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你怀孕了对么!

    “呵——”洛君天冷笑“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么,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了,不是你说跟你没关系,那就真的没关系”。

    他在想,是不是有人在暗中跟踪了他,这些记者来的太突然,也太诡异了,如果没有人通风报信的话,不可能会到医院来堵他。

    这人会是谁?!!又是用了什么方法瞒过他的眼睛,神不知鬼不觉知道他去的地方?从昨天到现在,蒋瑾璃有可能跟任何人打电话,合谋此事,显然这件事受益最大的是她,所以她是决定脱不了干系的。

    “君天,我冤枉啊,真的不是我,就算我有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算计你”蒋瑾璃被他不动声色的探究目光看的心里发毛。

    “现在别急着说,等我查清楚了你在喊冤也不迟”洛君天阴阴的笑着,那绿眸幽沉的犹如野兽般的清冷的冒着寒气宀。

    蒋瑾璃不由的将孩子抱紧一些,背上是全是冷汗。

    *******

    媒体与互联网最可怕之处在乎,不管大事小事,都能在瞬间传遍全世界含。

    “老板——,老板——”

    办公室的门大刺刺的推开,连敲门的程序也省略了,直接冲了进来。

    唐暖央批阅着桌上的文件,表情不悦的抬起头来“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老板,快打开电脑看最新的视频,那该死的洛君天带着蒋小三跟孩子去医院,被记者围堵了”可可看到新闻就跳了这起来,这不要脸的男人,抛弃了她们老板,堂而皇之的带着情妇出双入对的去医院“真的令人发指,真想透过屏幕给这对史前大贱人几个大耳光”。

    相比起可可激愤,唐暖央要冷静许多,她低头继续批阅文件“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这还不是大事?!!

    可可用一种佩服的五体投地的眼神看着唐暖央,但是反过来,恰恰证明老板已经复元了,这不正是以前那个泰山崩顶,也照样淡定的老板嘛。

    “也对,有什么大不了,不过是两坨屎而已”可可笑着挥手说着,退出了办公室。

    唐暖央笑笑,在文件下方签下自已的名字,合起来放在已经处理好的文件上面。

    趁着休息的时间,她打开电脑看了那条新闻,洛君天昨晚在电话中有说过,今天去做亲子鉴定,在门口却被记者堵了。

    从他难看的脸色中,她能猜想,这次他是被人给设计了。

    至于是谁设计的,谁会在这次事情中获益最大,谁就是设计者,蒋瑾璃的这一招险棋,走的还真是让她都想捏把汗,她就不怕洛君天也能想到么?

    不过她能了解她的心情,趁着这个时候,她若不要出手的话,怕以后她还会洛君天有复合的机会,如此一来,她的孩子是洛君天的这个事情就能传的全城皆知,让大家把焦点都投射到洛家的身上,等亲子鉴定出来,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哎——”轻声的叹息,她关闭了电脑,听说电脑辐射会对胎儿有害。

    她一边是觉得孩子真的不能留,一边又处处小心,怕伤到孩子,不喝咖啡,手机不在放在口袋里,不需要用电脑的时候,就将电脑给关了。

    中午的时候,也不想出去吃饭,就让可可买了饭回来了。

    “老板,我买了你喜欢吃的煎带鱼”。

    当可可的带子一打开,唐暖央只觉一阵恶心到了极点的鱼腥味扑鼻而来,这胃立刻像是被人拧了几圈似的。

    “呕——”她捂着嘴一阵的反胃,呕了起来。

    “你怎么了老板?”可可着实摸不着头脑的。

    “快把饭拿开——”唐暖央胃口难受的脸色苍白,指着桌上的饭,活像是见了鬼。

    可可赶紧把饭端到外面,低头闻了闻,奇怪了,挺香的呀。

    唐暖央来到窗边,打开窗子,贪婪着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才慢慢的压制下这呕吐感。

    等到人缓过来,已经出了一身的虚汗了。

    这就是所谓的害喜吧。

    “老板,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不会是上次酒喝多了,酒精中毒了吧”。

    唐暖央下意识的想说不用,可是又怕可可会想到那个上面去,于是改口道“有这个可能,等过两天,我的脚好了,我就去检查一下”。

    “嗯!”可可点头,又问“那你午餐怎么办,不吃可不行”。

    “我的胃还不太舒服,你给我去买点水果吧,小番茄,草莓,樱桃,对了,再买两个柠檬回来,我要泡茶喝”。

    可可听到柠檬,牙齿都酸了,老板平时不是不爱吃酸的嘛,她心里直犯嘀咕“那我现在就去买”说着,转身出了办公室。

    唐暖央回到桌边,明明味道被风散尽了,可又心理作用似的,总觉间鼻间有那股子鱼腥味。

    一整个下午,就光拿水果当饭吃了,果味的清香,酸酸的很合她的胃口。

    临近下班,柳玄月还没有出现,唐暖央心想着,这小子估计是做不到,临阵退缩了。

    正在得意之际,办公室外面,突然外面传出一阵的***动声。

    唐暖央出去,看到柳玄月正带着一些人进来,有男有女,有年轻的,也有年长的。

    臭小子,还真把客户给找着了。

    “我亲爱的暖央姐——”柳玄月过来就弯腰给她一个熊抱“别臭着一张脸嘛,客户上门,你是不是该笑脸迎人啊”。

    唐暖央勉为其难的挤出一丝笑。

    业务部的人赶紧热情把客人全都请进了待客室。

    柳玄月转到背后,推着唐暖央去待客室“数一数,够不够10个人,哎呀,我不一小心,多找了2个人”。

    “别高兴的太早,让我知道你作弊的话,,,,”

    “就随便你怎么样好了”他抢下她的话说道。

    而随后的事实证明,那几个人还真的客户,有的是生日会的策划,有的是公司年度庆典的能策划,,,

    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愿赌服输,她也只能同意他来业务部门上班。

    整间公司的女员工都开心的要乐昏过去了。

    “柳玄月,你可别把我公司的女员工搞的个个为你打肉博战,收敛点你的妖气,别惹事生非,听到没有”唐暖央是气不过自已输给了他,这会拿老板的架子压他。“知道了,暖央姐,我一定本本分分的做个乖乖男”柳玄月自动忽略她的不快情绪。

    乖乖男?!!听着怎么这么恶呢。

    “我是你的上司,不许叫我暖央姐”。

    “知道了,老板——”

    柳玄月的这一声舔腻的老板,让唐暖央直以为自已开的是牛郎店。

    下班时间一到,唐暖央就收拾东西走人。

    粘人的柳玄月非要带她去逛商场。

    “我没什么要买,你带我去商场干什么?”

    “暖央姐,亏你还是个女人呢,要买的东西太多了”柳玄月把她抱上车,又收起了轮椅,对司机说开车。

    安斯耀远远的就看到柳玄月把唐暖央塞上车了,本想叫住他们,怎奈计程车开了,他只好跟上去。

    与此同事,停在路边的黑色商务车也像幽灵似的尾随上去。

    到了百货公司,柳玄月推着唐暖央去买了蛋白粉,钙片,宽松的运动装,平底鞋。

    “这些都是孕妇必备的”。

    “小子,这些你也懂?”唐暖央诧异。

    “百度一下就都知道了,对了,还要去买防辐射衣”柳玄月推着她又往前走。

    安斯耀跟在他们后面,一开始是想马上追上去问,可是见他们先到保健品柜台买了蛋白粉跟钙片之后,他心里就起疑了,于是先不去叫他们,跟着他们看看究竟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见他们进了母婴区,他内心一震,莫非,,,莫非暖央怀孕了?!!!

    洛氏集团。

    洛君天上午回到公司,处理完这几天囤积的工作,直到夜幕低垂还在办公室,这两天他都不会回家去了。

    他一方面要等鉴定报告,一方面已经让人去查蒋瑾璃的通话记录,还有洛家每个人今天上午的行踪,心里光是怀疑是没有用的,只有找到真凭实据才能定罪,这个在暗中帮着蒋瑾璃设计他的人,他一定要挖出来。

    “叮铃铃,,,”手机在办公室一角震响起来。

    洛君天一看是派去监视唐暖央那保全组长的电话,便立刻接了起来“有什么发现?”

    “少爷,少夫人在百货公司买了很多东西,我觉得这些买的东西,有点奇怪?”。

    “买了什么?”

    “蛋白粉,钙片,运动衣,平底鞋,更加奇怪的是,她现在进了母婴用品店,属下不敢妄自断论”。

    洛君天蹙着的眉头,忽而震惊的舒展了“她在哪间百货公司?”

    “悦来百货!”

    “你们立刻拦下她,我现在马上过来,另外,千万别伤到她”。

    “是!”

    洛君天他起身奔跑着出了办公室,按了电梯进去,看着数字一格一格的往下跳,心急如焚的恨不得以光速到达一楼。

    唐暖央,你竟敢把这样惊天的大事隐瞒下来,不让他知道,他的心里由怒到喜,又由喜到怒。

    百货公司这边,柳玄月正帮着唐暖央挑选着防辐射的衣服。

    “我觉得粉色的比较好看,可以当工作服穿”。

    “柳玄月,你还不如直接往我身上挂块牌子,写上怀孕了三个大字呢”唐暖央无力的看着这衣服,凡是有脑子的,都应该知道唯有孕妇才穿防辐射衣吧。

    “你可以使用的电脑的时候再穿啊,买一件,有备无患嘛”柳玄月笑嘻嘻的拿着衣服去结帐。

    门外,安斯耀踱步走了进来。

    唐暖央看到他,惊吓的张大眼“斯,,,斯耀,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下子完蛋了,他一准知道了。

    “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安斯耀不明白,她怎么会宁可告诉玄月,也不告诉他。

    果然是知道了!她就不该听这小子的话,来百货公司买东西。

    唐暖央在内心纠结了一番之后,说道“其实,我谁也没想告诉”。

    “舅舅——”柳玄月铃了袋子过来“你不会是跟踪了我们吧,你这样可不对哦”。

    安斯耀用漆黑的星眸剐了外甥一眼,推着唐暖央的轮椅向外走“找个地方聊一聊吧!”

    唐暖央想着又被一个知道她怀孕了,这是多么糟糕的事啊。

    不过更糟糕的是,他们一出店,就被十几个黑衣男给围住了,她的心里顿时犹如被一座大山活活给压下来一般,连想都不能想了。

    “少夫人,少爷有令,让你在原地等她”。

    唐暖央勉强恢复过神智“请你们让开,不然我们报警了!”

    一众的黑色西装,黑领带,黑超,活像集体奔丧似的男人,无动于衷的把双手放在前面,恭敬的站着,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

    “各位雕像大叔,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们这样当街围堵,可是犯法的”柳玄月笑着说道。

    回应他的,只是一阵强冷空气。

    “让开——”安斯耀走上前,冷冽的开口。

    “对不起,安先生,我们也是听命行事”保全组长低头恭敬的回答,态度虽好,但仍没有让开的意思。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安斯耀伸手将面前的黑衣男推开。

    唐暖央出声阻止“算了,斯耀,别求他们了,这些狗腿子早已经被训练成忠犬了,除了洛君天之外,谁也命令不了他们的”。

    与其跟他们废话,做无谓的挣扎,倒不如快一点想想,待会洛君天来了,该怎么办才好。

    卑鄙无耻的洛君天,嘴上说的铮铮铁骨,说不会再来纠缠他,背地里出动了这么多的人监视跟踪她,一股子怒气,在胸膛里翻腾着。

    安斯耀内心虽想一博,可以他一个人要跟十个练家子打,胜算太少了,他折回到唐暖央面前,弯腰凑到她耳边“洛君天就快来了,你打算告诉他么?”

    “现在就算我不说,他也已经知道了”。

    “那他一定会把你绑回洛家的”安斯耀面色峻冷。

    唐暖央舔了舔发干的唇“我也想不到好的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不是否认就能瞒过去的”。

    正在他们说着,一道深紫色的高大身影,已经从远处走来了,连他们想要再说悄悄话的时间也没有。洛君天几乎是飙车赶来的。

    他疾步朝着唐暖央走过去,黑衣人主动给他让开道。

    唐暖央见到站到她面前,干脆把脑袋给转开了。

    洛君天拉过她的轮椅,俯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脸,单刀直入的问“哪天知道自已怀孕的?”

    “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唐暖央面无表情的回答。

    “有本事你看着我的眼睛,别心虚的躲开呀”洛君天捏过她的脸。

    唐暖央气恼的挥开他的手“你派人监视我,你还有理了是吧,我为什么要心虚,我有什么可心虚的,倒是你,想好两天之后怎么认儿子了么?想好蒋家找上门,怎么应付了么,你现在还有闲情跟我纠缠,真是有精力”她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一个劲把话题扯远。

    不过洛君天没有上当,听她说完后,万分冷静的又开口“你怀孕了对么?”

    “没有,没有,我来是给别人买的,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柳玄月”他问的太直接,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逼的太急,她只好扯慌。

    安斯耀在心里暗暗摇头,这不是她说的走一步算一步?!看来她心里是真的没办法,这也不能怪她。

    洛君天当然不相信“是不是怀孕,去趟医院检查一下就知道了”。

    “你凭什么让我去,离婚协议我已经让律师去拟定了,别说我没怀孕,万一怀了,我也会立刻去打掉”唐暖央在惊慌之下,有些口不择言了。

    可她的话,不偏不移的刺中了洛君天胸口的旧口。

    “你说什么?”他用骇人的眼神盯着她,切齿的又吼了一声“唐暖央你有胆再说一次?!”

    吼声如尖针般的刺入她的耳膜,那夹带着威胁,恨气,怒气的声音,让她胆颤的同时,也激发了她的怒火“那你听清楚了,就算我怀了你的孩子,我也不会留下的”。

    洛君天望着她坚毅的脸,强忍着拧断她的脖子的冲动,气息沉重紊乱“唐暖央,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对情敌的孩子,你都能表现母爱,为什么对自已的孩子要一次又一次的残忍呢,我真的很想杀了你,你知道么?”

    心里的痛心疾首,以及无法原谅的心情,让他快要崩溃了,,,

    唐暖央心里也很难受,不过他为什么说一次又一次?!她就现在怀了一次而已,他是不是气过头了,说错了。

    “洛君天,暖央她是怀孕了,不过,这孩子不是你的”安斯耀突然在边上出声。

    别说洛君天,连柳玄月跟唐暖央都被他的惊人之语吓了一跳。

    洛君天在伤痛中直起腰来,嗤鼻的冷笑“你不会说孩子是你的吧!”

    “没错!在你找到她之前,我们见过面,然后就发生关系了,这孩子是我的”安斯耀镇定自若的回答。

    “哈哈,,,”洛君天一阵嘲讽的大笑“安斯耀,你别给自已脸上贴金了,她不可能跟你发生过关系,这孩子肯定是我的”。

    “是不是真的,我们问问暖央自已吧”安斯耀在后面拍了拍唐暖央的肩,暗示她,唯今之计,只能这一个办法。

    柳玄月鼓着嘴,替唐暖央感到无可奈何。

    洛君天见唐暖央不说话,蹲下身来“你别企图撒谎,孩子你一定要生下来,究竟是我还是安斯耀的,九个月后就见分晓了,你别愚蠢的想瞒天过海”。

    唐暖央用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看着他,半晌之后,轻悠悠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所以我还在考虑要不要这个孩子”。

    谁都没有想到,她会给出这么一个答应。

    大家都知道,现阶段,除了她之外,只有上帝才知道孩子是谁的,她这样一说,在洛君天有资格说孩子是她的同时,安斯耀也有了这个资格,而她则可以自由选择跟着谁。

    至于九个月后事情,那就九个月后再说吧,起码眼下,他不能拿她怎么着。

    洛君天气的要吐血,他知道这孩子就是他的,是这个爱耍小聪明的女人想出来脱身之计,可偏偏他眼下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孩子是他的。

    “唐暖央,你在这么下去,真的会死在我的手里”洛君天被气的没话可说。

    “听起来真的好可怕,但我说的是事实,信不信由你,我之前是怕麻烦,所以骗你说没怀孕,既然斯耀能这么理性的看待,我也就不瞒你了,想来抢孩子,9个月以后再来吧,到我会奉陪到底的”唐暖央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她发现,把他气的够呛,是件非常让人赏心悦目的事儿。

    “臭脸大叔,你听到了吧,这孩子有可能是我的小表弟或是小表妹,要说机率也是大家一半,你就别一个人装横了”柳玄月很是时机的插话。

    洛君天双手叉着腰,一个劲的僵笑“唐暖央,你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让难倒我么,九个月后我怕你抱着我的孩子潜逃,这九个月,你必须呆在我的眼皮底下”。

    “洛君天,看你也是一大公司的总裁,脑袋怎么越来越不灵光了,你已经像个爷们似的说同意离婚,你拿什么身份什么脸皮来囚禁我9个月,你欺人太甚,我也不是好欺负的,硬起来,到时孩子也会不保”唐暖央也不怕他。

    “舅舅,我听说孕妇不能生气,容易流产的”柳玄月吓唬着洛君天。

    唐暖央借着这句话,说道“让开,我要回去了”。

    洛君天不说话也不让,黑衣人见少爷不动,他们也不动。

    唐暖央摇动着轮椅,横冲直撞过去。

    “姐,小心你的孩子呀,别被臭脸大脸整没了——”柳玄月故作惊慌的大喊。

    洛君天见唐暖央打算跟他硬气到底,想到她现在是孕妇,碰不起,伤不得,眼下他拼不过她,他可不想让自已的孩子出任何差错,所以只能退到一边“全部让开——”

    黑衣人接到命令,立刻散开。

    唐暖央微微的露出一丝笑,在心里松了口气,以后他再来烦她,她就用这一招来对付他。他们走出一段路,洛君天在背后喊“唐暖央,如果你胆敢把我的孩子打掉的话,到时我们就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