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生下来吧!

    如此干脆的揭露,让唐暖央的呼吸一窒,憋气了几秒,才沮丧的松懈了下来,无奈的笑了“想不到你一个男孩子,还懂得看验孕棒”。

    “就算我不吃猪肉,可不代表我就不知道猪长什么样子啊”柳玄月耸肩而笑。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辩解了,玄月,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这件事情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唐暖央盯着他的眼睛,恳求。

    柳玄月将上半身向前倾“暖央姐,让我保密没问题,可是你能瞒多久呢,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不是瞎子的,都能看出来的,除非你躲起来”。

    唐暖央郁痛的叹气“我自有我的解决办法,你只需要保密就行!溴”

    柳玄月狐疑的盯了她一会,猜测“暖央姐,你不会是要去堕胎吧?”

    堕胎两个字像一把直达心底,中间没有任何阻隔的刀,一下子便刺中了的心脏的正中间,她觉得自已像一个杀人犯那么的残忍与无耻,羞愧的低下头,她声音沉闷“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柳玄月静静的望着她,看出她内心的痛苦祷。

    沉默了一会之后,他棒起她的脸,笑容阳光,眼神晶亮“生下来吧,小宝宝多可爱啊,像暖央姐的话,就更漂亮了,千万不要拿掉”。

    唐暖央的心梗住了,眼眶泛红,冰冷麻木的心遇到了阳光的照射,融化回醒了,所以才会痛的更加厉害。

    “想哭么?”柳玄月紧张的看着她。

    “不——”唐暖央摇头,心里酸痛的厉害,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想哭你就哭吧,我不会笑你的,你想要胸膛还是肩膀?任由你使用”柳玄月很大方的拍拍自已的胸口,又拍拍自已的肩。

    唐暖央吸了吸鼻子,把酸楚咽回肚子里,勉强的笑了笑“我没有那么脆弱,我不会哭的”。

    她不能去习惯软弱,更加不能习惯去依靠别人,唐暖央,没有关系,不要彷徨跟害怕,今天总会过去的。

    “真是倔强的女人,借你胸口靠还不要,知道有多少女人想么,你确实要浪费这么宝贵的机会么?”柳玄月把胸口靠过去一些。

    “好了,别闹我了——”唐暖央轻推开他。

    柳玄月一脸的失望“真是伤自尊,不想要就算了,以后想要的话,我要双倍收费”。

    “就知道你这小奸商的伎俩,所以才不去靠的,万一上瘾可怎么办,岂非要倾家荡产了”唐暖央调侃,说完之后才想,想不到现在她还能这么轻松的说笑,真是奇迹。

    或许是因为这个大男孩,让她的心变的没有那么沉重了,在他身上,她看到阳光与永远不会有的烦恼,仿佛天空永远是晴朗的,仿佛没有黑暗。

    柳玄月瞅着她坏笑着“哎,真是精明,什么她骗不过你,暖央姐,我们去看电影吧!”

    “不去了,我没心情!”

    “就是因为没心情,才要去啊,走吧,看完之后,你的心情就好了”柳玄月站起来,推着她向外走。

    唐暖央回头看他“我真不想去,如果你愿意,就送我回公司吧”。

    “一个闷坐在办公室里,容易引发抑郁症的,我今天下午请假了,没事可做,你不陪我玩的话,我会无聊死的,一起看电影好不好,好不好嘛,姐姐~~~”柳玄月嘟着嘴向唐暖央撒娇。

    对撒娇的大男孩,她表示无力“随便吧——”

    “出发喽——”柳玄月推着唐暖央跑的飞快,忽然想起她怀孕了,连忙放慢速度。

    ******

    洛家。

    洛君天的车子停在门口,人却到处不知所踪,洛云帆去了公司一趟,中午回到来换衣服,一进家门,跟差点跟从转角钻出来的人撞上。

    “哎,小心——”洛云帆伸出扶住,下一秒才看清了是谁“瑾璃,你这匆匆忙忙的干什么?”

    “四叔——”蒋瑾璃拉着他的胳膊“你有见到君天么?他几天没回家了,早上佣人发现他的车子停在门口,可是人到处都找不到,他是不是刻意在躲我,不想出来解决事情?”

    洛云帆想了想回答“这个人问题,我还真回答不了,不过既然他车子在家的话,人就肯定在家”。

    “我跟宁香找遍了每个房间,泳池那边,健身房那边都找过了,我在想,他会不会去海边了,正要去找呢”蒋瑾璃心里很着急,生怕把他逼急了,他干脆不出现,一直躲着她。

    “要是他想去海边的话,那车子应该停在海边了,他不会把车子停在门口,然后走到海边去的”洛云帆分析道。

    “说的有道理,我真是急昏头了,那你说他会去哪里?”

    洛云帆沉思了想了一下“酒窖有没有找过?”

    “酒窖?!我没有找过,不知宁香有没有去找过”蒋瑾璃立刻打电话给洛宁像,洛家实在是太大了。

    过了一会,洛宁香从门外进来了“酒窖我也不没去找过,那下面黑漆漆的,怪可怕的”。

    “那我去看看吧”洛云帆往餐厅方向走,洛家的酒窖建在餐厅后面的房间地下,那边很安静,也很幽暗,平时不喝酒的话,难得有人去,她们既然差不多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唯有这没有找过的地窖就很有可能性了。

    洛宁香跟蒋瑾璃对看一眼,也忙跟上洛云帆。

    沿着昏暗的楼梯,洛云帆下到地下酒窖,酒香扑鼻而来,洛宁香踩着高跟鞋拉着洛云帆的手臂。

    小心的走下来,蒋瑾璃走到后面,视线迫不及待的张望,她眼尖的看到一个空酒瓶子,忙喊道“你们快去,那边地上有空的酒瓶子”。

    他们下去,寻着酒瓶的方向走过去,发现越来越多的空酒瓶,然后看到洛君天靠在最里面的黑暗角落了,人一动也不动,喝这么多酒,可而想知会醉成怎样,他是打算喝死在这里么。

    “哥——”

    “君天——”

    蒋瑾璃跟洛宁香踩着酒瓶子怀酒瓶子的空档住来到洛君天的身边,蹲下身来,摇晃着他。

    洛云帆背光而站,单手插在口袋里,嘴角如鬼魅般的扯出一丝阴冷的笑意。“君天,你醒一醒啊”蒋瑾璃轻拍着他的脸,心急如焚。

    “喝了这么多,会不会酒精中毒”洛宁香越想越害怕,用力的摇着洛君天“哥——,你别吓我呀,哥——”

    洛君天动了动手指,吃力的张开眼睛,朦胧间,他看到唐暖央焦急的脸,他欣喜的抬手去摸她的脸“老婆——”

    蒋瑾璃原本开心的脸,瞬间变的难堪。

    他叫老婆,他摸着她的脸,竟然把她别的女人,他心里想着的还是唐暖央么,她到现在还不相信,一直以来都爱她的男人,会不再爱他,也到现在还不甘心,向来不会输的她,会输给那个从来不曾赢过她的对手,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眼前这个男人也向她不明白了,究竟从什么开始,他不再爱她了,她不甘心,怎么都不甘心。

    纤白的手握成拳,恨的颤抖着,,,,

    “哥——,她是瑾璃姐”洛宁香尴尬的提醒他。

    眼前的模糊不清的幻影消失了,清晰的容颜,让他心的温度降至冰点,失落的垂下手,他想起跟唐暖央已经谈僵,她打了他一巴掌,然后他也负气的离开了,一切都结束了。

    蒋瑾璃固然心里恨着,可还是关心的握住他的手“君天,你没事吧”。

    洛君天像具僵硬的尸体一般不动也不回答,过了半响,他冷冷的把手抽出来,从地上站起来。

    “今天就去做DNA鉴定,蒋瑾璃,你最好别说慌——”他平静到已捕捉不到任何情绪的绿眸,寒气逼人。

    蒋瑾璃的身体不由的抖了抖,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拿这种无情的眼神看过她。

    洛宁香在一边也不开敢开口说话。

    “滋——,滋——”

    快要被冰封凝结的空气中,响起手机震动的声音。

    “抱歉,我接个电话——”洛云帆微笑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划了一下,接起来“喂——”

    “那个是洛云帆先生吧,我是可可,你知道吧,我们早上还一起吃过早餐的,你说老板有事就打电话给你的”。

    洛云帆的脸色严峻了起来“你老板她怎么了?”

    因为酒窖里很安静,所以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清楚的传了出来,洛君天耳尖,听着心里立刻紧张起来。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事,不过我感觉老板她不太正常,我已经给安先生打电话了,可心里还是不放心,心想,多一个去找的话,会好一点”可可卖了午餐回来,发现唐暖央不在,诡异的是手机通着却没人接,想到她早上的诡异举动,她一担心就病急乱投了。

    “她不见了么?”洛云帆看了一眼洛君天,提步向外走。

    洛君天提步想要追上去,抢下他的手机问个清楚,可提起的脚却怎么也迈不出去,他也是有尊严,要面子的,在闹成这样之后,难道还要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么。

    可是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听起来好像很严重似的。

    洛宁香她没有漏掉刚才四叔电话里的女人说的那一句安先生,唐暖央这贱人,看她哥这边没着落,立刻就缠上斯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