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强吻,属于洛君天的四面楚歌!(万字更,精彩)

强吻,属于洛君天的四面楚歌!(万字更,精彩)

    说完之后,才发觉自已的情绪有多激动,说好的冷静与无畏,从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崩塌了。

    才知道,自已想要远离这场战役,是多么天真的想法。

    洛云帆面色凝冷起来,他不想伪装笑容了,在她利用他来刺激洛君天之后,再他体会到她的心痛之后,他的心也被灼烧了一个洞,他恨她的心总是被洛君天所左右。

    按住她的肩膀,他低头,强吻住她的唇。

    唐暖央惊的将眼睛张大了足足一倍“唔,,,,,,”她反应过来,奋力挣扎的甩着脑袋,推着他,打着他溴。

    洛云帆他干什么,他怎么能够这么对她,他是不是疯了。

    她的挣扎激发的他更加失控的掠夺,他一直想要这么吻她,让她沾上他特有的气息,让她能够完全的属于他,属于他洛云帆,他要她忘记洛君天,只跟他在一起。

    他的舌头进入她的口中,吸允着她的味道,是他一直在想念的味道,,祷,

    唐暖央的心里只剩下恐慌,指甲掐进他的肉里,他都不松开,咬破了他的舌头,他也不松开。

    房间,被大刺刺的推开。

    洛君天一推开,房门,就看到唐暖央躺着被洛云帆吻,一股子狂怒冲向脑门,只觉得眼前一片的火花,然后就所有的一切就失控了。

    他冲过来,从后面拽开洛云帆,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洛云帆,今天我要宰了你”。

    唐暖央身上一轻,喘息着看向吼声的发源地,看到洛君天丧失理智狂怒的脸,看到倒在地方,嘴角挂着血的洛云帆,她吓傻了,眼睁睁的看着洛君天蹲下身来,第二拳就要挥过去,才惊呼着出声阻止“不要再打了——”

    她心想这下子洛云帆非给洛君天打残不可,可让她没有想到的事,洛云帆竟然避开了他的拳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原来在打架这方面,他也一直是深藏不露的。

    洛云帆擦掉嘴角的血“要打是么,那今天我就陪你,洛君天,我会让你知道的,她的身上并没有刻着你的烙印,也并不是你的专属,我也可以去爱她”。

    “你凭什么,你这不要脸的东西,她是我老婆,这个事实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洛君天吼着,抬起头来,又是一拳打下去。

    洛云帆在吃了一拳之后,反手就打向他的脸,洛君天也吃了他的一拳,退了好几步,脸上也挂彩了。

    “谁说不会改变,我现在就要改变它,你不懂珍惜她,那么就不该再霸道的占有着她,继续伤害她”洛云帆冷着脸,反驳他的话。

    洛君天双手拽起洛云帆的衣领“别把你肮脏的私心说的那么伟大,你不过是想趁虚而入罢了,我告诉你,你不会有这个机会,因为她爱的是我”。

    “像你这种一而再,再而三伤害他的男人,也配让她爱你么?”

    “我不配难道你配么,洛云帆,你再怎么使用诡计也不没有用,你在一厢情愿的爱她,吃着洛家给你饭,享受着洛家给你的一切,却狼心狗肺的敢来觊觎自已的侄媳,这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那只是老爷子的一个错误决定,如果一开始老爷子会把她许配给我的话,她就是我的妻子”。

    “哈哈,,,,,洛云帆你只是个贱人生的野种而已,你以为你是谁”。

    两人的争吵声愈演愈烈,唐暖央知道他们都丧失里理智了,都不正常,她听的脑袋嗡嗡直响,感觉炸开来似的。

    “够了,不要再吵了——”她终于也受不了了,歇斯底里的喊到喉咙都哑了。

    扭在一直的两个男人同时噤声。

    简陋的房间里,被时间短暂的定格住了,呼吸,眼神,动作,全都定在这一刻。

    唐暖央看过他们的脸,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喘息不定“你们都给我滚过去,我一个都不想见到,要打要吵,滚出我的视线再去打,再去吵”。

    她已经受够了!!!

    洛君天松开洛云帆,冷静了下来,各自退到一边。

    “你们滚不滚?你们不走我走——”唐暖央一秒都不想看到这个伤她无数次的男人,以及这个刚才强吻她的男人。

    姓洛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洛君天跟洛云帆同时想到了她脚上的伤,在犹豫权衡了一会之后,倒是很有默契的前后脚走出房间。

    唐暖央松懈下来,爬起来靠在床头,嘴唇上还留有被洛云帆强吻过后的余温,眼前还残留着洛君天暴怒时的脸,而心里最大的疙瘩是蒋瑾璃,一个每次出现,总能将也置于死地的女人。

    因为她的出现,所有朝着幸福大道发展的未来被全部改写了,留下的只有眼前这僵局,想要放弃又被纠缠着,想要退后又会拉扯着,洛君天已经不管她会不会受伤,他想着只是怎样在不失去她的情况下,说服她一起接受蒋瑾璃跟他的孩子。

    夜,越来越深了,白天睡的太多,晚上没有一丝的睡意了,外面的青蛙一直呱呱叫个不停,唐暖央睁着眼睛,思考到天明。

    洛君天跟洛云帆则分别呆在车里,望着二楼房间一直未灭的灯。

    东方第一缕晨曦照耀进房间的时候,唐暖央的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

    她的心,沉静了,经过黑夜的洗礼,迎来了光明的一刹,她对自已说,唐暖央,你只要一条践可以走,那就是坚持走好之前规划好的路线,不再动摇了。

    这是她唯一的退路。

    *******

    8点钟,太阳已经高高挂起。

    洛君天跟洛云帆简单的洗漱之后,想上楼去看看她,又不让对方先上楼,最后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找这家的女儿茗美上去。

    听到敲门声,唐暖央开口刚想应,房门就已经开了,穿着红色的衣服的女孩走进来。

    “唐姐姐,你醒啦”。

    “是啊茗美,这么早有事么?”

    茗美先是观察了一番她的脸色,而后说道“我这人也不地撒谎,共实是那两个男人让我上来看看你的情况,顺便让我打探一下,你想让他们谁来抱你下去吃早餐?”

    唐暖央笑了笑“你还真是一个诚实可爱的女孩,你下去告诉他们,一个都不用来,我在楼上吃早餐,你可以帮我去拿份早餐么?”“当然可以!”茗美欢快的应道,然后又八卦的问“唐姐姐,我很好奇,他们俩究竟谁是你的男人,那位叫洛君天的真的是你的老公么?”

    “你喜欢他么?”唐暖央看的出来,她对洛君天有兴趣。

    茗美的脸涨红了,忙摆着手“不是,没有啦,我就是好奇”。

    “没关系,喜欢他的女人有很多,我已经习惯了”唐暖央不以为然的回答,从今天起,她要跟以前一样的不在乎他。

    “有很多女人喜欢他么?那他最喜欢谁啊?”茗美试探着问,她想要多了解他一些。

    “他最喜欢他自已!”

    茗美不太明白的抓了抓自已的头发“喜欢自已?!”

    “就是那种只会把痛苦留给女人的坏男人,茗美,这个男人只可远观,他很吸引人,但是有剧毒,只要靠近就会死亡”而她,已经死过无数次了,才幡然悔悟,爱他,就是飞蛾扑火!!

    “唐姐姐,你说的太深奥的,我越来越不明白了,我下去给你拿早餐”茗美听不太懂,只好不去想了。

    “嗯!谢谢你!”唐暖央点点头,表示对她的感谢。

    茗美一回到楼下,就被等在楼梯上洛君天给拉住了“她怎么说”。

    “唐姐姐说,你们俩她一个也不想要,她选择在楼上吃早餐,另外,她说你最爱你自已,还说你有剧毒,不能靠的太近,不然会死的”茗美一五一十的回答。

    盯着这近在咫尺的脸,俊美的也太不像话了,她心里不住的感叹,毒死也甘愿了。

    洛云帆靠在不远住笑了“听起来,暖央已经没事了,都能做出正确判断了”。

    洛君天冷冷的扫他一眼“就没有说他什么么?”

    “噢,我没有问,我只问了你的事情”茗美有些不好意思说着,红着脸瞅他一脸,然后跑开了。

    洛君天仰头呼气,有剧毒?!!他苦笑,他现在是眼镜蛇还是黑蜘蛛,竟然这么形容他。

    不行,他还得找她谈谈,他提步往楼上走,洛云帆拦住了他“你不能上去!”

    “洛云帆,你真的想死是不是?”洛君天用眼神就能将他给戳死。

    “君天,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不过我们合力的话,倒是可以把暖央烦死,她昨晚没吃晚餐,你是不是想要让她连早餐也吃不安稳,从蒋瑾璃抱着孩子出现那一刻起,你就应该觉悟到,你们已经完了,暖央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洛云帆用平稳的语气,说的慢条斯理,也狠辣直接。

    “你就在等一刻是么,我真的有些怀疑,瑾璃是你安排出现的”洛君天呼吸变的紊乱,洛云帆话虽不中听,但是说的却是事实,唐暖央就是这么强硬,把自尊心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他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心,现在又回到原点,甚至是更远了。

    所以他才会那么恐慌,那么的害怕。

    洛云帆怔了一下,转而大笑了起来“如果我有这个本事去指挥你的情人,我会建议她早几个月出现”。

    “你一直都在暗中策划着,处心积虑的搞破坏不是么,洛云帆,我一直在盯着你,别搞小动作”洛君天隐隐有种感觉,瑾璃的事件不会这么单纯,就比如暖央跑出洛家,他正巧出现一样,冷静想一想,未免也太巧了。

    洛云帆脸上温和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不见,变的凌厉“君天,不要为你犯下的错误找借口,现在的因都是从前种下的果,该为此负责的人是你,而不是暖央,你非要拉着她,只会让她更加痛苦而已,表面她很坚强,但是你别忘了,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暖央现在很清醒自知,她说你最爱有人是自已,这话一点也没有错,因为你永远只会站在自已的角度,去想你认为对的事,而不去顾及她的内心的感受”。

    洛君天握了握拳头“那你呢?以为我跟她完蛋了,你可以替补上去么?她宁可选择她的初恋情人,宁可跟那小屁孩,也不会选择你的,洛家跟姓洛的人,在她心里就跟臭鸡蛋一样,我会失去她,你同样也不会得到她”。

    两人的眸光较量的,火光四射,现在的他们已无所顾忌了。

    “两位帅哥哥,麻烦让一让好么”茗美端着早餐想要上楼,可杵在楼梯上的两个门神,硬生生的挡了她的去路。

    洛君天跟洛云帆收回视线,站开道让茗美上楼。

    唐暖央的楼上,扶着墙,单脚跳着到卫生间去洗脸,刷牙,小便,做完这一切,累出了一身的汗。

    刚坐回床上,茗美就送早餐来了。

    吃着清粥小菜,唐暖央若有所思的问“他们在楼下干什么?”

    “当门神啊!”茗美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了。

    唐暖央不知是该笑还是怎样,只得半开玩笑半讥讽的说道“他们还真是有闲情雅致”。

    “我看是吃饱了撑的,两人在楼梯上都站了几个小时了”。

    唐暖央恍神了一下,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她现在行动不便,呆在这里或是回去,都会被他们争的头破血流,他们一个霸道,一个阴险,平时洛云帆还能装模作样玩深沉,可从眼下的状况看来,他这次是打算跟洛君天杠到底了。

    舔了舔唇,她正视着茗美“你有手机么?能不能借我打个电话?”

    “可以啊!”茗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唐暖央“你打吧,我先把碗拿下去”。

    “谢谢你”

    “不用谢的,小事情嘛”茗美收拾了碗筷,笑着走出了房间。

    她一走,唐暖央立刻拨打了电话去公司,接电话的人是可可,她用甜美嗓音,流利的说道“喂,你好,这里是蓝光策划公司”。

    “可可,是我”。

    可可立刻就听出唐暖央的声音“老板!”

    “可可,你听着,我现在被困在一个村子里,你跟小陈开车来接我”唐暖央不想坐以待毙,等着被两个姓洛的混蛋折磨死。

    “哦,好,我知道了,不过老板,你在哪个村子里啊,你得把地点告诉我”。暖央拍了一下额头“对啊,我把地址给忘了,我还去问,一会我会发信息给你,记得不要告诉公司其他的人”。

    “老板,你不会是被绑架了吧?!”可可往恐怖的地方猜想。

    “没那么严重,好了,我挂电话了,地址我会发给你们的”唐暖央切断了电话,扶着墙又单脚跳到了门口。

    开门把头伸到了外面,她对着楼下喊道“茗美,你上来一下”。

    楼梯上的两个男人,反应都很快的向楼上跑去。

    唐暖央瞅见上来的两个男人,心想,没把茗美叫来,倒是招来了两头狼,,,,

    “老婆,你这样金鸡**多累呀,你扶你进去吧”洛君天诚恳的讨好。

    “暖央,你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帮你”洛云帆关怀的询问。

    眼睛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溜了一圈,唐暖央冷漠的半垂下眼睛“这事只有茗美可以帮我,如果你们真的想帮忙,去帮我叫她上来吧”。

    “有什么事我不能帮你呢,你要换内衣裤,还是洗澡?我是你老公,我可以为你效劳的”洛君天乱猜着,伸手就想要去碰她。

    唐暖央躲开他的手,不耐烦的皱眉“先生你脑子有病,就快点去看医生吧”。

    洛君天尴尬的抬着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俊脸上一阵的不自然。

    洛云帆忍不住笑了,走到楼梯边,往楼下叫去“茗美,你上来一下——”

    “来了——”楼下的女孩应道,跑上楼。

    唐暖央见茗美来了,赶紧把她拉进房间,把门关上,将两个男人挡在门外。

    “唐姐姐,我扶你过去”茗美抱着唐暖央的腰,往床边走,一边羡慕的惊呼“哇,你的腰好细哦”。

    “你的腰也很细啊!”

    “别笑话我了,我腰上全是肉,对了,唐姐姐你叫我有什么事啊?”

    “我们这里叫什么村,可以把全称告诉我么?”

    “就这事啊,当然可以”茗美把地址报给唐暖央。

    而唐暖央立刻发信息给可可,然后把手机还给茗美“待会外面的那两个家伙问起来,不要说我用你的手机打过电话,发过信息,好么?”

    “没问题,我会保密的”。

    洛君天在外面,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到偷听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

    洛云帆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瞅着他“你有偷听到么?”

    似箭的绿眸,冷咻咻的朝着洛云帆的脸上飞射而去。

    门在这时突然开了,洛君天光顾及着洛云帆,在没有准备的情况向里面跌去,一世的英明,就在这一摔之中,荡然无存了。

    茗美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急退了几步,看到扑在地方的洛君天,她立刻捶胸顿足了,后悔莫及,她不让开的话,他就扑到她身上了,说不定还会被亲到呢,,,,

    唐暖央坐在床上瞅着扑在地上男人,内心无语了。

    洛君天从地上站起来,俊脸也囧的发红,不自然的解释道“呵呵——,我靠在门上,谁知道这门突然开了”。

    “是趴在门上才对吧——”洛云帆温和的纠正他,趁机落井下石。

    “趴也趴的这么有型,果然,帅哥的威力很强大”茗美恨不得让他再摔一次,然后摔在她的身上。

    唐暖央不发表意见,躺在床上,拉高被子,眼不见为净。

    *******

    可可接收到信息之后,像个特务似的,偷偷潜进业务科,蹲身溜到小陈的桌边,科里其他同事朝着可可瞄去,心想,她这是在干嘛?!!!

    接完电话的小陈刚想站起来,低头看到桌下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吓的失声尖叫“啊——”

    “嘘——,别叫,别叫”可可把中指放在唇边,让她噤声。

    15分钟之后,她们站在公司门外的电梯前。

    “什么?老板被人口贩子卖到山区去了?”小陈震惊的呼叫。

    “嘘——,别声张”可可勒过小陈的脑袋,神秘的说道“我们任务非常艰巨,我们要深入敌营把老板给救出来”。

    “可是,可是像老板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人口贩子抓了?这会不会太扯了,你弄清楚没有?”小陈实在无法相信这个事。

    “是老板她亲自打电话给我的,还能有假,貌似那边的情况非常复杂,所以让我们单独前往,可见对我们能力的认可”可可非常自豪的说道。

    “她有电话为什么不报警?”

    “你笨哪,警察一去,万一撕票了怎么办?”

    小陈眼皮无力的半垂“到底是被卖了还是被绑架了?”

    “这——”可可接不上话,干脆一挥手“反正差不多嘛,打起精神来,我们出发”。

    她们俩一抬头,看到电梯门早就开了,而且电梯里还有一个人,正用脚挡着电梯,身子半个靠出来,凑在她们身边偷听。

    “呀——”这一景象,吓的两个女孩同时大叫。

    “嘘——”柳玄月将中指放在嘴边,那长长的手指,粉嫩的唇,要有多诱惑,就有多诱惑。

    可可的骨头立码被他嘘酥了。

    柳玄月也学着可可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两位姐姐,先进电梯吧!”

    可可跟小陈赶紧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了,柳玄月拿出手机,灵活的按下一串号码“舅舅,最新出炉的消息,暖央姐被人口贩子给骗走了,我们现在三个人组成了营救队要去营救,你想加入么?”

    他揽过可可跟小陈的肩,两个女孩顿时无条件服从了。

    正在跟主管开会的安斯耀懵住了“小子,你在跟我开玩笑么?”

    “开不开玩笑我不知道,但是据可靠消息,是暖央姐打电话来说自已遇到了困难,要求去营救她的,舅舅你这么英明神武,初恋情人遇到危险,你怎么能够不出马呢,要不要去快点做决定啦”柳玄月就着,对可可跟小陈抛着媚眼,把她们迷的神魂颠倒,丧失思考能力,这也算是一种催眠术。

    安斯耀快速的沉思了十秒,立刻做出决定“你们人在哪里?我跟你们一起去”。

    “还是我们过来接你吧,银行门口见,拜拜——”柳玄月洒脱的挂了电话,将可可跟小陈揽紧一些,可怜兮兮的装萌,扑闪着美丽凤眼“两位姐姐,我自作主张,我们不会生我的气吧”。“怎么会呢,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小甜心”可可顺势往柳玄月怀里一靠,媚眼如丝。

    小陈倒是没有可可那么风***,不过这小子的杀伤力太大了,哪爱父母生出这种妖孽来的,完全是来迷惑万千女性同胞嘛。

    安斯耀利用这几十分钟,跟主管们开完了会,走出银行的时候,柳玄月他们的车子也刚刚到。

    “舅舅,这边——”柳玄月把手伸出窗门,对着安斯耀挥着手。

    安斯耀疾步的走过去,拉开车门钻进去“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刚就在想,暖央的事会不会跟蒋瑾璃有关?关于那则新闻他前天就看到了,不过在报告上也没有明说孩子的父亲是谁的,他也不好贸然打电话给暖央,何况她刚刚才知道自已一年前流产的事,他怎好往她的伤口上撒盐呢。

    可可一看严肃的安斯耀,说话也小心谨慎了一些“老板就说让我跟小陈两个人开车去接他,说是在乡下的村子里,所以我想说会不会是被人口贩子抓了”。

    “有具体地址么?”

    “有,发来了”可可立刻拿出手机给他看,哇,舅舅眼外甥的气场完全不一样,可是都超赞的,舅舅成熟稳重英俊,外甥美型漂亮妖孽。

    天哪,好难选哦,可可为此而深深的凌乱了。

    开车小陈见发花痴的可可叹了一口气,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过现代社会,好像更多的是,腐女难过美男关,比如她身边这发情的小妞。

    安斯耀看了信息,心里有了底,把手机递还给可可,礼貌的笑道“谢谢!”

    “不用谢!”可可盯着他的脸,一阵痴迷,她决定要倒戈了,可是一转眼看到柳玄月的脸,她又凌乱了,,,

    柳玄月戴上耳麦,手指上戴着银色的镂空指环,黑色的皮衣,低胸T恤,眼睛上画着烟熏妆,一头黑发被染成了亚麻色,显然是刚拍完杂志的造型。

    安斯耀侧头看了一眼外甥,对于他的打扮皱了皱眉,不过也没有时间去说他,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唐暖央的身影。

    *******

    时近中午,唐暖央装睡,装着装着,还真的睡着了。

    洛君天在房间里跟洛云帆耗着,最后闷的实在呆不下去,两人有很有默契的离开了房间。

    唐暖央是个特别容易被惊醒的人,所以轻微的关门声也能将之惊醒。

    张开眼睛,小心的转过身去,发现洛君天跟洛云帆不见了,她从床上爬起来,单脚跳到窗口,打开窗子往外张望,算算时间,她们应该快要到了吧。

    她得想办法下楼去才行。

    收回视线,正要折回屋里,她看到站在下面院子里,梨花树下的洛君天,背对着,望着远方一动也不动,她不由自主的跟随着他望过去,什么也没有,只有发白的天空,跟一片虚无。

    他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呢,她伸出手来,用两根手指就能捏住他的脑袋,用一只手掌就能抚摸他的全身,往他后脑勺轻轻一弹,他肯定会痛的哇哇叫。

    觉得有趣的想要笑,可猛然间,她又想到他跟蒋瑾璃,想到他们之间有了孩子,她的嘴角就再也牵不起来了。

    谁不会为明明已近到触手可及又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幸福而感到不甘心呢,她忽然想起在阿拉斯加的树林里,想到那晚高高悬挂在头顶的路灯,相似的白光,都恍惚的仿佛已笼罩到了她的身上,已经握住了命运,可其实呢,全都是她的错觉,原来最痛的感觉不是在悲伤中放手,而是停在幸福前方不远处,然后,被迫着转身离开,,,,

    抬起头,她将窗户用力的关上,拉上窗帘,纤白的手紧紧攥着手里的布料,心轰然乍痛,她无所遁形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茫然不知的掉下来,想要控制住,却怎么怎么也控制不住,好像这身体不是自已的一样。

    “咚咚——”

    听到敲门声,她七手八脚的把眼泪擦开,跳着躺在床上“谁啊?”

    “暖央,是我,你醒了么?我可不可以进来”。

    是洛云帆!

    她想开口就想说不可以,可话到喉咙处,她转念一想,又改口“进来吧!”

    房门被拉开了一条缝,洛云帆走进来“暖央,昨晚上的事,对不起!”

    “做都做了,道歉有什么用,我把你从楼下推下去,然后说句对不起行不行”唐暖央才不会这么轻易的说没关系,在那种情况下,他竟然强吻了她,变态的心理,比洛君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洛云帆不去辩解,只是又重复了这三个“对不起——”

    “你慢慢的道歉一百次,看我会不会说没关系,现在,我想下楼,麻烦你扶我”唐暖央坐起身来,对也伸出手,总比让洛君天来扶她要好。

    “我可以抱你么?”

    “不可以!你这大色狼,我不会给你机会了”昨晚强吻的气她还没有消,今天坚决不让他抱。

    “好吧,那就扶”洛云帆满心的无奈,走过去扶起她“先说好,在楼梯上你这样僵尸跳的话,不小心一脚跳空了,弄不好会摔下楼的”。

    “我自已会小心的,不用你操心”唐暖央仍旧坚持自已的态度。

    洛云帆也好扶着她,慢慢的向外走。

    到了楼梯上,他突然大喊“有老鼠——”接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未经她的允许,抱着她就向下跑。

    等到唐暖央回过神来的时侯,人已经在下面了,而洛云帆也放她下来了。

    洛君天从外面进来,跟唐暖央打了个照面。

    “扶我到外面坐吧,我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唐暖央别开视线,把他当成透明人。

    唐暖央坐到了外面,洛君天也搬了一把小椅子坐到她的身边“今天天气不错!”

    “一般吧!”洛云帆在另一边轻描淡写的回答。“我没有问你”洛君天瞪他。

    “我也不是在回答你啊”洛云帆微笑,眼睛瞥向他,轻飘飘的又回了一句。

    唐暖央则直接把他们的话全都当成是耳边风。

    洛君天收回视线,靠近唐暖央一些“老婆,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

    “先生,我跟你不熟,别靠过来,别叫的这么亲热好么”唐暖央不耐烦的挪开了一些,这是她现在不跟他沟通的最好办法。

    不熟两个字,让洛君天倍感打击“你又没有失忆,干嘛要装成失忆呢,这样吧,这几天你不想回洛家,想在公寓呆几天的话,也没有问题,等我把事情处理干净了你再回来好了”。

    唐暖央冷幽幽白了他一眼“麻烦你说些人话好么,别净说听不懂的鸟话”。

    洛云帆悠哉的欣赏着风景,脸上笑意盎然。

    洛君天失落的接不上她的话,她完全隔断了跟他交流的门,把他挡在她的心门之外。

    三个人无声的坐着,似乎是在欣赏着风光。

    过了一会,利叔跟大儿子下地回来了,看着这三人,这么排排坐在院子里,看这气氛不太对劲,也就当没看到的进屋了。

    屋里的两个女人正在做饭,出来摘菜,洗菜,进进出出的,也权当没有看到,因为她们都不知道这三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劝架也总该先弄清来拢去脉吧。

    远处小路上,一辆红色的车子正晃晃悠悠的开来。

    “应该就是这个村子了吧,不过在哪一家啊?”可可看着这四周除了泥巴还是泥巴的地方,有点怕怕的。

    “往那边开吧——”安斯耀一眼就看到左前方那两辆极品跑车了。

    被他这么一指,其他人都看到,并且震惊了。

    “想不到乡下人这么有钱,都开保时捷跟兰博基尼了”小陈傻眼。

    柳玄月嬉笑着,一针见血的说道“说不定是两个人口贩子的!”

    “想不到人口贩子这么有钱,这一行也太赚了吧”可可没能听明白柳玄月的弦外之音。

    他们的车子停在兰博基尼后面,一行四人从车上下来,安斯耀走在最前面,那沉稳的步伐跟镇定的气场,让两个女孩放心大胆的跟着他的屁股后面,柳玄月摘下耳麦,边走边新奇的看着四周。

    浩浩荡荡的四个人走进院子,一眼就瞅见坐在梨花树下的三个人。

    可可跟小陈猛的抽气,这人口贩子,,,这绑匪,,,

    唐暖央看到安斯耀跟柳玄月,有种把那两个丫头给掐死的冲动,谁让她们带他们来的,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意混乱了么?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现在可是四个情敌见面,而且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把这里变成战场是分分钟的事情。

    洛君天跟洛云帆在诧异的呆了几秒之后,立刻反应过来,这几个人八成是唐暖央搬来的“救兵”。

    安斯耀完全不惊讶,从看到车子之后,他已能百分百的肯定。

    “哈喽,暖央姐,还有两位绑匪大叔,你们好!”柳玄月善良又可爱的又他们轻松的挥手“你们这是再玩看守人质的游戏么”。

    绑匪大叔?!!

    洛君天跟洛云帆对这个称呼很是蛋疼。

    “噗——”唐暖央的心情再阴郁,也被逗笑了,臭小子,亏他想的出来。

    “老板——”可可跟小陈越来安斯耀,跑到唐暖央面前站定,怯怯的看了看洛君天跟洛云帆,心想,这两个绑匪够强悍的,能跟索马里海盗相媲美了。

    唐暖央看着眼前这两个小妮子,真想骂她们一顿,哎,不过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责怪她们也于事无补了“我们下午回去”。

    “哦,好的”可可跟小陈同时点头应道,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是说还想要多住几天嘛”洛云帆在一边温和的问。

    “我改变主意了!”唐暖央不冷不热的回答。

    “为什么让他们来,唐暖央你什么意思?”洛君天心里非常不快,她可以跟他吵,可以冷落他,就是不要拿别的男人来刺激他。

    “先生,请我不要直呼我的名字,我不认识你,跟你也不熟”唐暖央面无表情,说的话更是干脆利落,就跟宰猪一样,手起刀落,头就掉了。

    唐暖央的话,让还不明白发生过什么事的安斯耀他们,着实愣了好半天。

    可可跟小陈偷偷摸摸的交换眼神,前几天这两人还浓情密意,怎么才过了一天,就变成不认识了呢?!

    柳玄月把脑袋往安斯耀的耳边靠了靠“舅舅,什么状况?”

    “孩子是你的吧!”安斯耀对着洛君天喊。

    孩子?!!!!柳玄月,可可跟小陈脑袋上方冒出很多问号。

    可可自已YY起来,莫非老板怀孕了,而洛君天不想要,于是就伙同自已的叔叔,把她绑来乡下,然后逼其打掉孩子,实是太惨无人道了。

    洛君天冷笑“你很希望是我的吧,不过事实可能会让你失望,孩子不一定是我的”。

    安斯耀踱步走过去,浅笑“蒋瑾璃找上门了?”

    “安行长看上去很开心嘛”洛君天知道他现在心里放着鞭炮,恨不得来个庆祝会。

    “有这么明显么”安斯耀的笑容明亮了一些。

    柳玄月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跑上来“舅舅,你是说,臭脸大叔把别的女人的肚子搞大了?哇,真是个喜庆的好消息”。

    “蒋瑾璃,可可,你有没有觉得这名字很耳熟?”小陈皱眉,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是那个女画家么,前二天不是有新闻说,她抱着孩子,,,”可可说到孩子,跟小陈同时张大嘴巴,看向洛君天,两人目光从震惊到鄙视,深深的鄙视。

    洛君天有种四面楚歌的感觉,仿佛全世界都希望他们能分开。

    唐暖央面无表情的脸上,徒然绽放出一丝笑容“玄月,你说的最有道理,这真是一个喜庆的好消息,有人当爸爸了,说不定还会请我们喝周岁酒呢”。

    “暖央姐你没事吧”柳玄月担心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