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晚宴!

    “别怕,我带你回家,我们再也不会分开”洛君天揽紧她,轻抚着她的发丝,他以为她是被吓坏了,才会这么顺从的躺在他的怀里。

    想到她这连日里来受的苦,他心疼的似同被人揉碎了他的心,他甚至恨自已什么时侯变的这么无能,连她都保护不了了,如若不是她自已聪明,懂得自保,或许现在他已经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她,他洛君天从未受到过如此的奇耻大辱,他定要将那个害她的揪出来,将她碎尸万段。

    好在,此刻她平平安安的躺在他的怀里,好在,感谢上天没有对他太过残忍,或许是因为一下子太过感激,太过开心,绿眸里尽蕴起了一层雾气。

    唐暖央听着他的心跳,目光沉寂如一潭子千年深泉,她推开他一些“先抱我出去好么”。

    她看到他眼中闪动的液体了,多感人肺腑哪,可她的心已没有丝毫动容,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心,身体,每一条神经,静脉,从里到外,从外到里,都筑起了玻璃,那液体掉在玻璃,最多是像雨水般冲刷而下,没有留下任何温度寤。

    “好!”洛君天没有察觉出异样来,开心的点头,抱起她向外走。

    转身,与从门口进来的洛云帆,撞个正着。

    洛君天的脸色微微一沉,欲开口,只觉一阵掌风从下巴住扫过“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耳边响起欠。

    怔了怔,才意识到是暖央甩了洛云帆一巴掌,这种突如其来凶猛之气,让他为之诧异。

    洛云帆的脸上浮现出五条纤细秀长的印子,从那红肿的程度,可以想像打的有多重。

    “让开——”唐暖央望着洛云帆,说的极轻,仿佛出手打人的另有其人。

    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打的洛云帆着实懵了,他勉强牵起一丝笑容,让开了去路“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他现在解释什么她都不会听,他不想自讨没趣,但不得不说,这一巴掌,真的打碎了他的心,唯一能不费吹灰之力便接近他心脏的女人,给他如以沉痛的一击,可是他不恨她,更加不怨,这是他对她永远不会产生的心情。

    洛君天没有再迟疑,从洛云帆身边经过,抱着唐暖央出了房间,一路不停顿的出了酒店,将她抱上车,马上就离开。

    时间已是下午2点,这惊魂的两个小时,改变了唐暖央之前的所有规划,为了肚子里这个孩子,她不能再以麻痹来应对了,她不犯人,人也会来犯她,就算她不想参与,这场游戏也早已经为她留好了位置,她不回击,就是等死,所以,她没有别的选择。

    她的人生到处充满残酷,可是她要为她的孩子撑起一片天,再那下面,没有危险,没有风浪。

    洛君天伸手过来握了握她的手,车子开进她的公寓。

    “咦,我不是说回家么?你怎么开到这里来了?”唐暖央扭头看他,面露疑惑。

    洛君天被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的心里直发毛“我以为你说的回家,是公寓这边,你不是不愿意回洛家么”。

    这女人绝对有哪里不对头,凶狠的打了洛云帆一巴掌之后,表现的那么平静不说,这会竟然主动要回洛家,她不会被刺激过头了吧?!!!

    唐暖央缓缓的眨了眨眼晴,扇动的睫毛如燕尾碟一般优美,她似是想了想他的话,而后轻轻一笑“既然你已经把我带回这里,那就先休息吧”。

    她打开车门下去,往里走,没有等他,走的亦是不紧不慢。

    洛君天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她到底是怎么了了?表现的也太奇怪了。

    他快步的跟上她,与她一起走入电梯,忍不住说道“暖央,你心里究竟再想些什么呢,跟我说说吧,别这么神神叨叨的吓我好么?”

    “鉴定结果是什么?”唐暖央无视他的话,水漾的明眸,流转到他的脸上。

    洛君天被她这一眼,看的有种突然掉冰窟窿里的感觉。

    电梯门开了,他揽着她出去,趁机说“这事,我们进去再说吧”。

    “孩子是不是你的?你只要回答是或不是,这很费时间么?”唐暖央停顿下脚步,不再上前。

    洛君天下意识先看了看四周,然后才说道“好吧,我说,目前两家医院的鉴定结果是孩子是我的,不过真相可能并非如此,所以我还要再一次验证”。

    他以为唐暖央会冷言冷语的讥讽上几句,然后说什么立刻离婚这样的话,而他也准备好了一箩筐解释的说辞。

    只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当他说完之后,她只是定神的看了他二秒,然后说“好的,我明白了!”

    谁来告诉他,她到底明白了什么,洛君天的一箩筐挤到喉咙口的话,活活的咽回去,差点让他断气。

    举着手,他表情滑稽,不知说什么才好。

    唐暖央像没事人似的走到门口,按下密码走进去,知道他要进来,也没有关门把他赶出去,而是径直走到房间去睡觉。

    洛君天站在床边的时侯,她已经盖上被子,闭起了眼睛。

    “很累么?”他弯腰凑近看着她的脸,眼神温柔“其实我还有很多话要问你,不过还是先休息吧,我会一直守着你的,这一次保证寸步不离”。

    他的话如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应。

    她似乎在顷刻之间就沉沉的睡去了。

    洛君天不知道她是真的累了还是被气坏了,不想理他而装睡,他隐隐能感觉到她变了,从刚才看到她独自坐着解绳子开始,她变的像一团让人捉不到,摸不准的黑气,绕过他的指间,又灵活的溜走了,这种不安定,还是头一次。

    他靠在床头,大掌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她的背,思绪在安定静谧中飘远,,,,

    “叮咚,叮咚——”

    快到睡着的洛君天听到门铃声,被惊醒过来。

    门外,安斯耀铁青着脸,见到门内的洛君天就在揍人,幸亏柳玄月抱住他。

    “舅舅——,息怒,喜怒”。

    “洛君天,你这混蛋,为何不接我的电话”安斯耀怒气难平的质问,他都快要急疯了。“我为什么一定要接你的电话?别忘了,我们是情敌,不是朋友”洛君天慵懒冷漠,说的理直气壮。

    柳玄月听着心里也不爽了“臭脸大叔,这话不能这么说,暖央姐也是我们的朋友,如果没有我们给你通风报信,你会知道暖央姐她出事了,你这是过河拆桥,人品太次了——”

    “玄月小朋友,想让叔叔的拳头吻你的小脸了吧”洛君天最头大就是这个毛还没长齐,却整天寻思着勾,引女人的小子。

    “舅舅——,臭脸大叔想对我使用武力制压”柳玄月躲到自已舅舅身后,打架这种事他不喜欢。

    安斯耀讥讽道“洛君天,你不会只有恐吓一个孩子的本事吧”。

    “这是普通的孩子么?安斯耀,说心里话,你比我更想修理这个小子吧,仗着自已年轻,敢看上舅舅的女人,胆子真不小啊”洛君天似笑非笑,像是能看穿安斯耀内心的想法。

    安斯耀脸色微微起了变化,没错,他是有这么想过。

    柳玄月钻出来无辜的对两个看似成熟,偶尔幼稚起来又无人能敌的大男人,做出可怜状“舅舅,臭脸大叔,爱情无罪,我也控制不了嘛,再说,我确实比你们有年轻好多好多,起码笑起来时侯,眼角都没有隐性的皱纹”。

    空气中,顿时多了两道急性的抽气声,接着是四道足以把柳玄月支解成激光。

    “你们不要这么看我嘛,对不起,我说错了,我不该戳两位帅哥的痛脚的,哎,岁月不饶人呐,不笑就不会有人发现啦——”

    柳玄月笑嘻嘻的说完,洛君天跟安斯耀都想去掐死他。

    他们才30几而且,正是男人最佳的黄金时段,身份,地位,气质,外形,修养,各方面都已经堪称完美,不过现在被一条隐性皱纹全给毁了。

    “你们在外面闹什么呀——”

    一道困倦的女声自他们背后响起。

    洛君天转过身,看到唐暖央打着哈欠,披着外衣站在那里,他忙快步走向她“我们吵醒你了么,回去睡吧,我把这两个家伙赶出去,马上回来”。

    安斯耀径直走进屋,不会去理会洛君天,来到唐暖央的面前“暖央,你没有出事真是太好了,我跟玄月找去酒店,知道你平安无事”。

    “暖央姐,我跟舅舅担心你,担心的都要哭了,你这两天的经历简直可以去拍历险记了,我们的心都快被你吓休克了”柳玄月从旁边钻出来。

    洛君天的绿眸跟镭射光线似的扫向他们,咬着牙,从肌肉僵硬的薄唇中吐出几个字来“哭几声来听听看”。

    “臭脸大叔,我说是差一点,现在姐姐好好活着,哭多丧气啊,现在我们要笑,对了,臭脸大叔你怕皱纹会出来,所以不能笑”柳玄月说着,对他笑的嘴巴快咧到耳朵根了,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漂亮的凤眼上没有一条的褶皱。

    洛君天憋着气,告诉自已,他是大人,不能跟个不懂事的小屁孩置气。

    唐暖央看着已经生龙活虎的柳玄月,脸色露出柔和的微笑,这让洛君天嫉妒的想把这臭小子直接给杀了,埋在后院。

    “玄月,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会拉肚子拉到住院了,还好打胎药对你没什么伤害,不然姐姐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的”。

    洛君天诧异,才明白过来,唐暖央为什么能躲过那碗下了药的面,看来还多亏了这小子当了替死鬼。

    柳玄月摇着唐暖央的手臂,兴奋的说“那我现在是你救命恩人喽,快以身相许吧!”

    洛君天瞬间又有杀人的冲动了。

    “抱歉,这么老套的事情,姐姐我不会做,但是做为回报,我可以请你吃一个月的饭”唐暖央拉下他的手。

    “可我就喜欢老套吧,我不管,我不管啦,一个月饭怎么够,人家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哎,起码得给我亲一下吧”柳玄月闹着要索吻。

    洛君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把将柳玄月拽开“当我是死人是吧!”

    “不,你是活的,活死人!”

    “小兔崽子,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找妈妈吧”洛君天把柳玄月往门外撵。

    安斯耀从洛君天手里救下外甥,跟洛君天起了冲突,在门口你推我,我推你的。

    “都给我住手——”

    唐暖央不重却铿锵坚定的声音响起,提步过去,把三个男人全都推出了门“都走吧,现在我要睡觉”说着,她把目光投向洛君天,眼神是说不出诡异“明天,我就回家!”

    洛君天怔住,脑子里转不过转来,他还想说什么,门被碰的一声关上。

    她说回家?回洛家么?!!!

    安斯耀的脸色巨变,暖央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说到家,除了这里,就只有洛家了,可是她难道要回到洛家去么,蒋瑾璃还没有走,她要跟她共处一个屋檐下么?这一刻,他完全想不明白,她的心里究竟再想些什么了,她前几天不是还一心想着怎么逃离开洛君天嘛,怎么又突然想要回去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他漏掉的?!!

    “暖央姐她——”柳玄月指着门,呆化了半天“她不会是受刺激过头,她怎么会想到回臭脸大叔的家呢?她是不是疯了?”

    安斯耀沉着星眸,绷起了下颚,不发一语。

    洛君天望着白色的门,内心没有喜悦,只有担忧,因为完全不合常理,所以必定会有事发生。

    *******

    天色昏暗,蒋瑾璃将孩子哄睡着之后,躲进卫生间,又打了那个人的电话,洛君天跟洛云帆都没有回来,所以她也不知道那些人成功了没有,想到有可能被围困住了,到时被人抓到的话,把她给供出来可怎么办呢。

    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越想越是不对劲了。

    说不定真给抓住了。

    她忙挂了电话,将手机的电板给拆了,打开马桶的备水箱,抬手就想要扔进去,可转念一想,把手机藏起来,他们找不到的话,肯定会用别的方法将人给找出来的,可如果他们找到了手机,就一定会认为那个人就是凶手,不会再漫天遍野的找。

    想到此,她又将手机给组装了起来,放在口袋里,出了房门。唐暖央自上次早晨离开洛家后,洛宛馨他们就全部住回来了,旁边的房子要造好,装修好,也不是短期内就能做好的,住酒店总没有家里舒服,所以唐暖央一走,他们就全都自动回来了。

    走到洛诗菲的房间门口,蒋瑾璃停下来,朝着走廊的前后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才快速的开门进去,将手机上的指纹擦干净,把手机放到衣柜最底部,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角落里。

    做好之后,她从房间走来,小心的将门关上。

    舒了一口气,一转身,看到走廊上有人,吓的脸都白了。

    “蒋小姐——”管家走过来,刻板恭敬的叫道。

    “哦,是管家啊,你在这里干什么?”蒋瑾璃笑的很不自然。

    “少爷让我上来去他的房间取点东西”。

    “是这样啊,我本想找诗菲来聊天的,没想到这么晚了,她还没回来”蒋瑾璃装作轻松的模样,自说自话的笑说道。

    管家没有提出任何质问,只是对她恭敬的弓了一下身,直起来之后,继续往前走去,苍劲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蒋瑾璃咬咬唇,该死的,怎么偏偏在这个时侯被撞破呢,心想要是到时找出手机,这老头把看到的告诉洛君天的话怎么办呢,还是把手机拿出来吧,可万一等她拿出了手机,正好被那老头抓个正着呢,那不是更加糟糕,权衡之后,她决定还是不去拿了,反正上面没有她的指纹,谁也证明不了她的。

    晚餐时分,洛君天跟洛云帆都没有出现,洛家的其他人倒是陆续回来,再餐桌上各自吃着饭,即使都打听到唐暖央的事,可谁也没有说起,因为他们心里都知道,这个凶手很有可能是洛家的某一个人。

    “二叔,明天是你的60大寿,宴会办在哪里?我早些出来吧”洛诗涵抬起头来,问道。

    “就在家里办,外面的那些五星级酒店,哪比的上我们洛家气派,你明天早些回来,帮忙招呼客人”洛海珍替洛宏国回答,交待着。

    “我知道了,妈!”洛诗涵温婉的回应着母亲的话。

    蒋瑾璃惊讶的看向洛宏国“原来明天是二叔的生日啊,我还不知道呢,那我跟君天得好好给你准备一份大礼才是”。

    “呵呵,,,不用太贵重,心意到了就行,瑾璃不亏是出身名门,这教养就是好”洛宏国开心的呵呵直笑。

    “二叔你过讲了!”蒋瑾璃谦虚的笑了笑,太好了,趁着明天这个好时机,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是洛家的女主人,也趁机帮儿子奠定在洛家的地位,不管唐暖央此刻你是死是活,我都不会给你机会重回洛家的,你肚子的种哪怕是给你生下来,也成不了太子!!

    *******

    第二天!

    洛君天在公司睡了一晚上,脑中翻来覆去都是唐暖央的事情,那帮歹徒是怎么离开的?她是不是知道凶手是谁了?突然反常的举动之下暗藏着何种原因,这一些现在都是谜,只有她才知道。

    实在是放心不下,他驱车去公寓,按了半天的门铃,没人开,也不知她在不在,只得先离开。

    难道去上班了?!!

    下午,蒋瑾璃打来了电话。

    “君天,今天是二叔的生日,宴会就办在家里,这事你知道吧”。

    “我知道!”洛君天清淡的应答,态度跟语气还算不错。

    “那你会早点回来吧”。

    “会啊!二叔的60大寿,我这个当侄子的怎么能缺席呢”。

    “嗯,这就好!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就不用买了,我打电话就是想提醒你一声”。

    洛君天冷冷的勾了勾嘴角,绿眸中透露着几许鄙,声调却是格外的温和“你想的可是周全,谢谢你了!”

    “跟我还说什么谢谢,不是见外了,好了,不打扰你工作了,晚上见!”蒋瑾璃挂断电话,高兴极了。

    夜幕低垂。

    洛家的金色大铁门大开着,各类车子络绎不绝的开进来,不时有衣着华丽的男女从车上下来,走入那光圈之中。

    大厅里早已经是一派热闹的景象,偌大的厅里,奢华的水晶灯下,洛家的人招呼着亲戚朋友,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仿佛一张张固定在脸上的面具。

    洛云帆在傍晚的时侯,也回来了,这会正跟别人在一边聊着天。

    而今天最为显眼的,并不是洛宏国这个大寿星,而是一袭张扬红色礼服的蒋瑾璃,挽着洛君天的手臂,到处招呼客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佣人抱着可爱的宝宝,也是不时的来回于大厅之间。

    宾客都是心照不宣的,洛宏国向来是喜欢蒋瑾璃而看不起唐暖央的,这会更是直接把蒋瑾璃介绍在侄媳妇了,可爱的宝宝也不时会有客人去抱。

    “你们看,这孩子长的多像洛君天哪”。

    “说不定这就是洛氏未来的接,班人哦,这可是长子”……

    蒋瑾璃听着这些议论,心里别提有多得意,多开心了,今晚她注定是大赢家。

    洛君天任由她挽着,在灿烂的微笑下,是早已阴郁至极的心,先由她高兴去吧,会有让她笑不出来的时候。

    门外。

    白色的宝马车在众多世界级豪华跑车中并不明显,车门打开,一袭白色礼服,优雅简洁,大方高贵,盘起的长发上,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饰品,脸上脂粉未施,反而更加脱俗。

    她从车厢中拿出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朝着大门走去。

    管家看到来了,欣喜而激动的喊道“少夫人——”

    唐暖央笑笑,把手里的礼物递给他“这是我对二叔一点心意”。

    她的突然出现,让全场陷入尴尬的无声之中。

    蒋瑾璃将洛君天企图抽开的手臂抱的更紧。

    唐暖央带着完美的笑容,优雅的提着长裙,脚步轻盈,款款来到蒋瑾璃跟洛君天的面前。

    下一秒,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敛,抬起手来便狠狠给了蒋瑾璃一巴掌,阴狠的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敢挽着我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