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摸胸!

    “哪里的话,人嘛,总会犯错的,洛先生你该不会跟一个小女孩置气吧”唐暖央笑的八面玲珑。

    又不是她泡的咖啡,他能奈她何,当然了,她也不会下这个命令,因为眼下,让工作顺利完成才是首要的,虽说,她心里有那么一丁点暗爽,真的只有那么一丁点而已哦。

    洛君天无话可说,也只能吃下这哑巴亏。

    一会,可可又拿了咖啡进来,放在洛君天面前“洛先生,这杯是加了糖,刚才真的很对不起”。

    唐暖央对可可使了个眼色“行了,出去工作吧!溴”

    “是,老板”可可转身,嘴角露出邪恶的笑意。

    不过这一次,洛君天没有上当,桌上的咖啡直到放凉,他也没有动一下。

    倒是伊芙琳以为自已那杯是咸咖啡,就顺手拿起洛君天的喝了起来祷。

    “请柬上这样子镶嵌,你觉得怎么样”唐暖央转过电脑,把刚刚做好的图片给伊芙琳看。

    “这是一只天鹅的形状吧,看上去好高贵,君天你觉得在请柬上用钻石印这个图案好不好看?”伊芙琳挽着洛君天的手臂,询问着他的意见。

    洛君天似认真的看着图案,思考着,好你个唐暖央,一张请柬你就想让我花上百万是吧。

    “还不错”他牵强的笑道。

    “你也觉得好吧,那我们就这么决定了吧”伊芙琳笑着看向唐暖央“唐小姐,就按这张图做好了”。

    “好!”唐暖央笑的愉快极了,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普通的纸,好像配不起这么名贵的钻石,我建议最好换成金箔的,这样档次才会高,而且收到请柬的人会永远收藏着,你想啊,这多有意义,里面的字,最好用白金来刻,那样的话,才叫完美”。

    哼,洛君天,我轻轻松松就能让你花掉几个亿,不心疼,鬼才信。

    伊芙琳这种养尊处优的公主,从来没有金钱的概念,被唐暖央说的很是心动“相当不错的想法,就这么办”。

    这还是请柬么?黄金加钻石,有幸能收到的人,估计都要乐死了。

    “OK!”唐暖央笑的格外的灿烂。

    “哎哟——”伊芙琳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小脸,纠结了起来,突然捂着肚子,很难受的模样。

    洛君天略为紧张的靠近她“你怎么了伊芙琳”。

    “我肚子痛,我是趟卫生间”伊芙琳等不及的站起来,痛苦的向外跑去。

    唐暖央向外张望,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痛就痛了呢。

    转头,她看到洛君天盯着桌上的咖啡看,她脑子迅速反应了过来,难不成又是咖啡惹的祸?

    这可可,是不是疯了,不会是在里面下了泻药吧?!!!

    “你说,我要不要拿着咖啡去化验一下”洛君天边看边幽幽的说道。

    “我看没这个必要吧”唐暖央回答的很是心虚跟勉强,因为这事实在是太明显了。

    洛君天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她,绿眸变幻莫测“我看很有必要,很难想象,如果咖啡是我喝的会怎么样”。

    唐暖央吸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狡辩道“一定就是咖啡么?说不定是中午吃饭的时候,酒店的菜不干净呢”。

    “我没说一定就是咖啡啊,所以才需要的化验才能知道有没有问题,万一检测出来有问题的话,我可要告你们公司故意伤害罪的”洛君天看出她的心虚,趁机威胁。

    唐暖央盯着那杯咖啡,突然间以迅雷之势扑过去拿起那杯咖啡,一口气全喝了“这样可以了吧,就算伤害也伤害到我了”。

    洛君天剑眉顿时蹙起,怒吼道“笨蛋,谁让你喝的”。

    “你不是说我们公司故意伤嘛,那我喝下来,以示清白嘛,好了,反正该要商量的也商量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唐暖央尽量表现的淡定,心里却在哀嚎,喝了这么多,待会肯定拉死了。

    “唐小姐你以为这样就要逃脱责任么,我倒觉得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洛君天瞪着她,突然站起来,把会议室的门关上“想以示清白是吧,那我就观察你一小时,看你肚子会不会痛”。

    他之所以火大,不是因为他差点被这杯咖啡给害了,而是因为她明知这咖啡里被她的下属下了泻药之类的东西,还一口喝了,不知道爱惜身体的女人,是天底下最愚蠢的。

    唐暖央张大眼睛站起来,走过去就要把门打开,洛君天的身体不偏不移的挡在她的前面。

    “你干什么,把门给我开开”她气急的往旁边移,想要绕过。

    想不到她的脚步向左移,他的身体也向左移,她向右移,他也跟着向右移,这来来去去的,就是通不过他的这道人墙。

    唐暖央有些忍无可忍了,萧寒着脸,捏着拳头低喊“洛君天,你到底想怎样?”

    “说你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伤害自已的事了,说你错了,我就让你出去”洛君天表情严谨,隐隐冒着火气。

    唐暖央怔了怔,一时间大脑卡壳,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家伙又搞什么鬼?!!!!

    正在她想不通之际,肚子开始痛了,糟了,药效开始发作了,可可到底下了多少泻药啊,怎么威力这么猛啊。

    她绞着腿,肚子越来越痛,秀眉也纠了起来,她得马上去厕所,要是拉在裤子里,她一世的英明就算是毁了。

    “洛君天,洛先生,洛大哥,求你别玩了好么,我要出去——”她扯着他的衣服,天哪,她快要hold不住了。

    “肚子痛,受不了了是么,刚才还嘴硬,你这是自作自受”洛君天看她痛的脸像张白纸似的,很心疼,但又止不住发火。

    “让,,让开——”唐暖央不跟他讲那么多的废话,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向外扑。

    洛君天看她似乎真的快憋不住的,把开门让她出去,他倒还不至于刻薄到,真的会让她拉在裤子里。

    不考虑她,他还得考虑自已呢。

    办公区的职员一个个的把头探出来,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会那个伊芙琳小姐捂着肚子没命的往厕所跑,一会老板又捂着肚子没命的向厕所跑。

    可可缩在一角,咬着手指,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泡给洛君天的咖啡会被她们俩喝了,但是她知道自已完蛋了,那可是强力泻药,她想着那个洛君天这么人高马大的,身体肯定倍棒,怕一般的泻药对他没用,才特别下***的。二十分钟后,伊芙琳是直接让人抬出来的,唐暖央也是勉强才扶着墙走出来,双腿直发软。

    听闻洛君天抱着伊芙琳匆忙的走了,唐暖央松了一口气,心隐隐的痛了一下。

    走到办公室门口,可可一脸哭相的跑过来“老板,我——,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喝的,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去买药,,,,”

    “闭嘴,不然炒你鱿鱼”唐暖央无力的打断她的话。

    可可立刻捂着嘴巴,不再发出声音。

    以为休息一会就会好的,不过一直到下班,肚子还是不舒服,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了。

    6点钟,窗外的天色已经昏暗了。

    唐暖央拿了包离开公司,等电梯等的都想蹲下来了,门开了,她走进去,看到耳朵上挂着耳麦,穿着粉色T恤,脸上没化妆,干干净净的小妖孽柳玄月。

    “咦,是暖央姐,好巧”柳玄月拿下耳麦,笑着打招呼。

    “嗯,好巧!”唐暖央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柳玄月弯腰,将美丽的俊脸凑到离她只有5厘米地方,盯着她的仔细的看着“暖央姐,你不会病还没好吧,你看你又是一副被摧残的脸”。

    “姐姐确实被摧残了,你别来烦我了,好么”唐暖央推开他的脸,受不了这小子靠的这么近。

    “我哪有烦你啊,没看出来这就是关心么,真是没良心,需要人家的时候,就随叫随到,不需要的时候,就说我烦,人家的心灵严重受到伤害了”柳玄月相当委屈的噘着嘴。

    唐暖央也察觉到自已口气是差了点,挽住他的手臂“好啦——,算是姐姐口误好不好”。

    柳玄月侧过脸来低头看她“那让我送你回家”。

    “也好啊,反正我今天开不了车,正需要人扶我回去呢”唐暖央随口应道,疲劳的把脑袋靠在他的手臂上,闭上眼睛,黑暗就袭来了,困的张不开眼。

    ******

    “暖央姐——,暖央姐——”

    唐暖央张开眼睛,发现人已经到了门口了,人被柳玄月抱着,想不到这孩子还挺有劲的,到底是男孩子。

    “大门密码是什么?”柳玄月低声问道。

    “你放我下来,我自已来按”唐暖央不想把家里的大门密码告诉别人。

    “暖央姐——,你的心机会不会太重了一些”柳玄月放她到地上。

    “密码太复杂,我怕说一次你记不住,浪费时间嘛”唐暖央手指如飞的按下大门密码。

    柳玄月极力想看清,不过她按的实在是快了。

    走进门,唐暖央按亮了屋里的灯,一个踉跄,柳玄月赶紧从后面抱住她,双手不小心覆盖在她的胸上。

    他感觉手中一阵绵软,还忍不忍捏了一下。

    话说,这是哪个部位???!!!某妖孽故作天真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