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剁成肉泥!

    “我就——”唐暖央一时语塞,她在绞尽脑汁想着能让他停手的办法,可她忽然发现她越是帮着安斯耀,洛君天的怒气就更大,好像反而帮了倒忙。

    洛君天蹲下身,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挑战般的说道“你就怎样啊,说啊”。

    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对视着,,,,

    “不怎么样”唐暖央突然态度一改,无所谓似的摇头“你要打的话,就打吧,但是先把我抱回车上去,我不喜欢看到暴力的场面,还有警察找来的话,也跟我无关,别把我拖下水,另外——”她撒娇般的摇着他的手“今天晚上我想去吃法国菜,你带我去啊,好不好,老公~~~~”

    这家伙只要一开心,自然也就没有打人的兴趣了溴。

    一句老公,让洛君天的心情顿时大好,虽然他也知道这女人在故意哄他,好救安斯耀,但仍旧让他感到开心。

    “真的打他一顿你都无所谓么?”洛君天温和的问道。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担心你,你要是打了人家,改明他去告你,到时报纸那么一登,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洛氏集团的总裁是个暴力狂,那你多掉面子啊,对不对,到时我也会觉得丢脸的”唐暖央转着弯,给他分析着打人之后的不良后果,说穿了就是劝他还是不要打人祷。

    “呵呵,,,这倒也是,说的很有道理,我老婆果然聪明”洛君天赞同的微笑着,连连点头“所以说,我不该给他机会告我,不如直接剁成肉泥,装进罐子里,空运到非州的难民营,发给他们当食物,那就毁尸灭迹了”。

    唐暖央的额头掉下一滴巨型的冷汗来,,,,,

    就连站在那里的“狼狗”们也听的一种发毛,少爷发起狠来,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安斯耀却听到哑然失笑了“洛君天,你的暴力想像可真是有够超前的,暖央,你确定要跟这个变态么?弄不好半夜,他就把你给卸了,这样的人,应该往精神病院送才是”。

    洛君天对安斯耀笑的无经灿烂“看来你是想加快速度变成肉泥啊”。

    “来吧,剁吧,我看你洛君天有没有这个胆子——”安斯耀笑的云淡风轻。

    “你看我敢不敢”洛君天站起来,笑意越发的深,越发灿烂,也越发的恐怖“去拿刀,今天我要亲手把这家伙剁碎”。

    狼狗们站在那里有了一丝犹豫,难不成少爷真的要杀人么,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

    “没听到我的话么?”洛君天的眼睛幽冷的往边上一瞟。

    “是,我们马上去拿”狼狗立刻跑去拿,心里都忐忑不安极了。

    唐暖央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么严重的方向延伸,从打一顿直接变成要杀人了,而且还那么血腥,那么残忍。

    她顾不上脚不能动,撑着手臂从地上单腿站起来,“洛君天,你疯够了没有——”

    “暖央,你小心点——”安斯耀见她摇摇晃晃的,快要摔倒的样子,忙喊道。

    他的话音刚落,她的身形就一阵不稳,往一边的油菜田里跌去“啊——”

    哎呀,她的腰扭到了,唐暖央痛的说不出话来,心里的火是一把把的燃烧着,这一大早,他们是想要折腾死她么。

    洛君天转过头,看到摔在田里的唐暖央忙过去抱起来“你站起来干什么,痛不痛?”

    “能不痛么?你这神经病,不是要去杀人么,那就杀吧,我不管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放我下来,我自已回去”唐暖央也被气的炸毛了,她招谁热谁了。

    “洛君天,你先带暖央回去吧,她好像摔的很痛”安斯耀还算是理智,见唐暖央表情痛苦的样子,怕是哪里摔伤了。

    去拿刀的狼狗也回来了,低着头说道“对不起少爷,我们没有拿刀,要不要现在去买?”

    唐暖央无语了“洛君天,你今天要是铁了心的要大开杀戒的话,你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我也剁成肉泥,空运到非州算了,我也算是做一件善事了”。

    洛君天听出来她是在讽刺他,撇了撇嘴,不情愿似的说道“算了,等我走了,把安斯耀放了吧”。

    “是!”狼狗们应道。

    “这下子你满意了吧”洛君天大步向前走,心里非常不痛快。

    唐暖央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在他怀里呆着,反正多说无益,还是沉默的好。

    安斯耀在后面望着他们的背影,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丝苦涩。

    洛君天把唐暖央抱进车里,发动车子,咆哮着离去。

    唐暖央坐在车里,揉着腰,不去理会他,管他要开去哪里。

    “腰痛么?”洛君天见她一直在揉着腰,就开口问了。

    “痛”唐暖央面无表情的回答,还不是拜他所赐。

    洛君天的手伸过来,按在她的腰上,轻轻的揉了揉“是这里么?”

    唐暖央眉头皱了皱,点了点头“嗯,对,就是这里”。

    “刚才谁让你站起来的,男人之间的事情,女人不该插手,懂么”洛君天一边缓慢的开着车,一边说道。

    “我也不想插手啊,我巴不得眼不见为净呢,可偏偏我就在旁边,让我给听到了啊,这又要打又要杀了,我能当作没看到么,洛君天,你当总裁真是太屈才了”唐暖央也忍不住抱怨,明明是他的错。

    “我会这么愤怒,还不是因为你嘛,说实话,到底是安斯耀把你给掳走的,还是你自已自愿跟他走的?”洛君天一定要弄清这一点。

    唐暖央沉思的眨了眨眼睛,摇头道“刚才情况太混乱,我也弄不清了,不算是强迫也不算是自愿吧”。

    洛君天的眼皮一垂“这算是什么回答”。

    “真实的回答啊,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也没有向你解释清楚的义务”唐暖央耸耸肩,无所谓的模样。

    “吱——”

    急打了一下方向盘,猛的踩下刹车,车子停在路边上的草丛里。

    洛君天把整个身体都转向她“唐暖央,你好像还有些搞不清状况,我们没有离婚,你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要跟男人出去,我就有权利管,你就是义务解释清楚,懂么?”

    “谁说没离成的,还不是你耍赖,把那张股权转让书给销毁了,有本事你让吴律师出来,把遗书的复本拿来啊,有本事你把50%股份还给我啊”唐暖央反驳道。“老婆,你说的话,我可是一句也听不懂”洛君天装傻充愣的摇头。

    “你当然不听懂啦,要是能听懂,不就是等于承认你动了手脚嘛,你才没这么笨,对不对”唐暖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洛君天脸上隐隐露出一丝笑来“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反正,总而言之,你唐暖央是我洛君天合法的妻子,这点是改变不了的”。

    “你的一张嘴,死的都让你说成活的吧,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唐暖央靠在座椅上,把眼睛一闭,结束这个话题。

    洛君天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无声的帮她揉着腰,手法轻柔。

    “还痛不痛?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他关心的问。

    “不用了,不过是有些扭伤了而已,现在已经不怎么痛了,你送我回公司吧”唐暖央不咸不淡的说道。

    “都中午了,不如先去吃饭吧”洛君天把手从她腰上拿来,驱车去餐厅。

    吃过午餐,洛君天送唐暖央回办公室。

    “我会不定时打你电话了,要是你不接的话,我就马上赶过来,听懂没有”洛君天非常严肃的说道。

    “对不起,我没听懂,麻烦再讲一次”唐暖央不满他命令式的口气,故意整他。

    洛君天脸色有些难看,又重复了一次“我说我会——”

    “听懂了,再见,不送”唐暖央这次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的话,朝着门口指了指,悠哉的掀开桌上的文件夹,低头工作。

    洛君天脸彻底脸青了,可是又不能拿她怎么样,转身走出办公室。

    听到关门声,唐暖央才把头抬起来,舒了一口气。

    不过紧接着她就发现另一个噩梦开始了,当半个小时之内,接了10接电话之后,她彻底要疯了。

    “叮咚,,,叮叮咚,,,”又响了,又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唐暖央忍着把手机砸碎的冲动,接了起,用甜美的声音的说道“喂,洛先生,请问我的话费帐单可不可以找你报销?”

    “当然可以!乖乖工作,别开小差哟”洛君天用轻快的声音回答,挂了电话。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唐暖央对着手机连骂了三声,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忙放手机,整理了一下头发,恢复精干的模样“请进!”

    办公室的门了,小陈拿着一份文件进来找唐暖央签名。

    “老板,洛先生找到你跟安先生之后,没把安先生怎么样吧?”。

    唐暖央签字的笔一顿,明眸慢悠悠的抬起来“小陈,不会是你向洛君天告的密吧”。

    “这,,,这个,,,,我——”小陈绞着手,支支吾吾的“我们是怕安先生对你不利,所以才打电话给洛先生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哟,是大家一起想的,我不过是实施的那个人而已”。

    呜,,,,怎么办,老板看起来相当不爽。

    “叮咚,,,叮叮咚,,,”该下油锅的手机又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