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她扔的是什么东西!

她扔的是什么东西!

    唐暖央猛的转过头看向门口,她似乎感应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看,很黯然神伤,不知为何,她把那双眼睛主动想像成了绿色,如琉璃,如琥珀般的美丽。

    可是门口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的。

    心,就这样也跟着一起变空了,她自嘲般的笑了笑,还在期待什么呢,不该有也不该再去想的贪念,扔开自尊心活着的人生总有一天会变的苍白,她不能妥协。

    “暖央姐,门口有什么?你不会看到什么脏东西了吧”柳玄月凑在她的脸颊边,神秘又紧张兮兮的问。

    “是啊,我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你——”唐暖央的眼神缓慢的流转,阴森森,幽幽冷冷的开口宀。

    那表情活像恐怖片里的惊悚的镜头下,见到鬼时的诡异之脸,使人的汗毛瞬间竖起。

    “暖,,,暖央姐,你可别吓我”柳玄月假装吓的牙齿打颤。

    “我就是吓你,怎么样,小屁孩——”唐暖央推开按在她脸颊边的漂亮脸蛋含。

    她知道没吓到他,这孩子比她想像的要胆大很多。

    柳玄月没吓到,公司里的其他员工倒是都缩起了脖子,她们不是真的相信门外有个披散的女鬼,而是觉得唐暖央的神经状况真的很糟糕,已经跟个疯子差不多了。

    是不是受了刺激的女人,大脑都会受损?!莫明其妙的往外看,又鬼气森森的故意吓唬人,还会发生什么呢,大家的头皮开始发麻了。

    洛云帆的车子快要到达写字楼的时侯,又接到了洛宁香的电话。

    “四叔,找到嫂子了么,哎,虽然我跟她关系闹的很僵,可毕竟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呀,真怕她有个三长二短”洛宁香装模作样的叹气。

    “她已经回公司了,没出什么事”洛云帆表情淡泊的回答,宁香心里的小算盘,他又怎会看不出来,只是这对他没有坏事。

    洛宁香一听,假装开心的叫了起来“真的么,那太好了”。

    “是啊——”洛云帆的顺口敷衍,车子转进停车场,眼角余光瞥到银蓝色的跑车交错而过。

    是他!!!

    黑眸深邃的眯起了一下,精光乍现。

    洛宁香挂了电话之后,对蒋瑾璃说道“那贱人已经回去了,我给我哥发个信息吧,这样他就不会去找了”。

    “嗯!”蒋瑾璃点头,然后凝起了算计的目光,又说道“宁香,我们不能这么放任着唐暖央,最好能想个办法,把她逼到国外去,就跟六年前那样”。

    “六年前?”洛宁香敏感的注意到这个时间,那是唐暖央主动请缨去美国的时侯。

    “哦,我是说,她最好能像那次那样主动离开”蒋瑾璃表神一松,笑着说道。

    “唐暖央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激将法或是苦肉计,用上孙子兵法,也不见得对她有效,连我哥都拿她没办法,你想逼走她,没那么简单”洛宁香当然也想那个女人能从这个城市消失。

    安斯耀,她怎么也忘不掉的男人,她一定可以重新赢回他的心。

    “你不觉得,四叔会是我们很好的伙伴么,他不是喜欢唐暖央嘛,让他把人带走不就行了”蒋瑾璃眼中充满了阴谋。

    “四叔?!瑾璃姐你搞错了吧,他才不会帮我们,他向来是跟唐暖央一国的,搞得不好,还会弄巧成拙的”。

    “宁香,他不是在帮我们,他是在帮他自已,合作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他会接受这个提议,我有这个把握”。

    洛宁香看看笑的很自信的蒋瑾璃,犹豫着思量起来。

    ********

    唐暖央回到办公室,想要把验孕棒仍旧垃圾桶,想了想,又怕打扫卫生的阿姨会看到,于是,放进皮包里,打算待会回去的时侯再扔。

    “暖央姐,你现在怀孕了,目前这几天这脚又还不方便走动,这上班下班的,万一磕到碰到可怎么办,不如我来给你当贴身小秘吧”柳玄月棒着自已的脸,萌到无极限。

    “你少胡闹了,我的脚没几天就可以走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出异常来,明白么?”唐暖央压低声音,严谨的说道。

    “哎哟哟,别这么严肃嘛,不然会影响到宝宝的,是不是啊,小可爱——”柳玄月看着唐暖央肚子,招着手,做着鬼脸。

    唐暖央扶着额头,挫败想,老天哪,你让谁发现不好,为什么便便是这个看起来一点也不靠谱的小子。

    “咚咚,,,,”

    唐暖央打起精神,警告似的指了指柳玄月,沉着的喊道“进来——”

    开门进来的是洛云帆,他快步走到唐暖央的面前“又发生什事么了么?”

    “又?”唐暖央皱眉“洛云帆你是觉得我不够倒霉是么?希望又发生点什么,你才开心?”

    洛云帆目光探测如X光般扫瞄着她的脸,唐暖央的双手握在一起,不由的绷紧了身体,这只老狐狸,但愿别给他看出什么来。

    “没事就好!”他绽放出温润如玉的暖笑,乍看之下,给人感觉很舒服。

    “多谢你的关心,我现在要工作了,你可以走了”说着,她的眼睛瞄向柳玄月,微笑“还有你也走吧,我不习惯工作的时侯,有人在旁边坐着”。

    洛云帆斜视着了一眼柳玄月,这个男孩子比他想的要具有危险性。

    “好吧,我走了,改天见!”柳玄月洒脱的挥挥手,走出办公室。

    “下班了,我来接你吧”洛云帆温柔沉静的说道。

    “不用了,我让可可送我回去,如果可以,我不想在麻烦你了,经过了这么多,我终究发现,我跟洛家八字不合,以后最好也远离姓洛的,真的不是针对你,希望你能理解”唐暖央气定神闲的回复他。

    她不怕跟任何人玩心机,唯一没有把握的就是那个男人跟洛云帆,他们就像是长了一对透视眼,他一直晃悠在她四周的话,怀孕的事瞒不了多久的。

    一旦传到那个男人的耳朵里,她就失去选择权了。

    洛云帆点点头“看来我只能改个姓氏了”。哎——,那就先改了再说吧”唐暖央没空陪他耗时间,翻看桌上的文件,假装认真的看了起来。

    “小心自已的身体,那今天我就先走了”她赶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他也不是傻瓜会看不出来。

    “嗯!”唐暖央没有抬头,只是轻应了一声,听到脚步走远,关门的声音,才把脑袋抬起来。

    “呼——”重重的松了口气,靠在座椅上。

    静了一会,她从包包里拿出那根验孕棒,心里凌乱了起来。

    稍后,安斯耀也来了,再确定她没事之后,坐了一会才离开。

    ******

    4点钟。

    唐暖央生怕那几个男人待会都会抢着来接她下班,所以早早的收拾东西,提前一个小时下班,最主要的是她还要处理掉那根验孕棒。

    出了办公室,坐在门口秘书台的可可马上站起来“老板,你今天要提前下班么,我送你回去吧”。

    “哦,不用了,我约了朋友,她在楼下等我了,你坐下吧”。

    可可听她这么一说,也就坐下了。

    出了公司,唐暖央推着轮椅,从大门口穿过停车场,来到外面的大路上,车来车往中,她一个坐轮椅的女人站在路上揽车,她的目光坚定而沉着的。

    远处的银色车子,一直盯着她看。

    多数空置的计程车,看到她坐轮椅,嫌麻烦都不想停。

    等了有5分钟才终有一辆计程车停到了她的身边,拉开车门,她从轮椅上起来,钻进车里“师傅,帮我把轮椅收一下”。

    那名师傅人也倒还好,下车把轮椅收了,放进后备箱。

    计程车停在小区门口,唐暖央下车,这个时间段,人还不是很多,经过垃圾桶的时候,她很自然的把包里验孕棒顺手扔了进去,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的原故,扔完之后,她下意识的警惕的往四周望了一圈,才进了小区。

    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里的洛君天,微微的眯着了眼睛,她刚才扔的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像支白色的笔,可一只笔她干嘛扔的那么鬼鬼祟祟的,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他也不知自已现在是出于什么心态,像特务似的一整个下午守的她的家门口。

    正犹豫着要不要下去翻垃圾桶,一个灰色的身影,早他一步来到垃圾桶边,打开盖子,从里面把东西拿出来。

    洛云帆?!这阴险的变态,竟然跟踪唐暖央,随后一想,自已不也很变态嘛。

    远远的,他看到洛云帆拿着那只白色的笔,那张百年不变的笑面狐狸脸,露出震惊的神情,仿佛像是见鬼了似的。

    那到底是什么笔?会让这只老狐狸如此不淡定。

    洛君天心里充满了无限的问号,他真想冲下去一把夺过来看一看。

    只看洛云帆把笔放在口袋里,大步的跑向停在路边的车子,坐进去,快速的驱车离开。

    洛君天立即跟上,他倒要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路上,洛云帆的车子开的飞快,一如他现在心情,暖央她怀孕了,洛君天又让她怀孕了,他握紧了方向盘,俊逸的脸上露着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