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想让你儿子当继承人,做梦吧!

想让你儿子当继承人,做梦吧!

    “是,我马上去叫”管家恭敬的向唐暖央躬了一下身子,转身离开餐厅。

    一餐桌的人,不由的面面相觑,而后目光各自分开,要么低头猛吃,要么紧张的拿起果汁或是牛奶喝,要么干脆把叉子掉到地上弯腰去捡,全都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

    他们不敢去看唐暖央。

    曾经那么耀武扬威的他们,现在像是一群见到猫的老鼠,别说惹了,连对视都不敢。

    这种巨大的转变,全都来自于洛君天,他的风向标飘向哪里,哪里就是天,而连他都要看脸色的人,就是主掌生死的判官,鬼见愁寮!

    10分钟后,蒋瑾璃抱着孩子走进餐厅。

    今天的她,一身淡色的衣服显得很有艺术家的气质,怀中粉嫩的宝宝,转动着骨碌碌的大眼睛,好奇而天真的看着四周。

    她拉开椅子,坐到唐暖央的对面,对众人怡然浅笑“大家早上好!匚”

    “早上好”

    “早上好”……

    也不知是谁说了第一句,其他人也都不自然的敷衍的回应,他们巴不得赶紧走人,不想参与,可是这会就算连走都不能走了。

    蒋瑾璃早就起来了,管家上楼来叫她,她心里就明白,是唐暖央来找碴了,她要在洛家呆下去,就不能躲,她还不至于怕了她。

    唐暖央对蒋瑾璃面露笑意,很友善的说道“把孩子交给佣人吧,你也能好好吃顿早餐了”。

    一旁的女佣倒也机灵,马上就走过来“蒋小姐,我来抱孩子吧”。

    “什么蒋小姐啊,你还当她是外人么”唐暖央徒然拔高声音,微微蹙起秀眉,责怪似的看着佣人。

    “对不起少夫人——”佣人赶紧把头低下。

    “蒋小姐已经正式成为我们洛家的一员了,这是少爷认可的,我们以后呢,谁也不能把她当外人,一定人把她当成这个家的一分子,还小姐小姐的叫,成何体统,不过现如今不像古代,能娶个三妻四妾的,叫二夫人,唯恐别人以为我老公又犯了重婚罪,哎呀,这事我昨晚斟究了一夜了,想来想去,以后要叫她姨太太吧,知道了么?”唐暖央拿出女主人威严,对佣人说道。

    有的人不是一直惦记着洛家少夫人的位置嘛,今天她就给她正一正名,不过她给的是符合她现在身份的头衔,一个卑微且低下的姨太太。

    “是,我知道了,少夫人”佣人立即应道。

    唐暖央这一番含沙射影,借着教训佣人,来讽刺蒋瑾璃的话,让在座的洛家人,都如坐针毡了,止不定接下来,会拿谁开刀。

    蒋瑾璃的脸色泛白,但依旧保持着镇定,别太得意了,唐暖央,你我的战争才刚开始,认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姨太太,把孩子给我吧”佣人冒着冷汗,硬着头皮又说道,手伸过去要抱孩子。

    “退下去——”蒋瑾璃不悦,带着几分怒意的斜了佣人一眼,眼神说不出的尖利。

    佣人吓的手都发颤了,低着头向后退了几步。

    蒋瑾璃心里自然是非常火大佣人叫的这声姨太太的,这跟她想要得到差了十万八千里,她抬起头,对唐暖央装出笑容“姐姐,孩子我想自已抱,另外,今天我还有事要跟君天商量呢,是有关于孩子的问题”。

    一直冷眼旁观,悠然自得吃着早餐的洛君天,听到此,放慢了咀嚼的速度。

    “原来如此,那好,谈吧,我也好给你参谋参谋”唐暖央笑着,拿起桌上的刀叉,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

    洛君天放下刀叉,擦了擦嘴角,绿眸淡淡的看着蒋瑾璃“什么事?”

    “君天,你现在已经认了孩子了,我想说,咱们是不是该给他取个名字,不管怎么说,他可是你的长子”蒋瑾璃乖巧可人的对洛君天笑道,眼睛似有意无意的瞥过唐暖央的脸,观察他她的反应。

    她在心里冷笑,就算让你肚子里孩子生出来,还不知是男是女呢,若是女孩,最多就是个公主罢了。

    “取名字么?”洛君天踌躇着沉思了一会,然后说道“好啊,取吧”。

    “那叫他什么好呢,我们可得要把名字取的好听一些才是”蒋瑾璃欢喜的笑了开来,用眼角瞄着唐暖央“姐姐,你也给我参谋参谋啊”。

    哼,心里难受了吧。

    唐暖央抬起头来,冷不丁把手里的叉子,往洛君天身上砸去“洛君天,我现在当我跟我肚子里的孩子不存在是吧”。

    坐在餐桌两边的人倒抽着气,蒋瑾璃也看傻了,唐暖央竟敢对君天大发脾气,这不是别人,而是洛君天哎,是洛君天哎,她是不是活腻了。

    叉子砸到洛君天的胸上,然后掉到他的大腿上,白色的西装满是污渍。

    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大发雷霆,只有小宝宝还浑然不知。

    洛君天把腿上叉子捡起来,轻轻的放到桌上,他越是这样没反应的样子,其他人就越害怕,以为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老婆——,我怎么敢把你跟孩子当空气呢,别生气了,小心动了胎气”。

    他温和的口气,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他们甚至怀疑,眼前这个男人,只是长着跟洛君天一样的外表而已的人,不然以他的个性,怎么容得了别人把叉子扔在他身上呢,他可是最要面子的人。

    蒋瑾璃恨的捏紧了拳头,她不相信,君天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唐暖央装作消气,饶过他的模样,眼珠子一转,瞪向蒋瑾璃“你懂不懂规矩啊,我的孩子还没有出生,你就想给孩子取名?想让你的孩子当洛家的继承人么,做你的春秋美梦去吧,那是不可能的事,充其量,像四叔一样,不过这还要让你孩子有四叔的聪明才智,看以后能不能把洛君天哄的像爷爷那般对其疼爱,我肚子里就算不是未来洛氏的国王,也会是个女王,怎么轮也轮不到你的孩子,取名的事,搁置吧,名字暂时用阿狗来代替吧”。

    “阿,,,阿狗?”蒋瑾璃气的,一时间失去了理智“唐暖央你太过分了,你凭什么让我儿子叫这么低贱名字”。

    “因为她有个低贱的母亲”唐暖央轻轻的微笑,回答的云淡风轻,她气疯了的样子,真是大快人心。“唐暖央——”蒋瑾璃疯了一般的吼着,拿起盘子就扔向她。

    “住手——”洛君天心中一紧,条件反射般的过去抱住唐暖央,把盘子挡下来,后背被重重的砸中了,还真挺痛的。

    唐暖央盯着近在咫尺的脸,心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蒋瑾璃看打中的人不是唐暖央而是洛君天,吓的气焰也弱了“君天——”

    洛君天直起身来,恼怒的看向蒋瑾璃“如果你再敢伤她的话,就给我滚——”

    “君天——”蒋瑾璃眼中噙着泪水“是她先骂我跟孩子的,错的人是她,你为什么还反过来要帮她呢,你太偏心了”。

    唐暖央拿起洛君天那杯果汁喝了一口,轻笑“可不是嘛,当小三,当小妾都不受宠,你真是太可怜了,换成是我,一头撞死算了”说着,掩嘴咯咯的笑着花枝乱颤。

    蒋瑾璃恨不得拿起桌上的刀子,冲过去把她给杀了。

    “暖央现在怀有身孕,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她,哪怕是一根汗毛也不行,你想要留在这里,就给我安分点,我老婆出什么事的话,我会全部算在你的头上的”洛君天绿眸阴鸾的盯着蒋瑾璃的双眸,警告着。

    他正克制着内心更为磅礴的怒火,有很工多事,他现在都忍在心里,没跟她好好的算算,不过也快了,而现在,不是他冲动的时侯。

    “她怀孕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怀孕过啊,你怎么不知道心疼我,我也是你的女人啊,我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怕我伤害她,那你就不怕她来伤害我跟我们的孩子么?”蒋瑾璃委屈的哭着,怀里的孩子听到哭声,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餐厅中顿时吵闹的让人头痛。

    “表哥,表嫂,我们先去上班了”洛宛馨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就算是冲撞到了他们,她也要先走了,她站起来,拉了拉老公黎圣卿。

    洛子龙他们看洛宛馨准备走了,也分别站起来,以上班名义,快速的溜走了。

    很快,餐厅里就只剩下洛海珍跟从今以后都不用去公司的洛宏国还坐着。

    洛宏国心里固然仍旧厌恶唐暖央,经过昨晚的事情,更是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了,不过他现在是敢怒不敢言,看着这两女争夫的场面,鼻孔里呼着重气,不发一言,起身走开了。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洛海珍没办法,只能上去劝,她上去抱过蒋瑾璃怀中哭个不停的孩子,边走边抖着“哦,小宝贝不哭了,姑奶奶疼你,不哭了,,,,”

    蒋瑾璃还坐在那里哭,企图像以前一样,洛君天会心软,过来安慰她。

    唐暖央起身亲密的挽着洛君天,柔弱撒娇道“老公,这里好吵啊,吵的我头都痛了,还直恶心想吐呢,你带我到清净的地方去吃早餐吧,对了,那间半山餐厅不错,不知道还有没有松露蛋糕”。

    说到这里,她的眼神妩媚撩人的瞟了蒋瑾璃一眼,果然,蒋瑾璃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我不仅要摧毁你们的现在,我也要摧毁你们的曾经。

    “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洛君天揽着她,离开餐厅。

    “呀——”

    在他们背后,蒋瑾璃气疯了的大叫,将桌上的盘子全都推到地上,唐暖央,唐暖央,,,,我不会放过你的。

    ****

    出了家门,唐暖央一改柔弱的模样,拿开洛君天的手,表情漠然的说道“我去公司上班了,晚上见!”

    “老婆——”洛君天拉住的手,见她不动也不挣扎的模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开车小心点,别开的太快了!”

    “嗯,好!”

    “晚上若是要一起回来的话,先打个电话给我”。

    “嗯,好!”

    唐暖央不咸不淡的一一回应他的话。

    洛君天无奈的松开她的手“走吧——”

    唐暖央向前走去,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径直走到自已的车边,坐进去,发动,驱车从他身边经过,呼啸而去。

    洛君天咬咬唇,看了看自已满是污渍的西装,胸前被老婆砸了,后背被旧情人给砸了,他简直成了活靶子了。

    苦笑笑,他脱下身上的西装,搭在手臂上,走到自已的车边,也随后离开。

    二楼阳台,洛云帆站在那里,注视着一前一后,先后开出洛家的车子,明白了唐暖央回洛家的目的了,她是来报仇的,蒋瑾璃,他,还有洛君天,,,

    *****

    来到公司,唐暖央终于可以放松下紧绷的神经了,一直处于战斗的状态,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

    “咚咚,,,,,”

    “进来”。

    可可拿着果汁走进来,放在办公桌上“老婆,以后我每天都会为你准备,好想快点跟宝宝见面哦——”

    唐暖央笑“那还早着呢,现在他在我的肚子里,只有豆子那么大呢”。

    “9个月嘛,很快的啦,我们全公司的人,都会支持你,陪你一起把孩子生下来的”。

    唐暖央一愣,而后深吸一口气,板着脸把双手环在胸前“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怀孕的事喽?”

    “呵呵,,,”可可挠了挠头,僵笑着“我跟小陈在茶水间议论,没想到给开米听去了,然后他告诉了小李跟小张,然后小李跟小张又告诉了,,,,”

    “停——”唐暖央举起了手,阻止她再说下去。

    可可马上闭紧嘴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心虚的绞着手。

    唐暖央对这小妮子已经无力了,不过算了,反正这事现在也不用隐瞒了“把我把窗子打开”。

    “不行,不行,万一窗外埋伏了狙击手怎么办?太危险了”可可连连反对。

    一滴硕大的汗,从唐暖央太阳穴的地方滑下来。

    “可可,平时没事,多看书,少看些没营养的电影,好么”。

    “老板,你别掉以轻心了,这下药跟放煤气,连绑架都试过了,找杀手来狙杀你有什么好奇怪,以后坐电梯啊,走路,开车都得小心,这人只要起了杀心,这心理就已经变态了,什么事干不出来啊,你不是常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嘛,你现在可是孕妇,万一出事,那就是一尸两命啊,我坚决不能看这种事情发生的”可可说的口沫横飞,头头是道。

    唐暖央笑了起来,这种不带任何企图的关心,让她心里头感觉温暖“好吧,好吧,我的好秘书,那给我稍微去拉开一点吧,孕妇需要新鲜的空气,不然缺氧的话,会很危险的”。“真的么,那我去给你拉开一些吧”可可跑过去,将窗子拉开一些,还特意向四周望了一圈。

    敢情,她真的怀疑这高楼大厦中会暗中会藏着一个狙击手啊!!!

    可可出去后不久,公司里其他的员工也借机来办公室看望她,说的最多是,老板,我支持你!!!

    半天过去了,唐暖央总觉得今天还缺点什么似的,是什么呢,这不是跟往常一模一样嘛。

    喝着桌上可可为她准备的果汁,她忽然知道缺点什么了,柳玄月,一早上都没见这小子出现了,平时早往她办公室跑了不知多少回了,今天怎么一次也没来?!莫非还在家休养,没来公司?

    有这种可能,不过这也好,她也乐的清净了。

    午餐。

    为怕再次发生上次下药的事,公司的员工决定买新鲜的食材回来煮,她们对惨遭老公抛弃的女人,深表同情与怜悯,正义的小宇宙在爆发。

    当唐暖央看到她们精心为她准备的午餐,还真是着实被感动了一把,在越来越现实残酷的世界里,钢铁跟水泥把人心混合越来越坚硬,感动已变的非常的稀缺了。

    “谢谢你们!当你们的老公,还真是我的福气”。

    “老板,你们别这么说,将心比心,你平时对我们也很好啊,你现在遇到了这么的困难,我们当然得要出把力啊,你们说是不是”小陈说着,看向其他姐妹。

    大家都响应着小陈的话,连男员工也不望煽情了一把,整间茶水间里,笑声不断。

    “同志们!我回事啦!”

    随着话音刚活,一只鸡突然从空中飞过来,吓的一屋子人都大叫了起来。

    唐暖央眼看着鸡从她头顶掠过,吓的也快休克了。

    好在鸡没有掉到她的头发,而是稳稳的停在地上,咕咕咕的叫着。

    大家看向这个罪魁祸首。

    “嘿——”柳玄月嘴角抽搐,汗哒哒的努力微笑着,这帮人的眼神怎么都冒着寒光呢,,,

    “柳玄月,你搞什么鬼?哪来的鸡?”唐暖央苦恼的问他。

    柳玄月小跑着进来“暖央姐,这是我从我乡下太婆那里的抓来的老母鸡,她看我偷她的的鸡,拿着扫帚追了我一路呢,我是深入虎穴,千辛万苦,跋山涉水,给你把母鸡给带来的,可补了,晚上,宰了炖汤喝”。

    唐暖央又瞅了地上的母鸡一眼“这鸡,真是从你太婆那里抓的?”

    “这还有假,我让舅舅抓,他死活不干,还是我对你好吧,一想到暖央姐你身体那么虚弱,急需这种纯天材的绿色土鸡,我当时,想都不想就跳进去了,你不知道它有多顽强,完全是母鸡中的战斗鸡,我跟它进行了三百回合的攻防战,才把它从鸡舍里给抓出来”。

    “噗——”唐暖央被他幽默的说辞给逗笑了“那是我错怪你了,辛苦你了,姐姐好感动啊,怪不得你一身的鸡屎味”。

    柳玄月闻了闻自已的衣服,顿进皱起了脸,都怪这该死的鸡,在半路上拉了鸡屎。

    “还是赶紧找个地方先去洗洗吧”唐暖央挥着手,这小子有时侯看着,真是可爱的很。

    “我的美男形象全毁灭了,我去楼上洗个澡,马上回来”柳玄风像一阵风似的又飘走了。

    前几天还病怏怏,才几天就又生龙活虎了,年轻就是活力十足。

    唐暖央让几个男员工想办法把鸡抓起来,总不能让它在公司四处溜达吧。

    *****

    洛君天从下午开始,就不断的瞄着手机,想着唐暖央什么时侯能打电话来。

    “总裁,你手机上有个裸女么,你干嘛总是不停的看”秘书伊容把脑袋凑过来,也紧张的看着,想看看上面究竟有什么好东西。

    “只有你爸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放下资料,可以出去了”洛君天推开小丫头的脑袋,严肃的说道。

    “才不是呢,我老爸他不喜欢看,他喜欢摸,昨天晚上又带了一个女人回家,正点极了”伊容说着,自个偷笑了几声。

    “出去工作——”洛君天继续冷酷板着脸,他要把这个小丫头辞退,太没大没小了,公司上下都怕他,可这小丫头完全不把他当成上司,现在的孩子,都是吃豹子胆长大的么?!!

    伊容努努嘴,不情愿的往外走,一边小声嘟囔着“你要是想她,就打电话给她啊,胆小鬼,真没种——”

    洛君天在也说胆小鬼的时侯,额头的青筋就爆起了“丫头,你给我站住——”

    伊容转过身,惊诧不已“想不到这么大年纪了,耳朵还这么好”。

    这么大年纪!!!!!

    嗷,洛君天实在是很想吐血,好吧,他承认,相比起18的孩子,他这30几的,确是有点老,可也不会用这么大年纪来形容他吧,他忍着吐血的冲动,黑着脸说道“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我会给你爸打电话的”。

    “不要啊——,我在这里做的挺好的”伊容想到自已的研究报告还没有写完,忙跑过去,双手合十,不断的哀求他“洛叔叔,给我一次机会嘛,这样吧,你不是想要给你喜欢的女人打电话,又不敢,,不是,又不方便打吧,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帮你去打探打探吧,好不好!”

    洛君天转念一想,嘴角勾起一丝意味的笑,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好好干!”

    “没问题,保在我身上”伊容很有自信的拍着胸脯。

    洛君天靠过去一些,低声的交待了几句。

    40分钟之后,伊容捧着一束鲜花,拿着一盒蛋挞,来到唐暖央所在的写字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