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30几岁的老处男!

30几岁的老处男!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也不反对你留下来,反正你想留,我也撵不走”唐暖央轻描淡写的说道。

    洛云帆微笑着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来“听口气,好像是巴不得我走”。

    “你老有幻听吧,我最多也是呆个一,两天就会回去的,你要陪我或是我不陪我,对我来说都没有问题”唐暖央目光坦然。

    “我走了真的没有问题么?你现在连路都走不了,上楼下楼都得有人抱你,我留下当你的轮椅,你还嫌弃,我真是太伤心了”洛云帆假装难过的样子,又是唉声叹气,又是大受打击的模样。

    唐暖央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那样怎样,要我说声谢谢你么?溴”

    “谢谢倒不用,亲我一下我到可以接受”洛云帆将脸凑近一些。

    “你想的美——”唐暖央推开他的脸“洛云帆,我刚对你形象有所改观,你别这么快就现原形,趁人之危这种事可不能做”。

    “呵呵,,,,”洛云帆轻声而笑,撩起她散落在耳边的发丝,放到鼻尖闻了闻“我的形象在你心中就有变的这么差么,10几年来的呵护都抵销不过那次对你的欺骗么?祷”

    唐暖央抢回自已的头发“你错了洛云帆,如果没有这10几年来的感情,或许我不会那么生气,被最信任的人所欺骗,那才是痛苦的所在,你为什么不装到底呢,你那么聪明,那么会伪装的,何不永远的装下去,让我继续以为你是那个温柔可亲,与世无争的四叔呢”.

    洛云帆含笑着垂头,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大,忽而脸上的笑意全部消失了,深不见底黑眸中翻滚着忧伤“因为——,我等了太久,有些等不下去了”。

    “什么?”唐暖央不明白他的意思。

    突然间,在唐暖央没有一丝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洛云帆扑过来用力的抱住她,吓的她条件反射的挣扎,好似扑在她身上的,是一头危险的野兽似的。

    “别动——”洛云帆将她抱紧“别动好么?”

    “你放开我,我就不动”唐暖央捶打着他的背脊,她现在驳回刚才对他改观,这个阴险的家伙就是一个批着人皮的狼。

    “暖央,不要再这么抗拒我了好么,我的心很痛,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你喜欢找我倾诉,喜欢在我面前展露真实的你,喜欢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你难道就忘记那些我们只有彼此可以安慰的岁月了么,我们有同样的心痛,有同样思念的人,我们才是最适合永远在一起的人,不要从我有生命中离开好么,暖央,我只有你”洛云帆靠在她的消瘦的肩头,第一次表现自已内心真实的脆弱。

    他可以拿所有的一切去换她,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她来的更加重要,为此,他将不惜一切代价。

    唐暖央在心里悠悠的叹息,是啊,他们曾经真的很要好,只不过,她一直当他是可以依赖的大哥而已,并没有产生男女之间的情感。

    第一次她发现,原来他也有脆弱的一面,她还以为他的心早已经百炼成钢了。

    心里有些酸酸的,她忍不住安慰似的拍着他的背“洛云帆,不要这样封闭你自已的心,不要畏惧外面的光明,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好的女人,可在带给你阳光的,我虽然至今都不能原谅,你那样子欺骗过我,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活的阳光点”。

    “你就是我的阳光,是黑暗中唯一照进我生命的阳光,暖央,我爱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加爱你,君天他不会带你给幸福的,我一直再等,等你离开他,扮成魔术师,一开始我只是想要用另一种身份来安慰你而已,当我发现你似乎很在意的时候,我决定借由那个身份向你告白,没想到会从中会发生那么多的意外,我承认那么做有点过分了,但是我并不想伤害你,我只是,,,只是,,,有些等不及了,对不起——”洛云帆知道要是不为那件事好好的道歉跟解释,她不会好好跟他相处的。

    唐暖央推开他“我接爱你的道歉,不过洛云帆,我要跟你说的是,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对你并没有男女之情,所以,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就算是离开洛君天”。

    “没有了他,你可以试着来爱我”洛云帆并不因她直白的话受打击,仍旧是充满信心。

    “如果我说不能呢”唐暖央问。

    洛云帆暖暖的微笑,眸光坚定“我说能,就一定能,小央,我是不会放弃的”。

    “实话告诉你吧,我不能”唐暖央也表明自已坚决的态度。

    “你能!”

    “不,我不能!”

    “你能!”……

    唐暖央无语了,好吧,她投降,再争论下去,等到天亮,最多也是说上几万次能与不能。

    她说过,洛家的男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脸皮比铁皮厚。

    “亲爱的四叔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凭你这长相,这身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劝你啊,与其让我试着爱你,不如你去试着爱别人,这样成功率会大一点”。

    洛云帆拧了一下她的鼻子“坏丫头,四叔有感情洁癖,我只喜欢你”。

    “哈——,你不要跟我说,你还是处男”唐暖央有意嘲笑他,好让他下不了台,谁让她说不过他。

    洛云帆俊逸的脸微微一沉,黑眸中忽闪了邪魅的光,危险的向她逼近,这股子气息,跟他扮魔术师的时候,那种神秘而又暗黑的感觉一模一样,或许这才是真实的他,一个有着温柔外表,腹黑本质的男人。

    “你,,,你要干嘛,别过来,洛云帆,我警告你别乱来——”唐暖央指着他,缩到床头。

    一道黑影压下来,她被他完全的控制的他的双臂之间,她后悔去刺激他了。

    他邪笑的捏起她的手背,放到自已的俊脸上磨蹭着“你是想帮我破处么?”

    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唐暖央的脸红辣辣的烧了起来“我对一个30好几的老处男没兴趣”。

    说完她又想,洛云帆不会真的还是处男吧??!!!“可30几岁的处男对你有兴趣啊,要不要尝试一下”洛云帆将菲薄的唇压下一分,遗传自母亲,有着东方神韵,俊逸如仙的脸上,某种***在蔓延。

    “不,不,我不想试”唐暖央警觉到他似乎要来真的,恐慌的连推带打。

    洛云帆钳制住她的手腕,坏坏的吐息着“现在说不想,会不会太晚了,是你先招惹的我,这会你可要对我负责”。

    “抱歉,我没有招惹你的意思,守身如玉几十年不容易,可别让你的贞操碎一地呀”。

    唐暖央一说完,发现洛云帆似乎更加生气了,才发觉是说错了。

    “今天我还非要向你献身不可了”洛云帆作势就要吻一下。

    正巧在这个时侯,一阵大力的敲门声响起,然后房门就被推开,一个20几岁的女孩嗓门很大的喊道“洛先生吃饭了——”

    人还未到声先到,洛云帆跟唐暖央保持着僵硬的姿势,同时看向门口。

    站在门口的女孩眼睛猛的睁大,看着床上的情景,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之后,脸噌了一下红到脖子下面,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不,,,不好意思,吃,吃饭了”她结结巴巴的说完,在原地打转了一会,才找到大门出去。

    保守的乡下女孩子,哪见过男女亲热的场面。

    洛云帆放开唐暖央的手,坐直身体,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哎——,这下子我的名节全给你毁了,你得负责我的后半辈子”。

    “我把你打成残疾,再来负责吧”唐暖央气的牙痒痒。

    “你不会的”洛云帆撩开被子,抱起她“吃饭去吧!尝尝家常小菜”。

    “手给我放规矩点,不准乱摸”唐暖央警告道。

    谁知道这么一说,反而起了反作用,洛云帆本是没有占她便宜的念头,不过被她这么一激动,他的手往她的俏臀上轻捏了一把“你放心,我不会摸的”。

    唐暖央绷紧着身子,憋着一口气瞪着他,洛云帆,等我的脚好了之后,我一定要踢死你。

    ******

    洛君天又重新回到小洋房外三叉路口,笔直一条已经可以排除,现在就只剩下,左右两边了。

    思索了半天,他决定碰碰运气,向左边的路开去。

    从下午三点他边开边问着沿途见到的人,一连几个都刚下地,没见到他说过的车子,天色有些昏暗了,正在他要掉头离开的时侯,在转弯的时侯,跟一个骑着自行车草帽的中年男人撞上了,那男人摔倒了,买的菜也掉了一地。

    洛君天忙下车扶起他“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没事小伙子,我家来了客人,我还得回去烧饭呢,这城里人嘴刁,我这是又特意赶去买的”中年男从扶起自行车,捡起菜,唠唠叨叨的说道。

    洛君天耳尖,城里人几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微笑着随意的问道“在你家这城里的客人,是不是一男一女啊”。

    “咦,小伙子,你怎么知道的?”中年男人惊讶不已。

    洛君天意味深长的笑笑“因为,我跟他们是一起来的,我单独一个人,不小心迷路了,你可以带我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