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清晨的呕吐!

    她的放肆的笑声,没有让洛云帆跟安斯耀他们觉得轻松,反而更觉得担心了。

    外伤容易愈合,而不去治疗,任其腐烂的内伤,则有可能成为心底的一块烂肉,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即使有一天好了,那个地方也麻木的用针扎都不会有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可悲。

    她现在需要放声痛哭,把心底的痛全都宣泄出来,而不是隐忍下来,强颜欢笑。

    对此事一无所知的利叔,听了唐暖央的疯言疯语,手缩的更是厉害,他一小头被小姑娘调戏,这不是晚节不保嘛溴。

    当手被迫着碰到柳玄月的胸口的时候,是平坦而结实胸膛,让他大为吃惊“哎哟,你还真是个小伙子呢,唐小姐,你可吓死我了呀”。

    唐暖央把米酒当水一样灌着,乐呵的说笑“利叔,像玄月这么漂亮的小伙子,给你当女婿怎么样?”

    “那当然好啦,就怕他看不上我女儿”利叔又看一眼比女娃子还漂亮的柳玄月祷。

    茗美从里面出来,把菜放下“玄月?好好听的名字哦,我也想要这么好听的名字”。

    “茗美你来啦,来的正好,坐下来跟我们一起吃吧,唐姐姐给你介绍男朋友”唐暖央叫着她就不肯放了。

    “什么男朋友啊,人家还小啦!”茗美不好意思的坐下来。

    “别害羞嘛,我给你介绍”唐暖央拽过一旁的柳玄月“这小家伙特别特别帅吧,女孩应该都喜欢这种妖孽美男吧,他名字叫柳玄月,20岁,一个不肯回家的小屁孩,不过他很可爱,是个很甜的小男生哦”。

    她拍着身边上的漂亮男孩,一个人莫明其妙的笑,也不知道有什么这么好笑的。

    “姐姐,你这就把我给推销出去啦”柳玄月有些哭笑不得。

    茗美看了看柳玄月,直白的说道“感觉怪怪的,唐姐姐,我喜欢洛君天大哥那一型的,把他介绍给我就好了”。

    唐暖央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

    洛君天这三个字现在跟地雷差不多,一桌子的人瞬间定格成木头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唐暖央,担心着茗美的小命。

    “洛君天?谁是洛君天?你们认识么?”唐暖央手指胡乱的的指着桌上的人,问着他们。

    “不认识,不认识”可可头摇的飞快。

    “听都没听说过”小陈附和。

    “这名字太晦气,以后都不要提起了,老板你吃菜——”可可给唐暖央夹了一筷菜。

    洛云帆跟安斯耀没有表态,只是低头吃着东西,人若是可以这么快就抹去记忆的话,那倒好了。

    热闹的气氛在无形中凝结了。

    茗美被唐暖央说的摸不着头脑了“不是啊,这洛——”

    柳玄月生怕这村姑又要说出洛君天这三个,反应极快的对她伸出手,岔开话题“你好,茗美小姐,我叫柳玄月,认识你很高兴”他对她诱惑的眨了下眼睛。

    这一招百试百灵。

    “你,,,你好”茗美恍惚的握住柳玄月的手,天哪,好光滑好漂亮的手!!!

    唐暖央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喜欢上了吧,玄月,你就在这里当上门女婿吧”。

    “小伙子,我看你对我女儿也有点意思,你要是愿意的话,就把我女儿带走吧”利叔很是喜欢的拍了下柳玄月的肩。

    “利叔,你这个主意倒是挺不错的,那就让玄月把茗美带回城里,择日完婚”唐暖央酒有些喝高了。

    安斯耀一口菜差点喷了出来,他单手握拳,不住的咳嗽。

    “不会吧,这牺牲会不会太大了,暖央姐——”柳玄月吓的魂飞魄散。

    “老板,你也太草率了吧,我不同意——”可可坚决抗议到达,柳玄月可是她看上的小甜心。

    “我也不同意——”小陈举手反对。

    洛云帆在那里轻笑“我到觉得挺好的,茗美,你就跟着玄月小朋友走吧,听说,他家底很丰厚”。

    茗美已经深深被柳玄月光滑修长的美手,以及撩人的眼神给折服了“玄月,我愿意!”

    柳玄月的俊美妖孽的小脸顿时一白,求救的看向安斯耀“舅舅,我不玩了行不行——”他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安斯耀喝了一口水,为外甥解释“利叔,我是玄月的舅舅,他年纪还小,没有法定结婚年纪,暖央是跟你们开玩笑的,她喝醉了,说的话不能当真”。

    利叔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没有关系的——”

    “抱歉了茗美,我是听舅舅话的好孩子”柳玄月装乖巧,就差没靠到安斯耀大腿上撒娇了。

    “谁说我醉了——”唐暖央把矛头对准安斯耀“你——,安斯耀,现在一点都不可爱了”她脸色潮红的摆着手,傻呵呵的笑。

    “暖央,你是醉了,不要再喝了”洛云帆感觉唐暖央越来越不对劲,伸手去夺她的酒,才发现一大可乐瓶的米酒全部给她喝光了。

    唐暖央抱着自已的酒碗,挡开洛云帆的手“你干嘛,走开——”。

    “来,把碗给我,我扶你上去休息吧”洛云帆柔声的安抚着她。

    “洛云帆你走开——”唐暖央恼火的推了他一下,转而,又忽然笑了,勾搭住他的肩膀“洛云帆,我决定原谅你了,我想过了,比起别的,你做的都不算什么,我们去——离婚吧,不,不,不对,我说是结婚还是离婚呢”。

    她纠结望着天花板,打着酒隔。

    安斯耀跟柳玄月,可可跟小陈都无力了,疯了,她已经完全疯了。

    洛云帆叹息,抢下她的碗“你喜欢去干什么都可以,现在就去好不好?”

    “不好——”唐暖央醉醺醺的靠在桌上“结什么离什么最烦了,重新开始什么的最烦了,什么都烦,没意思,,,,,”

    一桌的人看着醉倒的唐暖央,都没有食欲的放下筷子。

    “唐小姐她不要紧吧”利叔也终于看出了一点端倪。

    “随她去吧,醉一场也好”安斯耀心疼的望着唐暖央,她做错过什么呢,为何每次都要伤的这么重。

    午餐过后,可可跟小陈扶着唐暖央上车。

    一行人跟利叔一家子告别,开车离开,一辆车坐不了,柳玄月跑去坐洛云帆的车。唐暖央倒在座椅上,睡的昏天暗地。

    *******

    回到城里,他们把她送回公寓,因为不知道大门的密码,让人砸了锁才进去的。

    天色黑了,五个人都呆在公寓里,简单的吃了晚餐,可可跟小陈总不能把老板留给三个男人吧,万一起什么邪念的话,可怎么了得。

    他们或是坐在沙发上,或是靠在沙发上,随着夜的加深,卧室里始终没有动静,而他们到了后半夜,也支撑不住的睡着了。

    酒窖里,一地的酒瓶子,每一瓶都是上好的红酒,现在被当饮料灌,随着镜头的推进,酒架后出现一双黑色的精致皮鞋,两条长腿,还有淹没在黑暗中俊脸。

    低低的抽泣声从黑暗中发出,好似某种怪物发出来的,听起来很伤心,又在尽力的忍耐着,可被酒精所催眠之后的心,什么都暴露了,,,,

    随着抽泣声的中止,停顿了一会,模糊的自言自语声响起“笨蛋,我的手就在这里,看不到么,真的看不到么,呵呵,,所以说你傻,以后你别后悔,因为我不会理你了”。

    ******

    “呕——”

    宁静的清晨,公寓里的五个人,被这一声呕吐声所惊醒。

    他们的目光全都对准了卧室,在怔了几秒之后,行动统一迅速的站起来,朝卧室走。

    只见房间里,唐暖央趴在床边,地上吐了一地,酸臭的味到闻起来让他们也作呕了。

    安斯耀跟洛云帆毫不犹豫的跑进去,一个去拿水的,一个拿纸巾,柳玄月捂着鼻子去拿垃圾桶。

    可可跟小陈也进去帮忙。

    “怎么吐了?胃很不舒服么?”安斯耀抽了纸巾给她擦嘴。

    “嗯,难受”酒醒后的唐暖央头晕晕的,胃里突然一阵翻滚,来不及去卫生间,就吐了出来。

    洛云帆把清水递给她嘴边“喝口水吧,可能是昨晚上喝了太多米酒的原故吧,不要紧的——”

    唐暖央张嘴喝了一口,胃里又是一阵搅动“呕——”

    柳玄月赶紧把桶接到她的嘴边“吐吧”。

    “呕——”唐暖央也没空跟他说谢谢,吐的胃酸都吐出来了。

    柳玄月闻着这味道,看到她吐的模样,也跟着阵阵反胃“呕——”

    “我来拿着吧”安斯耀伸手去接。

    “不——”柳玄月下意识的拒绝“舅舅你去做别的事好了”。

    安斯耀的脸色微变,这小子会是真的喜欢上暖央了吧,他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知道他的个性,就算是对他妈妈也不会有这么好。

    洛云帆温柔的拍着唐暖央的背,对安斯耀跟柳玄月的互动,报以意味深长的笑。

    “奇怪了,这喝醉酒,怎么会隔天才吐的”可可拖着地,心里不解,嘴上不由自主的就说了。

    “老板的体质比较另类吧”小陈不以为然的回答。

    唐暖央的眼珠子左右动了动,吐的刹白的脸,似乎更加白了。

    “你们在这里照顾吧,我去厨房煮点粥来”洛云帆轻笑的说道。

    “大叔,我也饿了,你顺便就多煮点吧”柳玄月边反胃边说。

    洛云帆大方的应道“没问题啊,只要你待会还吃的下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