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吃蚯蚓!

    只见约翰大叔弯着腰,拿着工具往地里刨去,一小块土被刨起来之后,好几条长长的,圆圆的东西在那泥土里钻着,他还当没有看到似的,直接用手把泥搓碎,最后把那恶心的生物给拉出来。

    妈呀,那生物被越拉越长,更加可怕的是约翰大叔还用手将其拉成几小段,又放回土里。

    洛君天的胃液翻滚着,全身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到没有,没难度吧,你就照着这么做吧”唐暖央见他脸色发白,心里笑的无比无比的开心,哇哈哈,,,,这次还不吓死你,有胆就来吧。

    其实松土根本不用这样,是她刚才趁着洛君天没有回来,偷偷跑去跟约翰大叔说的,让他帮个忙,照着她的说演示给洛君天看溴。

    洛君天流着冷汗,怔怔的站着,半天没说话,最后很是为难的说道“能不能换一样工作,我对残杀小动物,没有经验,怕做不好”。

    “你并没有残杀它,是在帮它增加数量,洛大少爷,你不知道那长长的,圆圆的,两边都没头的东东是什么么?”唐暖央可以肯定他不知道,就算小时侯在课本上有见过一眼,估计也应该也早就忘记了。

    洛君天想了想,他记得似乎很早以前,有在书上见过,绞尽脑汁的想了之后,有一个词蹦到他的脑子里,他顺口说了出来“蚯蚓?!祷”

    唐暖央很是意外“想不到你还知道那是蚯蚓哪,太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了”。

    “别以为你在乡下呆过就了不起”洛君天非常不爽,她当他是白痴的口吻。

    “好吧,好吧,这次算我小看你了,那既然你知道那是蚯蚓,应该就知道它的习性,就是把它分成几段,它也不会死,它还会慢慢长成跟刚才一样的大小,一条就会变成三条了,这不是帮助曾加数量是什么”。

    “有这么神奇?那这还是生物么?”洛君天不信,这丫头肯定又在忽悠她。

    “哎——,那你就当成是植物吧,少废话,别想拖延时间,赶快照着做”唐暖央不跟他瞎扯那么多了,给他有逃避的机会。

    洛君天勉强蹲下身,拿过工具,举起来就要往土里刨去,但是一想到待会要把蚯蚓用手给扯成几段,他就受不了了要吐了,他不是怕,只是实在是太恶了。

    绿眸表面掠过一层精光,他假装痛苦的放下工具,扶着头。

    “你怎么啦?”唐暖央走到他的背后,弯下腰来,关心的问道,想装不舒服,趁机逃走么,没门!

    “我头突然好痛,胸也闷,有可能是水土不服,看来我得回去躺着休息才行”洛君天装的入木三分,试着站起来,就想走。

    唐暖央的双手压住他的肩膀,将其压回原位“哎,水土不服是吧,别怕,我有办法,保证你药到病除”。

    “什么办法”洛君天觉得后颈一阵凉飕飕的。

    “想要习惯这里的水土,必须得吃一样吸收了这里日月精华,水土滋养的东西,你幸运啦,不用到处找,现成就有”唐暖央单手按住他的肩,不让他跑,另一只后到不远处松好的土里,抓了一条蚯蚓出来,放在他面前。

    洛君天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开嘴,把它吃了,我保证你的病马上就好了,据我所知,这里面富含的蛋白质很高的,吃了之后能强身健体的功效”唐暖央笑的非常温柔善良。

    洛君天把薄唇往里抿的紧紧的,不敢张嘴说话,生怕她会突然间把蚯蚓放到她嘴里,所以说千万别得罪女人,特别是像唐暖央这种聪明又腹黑的女人,绝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物种。

    “亲爱的,别害羞嘛,张嘴,哈——”唐暖央抛着媚眼,诱惑着,还示范着张开嘴巴,把那蚯蚓拿的离他更近,眼看着快要碰到他的薄唇上,来个亲密接触。

    洛君天惊恐的忙用手捂住嘴“我舒服了,我的病好了,已经没事了”。

    唐暖央把蚯蚓拿远“真的么?可别逞强哦”。

    “绝对不会!”洛君天笑的比哭难看。

    唐暖央松懈了一口气“那好吧,既然你没事了,就继续干活吧”她把手里的蚯蚓扔远,手也从他的肩膀上拿开,走到他跟前,露出牙齿,明亮的笑“待会要是不舒服,我再帮你抓哦,吃不惯生的蚯蚓,带回去做成汤也一样”。

    洛君天光是想像那汤,这胃就又倒腾了。

    他勉强的笑笑“老婆你实在太贴心了,我爱你!”

    “一边凉快去吧,我才不爱你呢”唐暖央笑着回答,站直身体,到一边去拿种子,心脏有些微微的发热,跳的也有那么一点快。

    在他们边上劳作的约翰跟露西亚,在那里笑,手也不嫌着,一个松土,一个播种,配合的默契十足。

    唐暖央拿了种子走过来,见洛君天还是没动静,蹲下身过说道“大少爷,你要墨叽到什么时候啊,用眼睛把土挖开么?”

    “我这是在等你,这是夫妻搭档才能做的事”说着,洛君天啊头凑到她耳边“跟做,爱是一个道理”。

    “色狼——”

    洛君天邪恶的笑了笑,鼓起勇气,用工具把土刨起来,当然让他用手把泥巴搓碎,把蚯蚓拉断,那是不可能的事,他用工具把泥给弄碎,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几条倒霉的蚯蚓,也被他弄的碎尸万段的。

    等他松好土,唐暖央就拿起一颗种子,放进去,用土小心的盖好。

    后来,她问露西亚,今天他们种的是什么植物,露西亚告诉她,种的是相思果,长出来会有两条长长的藤,然后一直缠绕着生长,直到结出美丽的果实,而如果其中一条藤蔓死了,整颗植物也会跟着死去。

    洛君天挖到第十一个坑的时候,吃不消的放下工具,站了起来,抖着腿,捶着腰,活动着筋骨,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说实站,还真是累。

    “真是没用,这么快你就累了?”唐暖央抬起头来。

    “小姐,你就把种子放下去当然不累啦,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我哪有站着说话,我明明是蹲着说话,所以我的腰,还真的不疼呢”唐暖央扑闪着明眸,笑眯眯反驳他。跟他玩文字游戏!洛君天挫败的垂下头,表示玩不过她。

    “所以说啊,洛君天,这做什么都要有窍门,而且不要以为种地就是低等的活,也是需要技术的,我看约翰大叔,做的多欢啊,人家岁数可比你大多了”唐暖央指着另一边。

    “你不就想说,让我别看不起嘛,行,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嫉恨如仇的老婆呢”洛君天又蹲下来,拿着工具继续干活。

    天哪,这种干法,不知道晚上还有没有力气继续劳作。

    一整天下来,洛君天快瘫痪了,跟着约翰夫妻种了地,又去喂了猪,还去挖了野菜,他深深的表示,他不喜欢。

    对于这一点,她还真的非常了解他。

    晚上。

    唐暖央跟洛君天各自洗过澡,吃过晚餐,主人家告诉他们,在他们这个地区,一年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能看到极光,有时是蓝色,有时绿色,还有红色的,晚上出现机率更多。

    天色一黑,洛君天就拉着唐暖央去湖边的草地上去看极光。

    这里的天空,哪怕是夜晚,也不会很黑,天上星光很少,感觉天空离他们很近。

    忽然一大片的淡蓝色的美丽光芒,像银狐般的跳跃开来,由西到东,划出着完美的弧度,实在是太壮观,太震撼了。

    他们坐在草地上,看的如痴如醉。

    “老婆,躺着看,会更加美”洛君天拉着唐暖央一起躺下来。

    唐暖央一直想来看看极光的,这会亲眼所见,她完全沉迷在其中了,所以洛君天把她放平到草地上,她也没有阻止他,因为她的心思,全是天空中,在这么纯净美好的天空下,她的思想也非常纯洁。

    不过,这感化不了的洛君天这头满脑子色情思想的狼。

    他侧身,把嘴凑过去亲她的脖子,手放在她腰上抚摸着。

    “喂——,做什么你?”唐暖央把视线从天空中移开,一把拉下他的手,坐起身来。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做,爱做的事喽”洛君天拉过她的手,声音无比魅惑。

    唐暖央这才想起早晨他的话,把手甩开“我才不在外面做这么危险的事呢,我要回去了!”

    她站起来,疾步往村里逃去,开什么玩笑,万一让人看到的话怎么办,也只有他才想的出这种事情来。

    “老婆,等等我嘛,行,我们回房间做”洛君天追上来。

    唐暖央撒腿跑的更快,跑回村,回到临租住的房子里,她直接往楼上的房间跑,把门关上外带锁上,这才放松下来。

    不过她马上就纳闷了,洛君天怎么没能追上她呢,而且刚才在草上轻易把手甩掉,似乎也太轻松了。

    突然,边上的墙动了,吓的她退了两步,什么情况?!

    洛君天推开这扇伪装成墙壁的假门,轻轻松松的进来“咦,老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

    “这里怎么还有门啊?”唐暖央一直没发现。

    “你不知道么?我看你那么热情的把正门锁了,就知道你在暗示我,让我从侧门进来,锁上之后,我们好上床去爱爱”洛君天把门一锁,色眯眯的走向她去。

    唐暖央欲哭无泪,怪不得他走的不慌不忙的“洛君天,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的意思是让你睡到别处去,你别过来”。

    洛君天扑过去,把她压到床上“明白了,你不用说的那么明白,人家会害羞,你想让我好好爱你嘛,现在就来了,等一下,还有惊喜哟”他灭了灯,拉了一下床边的粗绳子,天花板从中间打开,外面蓝色的极光,一瞬间照亮了房间,美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