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是不是私奔!

    这演的又是哪一出啊,老公跟小情人刚走不久,这男朋友又杀来了?!!!

    安斯耀冷凝着脸,目不斜视的把唐暖央推出公司,按下电梯门。

    “安斯耀,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嘛”唐暖央转过头看他,想要先稳住他。

    公司里的员工全部挤到门口,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她们不是见死不救,而是老板没下命令,谁知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贸然上去,若是帮了倒忙,到时连自已的饭碗都掉了。

    而唐暖央之所以不声张,是因为,她不喜欢吵的沸沸扬扬的,让安斯耀难堪,也让自已难堪溴。

    电梯来了,安斯耀把她推进去。

    他们一走,趴在门边的员工就全都炸窝了。

    “怎么办,这安先生不会要带着老板去殉情吧”可可一阵惊呼祷。

    开米在后面拍了一下她的后脑袋“你少乌鸦嘴了,我看这安先生是知道老板跟洛先生复合的事,他男朋友的地位即将不保,所以打算掳走老板,带她私——奔”。

    “天哪,好浪漫——”可可捧着脸,超级向往的模样。

    “浪个个头,不管是殉情还是私奔,被洛先生知道之后,都会变成恐怖的凶杀案”小陈学着开米的样子,也用力的拍了一下可可的后脑勺。

    “那如果,我们知道这个情况不告诉洛先生的话,他会不会把我们给灭口了呢”苏苏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全部都冷汗直冒了。

    只见小陈行动迅速的拿出手机,翻出洛君天的手机号码打过去“喂,洛先生么,我是蓝光策划公司的小陈,就是6分零50秒之前,安斯耀先生把老板给带走了,他的身手非常了得,我们奋力反抗,仍旧打不过他,您想想办法吧”。

    电话那头传来“啪——”的一声,吓的小陈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一些,这个大BOSS,隔着手机这气场还是这么强大。

    “你说什么,他们人呢?上哪里去了?”洛君天吼道,他正拿起文件,就接到这么一通电话,怒火顿时直冒,把手里的文件就砸在了桌子上。

    “我,,,我们不知道啊,他们已经下楼了,要不然我追下去帮你看看?”小陈被他吼的心脏砰砰直跳,实在是好恐怖啊。

    洛君天不再多说,挂断了电话,拿起外套,就往外雷厉风行的走去,打电话给唐暖央。

    而唐暖央的手机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刚才安斯耀突然过来推她走,她根本没时间去拿手机。

    “该死——”打不通电话,他诅骂着,转而打电话给安斯耀,电话通了,响了几下,竟然给挂了。

    安斯耀这王八蛋,这是要带着他老婆上哪儿去?

    想到他派去监视柳玄月的就在那一带,他马上又打电话过去,让他们马上去拦截,拦不到的话,也要想办法跟上他们。

    而他自已,也驱车赶往唐暖央的公司,他甚至想,这会不会是她指使安斯耀这么坐的,不然他怎么知道她今天来上班了,对了,柳玄月那小子,难道是他说的?

    安斯耀关了电话,把唐暖央抱上车,把轮椅就那么扔在原地,驱车离开。

    车子开在路上,车里寂静无声。

    唐暖央知道他现在不冷静,所以不去激怒他,看他表情有所缓和之后,才平和问道“斯耀——,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真的要跟他复合么?”安斯耀放慢车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他想带她远离洛君天的掌控,这样子不断的行驶在路上,就有一种摆脱的感觉,他不介意带着她一直开下去。

    抿抿唇,唐暖央想了很久,望着窗,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安斯耀冷笑“呵——,你不是应该肯定的说,我不会么?你说不知道的意思,是你动摇了,他洛君天做了什么让你感动的事,让你的心这么快就动摇了?”

    唐暖央提起一口气,又重重的呼出“你说的对,我动摇了,我现在脑子里也是一团乱麻,你问我到底会做出什么决定,我也不知道,我连自已都回答不了,怎么来回答你呢,我一边是不想再回到洛家,回到过去,想到坚定不移的走自已规划好的路,另一边呢,又突然无法抗拒起洛君天的温柔来,开始觉得,复合也未尝不可,所以我也很矛盾,你知道么”。

    安斯耀缓慢的呼吸着,把车子停到一边。

    车内,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过了许久,车内又响起声音“暖央,不要走回头路,洛君天不会改变,他还会伤害你的,相信我,现在他之所以对你这么温柔,是想赢回去,等你死心塌地的回到他身边之后,他又会开始去沾花惹草,不把你放在眼里,想想他曾经对你的伤害,那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心软,即使你舍命救过他,回报你的,也不过是他跟情人出双入对的背影,你还要再愚蠢一次么,到头来也不过是后悔,还有更深更沉的痛苦,暖央,我不是想要破坏才这么说,你心里也应该清楚,我说的全部都是实话”安斯耀握住她的肩膀,凝眸“答应我,不要回到他身边,好么,不要回去——”

    唐暖央沉默着,动了动嘴唇,又沉默下来,反复几次之后,才最终说道“我现在无法给你任何答案,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不过,总会有答案的”。

    安斯耀的手,慢慢的从她肩上滑落,心也跟着慢慢的滑落“那如果你有了答案,可以第一个告诉我么?”

    “可以!”唐暖央点头,就算是对他这15来的所付出的时间与情感,她觉得,她必须要满足他的这个要求。

    “你心里终究还是爱着洛君天的,对么?”安斯耀在她的犹豫与不确定中,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心很痛,但不是非常尖锐的酸,而是酸酸的,涩涩的,满嘴的苦味,他觉得很累,想要从中抽离,又怎么都办不到。

    唐暖央转开脸,望着无垠的公路,轻轻的笑了“我想——,或许是这样吧,但是这不表示,我最后答案是回到他的身边,像你说的,他并非一个让人值得信赖的男人,信赖跟爱情是两回事,爱情是一刹那的打开心房,所绽放的光,而信赖则需要时间的慢慢积累”。“你说的很对!那确实是爱情”安斯耀苦笑,驱动车子,看着前方,开的很慢,心里忧伤的没有一丝的力气。

    他该怎么办?没有方向的何止是她,他也没有方向了,一起迷失在爱情这个国度了,是该坚持还是放手,,,,

    唐暖央看出他心里不好受,可总好过欺骗吧。

    洛君天赶到公司楼下,眼尖的看到扔在停车区的轮椅,见方向是朝着东边的,也不管方向是否准确就追去了。

    开到一半,手机响了,是他派出的人打来的电话,他立刻接起“找到了么?”

    “找到人,我们现在正跟着他们”。

    “做的好,继续跟着他们,把具体路段发给我”洛君天沉声说道,按下放在一边的手机,很快他就收到了路径图。

    安斯耀,让我找到你,我非把剥了你的皮不可,他的眼中满是狂风暴雨,嗜血的模样,像是个恶魔。

    唐暖央看着窗边已经结成菜仔的油菜田,转头对安斯耀说道“既然出来了,就呆一会再走吧,抱我下去,到田梗上坐一坐吧”。

    “好!”安斯耀把车停下来,下车,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抱出唐暖央。

    她抬头看他,他的脸非常英气,端正的五官,像古代的将军一般英姿飒爽,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微风吹乱他的发丝,挡在他黑曜石般的星眸上,那星光在发丝间射出来,无比璀璨。

    其他这样的他,跟18岁的时候差好多,那时的感觉,是个干净瘦长的白衣少年,有温柔单纯的笑,而现在,他是个强壮的男人,深沉的心机,稳重又干练,时间,真的改变了很多。

    “就把我放在那里吧”唐暖央收回思绪,指了指一旁的田梗。

    安斯耀跨过去,将她轻轻的放下,然后坐到了一边。

    看到这田梗,他不禁回想起,一年前,在那黑漆漆的夜里,他带着她奔逃,然后摔在田里,导致她流产的事情,那天的她,真的很可怜,每当想起,他心里也会感觉难过,他想,她至今也不知道吧,其实,她有权利知道的。

    “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呢?”唐暖央摘下脚边的一朵蓝色小野花,捏在手里玩,见他失神的盯着田里,不由的问。

    安斯耀回神“哦,没什么——”思考了一会,他决定借此机会告诉她“暖央,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本来跟洛云帆说好,打算永远不告诉你的,不过看到这片田,我觉得你是应该要知道的,一年前,你跟洛君天离婚那会,在那村子里,刀子不小心割到了你的喉咙,于是我抱着你跑,在半路上我摔了你一下,然后你——”

    唐暖央正睁大了眼睛看他,等着下文,突然间,他们听到背后响起很多的脚步声,打断了安斯耀即将要说的话。

    他们回过头,看到几个穿黑色西装的人把他们围住。

    她一眼就认出,是洛家的“狼狗”。

    “是洛君天派你们来的?”

    “少夫人,少爷让我们先来保护你”。

    唐暖央不悦的沉下脸来“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我跟我的朋友一起来郊游,有问题么,全都给我滚回去”安斯耀的话,她只听了一半,就给他们打断了,说实话,也心里相当之不爽。

    而且,如果有他们在场的话,他们也不方便在继续刚才那个话题。

    “对不起少夫人,少爷有令,要严密的保护您的安全”。

    唐暖央知道,她再吼一次,这群“狼狗”,还是会跟复读机似的重复刚才说过的话。

    “洛君天的作风,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安斯耀浅笑,带着几许鄙夷。

    不到一刻钟,洛君天到了,看着坐到田梗上一男一女,他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敢情两位是结伴来亲近大自然的是吧”他克制着把安斯耀当场撕了的冲动,阴沉沉的笑道。

    唐暖央呼了呼气,知道他想动手打人,这么多狼狗加上他,安斯耀不死也得落个残废。

    “那个,,,洛君天,我们能不能文明点,别总弄的跟黑社会老大似的,怪恐怖的,你身上穿的可是意大利名师设计的绅士西装,所以你就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她拉住的手,非常温和的劝道。

    “安斯耀也穿着西装啊,他怎么就不绅士,还干出绑架的事情来呢”洛君天反问,心里更是火大。

    “谁跟你说我是被他绑来的,是我跟他约好,今天要来这里坐坐的,原本也想叫上你的,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喜欢坐在这脏兮兮的泥巴上嘛,你就别给我没事找事了好么,让他们都散了吧,一个个戴着黑超,穿着黑色西装,以为再拍黑客帝国啊”唐暖央不想看到有谁受伤,尽量把事情给压下来。

    洛君天的绿眸收缩“你不要让我猜中说,你想让他带你私奔?”

    “噗——”安斯耀坐在那里就忍不住笑了“我倒真想是这样呢”。

    唐暖央满脸的黑线“洛君天,你在发怒的时侯,智商就等于零,就算我要私奔好了,我会蠢的让斯耀来公司接我,让所有人看到,然后让他们有机会告诉你么,再说了,凭什么为了摆脱你,我就要放弃我辛苦打拼出来的公司,安斯耀也不可以丢下银行就走了,笨蛋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

    “是有够笨的”安斯耀在边上附和。

    洛君天的脸像万花筒似的变幻着颜色,对一边的狼狗下达命令“把安斯耀给我拉起来”。

    “是!”两只狼狗一接到命令,立刻把安斯耀从地方拉起来,一人控制一边。

    安斯耀还是一副无惧的模样,脸上还带着挑衅的笑。

    唐暖央却已经吓坏了,她站不起来,只好去拽着洛君天手“你,,,你要干嘛,你敢打人的话,我就,,我就,,,”“我今天就打他,你要怎样”洛君天低头看她,他倒想听听看,她还能怎么帮安斯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