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洛君天的无奈!

    随着洛君天声音的响起,其他人再次紧闭起嘴巴,生怕他一个不开心,先拿他们开刀。

    蒋瑾璃抱着孩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步款款向着洛君天走去,脸上的笑容如往昔般娇美,孩子在她怀里,懵懂无知的挥舞着小手,咿咿呀呀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可爱极了。

    她站定在他们的眼前,朝着轮椅中唐暖央看了一眼,又看向洛君天,把孩子抱给他,目光坚定而沉着“这是你的儿子!”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她会这么说,可洛君天听到的时候,还是被结实的吓到了,他没有伸手去抱过来,只是冷冷的吐了三个字“不可能!”

    唐暖央静静的坐着,波澜不惊,仿佛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似的,只有她自已知道,全身上下,只有心脏在薄弱的跳动着,身体早已僵化了溴。

    她听到孩子在咿呀的说话,微微抬眼,小宝宝天真无邪的脸就在她的眼前,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他有什么错呢,要成为大人的砝码,这么小就被推到了这种勾心斗角的舞台上。

    蒋瑾璃见他迟迟不来抱孩子,甚至于看都不要看一眼,心如刀割般的痛“君天,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跟你这么多年,牺牲了这么多,想不到到头来,你会对我这么绝情”。

    眼泪从她水漾般的眼眸中轻轻的滑落,那么的凄凉,那么的可怜祷。

    洛君天最怕看到女人哭,跟她分手不假,可跟他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也是真的,她心甘心情愿的做了他那么多年的情人,对于她,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愧疚的,语气也不由的放软了“瑾璃,你能不能先不要哭,关于这孩子,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说不可能,你是不是弄错了”。

    “我从以前到现在就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你说我会弄错么?如果你纯心不想要认的话,你就直说好了,何必找那么多的理由”蒋瑾璃伤心欲绝,抱着孩子,身形不稳的摇晃着,脚故意一崴,向一边摔去。

    “小心孩子啊——”

    沙发上的人,全都惊恐的抬起屁股,一副作势要去接的模样,可他们离的实在是太远了。

    只有洛君天离的最近,条件反射,他出手去扶住母子二人,蒋瑾璃趁机扑到他的怀里,“君天,这孩子真的是你的,我没有骗你”。

    唐暖央看着这出戏码,心里尝不出是什么滋味来,只觉自已或许是多余的人,她离开就皆大欢喜了,只是在这个时候,不管她用何种高姿态转身离开,都注定会狼狈不堪。

    因为,她战胜不了这个孩子,他是洛君天的种,所以,无论怎样,她都会输给蒋瑾璃。

    洛君天拉开蒋瑾璃,将她扶正,紧张的朝着唐暖央看了看,见她没反应,心想情况更糟糕了。

    他打算速战速决“瑾璃,我觉得即然这事已经说不清了,不如做亲子鉴定吧,到时结果出来了,我们再来解决这件事好么,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结束了,你是聪明人,我知道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蒋瑾璃眼眶里盈满了泪水,流的更是快“你想做亲子鉴定是么,好,我答应你,你会知道,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她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让洛君天心里开始没底了,难道这孩子真的是他的?不可能啊,跟她有过关系的那几次,都有做好措施啊,莫非她从中动过手脚了?

    洛君天蹙紧着剑眉,第一次仔细的去看她怀里的孩子,粉嘟嘟的脸,大大眼睛,鼻梁很高,五官中既有东方人的柔和,也融入了西方人的深遂立体感,感觉,,,感觉,,,跟他很像。

    这种想法让他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君天,我一直都很想给你生个孩子,他是上天给我的恩赐,其实这件事我早就想告诉你的,可是,,,,”蒋瑾璃捂着嘴,哽咽到没有办法说下去,好不容易将情绪稳住了,才又继续说“可是我怕说出来,你会不要这个孩子,怕你去强行拖我去医院把孩子拿掉,我想要这个孩子,我不想失去他,所以我就瞒着你,瞒着我的家人,偷偷把孩子生下来了,现在我爸妈都知道了,他们觉得太丢脸,把我赶出来了,现在我无家可归了”。

    她哭的更是可怜,拖着洛君天的手臂,抱着孩子跪在他面前“君天,看在我们以前的情份上,你不要我没关系,可是你不能不要你的儿子”。

    唐暖央在旁扯了扯嘴角,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她想母凭子贵,入住到洛家来,手腕还真是高超,什么怕洛君天带她去拿掉孩子,她根本就是早已计划好了一切。

    “你先起来——”洛君天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是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害成这样,若还没有半点愧疚的话,那他还是人么。

    “我不起来,君天,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曾经的骄傲跟自尊,全部都没有了,如果你再不管我的话,我只有带着孩子去死了”。

    说到这份上,洛家的其他人也再也忍不住站起来为蒋瑾璃说话了。

    “哥,瑾璃姐好歹也是金枝玉叶,她还是你曾经最爱的女人,你不看在往日的情份上,也要看在孩子的面上,让她留下来吧”洛宁香过去站在洛君天身边,嘴上恳切说着,眼神却偷瞄向唐暖央,满是讥讽。

    洛海珍心子软,听的早已落泪了“君天,我以你姑姑的名义,以这个家长辈的名义要求你把这个孩子留下来,我们洛家的血脉不能够外流,至于瑾璃,孩子还小,不能离开母亲,我们洛家这么大,还收留不起她么”说着,她又看向唐暖央“我不是在偏袒谁,也不是在报复你把我们赶出洛家,只是这事情已经出了,总要有个解决的方法,暖央,我也知道瑾璃留下来,你心里肯定会不好受,但是这是君天造成的,如果你爱他,就包容下这一切吧”。

    唐暖央垂眼,只是轻笑了笑,没有说话。

    洛君天顾着去劝服蒋瑾璃站起来,加上家人的这些话,他心里已经乱成一粥了。洛宏国也借机立刻发言“君天,要说我,最好解决办法就是你接瑾璃跟孩子进门,暖央嘛,你们反正一年前就离婚了,因为差个手续没有办,所以说现在还是夫妻,她不是一心想过新生活,是被你逼着才回来的嘛,你就趁此成全她,让她离开洛家吧”。

    唐暖央在心里冷笑,还真是老奸巨猾,既不做出头人,又能在关键的时候出声。

    “表哥,瑾璃姐太可怜了”。

    “表哥,留下她们母子吧”

    “表哥,这可是个儿子,算起来是你的长子,你真的忍心不要么?”

    七嘴八舌的场面又出现了,就在洛君天也犹豫矛盾着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边是跪在地上,泪流不止的旧情人,一边是家人一句又一句的劝解声,他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唐暖央抬起眼帘,看着这一张张的嘴脸,他们的声音在她耳边渐渐模糊,渐渐消失,她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们一张一合的嘴巴,还有藏在光鲜表面之下的魔鬼,活像一群牛头马面。

    “你们全都给我闭嘴”洛君天终于恼怒了,怒吼出声。

    混乱的声音,顿时销声匿迹了。

    小宝宝被洛君天吼声跟表情吓的瘪起了小嘴,而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蒋瑾璃也不哄他,放任他哭着,自已也委屈的低着头,无声的哭泣着。

    洛君天被这一大一小的哭声,弄的心力交瘁“蒋瑾璃,就当我求你了,给我先站来行不行”他的话中透着不耐烦与无奈。

    蒋瑾璃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对他努力的扯出一丝微笑“那你抱抱你的儿子吧,他才4个月,我还没有给他取名字呢”。

    洛君天盯着这个孩子,迟迟不去接过来,如果他去抱过来,就表示他承认了,那样的话,暖央该怎么办,他们的未来该怎么办。

    孩子哇哇的哭声,听的人心碎。

    在众人的错愕中,一双洁白如玉的素手,伸过去把孩子轻轻的接过。

    “宝宝乖,不要哭了,乖,别哭了”唐暖央抖着哭个不停的宝宝,轻拍着,表情温柔,好似她才是孩子的母亲似的。

    小宝宝在她的抚慰下,不再哭着,还对唐暖央笑了,小孩子也知道,谁在对他好。

    蒋瑾璃暗暗的咬了咬唇,好你个唐暖央,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洛君天看着唐暖央对孩子这么好,心里不由的酸痛,把蒋瑾璃从地上强行拽起来“不管怎么样,先做亲子鉴定吧”。

    “瑾璃姐,你现在没地方去,就住下来吧,我哥没那么小气的”洛宁香飞快的说道。

    妹妹这么说,洛君天还真有些语塞了。

    “君天,你会收留我吧,会让我住下吧”蒋瑾璃拉着洛君天手臂,楚楚可怜的模样。

    唐暖央边哄着孩子边抬头“住下来吧,说了这么多,洛君天不想同意也只能同意了,好好照顾宝宝吧,他是无辜的”。

    洛宁香过去一把将孩子夺过来“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演什么圣母,我看你心里巴不得掐死这个孩子吧,唐暖央,你现在模样,假的让人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