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关于信赖!

    唐暖央一愣,眼中顿时冒火,拿起手里的平板电脑就去打他“废话,要是我醒着,会让他们给我做人工呼吸么?洛君天你当我想男人想疯了,在那种命都快没了的情况下,还跟两位帅哥***?”

    她真是快要被他给气死了,竟然会问出这种龌龊问题来。

    洛君天按住她打人的手“好吧,我相信你就是了,我只是问问而已嘛”。

    “谁要你相信啊,你可以不相信,反正我问心无愧,况且就算有什么我也不需要向你解释,以后不准再提这件事了,不然我撕了你”唐暖央危险的眯起眼睛,冷冷的恐吓。

    这事情关乎在她,安斯耀,洛云帆三人的名节问题,在那漆黑的夜里,她昏迷不醒的情况,鬼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就算把她给轮,奸了她也不会知道,越是说不清的事,就越容易让人联想溴。

    当然,她想就算洛云帆那狡诈的老狐狸会起色心,也总该相信安斯耀这个初恋情人吧,应该不会发生两人联手占她便宜的事情,要不然安斯耀也不会想要告诉她,谁干了那种坏事还有说出来?应该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的人吧,虽然她还有点疑惑跟不解,这人工呼吸有什么好保密的,或许他们觉得需要吧,总之,这件事过去了,就不要挖出来说了。

    “OK,我不问了,我是想说,你现在也大概知道那两个家伙的无耻本性了,以后少跟了他们来往,最好是不要来往,男人对女人最终只有一个目的,我是为了你好,相信我,少跟他们接触”洛君天拉起她的手,关心的说道,手趁机摸上了她的大腿。

    “他们的本性怎样我不敢妄下断语,不过你嘛,我倒是知道,绝对只有一个目的”唐暖央笑眯眯的拉起他的毛手,举起来祷。

    洛君天的身体向她压去“我们可是堂堂正正的夫妻哟,摸一摸,亲一亲很正常的”。

    他侧头,将薄唇凑近她的脖子,轻轻的啄着,大掌揉捏着她胸前的两团柔软,屋里的色调,立刻变的暧昧色情起来。

    “你说正常,谁还敢说不正常”唐暖央抱着靠在她脖子上的脑袋,享受的闭上眼睛。

    今晚的***,来的特别的快!!

    “老婆,你就属今晚最配合了,这样更加迷人”洛君天欣喜不已,自已终于不用像是强,奸犯似的跟她做,爱了。

    他的唇顺着她的领口向下移动,用牙齿咬开她衬衣的纽扣,淡黄色的衬衣里面是同色的内衣,已经被他弄歪了,他熟练的解开她背后的钩子,扯下来扔在一边,注视这一对白皙柔嫩的玉兔,他的绿眸散发出原始的***,一个男人对女人的***,他的下腹顿时紧绷。

    低下来,他含住那如桃花般的粉嫩的花蕾,狂妄的吸允着,飞速脱着自已的衣服,像是一分钟也等不了似的。

    “嗯,,,,,,”唐暖央帮他解开皮带,握住他的巨大***着,那东西,在她掌心中变的更大,更坚硬,仿佛握着带火的铁棒似的,兴奋的呻吟声,在她嘴里自然的流淌出来。

    这无疑刺激洛君天更快的进入关键的步骤,看样子,今天她比他更加急切的想要。

    他推高她的裙子,扯下她的底,裤,发现他还没有碰过,就已经湿透了,这***还真是旺盛,他喜欢这样的她,够诚实。

    直起腰来,他架起她的腿放在自已的肩头,奋力挺身,深深的进入她的体内,一下子便碰到她的花心。

    “啊——”唐暖央快意的尖叫,身体为之颤栗。

    “老婆,你爱死我对你这样吧”洛君天靠下来,故意逗她“说老公我爱你,我就马上给你一次***的体验”。

    唐暖央用手掌推推他的俊脸“快点——”

    “不要,今天我就想要慢点,温柔的,缠绵的,,,,”洛君天慢慢的抽动着身体,像是抓痒似的,就是不给她抓最痒的地方,那样的话,她就会疯掉,他想要看看她疯狂的想要他的模样。

    “拜托你别半死不活,没吃饭么,用点劲好不好”唐暖央抱怨着,现在她期待的可是他跟野兽似的凶猛劲,不要像绵羊似的。

    “没有爱的鼓励,我没有动力呀”洛君天一副虚弱的样子,引诱道“你说一句老公我爱你,我就给你,保证让你身体的每个毛孔都舒服的想尖叫”。

    唐暖央的表情越来越难耐“洛君天,你真卑鄙——”。

    “卑鄙的老公近来肾亏,腰好酸,今天就休息吧,不做了”洛君天退出她的身体。

    唐暖央用脚缠住他的腰“不许走!”

    “哎哟,年纪大了,这想干点什么都累,偏偏老婆连鼓励的话也不说一句,我的命太苦了,跟就耕地的黄牛似的,光叫人家辛苦的劳动,不给奖励的,人家不干了”洛君天委屈的拉开她的腿,又故意留机会,让她再缠上来。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在缠上来。

    “你去死吧——”唐暖央有些被惹毛了,推开他,坐起身来,捡起衣服往身上穿“肾亏你就快去吃补药吧,我真是个坏女人,怎么能逼着你做呢,说不定半路上就不举了,我决定了,为了让你康复起来,以后禁止你动我一根手指头,左手动我就剁了你的左手,右手动我就剁了你的右手,别怪我心狠手辣,这都是为了你好”。

    敢这么作弄她,他还真当她非做不可啊,行,他们就比比,谁比谁更有定力。

    洛君天见玩过头了,赶紧补救“老婆,我跟你开玩笑,不说我爱你也没关系,我们继续吧”他伸手去抱她。

    唐暖央挥开他的手,板着脸,正经八百的说道“你跟自已继续吧,我没兴趣了!”

    “真的生气了?”洛君天看她严肃的模样,心知这下子完蛋了,他捧起她的脸“那这样吧,我躺下来,任由你蹂躏,这总行了吧”。

    “谁要蹂躏你啊,倒贴我都不要,走开,我要上床睡觉了,别缠着我,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修身养性吧”唐暖央拉下他的手,站起来,踮着一只脚,想要单腿跳到床上去。

    洛君天在后面一揽,唐暖央坐到他的大腿上,正好做到那火热的东西上面。他顿时受不了了,握着她的臀部就是一阵摩擦,抱紧她,咬着她的耳朵,双手从背后环上前,撩起她的裙子,重新扯下她的底,裤。

    “大色狼,你在做什么猥琐的恶心事,我说了,现在没兴趣了,你放我起来”唐暖央不情愿的挣扎着,凭什么她想要的时候,他摆谱,他想要的时侯,她就得配合啊,没门。

    洛君天提起她的俏臀,向下按到自已的巨龙上,全部淹没进她的体内,比刚才更为深入的体位。

    这次他学聪明,不给她喘息的起来,就是一阵疯狂的冲刺,直把她推上九霄云外,欲仙欲死再说。

    “嗯,,,,”唐暖央呻吟着,快感爬起了每个细胞,高,潮消退了,她转过身,靠在他的肩上“你这个神经病,这样比较好玩是不是”。

    “老婆,是你要玩的,说一句我爱你,有这么难么”洛君天亲吻着她的秀发。

    “再没有决定之前,我是不会说的”唐暖央淡淡的说道。

    “什么决定?是跟不跟我复合的决定么?”洛君天立刻明白她的话了,将她环抱的更紧“唐暖央,我有感觉你是爱我的,虽然你嘴巴上总是不承认,但是我有感觉到,就比如现在,如果你心里没有我,你是不会愿意跟我在一起的,不要再犹豫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好的生活,我保证决定不会让你再伤心的,以前不管是我对不起你,还是你做了让我伤心的事,我们都一笔勾销,都不要再计较了好不好,回到我身边吧,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多么美丽承诺啊,唐暖央伸出双臂抱紧他的脖子,洛君天,我有多么想要这样抱紧了,然后跟你一起睡着,一起醒来,一起吃早餐,一起上班,每一天,我们的生活都是属于彼此的,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心,我们的灵魂,都属于彼此的,就那样幸福的生活下去,到白发苍苍,到死去那一天也不会有遗憾,那样人生该有多美满。

    可是她害怕,她很害怕,她没信心去预测未来会按她所想进行下去,如果他又出轨了呢,如果他又放着她夜夜不归了呢,那时她该怎么办,她会连离开的力气也没有。

    “洛君天,再给我多些信赖吧,现在的我不能相信你,所以我依然会坚持现在所想的,独自生活这条路,是我能够掌控的,而回到你的身边,让我感觉像是赌博,押上了我所有的希望的豪赌,抱歉,我没有这个勇气下注”唐暖央撑起身体,坐到沙发一边。

    洛君天现在才明白,她的坚持与不愿意,全都是因为,她不信任他,在她眼里,他或许就是一个没有信用的大骗子,而她,不想上当,所以才会即使与他缠绵欢爱,即使她心里面爱着他,她仍旧不会轻易回来。

    可要怎么才能让她感觉他是值得去信赖的男人呢?

    *****

    别墅大门外,洛云帆驱车离开洛家,他约了安斯耀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