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涂泥巴比赛!

    “改用激将法了?”洛君天把汤勺放下,拿出手帕来擦了擦嘴。

    “你管我什么法,反正我现在要跟着去玩了,你怕就别来”唐暖央挑衅似的笑了一下,站起来向外走。

    她心里默数着,1——,2——

    “等等我——”

    她的背后传来洛君天的声音,暗暗偷笑,她就知道在数到3之前,他一定会跟上来的溴。

    收敛起笑容,她故意板起脸来转过身去“大少爷,你决定要去一起去了么?说不定我会借机整你的,你凶多吉少了,现在改变主意还来的及哟”。

    洛君天扣过她的脑袋,就往她嘴巴上用力的亲了一下“大少奶奶,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不是要去玩种地嘛,那去吧,我要让你看看,你老公我是全能的天才,不管是什么事,都难不倒我”。

    “我看是全能的自大狂才差不多吧”唐暖央用手背擦擦唇,有点没好气的说道,而后转身快步的跟上那两个村民祷。

    洛君天也快步的跟上“你不相信?那待会你就知道了,到时不要太崇拜我”他心想也没有什么可难的。

    “是嘛,那我就拭目以待喽”唐暖央眨着眼睛,笑的满脸天真。

    洛君天看看她的小脸,心里不由的开始没底了,不过他之所以明知山的虎,便往虎山行,是因为不管会不会被这个女人整到,这都是他们的新开始,他想给彼此囤积更多的回忆,那回忆里,她都要笑容灿烂的。

    他们跟上两位村民,一男一女,中年,看上去应该是一对夫妻,他们用英语跟他们交流。

    “你们好!”唐暖央友好的微笑。

    中年男女也笑着跟唐暖央还有洛君天打招呼“你们好!”

    “我叫唐暖央,他叫洛君天,我们是从别的国家来这里玩的,大叔大婶,你们叫什么?”唐暖央跟他们套着近乎。

    穿着驼色衣服的男人说“我叫约翰,这是我的妻子,她叫露西亚”。

    “约翰大叔,露西亚大婶,我就这么称呼你们了,没问道吧”。

    “是,没问题”露西亚笑的非常的亲切友好。

    “你们这是要去种庄稼么?我们可不可以也一起去,我的,,,,”唐暖央看看洛君天,一时找不到词来准备形容他们的关系,最后,她只有笑着,试图糊弄过去“我的朋友想体会一下”。

    洛君天在一边,听到她的话,俊脸刷了一沉,朋友?!!!

    “可以!”约翰爽快的同意了。

    露西亚露出意外的表情“你们只是朋友么?我还以为情侣或是夫妻呢,因为你们穿着情侣装”。

    洛君天笑眯眯的说“事实上,我们是夫妻,来这里是度假的,不过我老婆,总是喜欢跟我像朋友一样相处,以至于有时有点,,,,”他用手指了指脑袋,意思是有时会搞不清。

    “噢——”露西亚明白的点点头,这会仔细看了洛君天,她才惊艳到了“小伙子,你长的可真英俊”。

    “多谢!很多人都这么说”洛君天毫不谦虚的大方应道。

    唐暖央在一边,捂着嘴,一副要吐了的表情。

    还很多人都这么说,他真可不嫌害臊。

    “老婆大人,以后可不许再开这种玩笑了,你看别人都误会我们的关系了,要知道我们最不可能成为的关系就是朋友,知道么”洛君天走到她身边,搂住她,对她笑的比花还美。

    唐暖央侧头瞪他,又不想当着别人的面,跟他理论,跟他吵,约别人留下坏的印象。

    一旁的约翰跟露西亚脸上展露出愉悦的笑容,这对小夫妻,看上去感情真的很好呢。

    在约翰跟露西亚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一片空地上。

    洛君天名贵运动鞋一沾到这泥土,他的眉毛就开始往中间聚拢,他讨厌脏。

    唐暖央却蹲下身,惬意的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享受的表情。

    他不解的问“这泥巴是香的么?”在他看来,黑黑的,脏脏的,不要说闻着,看着他都嫌恶心。

    “对啊,不信你也蹲下来闻闻,一股大自然的香气就扑鼻而过,实在是太棒了”唐暖央做出万分之沉醉的表情,然后对他招招手“来,你也来闻闻”。

    洛君天有丝警惕的眯起绿眸“真的假的?我看你是在忽悠我”

    “真的啦,蹲下来才能闻到嘛”她伸手扯着他的手。

    尽管洛君天心里不相信,但还是蹲了下去。

    “闻到没有?”唐暖央边问,手悄悄的伸到背后去抓泥巴。

    洛君天闻了闻,眉头纠结“我可以说没有么”他就知道她在骗他。

    “我看是你鼻子失灵了,上点土方子的药或许会好哟”唐暖央说着,不等他回神的机会,以迅雷之势,将手里的泥巴往他鼻子上抹去。

    “唐暖央,你这坏丫头——”洛君天连忙挥开她的手,站起身来,一抹鼻子,手上全是黑乎乎的泥巴,俊脸瞬间变色。

    “哈哈,,,,,,”唐暖央在一边捂着肚子笑,他这样子实在实在是好搞笑“洛君天,你这样子才接地气嘛,这可是劳动前的重要仪式哟,你这样还挺有三毛的感觉的”。

    洛君天抽出手帕来,往鼻子上擦了擦,不过还有留下灰灰的印记。

    看着在那里快要笑破肚皮的唐暖央,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往她扑去。

    唐暖央见状赶紧跑“你,,,,你别过来”。

    “臭丫头,你别跑——”

    洛君天的腿到底是长,唐暖央再机灵,跑的再快,也还是被他抓到了,抱在怀里。

    看着他的举起泥巴,要往自已脸上涂,唐暖央赶紧求饶“洛君天我错了,我刚才不该戏弄你的,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嘛,别给我涂了好不好”。

    “哼哼,,,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洛君天坏笑着,一脸的得意劲,把泥巴涂在她的鼻子上,一边说道“夫妻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泥巴当然也要一起涂”。

    “我不要涂——”唐暖央甩着头。

    “别动,要不然就涂的不漂亮了,变成猪八戒我可不管”洛君天轻敲着她的额头,臭丫头,我让你忽悠我,我让你使坏。

    “洛君天你混蛋——”唐暖央挣扎着骂道,心想自已现在已经变成大花脸。洛君天笑的无比欢乐“骂吧,骂吧,哎,这里还缺一点,补上就更完美啦”他神情很是专注的在她的脸上又抹了几笔,满意的说道“大功告成”。

    松开她,他退开几句,憋着笑仔细的打量,然后拿出手机“我得把这个拍下来”。

    只觉一阵闪光亮机,唐暖央及时回神,指着洛君天的手机,急的跳脚“洛君天你敢——”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洛君天看她气的跳脚,笑的更是开心,她这副率真不伪装的模样,真是很难得才能看到的。

    “乐你个死人头,你怎么不把自已涂满泥巴的脸发过去呢,我告诉,今天你敢发,我就在这里把你就地正法”唐暖央冲过去,就要抢了他手机,毁尸灭迹。

    洛君天赶紧跑,一边把手机藏在最里层的衣服里。

    “站住——”唐暖央在后面追他。

    他们在地里你追我赶的,约翰跟露西亚在边一头已经开始松土,准备播种了,看到他们像小孩子似的,脸上涂满了泥巴,打闹的这么欢,不由笑着感叹,年轻就好了。

    唐暖央追了三圈,才终于抓到了他,其实是洛君天故意放慢脚步,让她抓到了的。

    “把,,,把手机交出来”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说道。

    “哪有什么手机啊,老婆,你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洛君天装傻充愣。

    “别耍花样,你别告诉我,你已经把照片发出去了哦”唐暖央拽起的衣领,凑过脸去。

    洛君天看着她的脸,抿紧了薄唇,努力憋着脸,最后终于受不了的爆笑出来“哈哈,,,,,对不起,老婆你现在的脸,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笑的脸都痛了,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怀大笑,笑到停不下来过。

    唐暖央涨红着脸,推开他,先用手擦着脸上的泥巴,可结果直接把自已擦成一个小黑人了。

    这下子连约翰他们都笑翻了。

    “唐暖央小姐,去湖边洗洗吧,就在那里”露西亚指着离地不远处的湖。

    唐暖央这才撒开步子跑到湖边,掬起一把清澈的湖水洗脸,该死的洛君天,待会不玩死你,我就不姓唐。

    “内心别这么黑暗,好恐怖的——”

    “呀——”

    耳边突然响起的沉声男声,吓了她一跳,差点栽到湖里,转过头,看到洛君天不知何时坐在边上了。

    这家伙难道有读心术不成!!!

    洛君天打湿了手,在她下巴住擦了擦“这里没洗干净!”

    唐暖央挥开他的手“还是赶紧把你的猪鼻子洗干净吧,我现在要正式去劳动了”她站起来,就往地里走。

    洛君天把鼻子上的泥巴洗干净以后,也回到地里。

    一把铁制的工具扔在他的脚步“你来松土吧!”

    “松土?怎么个松法?”洛君天不懂这个。

    唐暖央指着约翰“就向那样喽,对全能天才的洛大少爷来说,这完全不成问题,对吧”。

    洛君天看着不远处约翰做法,额头开始渗出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