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关于那件事的真相!

关于那件事的真相!

    唐暖央徒然响起的喊声,让洛君天怔住了,绿眸从洛云帆的脸上移到她的脸上,风云骤起“你在为他说话?”

    “我不为谁,我只是觉得你的话有些过火了,请你不要再说了,好么”唐暖央垂着眼皮,脸色有些苍白。

    洛君天的话在无形中将她一并刺痛,她知道他不是针对他,也不是有意的,可是她还是想到了她的父亲,心就像要裂开来似的痛,人该有多卑鄙,才会连死都不怕,去换儿女的荣华富贵。

    如果可以让她来选的话,她什么都不想要,为什么要那么卑鄙,自已做决定呢,留给他们的只有这份悲痛,所以她能体会洛云帆的感受,能体会他的心,或许他的伤痕更大。

    洛君天见她这副痛楚的模样,这忽然意识到,自已的话让她想到了她的父亲,刚刚腾起的怒气也随之散去“老婆,对不起,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溴。

    “算了,我知道,不要再说了好么,四叔他要留下就让他留下吧,别在说他了”唐暖央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不想再谈论下去了。

    只要一想到她的父亲,就会令她窒息。

    洛云帆轻轻的放下刀叉,在她说话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将自已隐藏好了,现在的他看起来云淡风轻,温文尔雅,完全不见刚才那从他身体散发出悲痛,那股弥漫在他周围的黑气也不见了祷。

    只差一点,那只藏在他灵魂深入的怪物就要出笼了。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他站起来,拉开椅子,走出去。

    唐暖央追随着他的背影,心里难受了,她还以为在洛家这么多年,最难熬的是她,可现在才发现,其实不是,起码她不开心的时侯,还能选择不说话,还能跟洛君天斗气吵架,可是他呢,将这么沉重的伤痛埋在心里,却将自已藏的这么深的融入这个家,记忆中,他从来都不发火,脸上永远带着比春光还是暖的笑容,以至于他变的那么恐怖,又那么的可怜,或许他的心灵早已化作黑暗的冰山,静静的潜伏在所有人都窥探不到的地方。

    “咳,咳,看完了没有”洛君天重咳了两声,冷着脸,将刀叉往盘子里重重一放。

    唐暖央收回视线,看向洛君天,相比起来,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要幸福的多,他就跟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一样,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

    “看完了,我只能说,洛君天你的刻薄劲,跟那些三姑六婆没两样,专挑那些让人受不了的话说,对你,我表示很无语”。

    洛君天一口鲜血堵在胸口“老婆,你现在是在同情他么?女人就是容易心软”。

    “世界上最可耻的事知道是什么么?那就是对已经过世的人不敬,改明让他把你爸妈从坟墓里挖出来骂一顿,你试试会有什么感想”唐暖央喝了一口果汁。

    “OK,算我说错话了行么,不过你别以为他洛云帆就是好人,我早就看出他是一只有着锋利爪子的老虎,一不留情,弄不好会被他吃掉,藏的越深的人才越难对付,你以为我只是单纯的排挤他么,如果我不小心点的话,洛家说不定会完蛋的,对付敌人,是不需要的仁慈的”洛君天完全不后悔刚才对洛云帆说的那一番话。

    “你未免把他想的太强大了,你现在有公司80%的股份,他不过才20%,他斗不过你的,你大可以放心,况且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叔叔,对他宽容一些吧”唐暖央觉得洛君天的神经绷的太紧,完全在杞人忧天。

    洛君天重新拿起刀叉,把盘子里的肉喝掉,悠悠的说“所以才说,不能让女人来掌控世界”。

    “你——”唐暖央知道他在暗讽她优柔寡断,不服气的反驳“你这暴君,没人情味”。

    “老婆,你呢,人很聪明,也很精明,只是有时侯容易感情用事,这个非常危险的事情,你骂我没关系,不过总有一天,你会认同到,我不是冷酷,我是清醒”洛君天擦擦嘴角,微笑的说道。

    唐暖央没什么话可说了,但是她会坚持自已的想法的。

    吃完了早餐,他送她去公司,望着窗外,她想起安斯耀昨天跟她说了一半的那件事。

    那天夜里,为了逃离洛君天,然后他把她摔在田里,然后她就,,,她就怎么了?!!!她百思不得其解,还说这是只有他跟洛云帆才知道。

    “想什么呢?”

    “洛君天,你知道一年前在农村你来找我那次,安斯耀带我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么?洛云帆有跟你说起过,我在上飞机前发生的事么?好像是一件事非常的秘密的事情”唐暖央心想,或许他也知道,毕竟那是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提起这事,洛君天的脸色立刻阴沉“没听说过,很重要么?”

    “我也不知道重不重要,安斯耀昨天要告诉我的,然后你家的狼狗就来了,我们就没有继续说了,算了,我待会打电话问他吧”。

    “不准跟他再通电话”洛君天不悦的说道。

    “我要跟谁打电话,是我的自由,我只是想听他把话说完,究竟是什么事情”。

    “依我哪,他是故意编造出来的,目的就是让你再去找他,好让他有机会接近你,上飞机前会发生什么事重要么,一听就是借口”洛君天想到后来在医院,她把孩子打掉的事情,心又闷了,所以这情绪就变差了。

    他很想问她当时为什么要打掉孩子,可是这就像他心里的一道伤疤,因为生怕听到心碎的回答,所以他问不出口。

    “我们别在继续说这个事了,电话我不打就是了”唐暖央对他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争论下去,也没有意义。

    “安斯耀就是个骗子,现在他正想着法子骗你,千万别上他的当”洛君天握了握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

    “明白!”唐暖央笑着应道,心想,洛君天你才是大骗子。

    送她到了公司,洛君天就先走了。过了一会,唐暖央给安斯耀打电话,不过只收到电话留言,说他现在在开会,不能接电话。

    中午的时候,她又给他电话,通了,有人接了起来“喂——”

    “斯耀么,我是暖央,我想请你吃顿午饭,继续聊一聊关于昨天你想要告诉我的事”。

    电话那头的安斯耀有一些犹豫“要不吃餐吧,我现在有几个客人在,走不开”。

    “呃,,,那没关系,改天吧,反正我不急,我们再电话联系吧”。

    “那好吧,我先挂了,改天再联系”。

    放下手机,唐暖央呼出一口气,看看时间,叫了外卖上来。

    下午的工作也十分的顺利,更可喜的是,程总又打电话来,表示愿意跟她合作,当她试着问,是不是有人找过他的时侯,他说没有,这就奇怪了,她还以为是洛君天出面说过些什么呢,不过这样一来,她心里更加的舒坦了。

    五点钟,洛君天来的比闹钟还要准时。

    “今天心情看上去不错嘛,我们回家去吃饭吧”。

    “我想回我自已的公寓去,然后我给你做饭吃,怎么样?”唐暖央按着原计划,笑容满面的提议。

    洛君天差一点就要受不了诱惑的说好,转念又一想,他坚定的摇头“不行!”她想一点点回到她的世界去,先是来上班,上了两天又提要求说要去公寓,之后会说想要长处,在之后呢,,,

    “为什么不行啊,我给你做饭哦”。

    “没有理由,说了不行就是不行,现在我们回家”洛君天不给她机会来说服自已,将车子往洛家的方向开。

    计划失败,唐暖央一路的心情都不佳,以至于吃晚餐的时候,也没什么食欲。

    洛云帆跟早上一样,坐在他的那个位置安安静静的吃饭,虽然不出声,不过像是刻意在对洛君天说,我就在这个家,就在这里。

    洛君天怕唐暖央又因为洛云帆而跟他闹情绪,为了待会在床上的性福,他暂时也当回哑巴,当洛云帆不寸在。

    唐暖央抬头看到洛云帆的脸,突然想到安斯耀要跟她说的事,他也知道的,那何不借着这个机会问问他呢。

    “四叔——”她叫道。

    洛云帆抬起头来“嗯,有话要说么?”

    “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一年前我喉咙受伤那次,在上飞机前发生了什么事?安斯耀说,只有你跟他才知道的,到底是什么事啊,你可以告诉我么?”唐暖央目光坦然的望着他。

    洛云帆的瞳孔刹那间收缩,这是他紧张时的反应,不过表面上,仍旧看不出异样来。

    洛君天也把眸光投向他“四叔,这事被弄的这么神秘,究竟是什么事啊,我也想要听听看”。

    洛云帆拿起餐巾不慌不忙的轻拭着嘴角“暖央,安斯耀是这么跟你说的么?”

    “是啊,他说奔跑的时侯,在田里摔了我一下,然后我就,,,,到了这里,谈话就被人打断了,这几天正想找他再问问,今天正好你也在,我想问你也是一样的,告诉我吧,我真的好奇死了”唐暖央用轻松的口吻说道。

    洛云帆坐在没有笑意,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