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就此结束!

    “你觉得我像是有事的样子么?别人的喜事,我最多也是抱以祝福吧”唐暖央随性而笑,耸耸肩,表现出轻松又无所谓的模样。

    听的洛君天的耳朵里,全是对他的讽刺。

    可可跟小陈紧张的同时开口问道“老板你没事吧!”

    按常理来说,她现在心里应该很难过,很生气才对,越是表现的正常就表示越不正常。

    “哈——,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看上去像是神经错乱么”唐暖央咧开嘴大笑,挥舞着手“我很好,我没事,完全没事,好的不能再好”溴。

    “可怜的暖央姐”柳玄月忧愁的叹息,动作自然人弯腰抱了抱她“其实你哭出来的话,没有人会笑话你的,至于某个伤害你的大坏蛋,我诅咒他上厕所没卫生纸,吃方便面没调料包”。

    不知为什么,这个阳光少年的亲切拥抱,让唐暖央感觉到一种久违的窝心,她环住他“还是玄月你最贴心了,另外,你的这个诅咒还真是恶毒”。

    “你的心有多凉,我都能温暖你哟,我就是姐姐的取暖器”柳玄月俏皮的说道,真假难辨的话语,唯有他自已才知这番话是真心的祷。

    洛君天憋着怒气,冷冷的把视线对准他们“想死的话,你们可以再多抱一会”。

    唐暖央也怕他发狂起来,真的连柳玄月也打,就推开了身上的男孩“你没来过乡下吧,要是我的脚好的话,可以带你到处逛逛”。

    “好主意,不如我背着你,我们到外面去溜一圈吧,我还真没来这种地方呢,感觉很新奇”柳玄月表情中透露着欣喜。

    安斯耀把柳玄月铃开,拿出当舅舅的威信来“别胡闹”。

    “舅舅,我这哪是胡闹,我在安慰暖央姐,你不觉得她好像开心了一点么?”柳玄月炫耀似的抬着下巴。

    安斯耀看的出这小子似乎对暖央动了心,可是他又不能把自已的外甥当情敌“她的脚不方便走动,别在闹她了,听到没有”。

    “舅舅,我看你是在嫉妒吧”柳玄月似笑非笑,退开一些,在院子里溜达。

    洛君天鄙夷的讥笑“现在这是舅舅跟外甥要抢同一个女人么?闻到腥味,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来了”他意有所指的看过洛云帆,安斯耀跟柳玄月。

    “相比那些猪狗不如的东西,阿猫阿狗好的多了”可可看不惯洛君天的嚣张,不怕死嘀咕,哪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孩子都生了,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长的帅又有钱有什么用,做的全都是令人发指的事,可可,我突然很打小人”怕死的小陈也正义感大爆发,这一路折磨她们老板的大坏蛋,以为洗心革面了,这下可好,伤人都不用刀,直接改用原子弹了。

    在梨花树下玩自拍的柳玄月,补了一句“臭脸大叔一看就是属厕所的嘛!”。

    洛云帆转过头,穿过唐暖央的脸,看洛君天“群起而攻之的滋味不好受吧”。

    “洛君天,你该回家照顾你的孩子了,没有爸爸可不行”安斯耀拍了拍洛君天肩,这么好的机会,不踩踏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已。

    唐暖央若无其事的玩着自已的手指,恍若未闻。

    洛君天身上的黑气蔓延,磅礴而骇人的气场,吸引着所有阴暗物质都往他身上聚拢着。

    可可跟小陈怕的缩到安斯耀的背后,生怕洛君天先把她们给杀了。

    洛君天伸手大力揽过唐暖的腰“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她是我洛君天的老婆,一生一世我都不会放开她的,不管我坏不坏,该不该死,那都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们想要插足进来,下辈子吧”。

    唐暖央厌恶的拉下他的手“别在这里放屁了!”

    一句话,似是彻底点燃了洛君天一直压在胸口的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他的台。

    “唐暖央,你应该知道我是爱你的,哪怕那孩子真的是我生的,那又怎么样,大不了就让孩子回来洛家,我不会为此跟瑾璃旧情重燃的,你还担心什么呢,不要仗着我爱你,就一直傲气下去,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试着挑战”他冷酷的表情,宣示着对她的警告。

    现在这个人才叫洛君天,哪个百般讨好,低声下气的男人,是他勉强装出来的。

    唐暖央的心变的无比的坚硬,她缓慢的眨着眼睛,懵懂不知的开口“先生,我认识你么?干嘛一直对我纠缠不清,我的忍耐也有限度的”。

    “唐暖央——”洛君天心痛又无可奈何的怒吼着她的名字。

    耳边被震快要聋了,心也颤巍巍的,别开头,她闭着眼睛,从鼻腔中沁出沉沉的气来“别叫我的名字,我真的不认识你”。

    洛君天无声的凝望她冷酷,没有回转余地的脸,心碎了一地,他已经尽了全力了“好,我明白了,即然你那么想要摆脱我,既然你那么想要我去接受那个孩子,那好,我全都成全你,我永远不会再来烦你,这样你满意了么,心里舒坦了么”。

    “啪——”唐暖央抿紧着唇,冷不丁的挥手给了他一巴掌,眼中泛着泪光,笑颦如花“舒坦了,真的好舒坦!”

    洛君天脸上麻麻的痛,这一巴掌打散的是他最后坚持,因为他发现,即使是死,也依旧阻止不了她想要潇洒转身的一刹那。

    如同很多次,她选择以这样一种解决的方式一样,残酷又直接,而他,每一次坐着不动或是全身心的挽回,得到的结果都是相同的,不会被逆转,不会被改变。

    站起身,他不看任何人,不说任何话,提步走出院子。

    他跟唐暖央,究竟也只能这样了,心如刀割的真相,刻在他的心底,熟悉的心痛,熟悉的恨。

    他们又回到那个彼此憎恨的起点,但或许这次,背对背的他们,谁都没有理由转身拥抱。

    唐暖央坐在那里,维持着打他时姿势跟表情,那些透明的液体不知是从哪里开来,莫明其妙的从张开的眼睛里滚落,,,

    屋里子端着菜出来的茗美,看到洛君天向外走,欢快的大喊“洛大哥,你到哪里去啊,快吃饭了!”洛君天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兰博基尼发动的声音,像身负重伤的狮子在饮泣,车子从院子前经过,呼啸而去,车里的人,再也没有向外张望。

    院子里站着或是坐着的人,全都保持着静默,就连一向看闹的柳玄月也不乱说话。

    “吃饭吧,我今天心情好,要吃两大碗饭”唐暖央擦掉脸上冰凉的液体,轻快的笑道。

    其他的人面面相觑,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是装出来的,因为太夸张了。

    “还是上楼去休息一下吧”洛云帆淡淡的说道。

    “不要,我已经休息了一早上了,不想休息,我现在想吃饭,我特别饿,你们谁愿意抱我过去”唐暖央笑着有些兴奋,指着安斯耀,伸出手“斯耀,你抱我吧!”

    安斯耀不动声色的过去抱起她,往里面走,其他的人也跟着进去。

    唐暖央闻了闻安斯耀的身上,调侃道“一个大男人还喷香水!”

    “有法律规定说男人不能用香水么?”安斯耀附和着,陪她打趣,他知道她现在需要用微笑的方式,来度过心里的难关。

    “这倒没有,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用嘛,斯耀,你没吃过这里的鸡蛋抄韭菜吧,特别香,听说米酒也很好喝,待会我们喝一点吧,好不好”唐暖央越讲越是兴奋。

    利叔一家子从里屋出来,看到这一下子来的这么多的人,不解的问洛云帆“这几位都是你们的朋友么?”

    “没错,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利叔,有没有大一点的桌子,多炒几个菜,我来买单”唐暖央抢在洛云帆前面说道。

    “哦,好,唐小姐你好像很开心,发生什么好事啦?”老实的利叔哪看的出她这是在假装。

    柳玄月赶紧转移话题“大爷,你长的好帅,跟的拍张照吧”他拿出手机拍着,一边对可可她们使眼色。

    “安先生,我们先坐下”可可机灵的搬开凳子。

    “我炒菜可好吃啦,要不然,我到厨房去帮忙吧”小陈干笑着说道,活跃气氛。

    安斯耀把唐暖央放下来,利叔让儿子八仙桌上,又放了一只红色的大圆盘,够10几个人坐,大家也都坐下来,利婶跟茗美在里面烧菜,一大帮子里,吃着菜,喝着米酒。

    “咦,好像少了一个人,那个小伙子去哪里了?”利叔又犯病了。

    “啊——,大爷”柳玄月掩饰的大叫。

    “小姑娘,你吓死我了,怎么?又要跟我拍照么?”利叔笑呵呵的。

    姑娘?!柳玄月崩溃的舔了舔红红的唇“大爷,你难道看不出我是男的么?”

    “别说笑了,你当我笨啊,哪有长的这么水灵的男人,而且还化妆,还不成妖怪了”。

    柳玄月第一次被打败了,他拉过利叔的手,按在自已胸口,慎重其事的说道“我是男的!”

    “噗——,哈哈哈,,,,,”唐暖央突然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玄月妹妹,你就别调戏大叔了,他会对人难为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