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计中计,所谓真正赢!

计中计,所谓真正赢!

    她的手怎么会受伤的?

    莫非,她都想错了,刚刚那追杀她的女人不是蒋瑾璃而是眼睛这个女人?!

    所有的事情在瞬间变的光怪陆离,谜团重重了。

    唐暖央暗暗紧张的屏息,盯着眼前这个说是蒋瑾璃表姐的女人,她约三十几岁,有着一张姣好的脸,还有一双对她泛着寒气的双眸,她试图与刚才那口罩上方的眼眸重叠。

    “不许碰我表妹——”蒋瑾璃的表姐麦春妮敌视着唐暖央,一字一句的说道迮。

    洛君天沉着气息,二道眉皱成利剑,就要出手,可唐暖央却悄悄的拉住了他的手,握了两下,他立即就明白,她的意思是让他暂时不要有所动作。

    他放松了身体,没有再动。

    “那你可以先放开我的手么?”唐暖央微笑着,眼睛直直的看着麦春妮,与她较量着镲。

    “把你的狗爪拿远一些,不的随便乱动,不然的话,我就拧断你的手”麦春妮将唐暖央的手一甩,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一般的凶狠。

    她甩开唐暖央的同时立刻把被子给蒋瑾璃盖上。

    蒋婷更是冲过来伸手将唐暖央跟洛君天推远“不许靠近我的女儿,不许碰我的女儿,你们这两个杀人凶手,是你们害的我女儿昏迷不醒了,你们给我滚,滚——”

    洛君天护着唐暖央,挥开蒋婷的手“谁才是凶手,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呢”。

    唐暖央冷冷一笑“你们这么担心我们接近瑾璃,是不是怕我们发现什么?”

    蒋婷眼睛直起,完全听不懂他们话的模样“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发现什么?你们给我把话说清楚,说是照顾我的女儿,结果下午就走了,随便叫了个人来看着,害的我女儿的心跳图出现异常也没人发现,要不护士发现的早,这会人就没了”

    洛君天跟唐暖央对看一眼,看蒋婷的反应,好似不是装出来的。

    “蒋阿姨,你这么爱你的女儿,我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女儿立刻醒来,你想不想试试看”唐暖央表情认真,看着蒋婷,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什么办法?”蒋婷有些动心,姑且听听她怎么说,她现在不求别的的,只希望女儿能够醒过来,跟以前一样健健康康的。

    “姑妈你不要听信他们的话,他们接近表妹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要害她”一直守在蒋瑾璃的身体,半步都不离开的麦春妮紧张的喊。

    洛君天喊过去“我们还没说是什么办法,你凭什么说不信呢,我们就算要害她,当你们的面对手,岂非是找死”。

    “这——,总之你们不能过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麦春妮的理由渐渐变的牵强,底气不足起来。

    蒋婷怔怔的看了看麦春妮,又看了看洛君天跟唐暖央,似乎是在衡量他们的话“你们真的有办法把瑾璃救醒么?”

    “姑妈——”

    “我不管,只要我女儿能醒,我什么方法都要试,哪怕是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没了瑾璃,我活着也没有意思”蒋婷哭喊着,才一天的时间,她憔悴的一下子像是老了10岁,精神恍惚,情绪也是一触即发,处在崩溃的边沿。

    唐暖央看着这位母亲如此伤心绝望的模样,想到有一天自已的孩子若是出了车祸躺在创床上生死未卜,蒋婷此刻的心情她就能体会到了,她的视线盯向病床,幽幽的开口“蒋瑾璃啊,你可真是不孝,看你妈妈这副痛苦的样子,你忍心么,你若是张开眼睛看看她为你苍老憔悴的模样,就该知道你有多对不起她,你若是真昏迷还好,若是假的,你会遭报应的”。

    她知道她能够听到,所以才说这番话的。

    床上的蒋瑾璃脸上依旧是没有生气,而被子里的手却慢慢的收紧。

    洛君天没有兴趣在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键,放在耳朵“进来——”

    麦春妮注意到洛君天的举动,心知不妙,这男人没耐心了,她悄悄往蒋瑾璃的身上碰了碰。

    “老公——”唐暖央侧头,望着他欲言又止。

    “不是撩开被子直接拿针戳她的嘛,现在蒋阿姨的希望可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能不能救醒她,可全都看你这个女华佗了,别让我们失望”洛君天往她的手背上拍了几下,示意她放心大胆的去做,他会罩着她的。

    唐暖央本想告诉他关于凶手可能另有其人的事,但是一想,就算刚才的人不是蒋瑾璃,但主谋还是她,所以她干脆不多想,先揭穿蒋瑾璃再说,用一种光大正大,强悍无比的手法,除非你蒋瑾璃真的是活死人,要不然一定会自已醒过来。

    外面走进一群黑衣人来,洛君天只是给了一个眼神,就将蒋婷跟麦春妮给控制了起来,平时他们呆在洛家保安,除非有重要的事,一般不会离开洛家。

    “这是干什么?为何要抓我们,你们要对我女儿做什么”蒋婷慌乱极了,生怕会伤害她的女儿,也不敢乱骂,甚至有些祈求的意味。

    “来人哪,这边有人要杀人啦——”麦春妮大声呼喊起来。

    “再出声割掉她的舌头”绿眸杀气腾腾的一瞥。

    洛君天轻飘飘的一句,便让麦春妮吓的不敢出声了。

    “洛君天,君天,你想干什么,我们瑾璃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啊,阿姨求你不要再伤害她了,你不想要她,我们也不强迫你了,孩子你不要,我们蒋家自已养,只要你肯放过他,我什么都答应你”蒋婷哭的几乎瘫痪在地。

    “阿姨,我们是要帮你把瑾璃救活过来,你相不相信,我不仅能让她醒过来,而且还能马上还你一个鲜活,健康的女儿”洛君天对也微笑,说的悠然自得。

    “你别骗我了,这怎么可能呢”蒋婷听着完全不靠谱。

    “没关系,眼见为实,待会您就能看到了,到时不要惊讶的晕过去”洛君天的笑意更加浓郁。

    唐暖央走到蒋瑾璃的床边,把被子给掀开“蒋瑾璃,到这个份上,你是自已醒过来,还是让我帮你一把”。

    床上仍旧是了无生机,一片的死沉。房间中的气流,在无形之中凝固了,每一双眼睛都紧张的盯着如同尸体般直挺挺的蒋瑾璃,仿佛等待一场奇迹。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而大家瞳孔中画面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洛君天迈开步子,来到唐暖央的身边,低头看向床上的女人“我数到三,如果你不睁开眼睛,我只好拿针扎你了,不过这里没针头,水果刀倒是有一把”。

    他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把折叠式样水果刀。

    威胁的味道已经很浓了。

    “不要啊——”蒋婷恐惧盯着洛君天的手,呼吸急促凌乱。

    “你们实在太过分了,这完全是恶意的谋杀,可以告你们的,住手——”麦春妮大叫的,与其说是愤怒,更多的还是在于紧张与害怕。

    洛君天跟唐暖央没有理会他们的喊道,双双盯着蒋瑾璃。

    “我来吧——”洛君天将唐暖央拉到自已的身后。

    “这事可不需要再犹豫了”唐暖央走上前,伸手就去扯蒋瑾璃头上的纱布。

    一把降止扯下来。

    与此同时,房门被撞开,发生巨大的声响“砰——”

    “给我住手——”

    来的人除了是医院的院长之外,还是蒋老爷子跟蒋家的人,蒋瑾璃的主治医生,最后面更是有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

    这群人来的是那么的精准,好似一早就安排好的一样。

    唐暖央手里拿着蒋瑾璃带血的纱布,跟洛君天同时转过头。

    看到这场面,他们心里冒出同一个声音,也是唯一的声音——他们上当了!!

    “你们这两个没有人性的禽兽,我要跟你们拼了,我孙女都这样了,你们还不肯放过她”蒋老爷子情绪很激动,冲上前。

    几个黑衣人拦下他,不让他上前,蒋家人一激动就与之缠打了起来。

    媒体对着唐暖央的手一阵的猛拍。

    唐暖央跟洛君天看向手里的纱布,上面赫然全都是血,再看蒋瑾璃的头上,果真也是有血,看来她猜到他们会来医院揭穿她,所以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而他们却实是没有想到这个,他们以为蒋瑾璃是没有这个智商想到先醒来这个办法,还傻兮兮的躺在床上装昏迷,没想到她会这么狡猾,反过来咬了他们一口。

    “嗯——”

    床上的人慢慢的动了,张开了眼睛,一副刚刚醒来的模样。

    “你们看,瑾璃她醒了,醒了——”麦春妮指着病床大叫,引起别人的目光,同时嘴角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

    记者的焦距立刻又对准了病床一阵的猛拍。

    蒋瑾璃颤颤巍巍的对着洛君天抬起手来,勉强的扯出一丝虚弱的笑容来“君,,君天,我——,还以为再也不到你了,我想,,我想,,告诉你,我爱你——”

    原本一个小三就算我有天大的理由,也不值得被同情,可是现在连记者都动容了,知名女画家,美丽与气质并重的富家女,为了爱情不惜当情妇,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生下了孩子,现在出了车祸,曾经心爱的男人竟然联合起自已的妻子想要谋害她,这让人唏嘘的同时,不禁怀疑这车祸是不是人为的。

    之前所唾弃的第三者,摇身一变,变成被人同情的可怜女子,特别是醒来后带着虚弱笑意,断断续续的那句我爱你,更是让人潸然泪下,赚足了同情分。

    洛君天跟唐暖央心里都很清楚了,从他们进入这个房间起,就已经进人了一个事先布好的局,说不定她策划自已假车祸的原因也是为了上演今天这出戏码,而并非他们所猜想的仅仅想要逃避跟害人这么简单。

    他们现在已经变的非常被动。

    他们现在更加不能轻举妄动。

    她既然能在头上做假,脚上肯定也能,就算他们提出质疑,这一个蒋老爷子情绪这么激动,一个院长跟主治医生就等于是地头蛇,而这帮记者已经被先入为主的观念所收买,他们说的任何话,都不具有说服力了。

    黑衣人,洛家的保镖极力阻拦着,不让外人靠近他们的少爷,这到了最后,不免会动拳头,而被练家子打中一拳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但这强悍并不给洛君天加分,反而印象更为恶劣。

    照理洛君天应该立刻让他们停止才是,但是他没有。

    洛君天握住唐暖央的手,拿下她手中的纱布,将她抱向自已怀里,薄红的唇扯出一丝阴冷“瑾璃,我小看你了,这个局你赢了,但是你注定还是个输家,因为你已经成功惹恼了我,玩吧,继续玩吧,看看跟我玩的结果是什么——”他也不怕记者把摄像机都要按爆了,把纱布扔在蒋瑾璃的脸上,用一种鄙夷的姿态。

    蒋瑾璃目光一呆,无半点声音。

    唐暖央知道,洛君天这次是的真的怒了,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他会对一个从幼稚园就跟着他屁股后面的女人下这种狠心。

    这一刻,她反到怪异的同情起蒋瑾璃来,她想笑,笑自已,笑蒋瑾璃,笑洛云帆,笑宁香,甚至是安斯耀,他们都是机关算尽了,可是的,到头来真是决定输赢的真的就是每一次计谋的成功与否么。

    “君,,,,君天,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在我以为自已要死的那一刻,我唯一想到的就是,我要见你一面,我,,,我真的,,,真的很爱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蒋瑾璃声泪俱下,她的法宝就是眼泪。

    从小到大,只要她一哭,他无论是有多生气,都会原谅她的。

    “蒋瑾璃,我不爱你”洛君天一字一句说的无比清晰坚定。

    一把刀,直接就插进了她的心里。

    还有什么比当着这么多人被心爱男人说不爱打击更大呢,说实在的,连蒋瑾璃自已也没有预料到,他会对自已完全不留情,一丝丝都不留。

    “洛君天——”她颤抖的叫着他的名字,声音从喉咙中费力的挤出来。

    洛君天表情一改,微笑起来“老婆,你看,我们这么一弄瑾璃还真的醒了,这不得不说真是医学上的奇迹”。

    唐暖央回以笑容,弯腰拿起拿起纱布“可是老公,我们还是有些失策了,还以为不用让她流血的,你看现在流了这么多,大家该把我们当外人看了”。“我们有对瑾璃做什么么,不刺激哪能醒啊,我想这都是情有可原的”洛君天笑说着,转头指着那主治医生“你这当医生的,病人昏迷刚刚醒来,你不先过来看看病人,在那里看什么热闹?有没有一点职业的道德”。

    大家这才意识到,这蒋瑾璃昏迷刚醒,头上还有血,怎么就全然不顾了呢。

    主治医生走过去,装模作样的把蒋瑾璃做检查。

    “医生啊,我有一个疑问,这脑部手术不是都要把头发给剃干净嘛,可她为什么头发一根也没有掉呢”唐暖央假装不解的问。

    “这个,,,这个是因为蒋小脸的受创面比较小,所以不需要剃头发”主治医生随便找个理由搪塞她。

    “哦,是这样么,我对医学不经通,不过你的话我信服不了,改天我去问问国际知名的脑科专家,听听他怎么说,要是你说的不对,那以后谁还敢来你们医院,连简单的脑部手术都做不好”。

    “老婆,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嘛,万一让记者听到可怎么办,这可是极其大的医疗事故”洛君天故意说道。

    “不是的两位,请听我说——”主治医院看自已也进入了记者的拍照范围之内,心想这些八卦记者,难保不会乱写一通。

    唐暖央假意生气了“洛君天,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以为记者都是傻子啊,这人送来医院,开了刀说没有大碍马上会醒,结果第二天就昏迷,我要是不把头发的纱布给拿来,还不知道这家医院差劲到种地步,连基本的常识也没有,头发是滋生细菌最多的地方,我看就是这个原因才害的我们洛家的姨太太昏迷的,我认为头发要立刻剃掉”。

    蒋瑾璃的脸色立即一变“我不要剃掉”。

    “是啊,老婆,那光头可多难看啊,说不定再也长不出头发了”洛君天似笑非笑的。

    “命重要还是好看重要,剃吧,这样也能让大家清楚的看到这伤的究竟大不大”唐暖央脸色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洛君天纠着眉头,然而点点“你说的有道理,这必须得剃”。

    “我不剃头发,我已经动过手术了,我已经好了”蒋瑾璃坚决反对!

    “你不剃的话,要是再次昏迷可怎么办”唐暖央说着,瞪向医生,就是一通的指责“我说你还赶快把头发剃干净,处理伤口,站在这里当冰雕啊,有没有医德,真是难以想像,就我这样的,怎么当上主治医生的”。

    主治医生在边上也为难了,说不上话来,这头发一剃要是没有伤的话,不就全部露馅了,他的名誉也将不保,哎,都怪他一时贪心。

    蒋瑾璃心里紧张了起来,这蠢医生不会全说出来吧。

    “医生——”洛君天沉声威严的吼道。

    “这,,,,这头上不能剃,蒋小姐反对的这么激烈,要是碰伤伤口的话,可是要出大事的”主治医生额头的冷汗都来了。

    而那边的记者为了确定这究竟要不要剃头发的问题,不是上百度搜索,就是往别家医院咨询。

    不知情的蒋家人,蒋婷,蒋老爷子,也一时看不懂了,他们隐隐觉得,事情有可能没那么单纯了。

    “大事?医生哪,你再不给蒋小姐止血治疗,那才是大事呢”唐暖央指着蒋瑾璃的脑袋,一针见血严厉的喊道。

    “老婆,你别生气,我找别家医院的医生过来,全市不是只有他一个脑科医生”洛君天拿手机,就假意拨打了号码。

    蒋瑾璃跟主治医生同时一阵慌乱。

    眼见着医生扛不住了要说出来,蒋瑾璃比他更快的喊道“我的头没有受伤——”

    那边吵吵嚷嚷的蒋家人还有记者全部都没了声音,一个个如同被点了穴道。

    洛君天跟唐暖央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嘴角微微勾出笑意。

    十秒之后……

    缓过思路来的记者对着蒋瑾璃又是一通猛拍。

    明天头条新闻,从刚刚小三悲惨的爱情戏改用小三为上位的心机戏码了。

    洛君天也趁机面向记者“各位!你们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控制住蒋家的人,而我的妻子又为什么要去扯昏迷之人的绑在脑袋上的纱布,更加明白为何一家大医院的主治医生人会比赤脚医生更加没有水准跟医德了,那是因为这颗脑袋,根本就没有受伤,一切,不过是博同情的一场戏而已”。

    记者的手指快门按的更快了,今天的***够写一本小说的了。

    完全的大逆袭。

    “君天,你听我说,我是真的出了车祸,但是我的头没事,我只伤到了脚,我一时糊涂才会这么做,我想看看你不会不会紧张我,我只是想要得到你的关心与温暖,我独自在国外怀孕生子,我有多么的渴望能得到你的关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蒋瑾璃躺在床上,为自已辩护着。

    她失算的是,洛君天这个曾经连她伤到一个小手指都会心疼他的男人,如今真的会这么的无情。

    她总以为他会对自已心软。

    哪怕就一丁点。

    “只有头受伤?你确定么?”洛君天绿眸一转,目光如炬的射向她的脸。

    “当,,,当然!”在他如同洞穿她大脑的目光中,蒋瑾璃的声音在喉咙中就由的发颤了。

    洛君天心里自早就有答案,可此刻却还装出思考的模样。

    唐暖央脑筋一转,猜想着他在想的事情。

    “老婆,你觉得她这个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洛君天忽而转向唐暖央,语气中透着不能肯定。

    废话,当然是假的啦!

    唐暖央明白他把决定权交给她。

    蒋瑾璃的脸色在无形中又白了一分,只是原本就很苍白的脸,在别人看来也没什么改变而已。

    手抓紧了床单。

    唐暖央的眼睛盯望着那吊在半空中的腿,犹豫,踌躇的说道“嗯,,,我想,这个可能是真的,这么厚的石膏,若是好的腿,这么吊着,时间长了也该废了,所以我认为是真的”。

    “既然老婆你这么认为,那我也暂且相信吧,这大腿骨折,得这么吊着,躺在床上一个月吧”“至少一个月!”

    “我知道老婆你最有善心了,以德报怨是你一贯的良好品格,所以我们可要好好的照顾她,你说是么”洛君天笑的很善良,

    “必须的——”唐暖央笑的比他更加的善良。

    蒋瑾璃见到他们的笑容,全身开始发寒,他们想要怎么样?!!

    想像着戴着石膏吊一个月,她觉得摘下石膏后,会变成跛子,但是她已经说出口了,总不能又反口说自已的脚没事。

    唐暖央从床上握起她的手,温和友善的说道“瑾璃啊——,我呢,也不是小气的人,虽然你这次这么设计我们,但是看在你脚是真的骨折的份上,我们还是会找专门的人好好照顾你的,全—天—侯”。

    蒋瑾璃暗自发力想要把手抽回,却发现被握的太紧,根本就动不了。

    “谢谢!”有这么多人在,她的可怜形象必须保持到底,尽管已经没有什么说服力了。

    蒋老爷子颜面扫地“别拍了,别拍了,拍什么拍,都给我滚出去”。

    他的老脸涨红,此刻他真想找个地洞钻,他从头到尾都没想到孙女会干出这等卑鄙的事情来。

    “瑾璃——”蒋婷严厉的叫道。

    洛君天对钳制住蒋婷的保镖使了个眼色,让其放开她。

    蒋婷一获得自由,就大步朝着病床边而去。

    唐暖央也适时的放开了蒋瑾璃的手。

    “妈——”蒋瑾璃以为母亲会来救她,会来抱她,没想到,,,

    “啪——”

    蒋婷过来劈头盖脸的给了蒋瑾璃一巴掌“你到底要作践你自已到什么的时候,在你眼里只有这个男人么?你知道我跟你爸爸还有爷爷有多担心你,你不想想我们看么,以后我们不管你了,你生也好,死也好,我们都不管了,权当我没有生过你这女儿,蒋家的脸,都让你一人给丢尽了”。”

    她彻底被气疯了,歇斯底里的一通骂,转身就走,挤出了人群。

    蒋老爷子也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出去,蒋家人也全部的跟出房间。

    随后黑衣保镖把记者给轰了出去。

    “妈——,爸——,爷爷——”蒋瑾璃眼见自已的后台全给自已气走了,急的大叫。

    “砰——”门被关起。

    病房里现在又恢复安静了。

    “喂——,我还没出去呢”麦春妮见大家都出去了,自已还在被控制着,不由的害怕起来。

    洛君天对钳制她的黑衣人说“放了她!”

    “是!”黑衣人松开麦春妮。

    “不,不能放她走——”唐暖央喊道。

    保镖一时之间不知听谁的才好。

    麦春妮见情况不妙,撒开脚步就往外跑,不过被黑衣保镖给拦了下来。

    “老婆,为什么不让她走?”洛君天疑惑。

    “因为她有可能就是刚才追杀我的那个女人”唐暖央盯着麦春妮,一字一句的说。

    “什么?”洛君天大惊,绿眸惊盯着麦春妮“你从哪里看出来是她。

    唐暖央指着她的手“她手上有伤,刚才我用水管打中了凶手拿刀的手,所以手受伤了,而她手上,正好有一块淤青”。

    “把她的手给我抬起来——”洛君天喊道。

    黑衣人抓住麦春妮,抬起他的二只手,果然在右手上面有一条红肿的痕迹,像是被什么东西甩中的。

    “真的是她么?”洛君天看着那条痕迹,眼神变的凌厉。

    “就是她,我能肯定”唐暖央点头。

    蒋瑾璃表情震惊的看着麦春妮“表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麦春妮脸色一沉,眼中又是一片的杀机“我听信姑妈说是这个唐暖央这个贱女人害的你出能车祸的,所以我想替你出口恶气,没错,是我做的,你们想怎么样随便吧”。

    “你怎么这么傻啊,表姐,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君天,暖央,你们放过她吧,她也是一念之差”蒋瑾璃坐起身来,为她求情。

    “瑾璃你别傻了,你为我求情的话,会让他们误以为是你指使我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跟你没有关系”。

    “表姐——”

    “瑾璃,你别管我了”。

    蒋瑾璃跟麦春妮两个人一唱一合的,而洛君天跟唐暖央则是边上看戏,她们这么爱演,那就陪她们演好了。

    “我会以蓄意谋杀罪名来告你的,你起码要坐15年的牢”洛君天对麦春妮笑眯眯的说道,喜欢顶罪是吧,让你顶个够喽了。

    麦春妮脸色顿时死灰“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人,我刚才只是想吓唬她而已”。

    “法律是为强者服务的,我说你有杀人的企图,你就有,你可以试着请最好的律师来给你辩护,只要你觉得可以赢,都尽管一试”洛君天说的极为轻松,根本不将之放在眼中。

    洛君天一说完,蒋瑾璃就立刻说“表姐,我放心,我会帮你的,你不要怕——”

    麦春妮眼神不断的闪烁着,似乎动摇了。

    “表姐——,你不怕,我肯定不会让你有事的”蒋瑾璃紧张的看着她。

    “你表妹说的对,表姐,你可千万别害怕,坐15年牢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唐暖央特别加重15年这个词。

    眼看着麦春妮就要扛不住说实话了,可也不知她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间表情一凛,喊道“是我做的,全是我一个人做的,不管15年还是20年,你们就来告我吧”。

    说着,把脑袋一转。

    蒋瑾璃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洛君天跟唐暖央交换了一下眼神,从麦春妮现在这个姿态来说,眼下已经没有问的必要了。

    “报警吧,把她交给警察处理”唐暖央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的,少夫人,我们马上去办”两个黑衣保镖把麦春妮给带出病房。

    洛君天跟唐暖央转过身来,一起走到蒋瑾璃的床边。

    “君天——,你就不能放过我表姐么,给她一次机会吧”。

    “能给她机会的人是你,不是我,瑾璃,跟我玩的滋味怎么样,过瘾么”洛君天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绿眸幽深。

    蒋瑾璃惧怕他的目光,不敢长时间与他对视,把头低下来,嘤嘤的哭了起来“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的一个自私的念头,会引发这么多的事情”。换成以前,这副模样,洛君天多少是会心软,可是现在他只觉得恶心。

    他的腰又弯低了一些,绝冷肃杀的脸,带着磅礴的杀气“你是有够自私的,这一点我倒是能肯定了,从这一刻起到明天,好好想想怎么对我坦白你做过的所有罪孽,不然的话,我就送你进地狱,我说到做到”。

    唐暖央站在一旁,这个男人终于做了一件让她信服的事情了,她觉得自已没有什么可以再对蒋瑾璃说的了。

    她从病床的右边绕到左边,假意给蒋瑾璃盖被子,碰了一下她缩在病服中的手背,看到蒋瑾璃的吃痛的皱了一下眉,她验证了她的想法“好好休息吧,我的腿还没好呢”。

    蒋瑾璃望着唐暖央,看似平静的脸上,恨意已深植入骨髓。

    唐暖央对她得意的笑笑,直起身过去挽着洛君天,娇媚的说道“老公啊——,我饿了,就让他们帮助先照看着瑾璃,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好啊!”洛君天把脸转向她的时候,瞬间由冰冷转为温柔,还是柔的能挤出水来的那一种。

    他们亲密无间的走出病房,蒋瑾璃气的简直要吐血身亡。

    她这一番自认为完美的计划,反而让洛君天跟唐暖央的关系变的更是紧密不可分了,原本以为是自已的大转机,却不曾想,成了他们的转机,她不甘心,怎么都不甘心。

    *******

    餐厅包厢内。

    桌上放着食物,洛君天食欲很好,不一会便消灭了一大盘。

    “你不吃么?”

    “洛君天,刚才追杀的真正的凶手不是那个表姐”唐暖央吃了一口沙拉,幽幽的说道。

    “你认为仍旧是瑾璃么,但你刚刚不是已经能肯定是那表姐”洛君天放下刀叉,擦拭了嘴角。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以为是蒋瑾璃指使她这么做的,可是后来再一想,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我去掀被子的时侯,那女人握住了我的手,于是我看到了她手上的伤痕,换成你,会伤的把受伤的地方让别人看到么,这更像是故意让人看到的,之后更是爽快的承认是她干的,那时我就有了不同的想法,刚我借着盖被子,故意碰了瑾璃的手,我发现她那里受伤了”。

    洛君天听完之后,双手叠起,放在桌上,沉静下来“你打算怎么做?你要知道,她已经找到替罪羊了,她现在质问她的伤口,她有很多理由来狡辩的”。

    “她不是喜欢玩么?刚才那么高难度的,她都没有玩成功,你还怕我们玩不过她么,她还会再出手的,我们只需要给她时机”唐暖央意味深长的笑笑。

    洛君天明了的勾嘴而笑,口袋中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来,是杜医生的号码,眼眸一紧,检查结果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