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一则新闻!

    改的还真是快,她还以为他还要再挣扎一会呢,这么快就投降,她还真有点不适应。

    “张嘴——”

    洛君天把嘴唇张开,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当舌头碰到面条,那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的时候,他惊喜的发现,味道很,,,很,,,很正常!!!

    在历经过咸死人的排骨,甜死人的汤,以及酸甜苦清蒸鱼的侵害之后,现在这一块八的泡面味道,让洛君天有种尝到人间美味的感觉。

    “好吃么?”唐暖央看他没有表情的模样,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具体是觉得好吃呢还是不好吃溴。

    “还不错,不算太难吃”洛君天咀嚼着把嘴里的面条吞下去。

    唐暖央脸上马上就笑成了一朵花“我说了吧,味道还不错的,你看我还加了鸡蛋跟培根呢,营养多好,来,拿着这个”她把锅盖递给他“我们一起把这锅面消灭吧”。

    洛君天看着这锅盖,干笑“我还真不习惯拿着盖子当碗,我说老婆,这些你都从哪里学的?祷”

    他觉得,对于从13岁开始就接受更种礼仪训练的女人来说,拿锅盖吃泡面这种事,绝对是这一年来刚刚接触到的。

    “有时我的员工,工作忙的没时间去吃饭,就会在茶水间煮面,我看他们都是用锅盖吃的,你还别说,我试了一下,真的特别好玩”唐暖央兴致勃勃的说道。

    “OK,那今天我也试试,让优雅什么的见鬼去吧”洛君天挤到她身边,把面挑到盖子上,低头大口的吃了起来。

    唐暖央把脑袋凑过去,跟他一起吃。

    这就样,他们凑在一起同吃着一锅廉价的面,比吃法国大餐还要有滋有味,最后连汤都喝光了,没有形象的捧着肚子,倒在沙发上打隔,无比满足的模样。

    人生其实就是这样,你可以过的很复杂,但也可以很简单,比如,吃饱了,窝在一起,休息一会,这也是一种幸福!

    ******

    10点钟,洛君天把唐暖央带回洛家,用他的理由来说,那里没有他换洗的衣服,所以必须得到回来。

    说白了,他就是怕她今天赖在公寓一天,明天又赖一天,然后慢慢的,就赖成习惯。

    在他心里,那栋海边大别墅才是家,出了那里之后,都算离家出走。

    “哎呀——,我把那音乐盒给忘了”唐暖央在车里突然叫了起来。

    “忘了就忘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到家了,洗完了香香,就可以,,,,”洛君天邪性的坏笑着,一双琉璃般通透的绿眸,闪动着色眯眯的光点。

    唐暖央很是受不了的瞪他“色狼,专心开车吧——”

    “比起你来,我不算是什么色狼,深藏不露的才可怕呢,今晚,我很愿意被某人扑倒哦”洛君天意有所指的说着,调戏的口吻,加上诱惑的邀请,几乎没有女人能抗拒。

    “找头大黑熊扑倒你吧”唐暖央脸红的喊道。

    洛君天上下打量她,装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老婆你是大黑熊扮的?怪不得这么的生猛有力,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太惊人了”。

    唐暖央忍着笑,凶巴巴的看过去“洛君天,你要是把车开到树上去的话,我就咬死你”。

    “敢情,你还是变种的大黑熊?”

    “洛君天——”唐暖央气急的吼过去。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到家了”洛君天将车子停下来。

    他们下车,走进大门,迎面,洛宁香铃着包包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容,仿佛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似的。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么?”洛君天看着妹妹,随口问。

    洛宁香走过去,疑惑的看看洛君天,又低头看看唐暖央,突兀的笑了起来“哥,嫂子,我猜两位大忙人今天一定没有看过新闻吧”。

    “什么新闻?”洛君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唐暖央的心也提了起来,洛宁香笑的这么开心,这新闻肯定糟糕极了,而且还跟她与洛君天有关。

    “你们真的不知道啊,那我不说了,上网自已去看吧,现在新闻的女主角约了我见面,哥,不要说我这个当妹妹的不站在你这边,放心吧,我是你亲妹妹,我永远会站在你这一边,只不过按着往日的交情,她约了我,也不好推辞,时间差不多了,我走啦”洛宁香笑容甜美的挥挥手。

    美眸剐过唐暖央的脸,笑容变的幸灾乐祸,哼,贱人,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洛宁香你给我说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洛君天喊住她,心里隐隐有些猜想,后来才发现,事实比自已想的要糟糕几百倍。

    “哥,我怕会刺激到你,特别大嫂她,估计会扛不住的,你们还是自已去看吧,记得做足心理准备”洛宁香给了他们一个安慰的表情,提步走出大门。

    落地式样的大时钟滴答滴答的响着,他们屏着呼吸,不发一语。

    不安与恐慌,如鬼魅般的缠住他们的心。

    唐暖央抬头看向洛君天,沉着的开口“我们上楼去,打开电脑看一看吧!”

    “不如我先去看,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再告诉你?”洛君天现在不是怕别的,他只怕因为这则新闻,他会再一次失去她,现在他们的关系刚刚进入良性的循环,他不要因任何风波而再次进入恶性循环。

    如果可以,他想带着她立刻逃到接收不到任何信息的地方,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要牵着她的手。

    “没必要这样子,放心吧,不论发生什么事,我能接受的了”唐暖央不喜欢当逃兵,尽管她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颤的很厉害。

    洛君天压抑的推着唐暖央上楼,走进房间,电脑就放的茶几下,拿过来点一下就会开,他们今天不是没用电脑,只是忙着处理工作,都没空去看新闻。

    “你去打开——”唐暖央指了指。

    “要不然,我们明天再看吧,万一是糟糕的事情,今晚我们就不用睡了”洛君天实在很担心,如果他能先看一下,确定问题不大的话,会更好。

    “不看我们今晚更加睡不着,去打开吧,我们俩还不至于连这点胆量也没有吧”唐暖央沉下了气息,轻缓的呼吸着,心跟喉咙都绷紧了。洛君天走过去,拿起平板电脑,打开来,点开今天发生的最新新闻,搜索出来的第一条新闻就让他心中猛的一震,僵在那里,盯着屏幕,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天哪,不会吧!!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唐暖央见他呆若木鸡的神态,就知道这事情出的很大。

    “拿过来给我看——”她对他伸出手。

    洛君天怔怔的回过神来,僵笑“不是什么大事,跟我没关系,宁香完全在胡说八道,你还是不要看的好”。

    “即然没关系的话,我看看又能怎么样,拿过来,我要看——”他越是这样,她越是觉得事情就是跟他有关。

    见洛君天还不拿过来,唐暖央干脆转动轮椅自已过去,他不过来,她过去总可以了吧。

    洛君天拿着电脑倒退了几步“老婆,这事我必须先跟你解释一下,然后你再看”。

    “有区别么?”

    “当然有,因为你先看了新闻,你肯定会被先入为主所误导的,所以给我点时间,让我先向你解释一下”他坚决不能让她先看到新闻。

    唐暖央叹气,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没事,我用手机看也一样”。

    洛君天扑过去抢下她的手机“你不能看——”

    老天爷,你是不是在耍我啊,就算要耍我,也不用这么残忍吧!

    唐暖央冷下脸来,不悦的说道“洛君天,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心虚么,你现在解释的任何的话,我都可以理解为狡辩,立刻马上把手机给我”。

    “老婆,你听我说,就给我一分钟好么?”洛君天把手机跟电脑都扔在沙发上,然后蹲在唐暖央面前“我应该有跟你说过,以前,我——,我跟女人上床都有戴保,险套,所以,,,,所以,,,,”

    唐暖央的脑子里转着弯,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这新闻跟女人还有保,险套有关?!

    莫非,,,,,

    “所以什么?”她握紧了轮椅的扶手,血液停止了流动,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洛君天深呼吸,握住她的手,坚定诚恳的看着她“所以请你一定要相信,没有怀孕的可能!”

    大脑轰一声,唐暖央甩开他的手,忘记脚还不能用力的踩到地上,站起来大步朝着沙发上跑去,拿起电脑。

    入眼,便是蒋瑾璃抱着一个小婴儿微笑的巨幅照片,占满了整个屏幕,她的微笑像是在向她示威,像的是告诉她,唐暖央,你永远别想赢过我!

    而这个小婴儿正是放在音乐盒里的那张照片上的宝宝。

    脚底心的伤口裂开了,红色的血液渗过地上染红了地毯,痛的钻心锥骨。

    果然,第两次裂开会更加更加的疼痛,她怎么就这么不听医生的话呢,让伤口彻底好了,彻底痊愈了才动。

    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她不再去怨恨任何人了,谁都没有错,是她太过愚蠢,蠢到连她自已都讨厌了。

    “老婆——”洛君天过去扶住她。

    唐暖央无力的抗拒着他的手,全身没有一点力气,脑中是灰蒙蒙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