿手机来看看,果然是洛宁香打来了,接起来,说了几句,然后挂断。

    唐暖央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忙说道“你们快回去看看她吧——”

    洛君天跟洛云帆对看一眼,就算他们不想走,但也只好走了。

    看着两个走远的男人,她大松一口气“真是天助我也!”

    回到公寓,她将门锁上,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坐上沙发上看电视。

    “叮咚——”

    门铃声响起。

    唐暖央霎时屏住呼吸,不会吧,这么快又来了?

    “叮咚——”又是一声。

    唐暖央走过去,从猫眼里向着外面看去,咦,是安斯耀,他怎么也来了。

    打开门,安斯耀站在门外微笑“身体好一点了么?”

    “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唐暖央说着,想到离开的柳玄月,想到洛宁香的打来的电话,脑中有了一个猜测,指着他“难道是你,,,”

    “真聪明——”安斯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唐暖央笑着让开身子“进来吧!”

    安斯耀走进去,唐暖央把门关上“随便坐吧,喝点什么”。

    “你别忙了,我不渴”安斯耀走在屋里,环顾着四周。

    “那好,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坐吧——”唐暖央先坐下来。

    安斯耀坐到她身边,亲密的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听玄月说你病了”。

    “是啊,感冒发烧了,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唐暖央不着痕迹的拉下他的手。

    “接洛君天的婚礼策划,是个错误的决定,他这么做,肯定别有居心,暖央,答应我,不要再靠近他了好么”安斯耀握住她的手,搭住她的肩膀,很自已然的搂向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