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上当了!

    唐暖央抽出自已的手,目光聚焦,从迷茫脆弱到坚韧“不,我不逃,为什么我要逃,我可以继续照着我既定的轨迹走,与洛君天再无关系,我不会再让他伤到我的”。

    “暖央,你不要天真了,继续留在这里,即使你想跟君天撇清关系,即使你们真的可以撇清关系,蒋瑾璃依然不会放过你,因为,你在这里就是她最大的威胁,我是怕你受到伤害,而离开是最好的办法,女人有时侯不需要那么强的去硬碰硬,你离开也并不代表你怕她,只是你不想再做无谓的纠缠,这样决定,也会让你轻松很多”洛云帆理性的劝慰着,企图去说服她跟他走。

    自胸腔中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唐暖央用手蒙住脸,静默了一会之后放下来,定神的看着洛云帆“可以让我在这里呆上几天么,我需要时间调整”。

    “在这里么?”洛云帆忽而笑的明媚。

    “是啊,你不会小气的说不肯吧”唐暖央觉得他笑的有些奇怪溴。

    “这怎么会呢,你喜欢的话,住多久都可以,饭菜凉了,先吃饭吧,我去打电话,问问杜医生出发了没有”洛云帆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

    离开这里跟他去法国的事,好似从未被提起来似的,她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唐暖央拿起碗来,继续吃着饭,嘴里咀嚼着,却完全不知道吃的是什么祷。

    ********

    洛君天在高速公路上狂奔着,想用最快的速度到达,身体跟心灵都绷的像是拉紧的弓,生怕慢一秒,他就会错过她似的。

    吃饱了,唐暖央傻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她感到头有些晕晕沉沉的,很自然的,她就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可能是昨天的睡眠质量太差了,所以现在才这么困。

    黑暗的漩涡将她的神智一路的向下卷着,,,,

    过了一会,洛云帆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唐暖央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走到她的身边,凝视了她一番之后,拿出毛毯来给她盖上。

    起身,他在屋里做着别的事情。

    一个半小时之后,洛君天到了,他将车子停在远处,没有鲁莽的闯进去,这是为了让唐暖央能好好治疗,他只有等杜医生进去治疗好以后,才能正大光明进去。

    反正在他的眼皮底下,他们是插翅也难飞的。

    20分钟之后,杜医生到了,他下车,看到洛云帆已经在门口等他了。

    “四爷——”

    “跟我进来吧”洛云帆转身进屋,杜医生也跟着进去了。

    看到躺在要沙发上的唐暖央,杜医生故意露出诧异的表情“是少夫人”。

    “是的,她睡着了,你动作亲一点,她脚上的伤口又裂开了,我不敢贸然处理,所以大老远的找你过来”洛云帆压低了声音,把情况告诉了他。

    杜医生走过去,撩开毯子,看到她的伤势之后,他在心里不由叹气,哎,这伤口看样子是好不了了,感情的伤没有愈合,这里的也难以愈合呀。

    处理好了之后,他要给她挂消炎药水。

    “给我吧,我想待会等她醒了再挂”洛云帆出声阻止。

    杜医生微怔,然后笑着把药水瓶交给洛云帆,收拾好东西“伤口我处理好了,记得给她挂消炎药,定时吃药,裂开的地方红肿发炎,若不好好治疗的话,溃烂就麻烦了”。

    “好的,我会照着办法,麻烦你了,杜医生”洛云帆客气的说道。

    “不麻烦,没别的事我先走了”杜医生告辞离开,他是怕洛君天会突然冲进来,他可不卷入这种事非之中,实在是老爷子生前对他不薄,他老人家最大的希望就是孙子跟孙媳妇能好好的过日子,他这也算是还他的恩情吧。

    洛君天远远的,看到杜医生的车子开出来,手机立刻就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他接起来,立刻就问“人在里面么?”

    杜医生如实的向他回报“在,少夫人她睡着了,我已经处理好她的伤口了,你可以进去了”。

    洛君天挂了电话,发动车子便往里面开去。

    两人的车子交错而过,杜医生的车子向外开,而洛君天的车子向里面开。

    车子停在院子外,洛云帆那辆银色的保时捷就停在旁边,洛君天从车上下来,大步的朝着洋房走去,经过院子,来到门口。

    他抬起手来就敲门“洛云帆,把门打开——”

    过了一会,没有人来应。

    洛君天恼火的把门拍的更响“洛云帆,你再不开门,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屋里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洛君天一火,抬起脚来将门踹开,这种老式的木门,很容易就被踹开了。

    门一开,洛君天大步的走进屋里,客厅里空无一人,茶几上放着早已冷却的饭菜。

    “洛云帆——,唐暖央——”他对着四周喊了几声,心想有可能是到楼上去了,没有丝毫的停顿,他转身立刻上楼。

    找遍了楼上的每个房间,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影,他又下楼,连卫生间都找了,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

    他们明明在这里屋里的,怎么会凭空消失呢,真是太奇怪了。

    洛君天找到后面的厨房,看到后门开着,他心里顿时大喊着糟糕,跑出去,看到后门外有一条小路,看来洛云帆是发现了他们,往这里逃走了。

    他想也不想就沿路追了过去,追了大概有5分钟,他才反应过来不大对劲,洛云帆没有车,还要抱着唐暖央,就算他体力再好,也一定跑不远的,怎么可能完全不见踪迹呢。

    糟了,中计了。

    他立刻回到小洋房,后门已经关上了,从屋子绕了一大圈回到前面,洛云帆的车子已经不见了。

    “该死的——”一拳打在树上,他中了洛云帆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事不宜迟,他立刻上车。

    从这里通往外面的大路,只有一条路,他立刻打电话给杜医生,让他看到洛云帆的车子就拦截。

    他就纳闷了,杜医生刚出来他就进去了,照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洛云帆是绝对逃不掉的,究竟是躲在家里的什么地方,他楼上楼下每个角落都找遍了,难不成这个家里还有暗道?!!

    这么想来,洛云帆早就知道他会去,但说不通的事,即然猜到杜医生会告密,为什么会冒这个险打电话让杜医生过去呢?万一他不管一切,不等杜医生来就冲进去了,他这招险棋不是失败了?!难道他就这么有把握他会等到杜医生为暖央处理好伤口再进去么?但事实上,这只老狐狸计算的一点也没有错,他确实是上了他的当,这才是让他沮丧的地方。

    不一会儿,洛君天看前杜医生的车子停在前面,他心里又是一沉,没有拦到他们的车就表示,洛云帆根本没有走这条路,不然的话,先出发杜医生一定可以拦到他。

    呼出一口气,是他太急切的了么?他感觉今天自已的智商实在是太低了。

    猛踩了一脚刹车,车子在原地打了个急转弯,又向原路返回,走另外两条小路的话,说不定会有人看到,他们总要落脚的,他就不信找不到他们。

    *****

    天色逐渐昏暗。

    唐暖央从睡梦中醒过来,看到自已躺在一张床上,正挂着点滴,而且快要挂完了。

    窗外,树影婆娑,天都已经黑了,她记得自已在吃饭,怎么才一会,天也黑了,地方也换了?

    她现在在哪里?洛云帆的人呢?

    正想着,房间门开了,洛云帆从外面走进来“醒了?”

    “我怎么会睡着的?这里是哪里啊?”唐暖央扶了扶晕沉的额头,从这简陋的装修来看,这里不会是刚才的小洋房。

    “这里是普通的乡下人家,刚刚那里被洛君天发现了,我就只好带着你跑路喽”洛云帆悠闲的坐到一边竹制的躺椅上。

    唐暖央瞅着他,想了想说道“你打电话给杜医生的时候就知道那家伙会找来吧,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喜欢跟洛君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么?”

    洛云帆浅笑着转过头来“小央,你真的很伤四叔的心,我那么做,因为我真的忽略了你的脚会受伤,而且伤口还严重的发炎了,我不想拿你的伤开玩笑,而且我真的只有杜医生的号码,所以我被迫着不得不打,也被迫着转移藏匿的地点,不然你以为抱着你东躲**很好玩么,不知道自已有多重么,我的腰都快散了”。

    不管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唐暖央的心里都不由的一暖。

    想来或许对于他的偏见是太深了,她不好意思的转开头“对不起啦!我误会你了,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不用说谢谢,是我自已想要这么做的,因为,我不想你跟他再在一起了,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吧”洛云帆毫不掩饰对她的爱意。

    唐暖央聪明的结束这敏感的话题“这里是什么村子啊?”

    “我也不太清楚,想知道的话,待会可以问这里的主人,我想君天应该没有这个本事,找到这里来,所以你可以放心的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会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