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深夜的电话会谈!

深夜的电话会谈!

    “哥,你看你把小宝宝都吓哭了”洛宁香责怪似的噘起了嘴。

    洛君天把孩子塞回洛宁香的怀里“不要自作主张,就算你是我妹妹,我也一样不会轻饶了你”。

    洛宁香被洛君天骇人的眼神盯的直发怵“对不起哥,我下次不会在这样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小宝宝哭的仍旧厉害,洛君天的心烦到极点“打电给蒋瑾璃,让她马上回来,一个当妈的人,扔下孩子就这么出去了像话么”。

    “是,是,我这就打”洛宁香抖着孩子,作势去打电话宀。

    门外的手机铃声由远及近,蒋瑾璃出现在门口,看到孩子哭成这样忙跑过去,心疼的抱过来“宝贝乖,不哭,不哭,妈妈回来了”。

    “瑾璃姐,孩子一直哭,身子也很烫,会不会是生病了?”

    “不要紧的,是因为哭的原因身体才会发烫的,我想他是饿了”蒋瑾璃抱着孩子坐到一边,当着洛君天的面,就解开了身上的素色上衣含。

    洛君天见状转过身去“自已的孩子要看好,这是你做为母亲的职责所在”。

    蒋瑾璃解开内衣,将***塞给孩子,轻抚着他粉嫩的小脸,慈母的形象表现的很好,她边哄着孩子边对背对着她的男人幽怨的说道“君天,这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就不好好看一眼呢”。

    “在没有真凭实据面前,我是不会妄下断论的,今天有突发状况,所以没能去成医院,明天早上9点,我们去医院做鉴定”洛君天并未因她的话而心软,过往所残留的歉意与情感,也因她突然的出现与破坏,而所剩无几了。

    “好,即使你那么想要看到真凭实据的话,那好,明天我们去医院,到时就让白纸黑字为你证明一切吧”蒋瑾璃抱紧怀里的孩子,笑的凄楚。

    洛君天绷着脸向外走,多说已无益。

    “君天——,洛君天——”

    在他走到门外,拽着洛云帆就要下楼去继续搜车的时候,蒋瑾璃在他背后又叫住了他。

    耐着性子,洛君天冷冷的开口“还有什么事?”

    深深的注视着他高大伟岸的背影,蒋瑾璃喉咙发涩“洛君天,我想知道,究竟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们10几年的爱情,在你心里真的已经荡然无存了么,你对我这么的冷淡,这么的厌恶,你想过我的感受么,曾经对我呵护备至的你哪里去了,一年前,在我以为我终于可以不用被人指指点点说是狐狸精的时侯,你一句我们分手就简单的了结了一切,这算什么,我难道只是你用来消遣戏弄的女人么,这么多年来,我为你牺牲奉献,甘之如饴,得到就是这些冷言冷语么,我不求你为此而感动,也没有想过破坏你跟暖央,我只希望能永远呆在你的身边,我过分了么”。

    抽泣的声音在洛君天的耳边响起。

    洛宁香坐在蒋瑾璃身边,帮忙拍着吃着奶,昏昏欲睡的小宝宝,大气也不敢喘。

    洛云帆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斜靠在门上。

    洛君天的心里渐渐有了起伏,绿眸变的哀伤“是我的错,不该牵连你这么多年,瑾璃,其实我的心早已经在我不知道的时侯变了,我也一直以为自已爱的人是你,我们的感情没有变,直到我发现她成了我心里的一颗朱砂痣,才知道原来我对她蓄意挑衅,只是因为我想让她呆在我的世界里,才知道那些年,我花那么多的时间,不远千里跑去美国跟她斗,只是因为她不在的日子,我太想念她了,对不起,一直利用你来刺激她,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没有处理好感情的问题,伤害了她,也伤了你”。

    蒋瑾璃呆了,彻底的傻了,泪眼朦胧“怎么可以这样,洛君天你怎么可以这样,你骗我,我不相信,不相信——”。

    她以为这次归来的一仗打的很漂亮,以为洛君天看到孩子之后会回心转意,像以前那般对她温柔体贴,却不想一切都变了。

    “对不起,我不想骗自已,也不想骗你,别在为我浪费青春了,我认识的蒋瑾璃是个温柔灵秀的女人,不是那个为了达到自已的目的,不惜背着我搞小动作的女人,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什么,爷爷去世不久,你找暖央出去谈判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因为这样,她毅然的离开了,拿到了肚子里的孩子,之前我还一直怨恨她,无法原谅她,现在想想,全都是我的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所以不要再说你有多苦,因为她比你受到过更大的痛苦”洛君天想到唐暖央,想到对她做过一切,手捂着心脏,痛的不能呼吸。

    随即,他强忍下这番痛楚,拽着洛云帆向外走,他一定要去找出暖央扔的那样东西。

    蒋瑾璃怀里的孩子香甜的睡着了,而她整个人则像个木偶般的僵硬呆滞,转而,疯了似的笑了起来“哈哈,,,,,”

    洛宁香被她的样子吓到了,生怕她伤到孩子,忙从她身边抱开,她对这个孩子是她哥哥的说法,深信不疑,因为她觉得跟哥哥在一起过的女人,不会在去接受别的凡夫俗子了。

    笑到似要肝肠寸断了,蒋瑾璃脸上的笑容徒然一收,表情变的狰狞起来。

    唐暖央,唐暖央,唐暖央,,,,,她在心里歇斯力竭的喊着这个名字,指尖陷进肉里,血肉模糊,眼珠子如同要掉下来一般的恐怖。

    洛宁香后颈发凉,抱着孩子悄悄离开,房间,瑾璃姐的样子好恐怖,活像是要去杀人似的,女人的嫉妒心果然很可怕。

    洛君天拽着洛云帆下楼,往车子那边走。

    而在这时间段里,就在洛君天松开警惕的那短短几秒之内,洛云帆早就暗中发信息让人把东西取走了。

    可想而之,什么也没有找到,可洛君天的心里却总有那么一个疙瘩存在。

    他隐隐觉得唐暖央肯定发生了什么,考虑再三,他派人24小时监视她,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他还给自已找了个很好听的借口,这是在不失自尊心的前提下保护她的安全。

    *****深夜。

    “阿嚏——”唐暖央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肩膀,进屋去加了一件外套,抱了一杯热茶捧在手里。

    她现在可不能感冒,温柔的的抚摸着自已的肚子,她轻轻的笑了,连她自已也没有察觉到笑的有多幸福,在这个世界上,她终于有一个,跟她血脉相连的人了。

    洛君天的脸猛然间撞进了她的脑海,天堂瞬间化为地狱。

    要不,逃去国外把孩子生下来再来说吧,哎,唐暖央你别天真了,纸是包不住火的,肯定会被他发现,到时候他就会回来跟她抢孩子。

    这个孩子,她留不得,她知道,可是打掉,她又实在舍不得。

    心里乱糟糟的,她来到阳台边去呼吸新鲜的空气,看到墙角边被洗干净的桶,想到那天晚上吃了那么难吃的菜的他,吐的一塌糊涂,就在她现在所坐的地方,她决定再给他一个机会,那天的他们真的好幸福。

    回头望了一眼沙发,那边有两个傻瓜头碰着头再抢泡面吃,那女人笑的多美丽,那男人笑的多像个小孩子。

    眼眶逐渐湿润,她将嘴唇往里抿了抿,扬起头来,风太大了,,,,

    桌上的手机震响着,转身回到屋里,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洛君天这三个字吓了她一跳,险些把手机都扔到地上。

    他还打电话来干什么,不是说永远不会来烦她了么,天哪,他不会是知道她怀孕的事了吧。

    接还是不接,她拿着这个烫手的山芋,要是不接的话,会显得她心虚的。

    深吸了一口气,她接起电话,故作镇定的开口“喂——”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洛君天心里小小激动了一下,还以为她会想也不想的挂断电话,这会她真的接了电话,他倒反而紧张了,沉稳下来之后,他按照原计划套她的话“听说你出了点事”。

    唐暖央心里咚的一声,闭上眼睛,心里慌成了一团,他果然还是知道了,转念一想,不对,如果他知道的话,不会单单只是打电话来问,以他洛君天的个性,还不杀人门来,立刻把她包围起来,哪还会这么淡定。

    这更像是一种探测。

    如此想来,她沉着的回答“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很好,什么事也没有,有的人前几天不是很硬气的说再也不会纠缠我么,以后别打电话了,跟你女人还有儿子好好过你的日子吧”。

    洛君天差点被她的话噎死,他就知道自已是拿热脸去贴冷屁股“唐暖央,我好心打电话你,态度能不能稍微好一点”。

    “抱谦,我就这个脾气,没别的事我挂了,以后别在打来,我也不会接了”唐暖央心里打着鼓。

    “明天我带那个孩子去做亲子鉴定,我想问,如果出来的结果那不是我的孩子,你能不能,,,,”洛君天内心纠结着,最后还是放下自尊心的问“当作没有发生过?”

    唐暖央想到自已肚子里的孩子,脑中不由的蹦出个念头,如果他有爸爸就好了。

    甩了甩脑袋,她挥开这种念头“那如果是你的孩子呢,你有没有想过该怎么办,算了吧,我们也不要再为此争执不下了,我已经决定回到我制定好的轨迹上来,祝福你跟蒋瑾璃吧,兜兜转转的我累了,我想你也累了”。

    “可是我们还是夫妻”洛君天提醒她。

    “那是多难的事,只要签下名字就没有任何的牵连了,吴律师不回来的话,我会找别的律师给你送去离婚协议书的,你若是还有自尊心的话,就像个爷们干脆,光明磊落点,别总是反悔跟纠缠不清,别让我想到洛君天这个人,就想鄙视你”唐暖央把话说的极重,极为难听。

    洛君天就算脸皮比铁皮厚,这会也被她锋利的矛给刺穿了“OK,行,你唐暖央也不是全身镶满钻石那么矜贵,我非天天求着你,跪在你面前,贴着你乞求不要跟我离婚,你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无话可说了”。

    “说的很好,等着吧,过几天协议就会送达的,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实在没办法倒霉遇到了,也不要打招呼”。

    “老死不相往来总可以了吧”。

    “那最好,再见”唐暖央啪的一下挂断电话,呼吸急促,心里酸酸的。

    洛君天直接把电话给砸烂了,他真是要被她给气疯了,坏脾气的臭丫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是像是刺猬似的,他洛君天生出来到现在都没有这么窝囊过,他内心负气的想,离就离,谁少了谁都不会死的,他可洛君天,尊贵的她连给他提鞋都不够资格。

    同一个时空,不同的地点,两个画面重合在一起,背对背,各自伤心着。

    *****

    第二天一早,唐暖央就约了律师下午去咖啡厅见面。

    她要把这团乱麻率先给斩断,什么也去想,什么也不考虑。

    洛君天八点不到,就在楼下等着蒋瑾璃,待会他会随即抽一家医院去做亲子鉴定,这是为了防止有人从中做手脚,想要设计他的人太多了,他不得不全方面警戒。

    楼上,蒋瑾璃抱着孩子下来,在经过两楼的时侯,被洛云帆叫住了。

    “瑾璃,昨天你是不是在我车上拿了什么东西?”洛云帆能想到的人只有她,跟宁香合演了调虎离开之计。

    “四叔你说笑吧,我怎么会到你的车上去拿东西呢”蒋瑾璃很自然微笑,而且又说道“不知现在四叔有没有空,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洛云帆的眼神深邃了一下“离九点还早,不如到阳台上去坐一会吧”。

    “好啊!”蒋瑾璃欣然同意,抱着孩子往二楼的阳台。

    洛云帆走到后面。

    在他们往阳台走的时侯,有个身影悄悄的跟了过去。

    离九点还差10分,蒋瑾璃抱着孩子下来。

    “走吧——”洛君天看她一眼说站起来,径直向外走。

    蒋瑾璃抱着孩子默默的跟着他上了车,行驶出洛家,后面跟着两辆商务车。

    “我们去哪家医院啊?”蒋瑾璃试探性的问。“到了你就知道了”洛君天面无表情,不怒也不笑。

    蒋瑾璃低头笑笑“你是怕我造假么?”

    “在我洛君天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跟我玩花样的人,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下场,所以你现在最好有十足的把握”洛君天双腿交叠,如君王般的靠坐着,目光似能洞穿表皮,直达人心深入。

    受不了这股子无形的压力,蒋瑾璃假装去哄孩子,把头低下“认识你这么多年,我会不知道你的个性么?如果孩子不是你的,你就杀了我吧,反正你也巴不得我可以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样,就不会防碍到你了”。

    洛君天收敛起霸气“如果你骗我的话,我真的会杀了你!”

    “能死在你的手里,我会觉得很幸福,因为我爱你”蒋瑾璃抬起脑袋,对他笑的温驯甜美,他这人吃软不吃硬。

    面对她爱的攻势,洛君天只是抿起唇,微蹙着眉,不发一语。

    *******

    唐暖央打起精神来,准备从今天起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连孩子到底要或是不要这个问题,也想搁置几天,或者也能说成是一种暂时逃避的心态吧。

    稍一走神,脑海中就想起洛君天今天带着那个宝宝去做亲子鉴定的事情,不知结果会是什么?!

    抹了一把脸,看时间已经9点了,她打电话让可可去通知各部门开会。

    会议开到一半,会议室的门被大刺刺的推开,清清爽爽柳玄月,咧着灿烂的笑容跟大家打招呼“哈喽,我是来应聘的!”

    整间会议的人,惊的嘴里都能塞下的一颗鸭蛋。

    唐暖央一阵的头痛“小子你别闹了,我们公司不需要模特”。

    “谁说要当模特了,我是来应聘当业务员的,我保证让姐姐你的公司财源滚滚来”柳玄月走进来,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跟到自已家似的随便。

    “我这里不是以出卖色相拉客的公司,而且我的业务员已经够了,不需要招人”笑话,放这个小子每天在她眼皮底下晃,天天应付他就够了。

    “暖央姐,你太看不起我了,为了给自已争一口气,我决定从今天起就留下来了”柳玄月自说自话,还主动参与到开会的内容中去。

    大家都很喜欢柳玄月,特别是女性同胞,这么大的福利,看着都眼馋,她们恨不得集体给唐暖央跪下求她同意了。

    唐暖央的嘴角抽搐,心知这小子嘴皮子溜,光用说的恐怕难不倒他,于是说道“小子,你真要到我这里工作也不是不行,不过我要先看一看你的工作能力,过关的话,我就聘你喽”。

    “嘿嘿,,,要出什么难题考我,尽管放马过来”柳玄月自信的对勾勾手指。

    “你不是想进业务部么,那业务水平总要过关吧,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在这栋大楼里为我找出10个客户,而且每一笔都要谈成了,作弊的话直接出局”唐暖央老神在在的说道。

    大家听到不由的流汗了,这怎么可能,一个下午,还要在这栋大楼里,老板当这是卖衣服啊,别说10个客户,5个都不可能,这哪里测试,简直就是直接宣判死刑嘛。

    “老板,你不带这么整人的,玄月不是很好嘛,我们公司严重阴盛阳衰,你就当是平衡一下阴阳嘛”可可不依的嘟囔着。

    “闭嘴——”唐暖央瞪了她一眼,昨天的事她还没跟她算帐呢,弄的全公司的人把她当成弃妇。

    柳玄月一脸轻松的接下这个挑战“没问题,不就是10个客户嘛,暖央姐,你可要说话算话,不守信用的人,鼻子会变长哟”。

    “小子,别太轻敌,能找到再说吧”唐暖央才不相信,他有这个能耐。

    “我们拉勾!”柳玄月伸出修长的小指。

    幼稚!唐暖央的心里嘀咕,不过为了能尽快打发这小子,她还是把小手指伸了过了,勾住他的“这样可以了吧”。

    “还要盖章”。

    “好,盖章,盖章”

    她敷衍了事的应付完了他,等柳玄月离开办公室才继续开会。

    ******

    医院里,在院长的陪同下,医生为洛君天跟孩子抽了血。

    院长办公室。

    “报告要两天之后才能出来,洛先生你放心,我会全程监督的,结果绝对不会有错!”

    “那就拜托你了,这是一点心意,结果出来后,直接送到我府上,另外,如果有人联系你,想用钱来收买你的话,记住,立刻打电话给我,不管那人出多少钱,我付你十倍”这两天时间,洛君天不得不防。

    “是,是,你放心”院长收下洛君天支票。

    就算是这样,洛君天仍旧不放心,又找了一家医院做相同鉴定,这种谨慎与心计,让人觉得可怕。

    蒋瑾璃也不说话,全程跟着他走,连电话也被没收了,完全被他所掌控着,别说还能耍花样,她连医生的面都没有见到。

    在走出医院的时侯,门外突然涌来大批的记者,围着他们就是一通狂轰乱炸。

    “洛君天先生,听说蒋瑾璃小姐的孩子是你所生,确有其事么?”

    “洛君天先生,你是否对此想要负责,想要认回孩子呢”。

    “洛君天先生,你们会结婚么?”……

    闪光灯,摄像机,长枪短炮,全方位立体化的笼罩着他们,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

    洛君天脸色严酷,黑色保镖立刻为他拦出一条直达车边的通达,他疾步向前钻进车里,蒋瑾璃也抱着孩子,惊魂未定的钻进来。

    “是你搞的鬼”洛君天的绿眸带着滚滚的怒气,射向她。

    “不,跟我没关系,我的手机给你没收了,全程都有人看着,事先我也不知道你会到哪家医院,我怎么可能有机会去通知记者”蒋瑾璃连忙否认。

    细想想,她是没有这个机会,那这事会是谁干的?

    他盯着蒋瑾璃的脸,若有所思起来。

    “君,,,,君天,如果是我想让媒体知道的话,之前我回国的时侯,就会说出来了,糟了,我爸妈跟爷爷他们还不知道孩子是你的,这下子,,,,”蒋瑾璃假装担忧的咬着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