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硝烟四起!

    “说话呀,你倒是愿不愿意为我做嘛”唐暖央见他沉默不说话,就去拉住他的手臂,撒娇般的摇晃着。

    她要的就是让他进退两难,到时她就可以有充分的理由来压他。

    洛君天为难的笑了笑,温和的说道“老婆大人,我倒是无所谓,把他们赶出去或是轰出去,我都没问题,可是——,爷爷的遗嘱中,明确说过他们是可以永远住在这里的,就算我赶他们,他们也有理来反驳我的,苍天为证,不是我不肯为你做,而是我实在没这个权利呀”。

    唐暖央松开手,假装很不开心的板起脸来“算了,做不到就算了,不用找借口,以后也别说什么让我开心快乐,有他们就没我,你考虑清楚吧”。

    想用太上皇来压她,我才不吃你这一套呢溴!

    “老婆,你不能这么蛮不讲理啊,这不是我不肯做,而是我真的做不到嘛,这二叔,三叔,怎么着也是这个家里的长辈,我去赶,他们也未必会听我的,对不对”洛君天跟她打着太极拳。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真不用跟我解释那么多,没诚意就是没诚意,解释让是掩饰,说到底,我还是比不过你的家人嘛,得了,我不勉强,你走吧,看到你这张脸,我就烦”唐暖央躺下来,拉高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侧过身去。

    对,就这么干,弄的洛君天一个头两个大,弄的他实在没法,只能同意她离开祷。

    按着这个思路,唐暖央的心里又生了一计。

    洛君天坐在床边,望着躺在床上背对着他女人,他在心里重重的叹息,他知道她是故意这么干的,说到底就是要离开这里,他是不会上她的当的。

    ******

    在床上躺了半天,洛君天一直在床边陪着她,寸步不离。

    唐暖央想趁机给公司打个电话的机会也没有,这家伙真想天天这么监视着她么。

    “我让佣人把晚餐送上来吧”洛君天看了看表,差不多到晚饭时间了。

    “不——”唐暖央反对,微笑的对他说“我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嘛,我要下去吃”。

    洛君天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臭丫头又想了什么腹黑的招数?!

    唐暖央把双臂向他一伸“抱我——”

    “你的脚不方便落地,过几天等伤口好一些,再上去吃吧”洛君天温柔的笑道,这会抱她下去,她准会惹事。

    “我不嘛,我就要下去吃,你不会连这点自由都不给我吧,那你干脆造一个铁笼子,把我关在里面算了”唐暖央徒然发怒,横眉竖眼,刁蛮任何的模样。

    当然,这样的表现,并非她的本性,她是故意装出来的,洛君天,你想用强硬的手段把我留在洛家是吧,那我就把这里搅的鸡犬不宁,硝烟四起。

    洛君天抿抿唇,看来今天不抱她下去,她会一直闹个没完“好吧,我们到餐厅去吃”。

    “那就别磨蹭了,来吧——”唐暖央傲气的把手一抬,活像个老佛爷使唤小李子似的。

    洛君天抱起她,走出房间,往楼下走去。

    餐厅里,洛家的人基本上已全部入坐,只有洛宁香外出了,他们也以为唐暖央应该不会到楼下来吃饭,所以当洛君天抱着她走进来的时候,全都愣住了,看着她。

    洛君天将唐暖央放在座位上,自已也坐下来。

    佣人开始上菜了。

    “哎哟,大家伙不认得我了么,干嘛都这么看着我呀”唐暖央看过这一桌子的人,不解的笑了。

    “没有,没有,我是看表嫂你的气色好多了”洛宛馨脸上堆着笑,献媚似的说道。

    唐暖央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呵呵,,,是嘛,不过宛馨,你这几年可是老多了,平时光是保养一副臭皮囊是没用的,这心哪,更该好好保养,若不然,擦再多名贵的东西,这脸还是跟快烂了似的”。

    洛宛馨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嘴角抽搐,摸着自已的脸,对唐暖央恨的牙痒痒,但碍于洛君天,她只好忍下这口气“是,,,是嘛,那我真该好好保养了”。

    洛宏国的面色顿时变的难看“暖央,宛馨是你的表妹,有哪里不对,你就好好教她,不用把话说的那么严厉”。

    “二叔,我可是实话实说,哎——,怪只怪我出身一般,不用把话兜圆了说,抱歉,实在不好意思了”唐暖央对他嫣然一笑,得意的抬起下巴,挑衅的与他对视。

    “表嫂,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尝尝看”洛诗涵非常及时的给唐暖央夹了一块虾卷,讨好的意味很浓。

    唐暖央看了看碗里的虾卷,拿起筷子。

    洛诗涵暗笑,在心里嘲笑洛宛馨跟洛宏国的愚蠢。

    只见唐暖央夹起虾卷,皱起着眉头,随手用力的甩在桌上,一副嫌弃的模样“谁跟你说我喜欢吃这种东西的,诗涵,精明是好事,不过精明过头了,就让人感觉讨厌了”。

    洛诗涵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沉默着,暗暗握紧了拳头。

    洛云帆旁若无人的夹着菜吃着饭,仿佛没有看到正在发生的战火。

    洛诗菲的脾气相对暴躁,虽然她也不敢得罪她,可是她实在是看的忍无可忍了“唐暖央,你不要仗着现在表哥宠你,就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别太过分了——”

    “砰——”的一声,唐暖央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逼视着洛诗菲“你在这里算老几,有你说话的份么?不服气的话,给我滚出去”。

    “你说滚,我就滚么,你这贱人,现在得势了,狐狸尾巴就全部显露了吧,以前还装着一副忍气吞声的可怜样,现在才是你的真面目吧”。

    唐暖央狂妄的大笑“哈哈,,,,你说对了!说的极对!你们全都给我记住了,现在这个家,我才是女主人,而我这个人呢,以前嘴上虽然不说,但是你们对我的每一点每一滴,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所以,以后小心点,别让我有机会抓到恶整你们的机会,我不会手下留情的,现在,想吃的就留下,不想吃的,统统给我滚出去,说穿了,你们不过是一群狗而已”。

    洛君天,你发火啊,开口阻止啊,别忍着,,,,“暖,,,暖央——,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你的家人哪,你怎么会变的这么无情,这么可怕”洛海珍不敢相信的看着唐暖央,她印象当中的她,不是这样的。

    “三姑,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一家人,可他们以前是怎么对我的,你没到看到么,相比起来,我现在说的话算是轻的了,人要将心比心,我不是圣母,我不会原谅他们的”唐暖央笑着回答,目光悠然冷漠。

    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她是准备要报复了。

    洛子龙在一边说道“表嫂,我可从来没有骂过你”。

    “表嫂,我也没有,其实我心里一直是向着你的”洛子赫也赶紧说道。

    “表嫂,其实我也一直劝宛馨别老是跟你作对来着”黎圣卿也不要脸去附和,见洛宛馨朝他射来的目光,又流着冷汗加了一句“其实我老婆也是嘴硬心软,她也不会存心的”。

    唐暖央看过这一张张的脸,讥讽道“你们可真是一群二面三刀,表里不一的哈巴狗,看到你们的脸,我都想反胃,我看你们还是滚出洛家吧”。

    洛君天一直保持的淡定姿态,在她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呼吸一顿。

    “你,,,你想把我们赶出洛家?”洛宏国气愤的拍桌子站起来“我在这个家里生活了快60年了,还轮不到你来赶我”。

    “我也不会走的,暖央,想不到你是这么歹毒的一个人,枉费我以前把你当成家人,是我瞎了眼睛”洛海珍捂着胸口,一副快要昏过去的样子看向洛君天,喊道“君天,你倒是说句话呀,你真的把你姑姑,叔叔,表弟,表妹们都赶出去么?”

    有了两个长辈在前面打头阵,其他的人也一一响应。

    “表哥,你不能被这个坏女人迷惑了,爷爷在遗嘱中说过的,我们可以一辈子留在洛家,享受荣华富贵的”。

    “表哥,你把这个赶走吧,她这是在挑拨离间”。

    “表哥——”

    “表哥——”

    唐暖央见时机差不多了,过去拉着洛君天的手,娇滴滴的说“老公——,你说过的,一定会让我开心的,你答应我把他们都赶出去的,你要是办不到,那我马上走”。

    洛君天哪会不知她在演戏,该死的丫头,这是想要逼死他。

    “君天——”

    “表哥——”

    “老公——”

    整个餐厅的人,全都逼着洛君天,让他做一个决定,唯有洛云帆没有加入这出闹剧,唐暖央一坐下,开始挑衅宛馨的时侯,他就预测到她的目的。

    洛君天放下筷子,低声吼道“好了,都别吵了,这个事情,改天再说”他现在也只能走缓冲路线。

    “不行!老公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一个答应,不然我马上走,我无法跟一个对我没有诚心的男人重新开始生活,有我就没他们,你要保他们,那我就走”唐暖央才不给他机会逃跑,这些人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亲人,他是狠不下这个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