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洛君天的表白!(万字更,精彩,不容错过)

洛君天的表白!(万字更,精彩,不容错过)

    他的心跳的好快,,,,

    欢喜的感觉从心里跳跃出来,他靠在她的肩头,将她搂的更紧。

    手不由的又捏了两下,身体起了反应。

    唐暖央站稳,惊诧的低头,看到放在她胸口的手,顿时用手肘向后顶去“臭小子,你往哪里摸呢,,,”

    “嗷——”肚子上像被人揍了一拳,柳玄月吃痛的放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暖央姐的身材真的是好的没话说,事业线好深啊”他盯着她的胸口,眼睛发亮溴。

    唐暖央扶着昏沉沉的额头,气咻咻的说“看不出你小小年纪,也这么色”别以为她不知道,他趁机在她胸上捏了好几把。

    “暖央姐,我20岁了,都能当你的男朋友了,是你一直把我当成小孩看而已嘛,而且——,人家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你了,不如你就跟我假戏真做,将我纳入你的后宫吧”柳玄月双手握拳,衬在下巴下面装萌,非常期待的眨着眼睛,那长长的凤眼,别提有多勾人了。

    再长大一些,肯定是个极品大妖孽祷!

    唐暖央起着鸡皮疙瘩,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小子,别胡思乱想了,快回去吧”。

    她可是比他整整大了8岁,男人比女人大8岁倒也没什么,可反过来大8岁,感觉就好诡异,完全没有一点的可能性。

    柳玄月有些失望的放下手“暖央姐,你的这种拒绝方式,会不会太残忍啊”。

    “你少给我罗嗦,看在你年纪还小的份上,这次的事情就不跟你计较了,量你也不是故意的,快回家吧,我要去休息了”唐暖央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就走,现在没力气跟他瞎掰。

    向前走了几步,手腕突然间被拉住,一阵重力将她向后扯去。

    她还反应过来,腰就被人单手握住,下一秒,满是水果味道的唇就压在了她的唇上,一条舌头滑入她的口中,吸晕起来,密瓜的味道,清新绵软的在她口中泛开。

    缓过神来,唐暖央忙将他推开,不过很快又被他搂了回去。

    看着柳玄月漂亮单纯的脸上透露出丝丝的邪气,她明白了一个道理,狼再小,他还是狼!!!

    “柳玄月,你——”唐暖央气急败坏的看着他。

    “别生气嘛,这个吻就当是上次我帮你的报酬吧,暖央姐,千万别把我当孩子看哟,我可是个能做任何坏事的男人哟——”柳玄月舔了舔丰润的唇,揽的她细腰的手,指尖轻盈的从她背上滑落,诱惑般叮的一下眨了眨眼睛。

    松开手,他笑着向后退,很是洒脱的走出大门。

    唐暖央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最后她接受了一个事情,她被个小男生强吻了,以为是只可爱的猫咪,所以放松了警惕之心,没想到他是只小狼仔,冷不丁的咬了她一口。

    这可恶的臭小子!!!

    抹了抹嘴唇,她身形不稳的晃了晃,恍惚的往房间走,连大门都没关。

    撩开被子,她躺了下来,哎,算了,不想了,她这副病怏怏的样子给个如花似玉的孩子亲一下,反倒是她占便宜了!

    朦朦胧胧,她被黑暗的漩涡越卷越深,,,,,,

    半夜时分。

    唐暖央翻了个身,刺眼的光射来,她不由的眯开一丝眼睛。

    赫然印入眼帘的人头,吓的她顿时尖叫起来“啊——”

    睡意全无,她从床上猛的爬起来,心剧烈的狂跳着,看清来人,她骂道“洛君天,你三更半夜的想吓死我啊,你是不是真的该吃药了”。

    哎哟妈呀,吓的她心脏都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不对,这是她的房间,他怎么进来了?!

    像是看出她心里所想似的,洛君天坐到床边“我来看看你,门没关,我就进来了”。

    唐暖央这才想起刚才糊里糊涂的,连大门都忘记关了,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她看了看时间,半夜的12点40分,正是牛鬼蛇神出没的时间。

    她面无表情的看看他,靠在床头“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挺晚了,你走吧!”

    “有吃药么,有吃晚餐么?”洛君天没有走的意思,而是关心的问道,他早就来了,看她睡的这么沉,就不弄醒她了。

    “我没有什么胃口,睡一觉明天就好了,麻烦你走吧”唐暖央冷静淡定的对他说。

    “不吃药,不吃东西怎么行呢”洛君天站起来,从桌上拿了一杯水还有药,走到床边,递给她“吃下去肚子就舒服了”。

    唐暖央看着他的手,犹豫了一下接过药放进嘴里,又拿过水杯,喝了几口,把药吃下去。

    “谢谢!”她平和的道谢,把杯子递还给他,难得他这么正常,给她买了药,还关心她,没有阴阳怪气,只有着一份让人感觉安定的成熟。

    内心多少还是有一丝感激与温暖的。

    “不需要谢我,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除去婚姻关系,我们还一起生活了10几年呢,爷爷要是泉下有知,也不希望,我扔下你不管”洛君天又站起身,把杯子放到桌子,又掀开一边碗盖,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粥。

    他拿过来,又坐到床边“我来的时侯特意让厨师给你做的,温和肠胃,吃了人就不会没精神了”。

    勺起一点吹凉,送到她的嘴边。

    唐暖央感觉到一种久违的热意在心里翻腾,她极力克制住,不让自已去体会,将脸别开“算了吧君天,别用这种方式来打动我,我绝对不会再上你的当”。

    给颗糖打一拳的经验,有过太多了,爱是穿肠毒药,幸福是镜花水月。

    既然总会破碎,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贪心。

    洛君天举着手,心慢慢的下沉,终于连手也垂落到膝盖上“暖央,对不起,我并非存心想要伤害你,只是你对我的无所谓,让我觉得没有面子,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一而再伤害你,或许,是因为你伤害我再先,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那一段甜蜜的时光么,我们明明有过的,,,,”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一直旧事重提”唐暖央生怕自已会忍不住再次怨恨他,质问他,她怕自已又会哭。人生想要向前看,真的就这么难么?

    “好,不提,吃粥吧,你就当我是在刻意骗你吧,不要上当”洛君天不想把她给弄哭了,他刚才站在她的床边,久久的凝视她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已是多么没有骨气,就算她千万百计的离开他,胜至于还扼杀了他们的孩子,可他还是想要拉住她,求她不要走。

    原来这恨,全都只是他给自已找借口说不要忘记她,不要放弃她,不要让她走的太远,,,,

    唐暖央忧伤半垂下眼帘,用指甲往自已的肉上用力掐下去,对自已说,唐暖央,不要上他的当,绝对不要!

    他的粥再次送到了她的嘴边“暖央乖,把嘴巴张开——”

    “无聊——”唐暖央张开嘴,吃掉勺子上的粥。

    “你要我说,唐暖央,我命令你把嘴巴张开,不然我用嘴来喂你,用这种恐吓的方法,你才是觉得有趣么?小央啊,你真是太调皮了”洛君天坏笑着,把第两勺又送了过去。

    “跟伊芙琳呆久了,你幼稚的功力更加高强了”唐暖央把粥吃掉,冷笑着说道。

    “或许吧,那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洛君天漫不经心的回应,趁着这自然而然的气氛,多喂她吃一些。

    “你不觉得,她非常适合你么,你精明,她单纯,你不相信任何人,而她对你无条件相信,一强一弱,性格非常的互补,你们的婚姻,应该能走的长久,洛君天我真的很诚心的祝你幸福”唐暖央的目光真挚,她不否认内心会忧伤,但是她更想他们能各自过的安好。

    洛君天的手停顿下来,绿眸中是郁郁不能言的疼痛“唐暖央,你知道么,在这个世界上残忍的事有很多,有的人认为被人抛弃是残忍的,有的人认为被人捅了刀子见了血是残忍,而对我来说,你面带微笑的祝福是最残忍的”。

    他的心在流淌着鲜红的血,她看不到,感觉不到,但是却让他痛不欲生。

    唐暖央深深的看着他,久久的凝望,徒然失笑“你现在的表情,我可以理解为爱么?”

    “你觉得呢?”即便她问出了口,他仍旧没有勇气直言回答。

    “今天既然打算心平气和的说开了,那我就说吧,说真的,我无法理解你,其实从你带着伊芙琳出现在我面前时侯,我内心就一直有个疑惑,你跟蒋瑾璃当年那么难分难舍,至死不渝的伟大爱情,怎么说没下文就没下文了呢,知道当时我第一个反应是什么么?我在心里冷笑,然后说,你们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她蒋瑾璃也不过如此,你洛君天不想要了,就顺手丢开,话说,你跟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要结婚的事她知道么?洛君天,在我面前说你痛苦,说我残忍,说你爱我之前,麻烦你能不能把这条线先理一理再说?”唐暖央尽可能的平静,可是回首那个置她于死地的女人,她胸口还是澎湃的厉害。

    “我跟瑾璃分手了,再你离开以后”洛君天淡淡,简单的回答。

    唐暖央傻了“为什么?真是好笑,我的离开没能成全你们,反倒让你们分开了么,洛君天你太荒谬了,你真的很喜欢把女人当成玩物,能将之宠上天,也能将之打入地狱,你向来喜欢这么玩,现在看来蒋瑾璃也是受害者,当了你这么多年的情妇,最终还是被抛弃了,对青梅竹马尚且这么无情,何况是我,我心理平衡了”。

    她的尖利的讽刺,并没有让洛君天动怒“你说的对,我确实很荒谬,你在的时候,我觉得房间并不空洞,可你离开之后,你的身影像鬼魅一样出现在房间的每个角落了,那么多的幻影,可我还是觉得好空洞,于是有一天,我对瑾璃提出分手,她一直哭,一直求我,不过我还是无情的走掉了,因为我终于发现,她早已不在我的心里了,她已经被另一个女人所代替,而且那是很久之前就发生的事情,瑾璃的温柔,让我可以逃避你唐暖央给我带来的冷漠,我跟她从幼稚园就相识,在你出现之前,我一直以为她会是我最喜欢的人,不过其实,你天天在我面前打转,开始因为厌恶而注意你,到最后发展成一种可怕的习惯,想要不看你的时候,却已经戒不掉了”。

    而现在,她就在他的眼前。

    唐暖央听的直发愣,洛君天已经忍不住抱住她“老婆,我真的很想你,真的”老婆这个存在,原来不仅仅是睡在同一张床上这么简单,而是生活了一部分,有的时侯觉得心安理得,没有之后,心整天空空荡荡的,惶惶不安。

    他的怀抱这么紧这么暖,一句老婆叫的那么自然,那么的亲昵,她觉得自已一直坚守的离婚原则,再被他一点点的推倒,她的双手,慢慢的爬上他的背,慢慢的收紧,,,,

    “叮,,,,,”一阵电话铃声,将唐暖央的理智给瞬间拉了出来。

    她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去接电话“喂——”

    “暖央,你在睡觉吧,听说你拉肚子了,本想过来看看你,不过我人在外地,赶飞机,所以来不了”洛云帆关怀备至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你怎么知道我拉肚子的?”唐暖央真的是太佩服他的神通广大了。

    “呵呵,,,想知道自然就能知道,君天不在家,莫非来找你了么?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给他开门吧”。

    唐暖央朝着床上那个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家伙看了看,笑说道“我想我应该不会给他开门吧”不过她忘记关门了而且,后面那一句,她是在心里说的。

    “我知道你不会的,好了,你休息吧,我明天早上来看你”。

    “随便!”反正她拒绝也没用。

    挂了电话,她坐正身体“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是洛云帆还是安斯耀?”洛君天质问。“重要么?”唐暖央淡漠的反问,想到刚才自已差一点就要被他攻破心门,她就觉得后怕不已。

    相信洛君天跟相信蛇不是冷血动物是同一个道理。

    “怎么不重要,我刚才说了这么多,全是白说么,要不是这通电话,你会是对我变回这个态度么,我都向你表明真心了,老婆我爱你,这么明显的表达,你不明白么?”洛君天觉得自已最失策的是,没有把电话线跟手机拔了。

    只差一点点而已。

    “洛君天我说你是不是真得老年痴呆症了,第一,我再再再次重申,洛君天先生跟唐暖央小姐他们已经离婚了,第二,请你老人家回想起你要结婚的事情,一个即将要结婚的男人缠着前妻就老婆我爱你,还有什么意义?!难不成你想让前妻当你的情妇?洛君天,虽然从小到大你都这么变态,我也习惯了,不过我真没兴趣陪你这么玩,如果我会跟你偷情,我干嘛要跟你离婚呢,没有一个女人会下贱到老婆不做改做小三的”唐暖央条理清晰的回答他。

    之前他没说刚才那番话之前,她对他的目的有些猜不透,可是他说了之后吧,她更加无法理解了,假如他的目的是想要追回她,那干嘛还要跟别的女人结婚????

    难道洛君天的脑子真的进水了?还是说,他另有目的?

    洛君天撇着嘴,被她这一通说,没了声音。

    他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今晚所说的完全在计划之外,他应该忍耐到那一天的。

    “没话说了,就别在那当雕像了,你走了我才睡啊老兄”唐暖央近乎祈求的说道。

    洛君天拿起粥“还有一点烫,再吃一点吧”。

    “我吃完了你就走么?”如果是这样,她愿意吃,速战速决!

    “吃吧!”他忽略她的问题,把粥送到她的嘴边。

    唐暖央一把将粥从他手里夺过,大口大口的,不到三分钟就吃光了,把碗塞在他怀里“没了,你可以走了”。

    “等你睡着了我在走”洛君天把碗放在地上,淡笑着说道。

    “你觉得你在这里,我敢睡么?这跟放任一头色狼为所欲为有什么区别,你在这里的话,我坚决不会睡的”唐暖央抗议。

    “那没办法了”洛君天叹息,自床边站起来。

    唐暖央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为他要走了。

    只见洛君天并没有向外走,而是脱了西装,撩开被子往床上躺去。

    唐暖央忙扯过被子“喂,你干嘛躺下来,洛君天你别无赖,信不信我给伊芙琳打电话,说你赖在这里不肯走”。

    “不信!”洛君天笑眯眯的摇头,鼻子凑到枕头上闻了闻,惬意的闭上眼睛。

    “你——”唐暖央气结,她这一晚还要不要睡了“你给我起床,回洛家去睡”她推着他的身体,她一定要把这个无赖给推下床。

    洛君天闭着眼睛把她拽到床上,大掌捧着她的脑袋,压到自已怀里,哄小孩的说“小央乖,别在闹了,在老公怀里好好睡觉”。

    “你不要脸”唐暖央甩着头,甩不开的是他的心跳声。

    “我要你就行了”洛君天满足的将她抱个满怀,就算她觉得他无赖,不可理喻都好,他只想跟她这么拥抱着,管他明天怎么样。

    “洛君天,你是蚂蝗投胎来的吧”。

    “呵呵,,,,我老婆的幽默细胞越来越多了,睡吧,再不睡,我要性,欲高涨了”洛君天温柔的威胁道。

    这一招最有效了,唐暖央真的不敢造次,看着他咧着嘴笑,眼角有一条皱纹似的东西,她内心涌起一股似暖似痛的淡淡悲伤,他从男孩子变成男人,岁月终究还是有在这个完美男人身上留下痕迹了。

    而她也看着这张脸,慢慢的长大,从小女孩变成如今女人,20几岁青春时光接近了尾声,可却什么都没有收获。

    不由自主的伸手抚摸他的脸,在指尖快要碰到的时候,忽然泪流满面了。

    她咬着唇,不让自已发出声音,某种潜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遗憾,猝不及防的发作了,来的没有一丝预警。

    洛君天的衬衣湿了一片,他能感觉到,她的手指悄悄的接近,又骤然离去,她哭的那么伤心,他却不敢张开眼睛。

    他的吻落在她的嘴角,滚烫而无声的液体,让这个夜变的如此忧伤疼痛,她捶着他的胸口,一次次的推开,又被他反复的抱紧。

    唯一有默契的是,他们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像是一出情感丰富的哑剧。

    *******

    清晨,唐暖央从睡梦中醒来,窗外已是阳光明媚。

    她从床上爬起来,像往常一样开窗门,呼吸了几口新鲜口气,然后往卫生间走去。

    一推开门进去,一具光溜溜的男性**就展露在她眼前。

    宽阔而强壮的臂膀,结实的腹部,窄臀,一双迥劲的大腿,笔直修长,而那正处理休眠期的东西,在她进来之后,急剧壮大,很快变成了粗大无比肉柱,因为母亲是白人的原故,所以他的皮肤该死的比女人还白皙细腻,就连这个部位的东东,也又白又漂亮,表面光滑,顶端更是呈现粉红色,尺寸能让熟女惊喜的尖叫。

    “老婆——,你看够了没有,我允许你动手摸”洛君天光着身子,一副很坦然的样子,步步逼近。

    唐暖央连退几步,伸手去挡“不,不,不,我没兴趣摸,我先出去了,你穿好衣服再出来,好么,别激动”。

    “别逃啊——”洛君天把已经快到门外的女人给拽回来“看的那么满意,不想试试看么?”

    “不,不,不,我没有满意,也不想试,事实上,我刚睡醒,看到卫生间突然有这么一个裸,体的男人,于是被吓倒了而已”唐暖央囧的感觉自已碰上了一头正在发情期公狼。

    洛君天的大掌罩在她的酥胸上,揉捏起来,气息变的粗重,脸埋在她的颈部“可是我想试一试”。

    试你个头!唐暖央拉住他在她胸前放肆的手“洛君天,我昨天睡之前没洗澡,现在刚刚醒来,全身脏兮兮的,更恶心的是,我昨天拉肚子拉了半天,你想想看,该有多脏,而且我昨天吃了大蒜没刷牙,说不定有口臭,你闻闻——”。她把嘴凑向他。

    洛君天放开她,退了两步,他是着实被她的话恶心到了。

    唐暖央趁机逃出去,好险,好险,洛君天有洁癖,幸亏她机灵。

    “叮咚——”外面有门铃声响起。

    这么早谁来了?

    唐暖央向外走了几步,忽然间想起洛云帆昨晚在电话里说,今天早上会过来。

    她透过猫眼往外看,穿着深蓝色西装的洛云帆正站在外面。

    果然是他!

    洛君天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是谁啊,这么早就来了?”

    “嘘——”唐暖央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她本想假装没听到不开门的,要是让外面那家伙听到里面男人的声音,他就铁定不会离开,那么她也就不能出去了。

    而洛君天却以为,她不想让外面这个人知道他的存在,反过来,也就是她在意。

    “是谁?安斯耀?洛云帆?”洛君天走过去,一把拉开唐暖央,直接把门打开。

    “喂,你别开——”唐暖央及时阻止,拉着他不让他开,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门外的洛云帆跟洛君天还有唐暖央,三个人打了个照面。

    洛云帆第一个反应,就是心里重重一沉。

    洛君天则是满脸的得意,揽过唐暖央,对洛云帆笑盈盈的说“四叔,你来真早,我们刚刚起床”。

    唐暖央抖开洛君天的肩,又看看洛云帆,叹了一口气“你们随意,我进去洗脸刷牙,要准备上班”。

    她转身准备逃之夭夭,省的卷入男人们的战争。

    不过,,,好像并不容易。

    手腕被洛云帆握住“是你开门让君天进来的么?”

    “不是!”

    “是!”

    唐暖央跟洛君天同时回答。

    “到底是不是?”洛云帆在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

    “我没必要跟你解释,你想知道就问洛君天吧,当然,他的八成是胡诌了”唐暖央觉得自已没义务向他解释。

    “没有人给我开门,难道我还有穿墙术不成,我也不说那么多了,事实就摆了眼前喽”洛君天笑盈盈的说,装模作样的扶着腰“哎哟,这一夜折腾的腰都快断了”。

    “无聊透顶——”唐暖央受不了朝着洛君天白了一眼,用力的扯下洛云帆的手,转身大的走进屋里。

    她走回房间,把门关了,自顾自的刷牙洗澡,等她换了干净的衣服神清气爽的走到外面,两位大爷还坐在那里,眼神对视着,大玩心理战。

    唐暖央放轻脚步,企图不被发现的离开,虽然知道这是可能的。

    “你去上班么?”洛君天冷不丁的喊道。

    “我送你!”洛云帆站来,洛君天穿成这样是不能出门的。

    洛君天忙抱住他“四叔,我有重要的事想问你”。

    “待会再问——”洛云帆扯着洛君天的手。

    “不行,我现在就要知道”洛君天死死的抱着他不放。

    现在不走,更待何时,唐暖央赶紧溜了,好在电梯配合,她一出去就正好开门。

    等到洛云帆追出去,她早就离开了,站在电梯门口,黑眸内一片阴厉,不能再放任他们发展下去了。

    *****

    唐暖央去到公司,一整天工作下来倒也风平浪静。

    只是到了要回家的时候,她果断的选择暂住酒店,不想一回家,看到某个姓洛的男人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仿佛自已家似的。

    夜深人静,她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心也跟着静下来,脑中回想起昨夜,洛君天说的那一番话,她该去相信么?相信了之后又能怎样呢?

    捂着胸口,她扪心自问,听到他的表白,他说爱她,想她,跟蒋瑾璃分开了,在她离开后发现早已把她放在心里的这些话她开心么,在心里默默的想了想,她承认,她是开心的,一句我爱你,在昨夜激荡不起了她内心的波澜,却在今天回想的时候,滚烫了她的心房,原来他是爱她的,那个男人他是爱她的,有将她放到心里,

    如今,她终于也能悄悄的心里说,洛君天,我也爱过你!

    只不过这样的告白来的太晚了,所以也终究只能烂在心里,人生总要向前看。

    靠在枕头上,心软软弱弱的化成一潭水,冰蓝色的,美丽,清透,溢满心之忧伤。

    ******

    洛家。

    早上10点,伊芙琳才懒洋洋的起床。

    “咚咚——”

    “谁啊,进来吧”伊芙琳下床坐在梳妆镜前。

    洛云帆走进来“早安,伊芙琳!”

    “早安,四叔!”伊芙琳笑的纯真,拿起梳子来,对着镜子梳理着她的金发。

    “听说你吃坏东西拉肚子了,没事了吧”

    “没事了,也不知怎么的,去了一趟唐小姐的公司,我拉的半死,她也拉的半死”伊芙琳到现在也还不知道是哪杯咖啡惹的祸。

    “没事就好,可能是你们同时吃了某种不干净的东西吧”洛云帆温润的笑笑,坐下来“伊芙琳,君天近来每晚都会出去,你知道么?”

    伊芙琳点头“知道啊,他说公司有事嘛”。

    洛云帆笑着摇头“公司没什么事,他去了别的地方,你们的婚期将近,还是多留点心吧”。

    “去了别的什么地方啊?”伊芙琳还有些不明白,忽然,她惊恐的问道“四叔你的意思是,君天有别的女人了么?是不是这个意思啊!”

    洛云帆笑的意味深长“想要留住男人的心,首先你要想办法留住他的人,明白么?”他拍拍她的肩“一定要努力哦,我先出去了”。

    他起身走出房间,黑眸深遂,隐隐透着寒气,,,,

    *****

    下午,唐暖央打电话给洛君天。

    “喂——,洛先生你好,明天上午去婚纱店,你跟伊芙琳小姐有时间么?”她礼貌的问。

    “唐小姐近来都不回家么?”洛君天答非所问,昨天在她公寓等了一晚上也不见她回来。

    “有没有时间,请尽快给我个答复,我也好跟婚纱店那边定下来,10分钟后我再打过来”唐暖央继续用公事化的口吻说完,将电话果断挂断。过了10分钟,她又打过去“请简练的告诉我,有时间还是没时间”。

    “除非你告诉我,昨晚上去哪里了?”

    “没时间是吧,那我就去推掉,约下次好了,再见”唐暖央懒的跟他废话那么多,看,昨天住酒店是多么明智的事。

    当她把听筒从的耳边拿开,正要挂断的时候,洛君天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明天上午见吧,约在哪里?”

    有的见总比没得见要好!

    唐暖央把听筒放回耳边“考虑到伊芙琳小姐每天都会晚起的这个习惯,你们10点30过来吧,我把婚纱店的地址发给你,这是全城最顶级的婚纱店,到时洛先生把礼服也一起试了吧”。

    “行!你发过来吧,顺便问一句,今晚会回家么?”

    “再见!”

    她果断的挂了电话,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跟他划清界限,他纠缠是他的事,她坚守原则就好,对于一个即将离了婚,又要结婚的男人,她的大脑该清醒一些。

    洛君天在另一头,失意的把手机扔在桌上。

    晚上,洛家。

    吃过晚餐,洛君天进书房呆了一会,差不多8点钟的时候,他回到房间,准备换一件衣服出去。

    伊芙琳突然从后面抱住他“君天,今天晚上你又要出去么,能不能别出去了”。

    拉下她的,洛君天转向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必须要出去,你乖乖的回去睡觉吧”。

    “我不嘛,今天晚上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出去的”伊芙琳噘嘴,满脸的不开心,扑过去抱着他,死也不松开了。

    洛君天愣了愣,立刻有所察觉,不对劲,伊芙琳怎么会变的这么不听话了么?

    他搂着她,笑眯眯的问“怎么不开心了?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我了?”

    “没,,,没有!”伊芙琳心虚的否认,心想四叔是好心好意才来跟她说的,出卖人家总不好。

    从她含糊的回答中,洛君天已经洞悉了一切,看样子真的是有人跟她说过什么,这个是谁呢?

    非洛云帆莫属!!

    “没有就好,那我今晚就不走了,对了,书房还有文件要处理,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他知道伊芙琳最不喜欢那些推满了文件的地方了。

    “书房啊,我不去了,你去吧,忙完了早点休息”伊芙琳摇头,走出更衣室。

    伊芙琳一走,洛君天刚才还阳光明媚的脸顿时乌云密布。

    ******

    10点10分,唐暖央驱车去婚纱店。

    在路上,她又打了个电话给洛君天,生怕他们搞什么乌龙又不来了。

    “喂——,洛先生你好,请问你们过去了么?”

    “伊芙琳刚刚起床,现正在赶来的路上,我们大概要差不多11点才能到”洛君天转着座椅,慢悠悠的说道。

    “她的,我知道了,我先过去了,再见!”唐暖央挂了电话,将车子开的更加的快。

    说好10点半,又要拖上半个小时。

    唐暖央先来到婚纱店,跟那么的负责人沟通了,差不多11点20分,他们才姗姗来迟。

    “洛先生,伊芙琳小姐,你们太没时间观念了吧,说好的10点30,刚才说11点到,现在已经11点20分了”唐暖央忍不住要发火了,因为婚纱店的贵宾试衣区,每天每个时间段都是有人预定的。

    “已经中午了,不如先去吃饭吧”洛君天看看手表,笑盈盈的说。

    “这里有午餐提供的,你们还有1个半小时的预约时间,我看等你们到法国餐厅吃完了再过来的话,也剩不了多少时间了,不如下次再约吧”唐暖央也不想动怒了,反正对于他们,她也没辄。

    伊芙琳不开心了,摇着洛君天的手“我想要今天就试嘛”。

    洛君天笑了“没有唐小姐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是一间小小的婚纱店而已,大不了今天我把这里包下来,补钱给她们喽”。

    “也行!洛先生就是财大气粗,那你们去吃饭,我去跟这里的负责人说,你下午要包下这里”唐暖央笑着说道,反正用的是他的钱,她没理由去干预。

    “一起去吃吧”洛君天温笑。

    “不了,我刚才吃了些饼干,现在还不饿,你们去吃吧”唐暖央婉拒,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她这么一走,洛君天突然也没了食欲。

    12点半左右,他们吃饭回来了,也终于可以开始试婚纱了。

    装修豪华的贵宾试衣间里,伊芙琳在店员的带领下去换第一套婚纱了,今天一共有10套要换,从10件里面,挑选出一款最心怡的。

    洛君天跟唐暖央坐在沙发上等待。

    他坐在双人沙发上,她坐在右边的单人沙发上,一旁站着这里的总负责人。

    唐暖央心想,有人在,他总不能对她怎么样吧。

    “听说你们这里首饰也有卖,可以给我看看最好的那几款么?”洛君天对负责人说道。

    “当然可以!请稍等”负责笑容可掬的离开。

    唐暖央皱着眉头,身体也绷紧了一些“洛先生,这里的首饰款式比较少,我建议你去珠宝行比较好”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是想要把人支走,这居心之叵测,可见一般!

    “看看也无妨嘛!”洛君天漫不经心的回答,半起身,去拿桌上的水果吃“这苹果不错,不过没削皮,唐小姐你给我削吧”。

    唐暖央忍耐着拿起苹果跟水果刀,利落的削去了皮上,因为他们离的比较远,必须要站起来走过去才能递给他。

    她起身,走了两步,把苹果递过去。

    洛君天去接苹果,在手快要碰到苹果的时候,方向一改,揽住她的细腰,直接将她压在沙发上,动作一气呵成!

    唐暖央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随时会从更衣室里出来的伊芙琳,以及随时会拿了首饰回来的婚纱店负责人,压低着声音怒视他“洛君天你疯了,随时会有人来的”。

    洛君天低头咬下一口苹果“嗯,真甜!”“神经病,起来——”唐暖央急的汗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