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婚礼(1)

    一连几天,洛君天都没有再来烦她,没有***扰电话,也没有到公司找她,鲜少有的平静,透露着让人更为不安诡异。

    而且,非常之奇怪的,连同洛云帆跟安斯耀这几天也没有来找过她。

    纠缠不清一下子变为平静祥和了。

    她当然巴不得永远这么清静下去,可问题是,这太奇怪了,他们真的打算不再来烦她么?她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唐暖央也顾不得想这么多,离婚礼还有六天,她组织团阵出发去爱尔兰,到了那里要做的工作一大堆,她必须得提前去准备才行,最后阶段,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溴。

    只要顺利办完这场婚礼,她就有理由不见他了。

    至于以后事情,她就不去虑了,反正过一天算一天吧,是好是坏,是福是祸,未来是谁都无法预料的。

    次日上午,唐暖央带领公司的八名员工,坐飞机去爱尔兰祷。

    到了那里,她们入住上次来过的五星级酒店,未来几天,都要以这里为中心。

    唐暖央见大伙都很累,她自已也有点累了,就让大家先休息,养足精神。

    躺在床上,身体明明很累,可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近来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将她紧紧的围绕着,挥也挥不开,可是任凭她怎么绞尽脑汁的想,也想不出究竟有哪里不对。

    等大家休息够了,唐暖央开始给每个人安排工作。

    她负责跟跟酒店方面还有森林方面的管理层沟通,婚礼当天的宾客全部都要住在这里,所以房间是必须要提前订好的,另外要在森林里开辟这么一条大道,也是要经过相关部门的同意。

    剩下的工作她分划婚礼与婚宴两个部分,八个人分两组去进行,她这边沟通好之后,就能进行布置了,一星期时间,应该是够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的很快,而每一步的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入着。

    在婚礼前一天早上,一切准备就绪。

    唐暖央这几天真是累惨了,为保证不出错,每一样工作她都要过目,眼下虽然已经完工,但她的神经还是不敢松懈。

    今天将有大批的人来到这里,她不想见的一些人也全都会来,尽管身心都疲倦的想要逃,她还是打起精神来,给洛君天去了电话。

    这是自上次她从马尔代夫回来那天到现在,他们第一次通电话,拿着手机,也竟然紧张起来。

    电话一通,一道低沉的男声就悠悠的传来“准备的怎么样了?”

    唐暖央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就问这个,当然,这也很正常,毕竟是他的婚礼嘛。

    定了定心神,她公式化严谨的开口说道“已经全部都准备就绪了,你们随时可以过来,另外,麻烦洛先生你传一份宾客名单过来,好让我到时核对谁来谁没有来”。

    “可以,待会我会让人给你传真过去,听声音,唐小姐你好像很累”洛君天隔着电话,都能听到她的喉咙有点哑。

    “还好,补个眠就会好的,我没有别的事了,你们快要爱尔兰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吧,我先挂了”唐暖央不等他说就拿开了手机。

    人靠倒在沙发上,一闭上眼,铺天盖地的黑暗就糊住了她的眼睛,怎么也张不开了。

    桌上的传真机,一张纸慢慢的吐出来。

    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一点了。

    她起身,见传真早已发来了,走过去拿起,浏览了一下,洛云帆在名字在其中她不惊讶,可是安斯耀怎么也在邀请的行列呢?

    这人肯定是洛君天请的,但他即不是洛宁香的未婚夫,洛君天跟他也不会是朋友,会什么会请他呢?

    唐暖央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干脆放弃了,谁来跟她都没有关系。

    洗过澡,换上干净利落的套装,她准备好去战斗了。

    走出房间,门外,可可跟小陈等在那里,她们善于交际,所以她带在身边,用来差遣,苏苏,开米他们守在森林里,说实话,她真怕今晚会来一场狂风暴雨,虽然已经做好了应对,可她心里的那根弦依旧是绷的紧紧的。

    “老板,你也不要太紧张,过了明天就好了”小陈安慰她。

    “小陈说的对,老板你有什么事就让我们来处理,别太为难你自已,像洛先生那种臭男人,你跟他离婚离的太对了”可可也过来安慰她。

    她们觉得,老板心里一定很苦,只是她不愿意表露出来而已。

    唐暖央笑了笑“你们这两个小丫头,乱猜什么呢,我很好,就是有点累,哎呀,但愿这天公作美,这让婚礼顺利举行,我们也好顺利拿到策划金”。

    可可不相信似的看着唐暖央“老板,你真的不难过么?”

    “感觉不到,我只觉得累”。

    “老板,你究竟是不是女人啊”可可心直口快的脱口而出,意识到口误,又忙道谦“对不起老板,我是说,,,”。

    唐暖央笑着打断她的话“不用说了,好好工作吧,宾客名单我已经拿到了,今天晚上就会陆续到了,要打起12分的精神来知道么?”

    “老板,我有一个问题”小陈在边上开口“既然洛先生是你前夫,那他的家人跟亲戚朋友也都认得你,到时你该有多尴尬啊”。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老板,你要怎么办啊”可可也为其深深的担忧,她光是想想就恐怖了。

    “你们放心吧,我没那么弱,我是做生意的,我没偷没抢,正大光明”唐暖央虽然嘴上说的轻轻松松,但心里还是有些压力的。

    可可跟小陈见状,也只能分别握握她的手,以示鼓励。

    ******

    二点半。

    洛君天跟伊芙琳,还有洛家的每一个成员集体到达。

    在此之前,只有洛云帆知道蓝光策划公司是唐暖央开设的。

    唐暖央带着员工在大厅内迎接,注视着这浩浩荡荡的吸血鬼家族向她走来,感觉像是万里晴空中突然压来一片乌云。

    走到近处,洛君天停顿下脚步,背后的人自然也就停了下来。

    洛家人看到唐暖央,也全都傻住了,眼神尖锐。他们的心里冒出同一个心声,这个女人怎么也会在这里?!

    而站在最边上的洛云帆,看着唐暖央,脸上则是挂着温柔深邃的浅笑。

    “你——”洛宁香惊诧的睁大着眼睛,指着唐暖央的脸,上前几步,欲质问。

    唐暖央抢在她前面先说道“洛先生,伊芙琳小姐,已经为你们准备好房间了,可以现在进去休息”。

    “辛苦你了,唐小姐”洛君天平和友好的微笑,绿眸中不带任何情绪,也未见波澜。

    伊芙琳热情的扑过去,将唐暖央抱住“谢谢你了唐小姐,真是多亏请了你为我们策划婚礼,我相信明天一定会非常完美的”。

    唐暖央礼貌性的笑笑“你过奖了,我会尽全力做的让你们满意的”。

    “我非常非常的满意,唐小姐的能力一极棒”伊芙琳比出两个大拇指。

    原本想说话的洛宁香,跟洛家的其他人再次傻眼了,婚礼策划?!!

    唐暖央是这次婚礼的策划公司负责人?!真是太可笑了,太离谱了,太恶毒了,洛君天的这种行为,在他们看来,就是赤,裸裸的报复。

    洛宁香冷笑着,退到洛诗涵边上,即然伊芙琳还不知道唐暖央的身份,那么为了让婚礼顺利进行,他们自然知道在什么时侯要保持缄默。

    “君天,我有点累了,我想先回房间”伊芙琳撒娇般的依偎在洛君天的怀里。

    “好啊!”洛君天搂着伊芙琳先走了,没有多看唐暖央一眼。

    仿佛他们之间,真的只是做生意的关系。

    唐暖央对小陈使了个眼色,让她把房卡送去。

    等洛君天跟伊芙琳一走,洛家这群势利眼,就全都开了腔。

    “我刚才还以为我见到鬼了呢,这年头女人无耻起来,真是贱到空前绝后了”洛宛馨刻薄尖利的讥讽,黎圣卿像条哈巴狗似的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唐暖央的眼神,透着一股子淫秽。

    “人家这叫有个性,前夫的婚礼都敢接,前夫的床自然也敢爬”洛诗菲眼神鄙视着唐暖央。

    “你们两人都别说了,人家也是为了赚钱嘛,离开洛家,难道接了一单大生意,到前夫那里蹭点钱,这也没什么,女人嘛,无非就这点本事,都别把话说难听了,破坏这大喜的气氛”洛诗涵笑的像一条毒蛇,看似替唐暖央解围的话里,句句带着暗刺。

    洛云香冰冷的眼神中透着恨意“唐暖央,为什么还跟我哥见面,一年前非要离开他,现在又想来合好么,你做梦吧,像你这种没良心又不要脸的女人,白送给他都不会再要了”。

    洛子龙跟洛子赫到底是男人,只是蹙眉冷眼相看。

    洛海珍听不下去了“你们一个个的都干什么,暖央好歹是我们的家人,她是跟我们一起生活了10几年的家人哪,别这么说她好么”。

    “孩子们会这么讨厌她,自然是有道理的,出身不好的孩子,人品也是注定的,你当她是家人,她当你是什么,白眼狼养不熟的”洛宏国声调冷淡。

    洛云帆迈开步子,上前笑着上前搂过唐暖央“二哥,白眼狼也算上我一个吧”。

    洛宏国看着洛云帆,现在他股份比较多,君天也不在,他硬气不起来“四弟,我没有说你”。

    “不,你说吧,我喜欢跟暖央一起被骂,我们是外人,是白眼狼嘛”洛云帆笑的有多温和就有多温和。

    洛家一个个都没了声音,洛云帆的举动再明显不过了,他要挺这个女人。

    “四叔——,你干嘛要帮她,我知道你跟她关系好,但是也请你弄清楚现在的立场”洛宁香气恼的吼道,她跟他们不同,她有洛君天这个屹立不倒的靠山,她是他的亲妹妹,是洛家的公主。

    “因为我喜欢她”洛云帆回答的自然而然。

    “什么?!!”洛宁香大叫。

    洛家的人都不能置信,或是已经惊呆了,唐暖央这女人是狐狸精投胎来的吧,他们甚至怀疑两人早就暗度陈仓了,耐不住寂寞女人,跟叔叔也搞在了一起。

    唐暖央面无表情的拉下洛云帆的手,从容淡定的说道“各位客人,你们的房间也已经安排好,都在同一楼层,方便你们相互走动,可可,带他们上去”。

    她之所静心聆听,是因为她早预料到这群人会有这番说词,真是没什么新意,还以后会高端一些,看来她高估了。

    “是,老板”可可应道,心想这嫁给有钱人,也未必是好事,这一个两个,都这么毒舌,跟恶鬼没什么两样。

    见唐暖央脸色都未改,他们气的直咬牙。

    她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论他们说什么,说的有多难道,永远都是一张死人脸,结果不仅不会让他们觉得爽快,反而更加窝火。

    “各位请——”可可还算客气的摆了一下手。

    一行人拖着行李,憋了一肚子的气跟着离开。

    洛云帆还站在那里,唐暖央不去赶他,只当他是空气。

    “我的房间在哪里?带我去吧”洛云帆在旁说道。

    “小杜,你带客人上去,就是可可刚才送去的那个楼层”唐暖央没有理洛云帆,而是直接对身后另一人员工说道。

    “是”小杜点头,礼貌的对洛云帆说“先生,请跟我来吧”。

    洛云帆停顿了片刻,说道“累的话,这种接待的工作就让员工来做吧,你看你都憔悴了”。

    “客人,你的话会不会太多了,请上楼吧”唐暖央说着,向外走去。

    洛云帆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往电梯方向走。

    一直这么不停的接到差不多吃晚餐,名单上中外宾客过来已有过大半数,只有少叔的人还不到。

    客人一入住,唐暖央就有让员工给们发放行程表,这样明天就不会乱套了。

    每个小细节,她都设想周到了。

    接待到晚上10点,近百位宾客中还有一位没有到,唐暖央不用看名单也知道是谁,是安斯耀,他还没有到,说不定他不会来参加的。

    实在是站不住了,她才让可可她们再多等一小时,而她先回房间了。回到房间,她走到窗边,见外面的风好大,心里不禁担心这天会下雨,忧心忡忡的坐到床上,靠在床头,一闭上眼,思绪立刻像浆糊似的凝固在她脑子里,人的心思一旦用在别处,也没有功夫去想别的。

    明天他就要结婚了,而她,脑子里一面混沌与疲惫,没时间忧伤。

    半梦半醒间,心有点发凉,可能是风吹的原故吧。

    另一个房间里,昏暗的床头灯下,伊芙琳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洛君天穿着黑色的睡袍,拿着威士忌站在窗边,小口小口的饮着,绿眸精亮坚定,明天,就在明天,他会让一切失控的东西,全部回归到他的掌心的。

    黑暗与他融合难分彼此。

    *****

    “铃,,,,,”

    一阵闹铃声,将唐暖央从睡梦中惊醒。

    她张开眼睛,天空有些蒙蒙亮了,心莫明的重力沉了沉,酸楚寂寥的感觉撞击着心房。

    今天,他要结婚了!

    这个事实直到现在这一刻,她才完全清晰的去认识,去体会。

    在床上躺了有5分钟,直到闹钟再次响起,才把她从虚幻中震醒,她爬起身来,用力的拍了拍自已的脸,对自已说,唐暖央打起精神来,不要再想这么多了。

    冲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脸,化了淡妆,把头利落在扎起,换上白色的职业装。

    太阳一点点冲破地平线,整座酒店沐浴在阳光下。

    森林那边,开米一早就打电话给唐暖央,告诉她,一切OK。

    站在酒店餐,望着这晴好的好天气,唐暖央心想,今天应该能完美落幕的,她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却在下沉的时侯,显得落寞。

    远处,有一双眼睛深深的凝望着她,却在她转身的时侯,消失的无影无踪。

    9点钟,婚礼,以及客人所乘坐的车子全部停靠在酒店内,那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

    9点半,伊芙琳穿着华美的婚纱出现在门口,在父亲的陪同下,坐进了婚车内。

    洛君天则坐另一辆车。

    透过窗子,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唐暖央的身影,只见她在一刻不停的接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还要处理别的事情,光洁的脸上,眉头常常皱起,他闭上一只眼,透过玻璃窗,按在她的眉心上,轻轻的揉开。

    奇迹发生了,她打结的眉头果然舒展了开来,他惊了片刻,笑的那么纯粹,绿眸如海水般碧绿纯净。

    10点10分,车队到达森林。

    草地中间用白色的桌子摆出天鹅的造型,用鲜花点缀,远远望去,美极了,客人们一阵的惊呼。

    11点钟举行婚礼,所以车子不停顿的直接往森林里开,坐在车里的客人纷纷摇下窗子,往窗外看,在森林举行婚礼,他们倒是第一次参加到。

    越往面越是美,跟进入仙境一样,车子最后停顿在离婚礼现场还有10分钟的路程的地方。

    客人们全部下车,沿着地毯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