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回到洛家!

    唐暖央的笑脸顿时一跨,严正声明“我们不顺路,洛先生——”

    “现在流行称呼老公为先生么?”洛君天轻笑,她一开口,他就知道她的目的了。

    “哈——,真是不要脸,我可没有同意跟复合,你喜欢老婆长老婆短的喊我,我实在无力封住你的嘴,所以我喊你什么,也是我的自由,反正,我是不会跟你回洛家的”唐暖央把狠话撂这里了。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再谈论的必要,你有你的想法与原则,我也有我的目标跟决定,所以谈论到我们下飞机,也不可能谈出个结论来,不如就此搁置吧”洛君天双腿一叠,闭上眼假寐。

    搁置?溴!

    唐暖央一愣,无畏的笑道“好啊,那就搁置,我们就各自保持自已态度好了”。

    反正,她是不会回洛家,不会跟他复合,她才不管这婚有没有离,总之,她不会向他妥协的。

    洛君天没有睁开眼睛,脸上盈盈的露出一丝轻松悠哉的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祷。

    看着自已的脚,瞅瞅洛君天,唐暖央咬着手指,担忧了起来,,,,

    *****

    飞机缓缓的向下降落。

    唐暖央朦胧的张开眼睛,身上披着一条毛毯,心里微微一暖,说实话,现在的他,相比以前,真的要体贴很多。

    “老婆,我们到喽”。

    洛君天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唐暖央忙回过神来,朝着窗外看去,一大片蔚蓝的海洋,让她怔了一下之后,心猛的一沉,这里莫非是,,,,

    她把脑袋用力的转向另一边,阳光下的白色建筑物十年如一日,如同雪山般巍峨的耸立于海岸线上。

    她还以为飞机会停到机场的,没到他直接开回了洛家。

    恼怒把头转向他,她气急的说道“洛君天,你回你的家,先送我到机场”。

    “欢迎你回家,我的太太——”洛君天无视她的愤怒,对她展露出最完美无暇的微笑。

    “这里不是我的家,请马上掉头去机场——”唐暖央冷凝起了脸,她死也不要再跟洛家的那一群人再次住在一起,也不要再入这个牢笼。

    洛君天凝眸微笑,坚定的说道“这里就是你的家!”

    “不是,我不承认!”唐暖央摇头。

    “是,我肯定是!”洛君天点头。

    真是要疯了,唐暖央跟他讲不通,干脆指着外面“你信不信再逼我的话,我就跳下去,别以为我不敢,我唐暖央什么都敢”。

    洛君天异常镇定“我不信,因为你没有这个机会”。

    “你看我有没有——”唐暖央用力的站起来。

    、

    “小心,别动——”洛君天惊叫。

    “啊——”脚痛一阵的刺痛,她惨叫着又跌回座位上,这才想起脚伤的事,她被他气的连脚上受伤的事情都忘记了。

    洛君天心疼的说道“跟你说了,让你别动的,医生说,你的脚要一个月才能恢复的,所以你现在别说想跳机了,走路都是不可能的”。

    他起身,蹲下身来,检查她脚上的伤口。

    “我这样子,你就更加不能趁机欺负我,洛君天,我真不想回去,你不能放我一马么”唐暖央皱着秀眉,近乎是哀求他,脚痛,心更烦。

    “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考虑,唯独这个,不行——”因为他一旦同意她可以不回洛家,那么以后再想让她回来就难了,他也有他的考量。

    “洛君天,我现在不是在求你,我有人身自由权的,就算我们没有办手续,法律上仍旧是夫妻,你也不能强制禁锢我”唐暖央坚冷的说道,胸口起伏的很厉害。

    洛君天像是没有听到她的抗议,见她的伤口没有裂开,一颗心的也放回肚子里去了。

    抬起头来,他温柔的笑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好啦,不要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了,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叛逆,哪有离家出走,就不想回家的道理,我可不能惯坏你”。

    唐暖央张了张嘴,捏了捏拳头想打他,最终了无奈的沉默了,心里有那么点暖,也有那么点酸。

    飞机缓缓的向下降落,停在洛家的草地上。

    早晨,洛家人都还没有去上班,听到外面有突突突的直升机声,全都走了出来,他们心里已然猜想到是洛君天回来了。

    洛云帆站在最前面,望着停在不远处的飞机,黑眸内凝结着层层的冰霜,自从唐暖央那样子被洛君天带走后,他的心再也不能淡定了。

    舱门打开了,洛君天抱着唐暖央从车里下来。

    这副亲昵的情景,让洛家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们并不知晓,唐暖央脚受伤的事。

    “哎哟我的天哪,这才几天,就如漆似胶成这样啦,但这也不至于矫情的还要表哥抱吧”洛诗菲讥讽的怪叫。

    “现在她不矫情谁矫情,用那种恶毒的方式勾,引前夫,想想可怜的伊芙琳,她真该下油锅不是么”洛宁香目光冰凉刺骨,唐暖央,如果你回来洛家,我一定会用上百种方法来折磨你,等着瞧吧。

    洛宛馨冷笑“宁香,这话现在也就只有你才敢说,表哥若是宠她,我们再讨厌,也只好见风使舵了,毕竟我们都是没有依靠的人”。

    这话,其他的人嘴上虽不说,可心里都是赞同的。

    唐暖央看着站在门口,前来“迎接”的人,心里就无比的烦“洛君天,难道我过自已想要的生活,就有这么难么?”

    她真的不甘心,就此退回到过去噩梦之中,真的很不甘心。

    “老婆,我保证,你会慢慢喜欢我们的新生活的,不要这么厌恶好么”她的不情愿,让洛君天感觉内心压抑酸苦,他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只是他再也放不开她,他相信,过断时间,她会喜欢上洛家,他要让她知道,他跟以前不一样了。

    “呵——”唐暖央干笑“你不觉得自已说的话,像天方夜谭么,光是现在欢迎我的豪华阵容,就已经够让人觉得喜悦了”。

    洛君天知道的她的说反话。

    走到门口,洛云帆“关心”的拦住他们“暖央,哪里不舒服么?为什么让君天抱着”。“哦,我的——”

    唐暖央刚要说,话就被洛君天给半路劫走了“没什么,她在飞机上刚刚睡醒,四肢无力,我就抱她了,四叔你有什么异议么”。

    他对视着上洛云帆,眼中有着严重的警告。

    洛云帆暗暗握了握拳头,温润一笑“没有!”

    “没有就好!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个消息,暖央将会住回洛家,她是我的老婆,你的侄媳妇,希望四叔你能做好长辈应该做的,别干出什么伤风败俗丑事来,让他人有机会说,什么样妈生什么样的儿子,明白么”洛君天的绿眸幽寒,尖锐的像把刺刀,直接就击中洛云帆的命门所在。

    不还以颜色,以后难保这保老狐狸不兴风作浪。

    洛云帆的眸中的黑气像是从阴曹地府中散发出来的一样,拳头握的更紧,对于洛君天的仇恨,加倍炽烈的燃烧着他的胸膛。

    唐暖央在他眼中第一次看到凶光,竟然觉得不寒而栗起来。

    她曾以为洛云帆对洛君天就算不能说喜欢,但应该不会恨意,她曾以为洛云帆淡泊一切,但是她现在发现她错了,她不了解他,完全不了解,他的心究竟藏的有多深。

    未来的洛家,不会平静了!

    在洛云帆的背后,除去洛宁香之外,其他人都痛快的暗暗笑了,洛君天不在的日子,他们可是委屈坏了,特别是洛宏国,顿时觉得气都顺多了。

    洛君天抱着唐暖央进屋,其他人自动闪到两边,对唐暖央嘘寒问暖,献媚讨好,跟之前在酒店那张牙舞爪的模样截然相反,不过她一点也不吃惊。

    洛宁香转身进屋,既没有笑,也没有怒。

    唐暖央环视着这处熟悉的宫殿,在洛君天的脚步中,视线也一点点的转移,她正在慢慢遗忘这个地方,所以在她现在看来,熟悉中又带了一丝的陌生,仿佛是前世的孽,今天又得延续着下去一般,一张黑色的网,又将她紧紧的罩住。

    不——,她不能呆下去,她要想办法逃离这个地方。

    洛君天将她抱进房间,放到黑色的大床上,这床还是原来的床,什么都没有变。

    “回到家的感觉,我知道你或许觉得有那么一点糟,但是,这样反而更好,因为,这样就能让快乐一点点的积累,你说是不是”洛君天在她额头上亲了亲。

    唐暖央没有反驳他的话,冷静的看了他一会,突然说道“哎——,洛君天,我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并不是讨厌这个地方,这样的豪宅谁不爱啊,我只是讨厌那些人,说句真心话,我真的非常讨厌他们,看到他们的脸,我就吃不下饭,你想要我快乐很简单,把二叔他们都赶出来,包括你妹妹,天天这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是不会快乐的,你现在不是什么都愿意为我做嘛,哪就拿出诚意来”。

    哼,洛君天,我看你怎么办,今天,她也要做一回苏妲己。

    洛君天带着笑意,不动声色的看着唐暖央,好你个狡猾的臭丫头,想出这么阴险的损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