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能不能找到!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洛云帆随意的回答,而后打开车门走下去。

    他看的出来,她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想要静一静,所以他就给她单独的空间,不去打扰她,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无人能比。

    车内又恢复了安静,唐暖央侧身靠躺在座椅上,脑中还是浑浑噩噩的,从推开洛君天跑出洛家那一刹那开始,什么冷静,什么泰然处之都不复存在了,她的计划原本不是这样的,但是当她看到洛君天的眼泪,所有的一切就失控了,她想哭,可是她又不想让他看到,之后的举动她自已完全不知道了。

    好在,终于出来了,,,,

    心,如同徜徉在无边的大海中,浮浮沉沉的,找不到靠岸的地方,她忽略那种孤独无助感,放逐自已,任由着心飘荡着,,溴,

    洛君天狂奔在路上,他向洛云帆打了无数了个电话,可这该死的老狐狸竟然干脆关机,他要带着她的老婆到哪里去,握着方向盘的手,森白的骨头像是要从手背上刺出来似的。

    让他抓到的话,他要将他碎尸万段。

    也不知是又躺了多久,唐暖央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她爬起来,按开车窗,看到洛云帆背对着她站在小路边,四周都是田野,空气很清新祷。

    “洛云帆——”她对着他的背影叫道。

    站在那边的颀长男人回过头来,对她轻柔的微笑“已经好了么?”

    唐暖央明白他说的意思,淡笑着点了点头“是,已经好了,我没事了”就算多伤心失落都好,人活着还是要按照作息生活下去不是么,总不能不吃不喝不睡光发呆吧。

    洛云帆抬手看看表“已经下午1点了,你肚子应该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

    “好!”唐暖央想也不想就答应,她是饿了。

    洛云帆笑着打开车门的坐进来“恢复的真快,这才是我认识的暖央”遇到再大的事情,也能克服过去,不会自暴自弃。

    “不然怎样呢,哭个天昏地暗,绝食,把自已弄的憔悴不堪,让全世界知道这女人有多可悲,然后博得大家的同情?”唐暖央讥讽的扯着嘴角,用调侃的语气来衬托自已真的像个笑话。

    “听上去,那么做似乎很傻”。

    “可不是嘛,是傻,受到别人的伤害已经够惨的了,还要自已伤害自已的话,那简直傻到骨子里去了,为什么要让自已痛呢”唐暖央望着窗外,幽幽的叹息。

    之后,便是无言的沉寂。

    洛云帆见她不想再说了,也不再说话,车子开出小路,在乡间缓慢的东拐西拐的,开了有10几分钟,停在一栋房子前。

    “我们到了”。

    “哦——”唐暖央打开车门,向外看去,眼前是一处两层楼的小洋房,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墙体被一种藤蔓植物所覆盖,绿色的叶子,上面开出一朵朵红似滴血般的鲜花,与整栋房子的构造融合的非常的好,可以看出,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人,而设计的人,也非常有情调跟品味。

    这里不会是洛云帆在外面偷偷购置的私人别墅吧。

    但又似乎旧了点,他这么有钱,不会买小种小房子的。

    “这是以前,我跟我妈住的地方”洛云帆靠在车门边,他只要一看她思索的脸,就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唐暖央对于他这种读心术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他总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原来如此!”

    “下车吧”洛云帆说道。

    唐暖央提起脚,发现整只脚都是麻的,好像这只脚不是自已的似的,稍一用力,感觉伤口又裂开,刺骨的痛便侵袭她的大脑。

    “暖央——,你怎么了?”洛云帆看出她的不对劲,往她的脚上看去,猛的想起,她的脚受伤的事,刚才看她那么能跑,他一时间就忘记了。

    “是脚痛么?”他又立刻紧张的问。

    “嗯——”在这里,也只有洛云帆才能帮她了,唐暖央隐瞒不了“我脚上的伤口裂开了”。

    洛云帆赶紧把她从车里抱出来“你怎么不早说,你知道这可大可小的,想让自已变成跛子么?”

    “当然不想!”

    “不想你还不一声不吭的,你这是在自残知道么,他不值得你这么伤害自已”洛云帆的语气中多了焦急的火药味,这可是难得一见的。

    唐暖央低下头,无从解释,也不想解释。

    洛云帆快速的进屋,把她放在沙发,小心的去脱她脚上平跟鞋,因为是黑色的缘故,所以看不到血的颜色。

    “嘶——”

    “痛么?”洛云帆暂停下手来,紧张的问。

    “痛,你轻点”唐暖央自然而然的对他要求着,好像他是她哥哥似的,刚才麻木的不知道痛了,现在人清醒了,这伤口也清醒了。

    洛云帆屏气凝神,轻轻的,万分小心的把鞋子脱下来,绑在脚上的白色纱布全给血给泡红了,鞋子里也全是血,看的他内心一阵的绞痛。

    “怎么会弄成这样,唐暖央你太不知道爱惜自已了”他责骂着她,眉间皱起。

    “那个时侯,我只想快点离开,根本没有去顾及到脚”唐暖央向他解释。

    洛云帆解开脚上的绷带,脚背跟脚掌的伤口都裂开了,裂的很深,还在渗透着血,看的是触目惊心。

    “我看还是叫医生来帮你处理一下吧”。

    他起身,走到外面,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杜医生。

    唐暖央坐在沙发上呼着气,朝着外面看了看,又看看自已的脚,心想会不会真的残废了吧,说真的,她还真是有点担心。

    过了一会,洛云帆回来了“你乖乖呆在这里,杜医生马上来,我上去拿药箱,先帮你把血止住,我怕这伤口会化脓,所以还是让杜医生来处理一下的好”。

    “你叫了杜医生?”唐暖央惊讶的叫道。

    “是啊,有什么问题么?我就认识这么一个医生,待会他就到”洛云帆反问。

    “没,,没有”唐暖央不自在的笑笑,心想,从昨晚杜医生的口气上听,他跟洛君天关系貌似很不错,他该不会多嘴的去告诉他吧。

    洛云帆黑眸精亮了一下,转念,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便朝着楼上跑去唐暖央呆在下面,心里打着鼓。

    洛君天在外面没有目的的找着,洛云帆这家伙会把唐暖央带到哪里去呢,天大地大的,还真是没有寻找的方向,但是他不会放弃的,他一定要找到她。

    被扔在副驾驶坐上的手机亮了起来,响了不停。

    他一看是杜医生打来的,接起电话,放在耳边“喂——”

    “少爷,你人在哪里?”

    “我在外面,有事么?”洛君天口气有些不耐,也不是针对杜医生的,只是因为找不到唐暖央,他心里很烦躁。

    “四爷打电话给我,让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好像是谁受了伤,我想说会不会是少夫人”。

    洛君天立刻来了精神“洛云帆?他让你到哪里去?”

    “一个我也没有去过的地方,我把他发来的信息转发给你吧,你按着路线进去就可以了,我这会也正赶过去,你晚一点再过去吧,免得跟我碰上,我就说不清了”。

    “行!你快把信息发给我”。

    挂了电话,洛君天精神振奋的,洛云帆这老狐狸可能还不知道杜医生是他这边的人吧,不过他怎么会蠢的让杜医生给唐暖央治疗呢。

    信息很快就传来了发,他疾速的掉转了车头,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去。

    洛云帆从楼上拿下药箱,帮她用干净的纱布缠上,先止住血,然后到厨房拿出饭菜来。

    唐暖央傻眼的看着这一茶几的饭菜“洛云帆,你真的会魔法么,怎么一下子能变出这么多热饭热菜了”。

    “怎么,你到现在才知道,我是货真价实的魔术师么?”洛云帆开玩笑似的轻笑着,其实,他早在三个小时前,就发信息给钟点工,吩咐她过来把饭做好。

    “还真是让人震惊”虽然她不太喜欢他了,但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神。

    “快吃吧”洛云帆把米饭递给她。

    唐暖央接过来,便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她不去想洛君天跟蒋瑾璃那点破事,以免影响食欲,她现在很饿,所以必须要吃饱才行。

    “吃慢一点,要不然会消化不良的”洛云帆往她碗里夹菜,细心的提醒她。

    “你也吃啊”唐暖央抬了一下头。

    “我不饿,我喜欢看着你吃”洛云帆伸手,捏到她嘴角的饭粒。

    这个场景,多么熟悉啊,唐暖央愣在那里,好不容易说服自已什么也不想的,可是,这样的对话,这样的画面,昨天晚上才刚刚温馨的上演了,而今天一切全都颠覆了。

    当幸福化为泡影,当微笑变成眼泪,当希望变成绝望,当爱只能搁浅,,,,,

    她放下碗,嘴里还没有咽下去的食物变的苦涩不堪。

    洛云帆握住她的手“暖央,跟我走吧,跟我去法国,那样的话,你就再也不必面对这里的一切了”。

    唐暖央怔怔的望着茶几,眼神逐渐失去焦点“你的建议真不错,我还真想逃离这一切”。

    “那就不要犹豫了,跟我走吧,我不会逼你接受我的,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就好”洛云帆的眼中是浓烈而深沉的情感,拥有她,是他最大的心愿,他的人生需要这一抹光来照亮,他不要在独自呆在黑暗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