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洛君天的决定!

    “君天,我是你姑姑,把你一手带大的人啊,你不能赶我走,你不能啊”洛海珍生怕洛君天被唐暖央迷昏了头,真的让他们全都赶出洛家,眼泪不由的就掉了下来。

    “表哥,我们都是一心一意以你为首,全心全意为洛家在付出的,你不能为了她一个人,寒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啊”。

    “表哥,如果她真的爱你,就不会给你出这样的难题,她这是想毁了我们洛家啊”。

    “表哥,如果爷爷在的话,他一定不会同意的”。

    洛家人也不落后,在唐暖央的话音一落,就集刷刷的抗议起来,他们就不信,这么多的人还比不过她一个溴。

    洛君天的头感觉快要爆炸了。

    他要是不同意唐暖央的请求,不把家人赶走,那她就可以有正当的理由发怒闹事,以至于达到最后离开的目的,可要是同意,就真的要把二叔,三姑他们赶走,他也是于心不忍,就算他对他们的感情并不深刻,但毕竟他们都是姓洛的,是洛家根基上的人。

    唐暖央这女人真是绝顶的聪明,知道他难以下决断,所以才故意这么做祷。

    洛云帆吃饱了,擦了擦嘴角,不紧不慢的说道“君天,你就做个决定吧,到时把我们赶出去我们就都到爸爸的坟上去跪着,让他看看,他的子孙后代在遭受着怎样的苦”。

    其他人诧异而惊喜的发现,这一次连洛云帆也站在他们这一边了,这也可以说明,关键时刻,他还是姓洛的。

    只有洛君天跟唐暖央知道,他之所以这么说,不是选择站在洛宏国那一边,他只是想帮唐暖央推波助澜而已。

    洛家其他人所有的脑子加起来,也比不过他洛云帆一个。

    “四叔,我看你们马上就要准备住在坟地去了,因为我有预感,我老公一定会把你们都赶走的,今天不是你们死就是我死,不是你们走就是我走”唐暖央装模作样的讽刺他,挑衅他。

    “我看不尽然吧,君天可不是昏庸无道的人,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清的”洛云帆温润淡雅的浅笑,跟他人毛燥愤怒,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在他心目中,我才是最重要的,而你们,在他心里,充其量就是一群攀附着他,看他脸色行事的哈巴狗而已”。

    “就算是狗,时间长了也有感情,况且还是那么多的狗”。

    洛君天听着他们一搭一唱的说的欢,绿眸急剧加重了色彩,反应出他内心的情绪波动起伏,,他以为他听不出他们有意把事情煽动的更大么。

    “二位,说完了么?”洛君天幽冷的把话插进去。

    “说完了”唐暖央正视他,嗲嗲叫道“老公,是到你该做决定的时候了”。

    洛君天含笑看着她,又看过其他的,思考了片刻后说“我觉得这四周就这么一栋房子,实在是太单调了,二叔,三姑,你们或许会同意,我在我们现在所住的房子两边,再造两栋,规格跟这里一模一样的豪宅”。

    “这——”洛海珍跟洛宏国犹豫了。

    “放心,建造的钱,我会出的,我还会配置一样的佣人,一样的顶级厨师,最重要的是,那栋豪宅会写在你们的名下哦”洛君天抛出诱人的条件。

    洛宛馨,洛子龙他们由刚才全都跨着的脸,现在全都惊喜了起来,对自已的妈妈或是爸爸使着眼色,让他们赶紧答应。

    如果是以一栋豪宅做为代价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其实他们也不想天天看着表哥的脸色过日子,只是贪图这里富贵而已。

    唐暖央没想到他想出了这么一个应对的办法,不由反驳“这算是哪门子赶出去啊,又给造房子,又给配佣人的,不过是让他们移到边上而已”。

    “老婆大人,离开了洛家大门,那就算是外面了,你只说把他们赶出洛家,没说不让我给他们造房子啊”洛君天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唐暖央气结,一时间反驳不了他的话。

    狡猾的家伙!!!!

    洛宏国跟洛海珍达了一致,说道“既然我们没法再过到一块了,那分开住也好,我们也不为难你了,免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让你在中间为难,好,我们同意搬出去”。

    “君天,姑姑只希望,你偶尔能到隔壁来看看我,哎,这大家庭本来挺好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洛海珍感慨着,好在只是搬到边上而已。

    唐暖央这下子傻眼了,她不仅没达到她的目的,反而让洛君天完成了她对他提的要求。

    洛君天得意的看向傻眼的唐暖央,笑眯眯的说道“老婆大人,这下子,我的诚意够足了吧”。

    臭丫头,跟我斗,你还嫩点。

    “我没食欲了,抱我回房间吧”唐暖央无力了,彻底的无力了。

    洛云帆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站起来面无表情的先离开。

    洛君天抱起唐暖央,对其他人说“你们慢慢吃吧,顺便可以商量一下,想要造什么样的豪宅,我会全部满足你们的,我先上去了”。

    “好的表哥”。

    “我们会尽快给你建造图纸的”。

    他们兴奋的样子,哪有将要被赶出去的沮丧,开心像是中了六,合彩,不过他们对唐暖央,内心更加的仇视了,他们不会忘记差一点被她整死的事实,好在表哥对他们还不错。

    洛君天提步离开餐厅,抱着唐暖央回到楼上。

    “亲爱的,今天总算是让你心满意足了吧,老公对你好不好?”洛君天啄了一下唐暖央的唇,邀功似的说道。

    唐暖央推开他的脸“好什么,一点也不好,我说的赶出去,是让你剥夺他们的财产,然后赶出去,还有你妹妹,你打算怎么处理,你这样根本就是在投机取巧”。

    “老婆,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你让我做任何的事,我都做的到,当然,如果你说我让我去死的话,那我估计不能,因为,死了之后就不能陪在你身边了”洛君天无视于她的反驳,嬉笑着吻向她的唇。

    唐暖央别开头,让他吻了个空,落在她的脸颊上。洛君天只好把嘴唇移开“奸计没得逞,不开心了?”

    唐暖央歪着头想了一会,忽而转过头来“你说除了让你去死之外,什么你都答应我是吧,那我想明天上班去,这个要求不过份吧”她如果说,让他放她走,那等于是屁话,等于没问,所以她不如问点他能够考虑的。

    现在首要目标是回到工作中,不能被他困在这里。

    “你的脚还没有好,怎么能去上班呢?”

    “我可以坐轮椅啊,你可以送我去上班,我一个坐轮椅的瘸子,也跑不到哪里去吧”。

    洛君天垂着眼皮想了想,同意了“好,我允许你去上班!”

    “一言为定,不许赖皮”。

    “要不要拉勾”洛君天伸出小手指。

    “我才没你那么幼稚,现在给我去放水,我要洗澡”唐暖央已经两天没洗澡了,她可不想明天臭哄哄的去公司。

    洛君天起身立刻去放水,过了一会,出来抱着她进卫生间,将她放在膝盖上,就动手帮他脱衣服。

    唐暖央忙拉住他的手“我自已来吧,你出去吧!”

    “那怎么行,万一摔倒了怎么办,你身上我哪里没摸过看过亲过,舔都舔过了,还害羞的话,会不会太假了”洛君天调侃早已脸红如潮的唐暖央,拉开她的手,给她继续脱衣服。

    “洛君天我真的可以自已来的,而且你在这里,我真的很不自在”唐暖央拉开他的手“你把我放在椅子上,然后出去吧,我自已真的没问题”。

    洛君天叹息,严肃的说道“我说不可以”他拉下她的手,不顾她的反抗,三二下全部脱下来,然后放到水里,受伤的脚放在外面。

    他给她洗头,手法非常的温柔,唐暖央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惬意的闭上眼睛,恍惚快要睡着了。

    突然,胸前似乎多了两只手,她猛的张开眼睛,皱眉“洛君天,别色情——”

    “我在给你洗澡啊,哪有色情,是你自已的思想肮脏吧”洛君天手上挤着沐浴露,在她身上揉出泡泡,表情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已经开始邪恶了。

    唐暖央用力的拉扯他放开她身上的手“洛君天,我有手,这事情我来做就好了,我真不习惯”。

    “所以我才要多帮你洗啊,好让你习惯嘛,要是哪里你手受伤了,还不是老公我帮你洗,现在就当是演练吧”他实在舍不得放开手中细嫩柔滑。

    “这是什么歪理,诅咒我连手也一起伤到么?洛君天你别使坏,快拿开”她会不了解他现在心里想些什么,他可是洛君天,一只超级无敌的大色狼。

    洛君天绿眸荡漾着色眯眯的邪光,移动着另一只手,来到她的大腿根部“这里有点脏,我得帮你好好洗洗”。

    “不许碰那里——”唐暖央惊呼。

    “那里?”洛君天故作不解的摸到她的***上,坏坏轻揉着她的花心“老婆,你是说这里么?”

    “洛君天——”唐暖央抓狂的喊道。

    “嘘——”洛君天伸出手指,压在她的唇上“别叫洛君天,叫老公,亲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