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喜欢压在我身上睡觉么

喜欢压在我身上睡觉么

    “唔,,,,”

    唐暖央快要断气了,扭动着身体,摇晃的脑袋,一味的抗拒,让她呼入的氧气越来越稀少,要么配合他,要么将他从身上推开。

    显然,要将这兽欲正高的狼从身上推开是不可能。

    而且她越是抵抗,他吻的就越是激烈。

    洛君天用牙齿啃咬着她的红唇,用舌头在她口中的角角落落搅动着,不放过一寸的空隙逵。

    她不想窒息而息,最后只好放弃挣扎,任由他狼吻着,自已则是试图调整呼吸,而呼入鼻间的全是他洛君天的气息,蛊惑的,性感的,华美的,心被搅乱。

    轻轻的合起眼睛,她醉生梦死在他的亲吻里。

    纤长细白的玉臂勾住他的脖子,他们唇转辗摩擦出温柔的火花,带着惩罚的狂野的怒火,慢慢的消弱下来,变的情深浓烈绀。

    不消一会,沙发扔满了的衣服,两具赤,裸的躯体交缠在一起,呻吟声回荡在偌大的客厅里,听的人脸红心跳。

    他吻着她的身体,从脖子一直到大腿,手指探入她的幽谷,撩拨起她的渴望。

    “嗯,,,,”唐暖央绞起长腿,敏感的躲避着他的手指,全身酥麻过电,身体空荡荡的想要被填满。

    他的指间越来越湿,那蓄势待发的昂扬巨物坚硬火热像是从岩浆中出来的一般。

    此刻不要更多的语言,只想要纵情在这欲仙欲死的欢愉之中。

    板住她的大腿,分开,巨大的火热对准着她温热的沼泽地,挺身而入,顶向深入的花心。

    “啊——”唐暖央娇喘出声。

    洛君天畅快淋漓在抽动着,那越吸越紧的蜜,穴舒服的想要陪她一直快乐的呻吟出声,这小妖精不知道她的身体有多么的美妙嘛,***极了,也完美极了。

    他低头含住她的胸前粉色的花蕾,用舌头画着圈,时而轻柔,时而狂野如火,快要把她逼疯了。

    阵阵的快感如潮汐般的涌来,她全身痉,挛抽搐着,双腿夹紧了他的腰,两颊绯红的叫了出来。

    高,潮来过之后,她的身体便瘫软的没有一丝的力气了。

    “舒不舒服?”洛君天暂停下来,靠在她的身上,脸上满是得意的微笑,那巨大还在她的体内,他还没有要够她,只不过考虑到她是孕妇,所以不想剧烈过了头。

    唐暖央就是看不得他这嘴脸,违心的说道“一点也不,糟糕透了,把你那玩意拿出去”。

    “那玩意?!哪个玩意啊”洛君天向前用力的顶了两下,为表他男性雄风有多强大,尺寸又大了几分。

    “嗯——”唐暖央闭上眼睛,忍不住舒服的轻哼。

    “哦,原来你是指这个啊”洛君天邪恶的坏笑着“你确定你舍得我的离开么,不会感到空虚么,嘴皮子上占上风是没用的,重要的是你要说服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被你这个色膜绑票了,身不由已,所以可以忽略不计”唐暖央脸红的狡辩,眼睛闪躲着,谁让自已刚才叫的那么放浪形骸呢。

    洛君天叹息“哎——,让你这张小嘴服软,还真是一件困难的事”。

    “抱歉,这是事实,反正我觉得相当之糟糕,做的我想打瞌睡,不知是不是你未老先衰了”唐暖央笑容满脸的,光是看表情,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她在夸奖他。

    “老婆,你是在暗示我,让我更加的用力一点么,你早说好了,不用这么含蓄的,我只能说,今晚,我会努力的,不耕耘到你满意,就不会停止”洛君天抛着飞吻,语调跟姿态都色情到了极致。

    对于一张看了10多年的脸,还会悸动,是不是她的心脏的问题,唐暖央脑子里莫明其妙的蹦出这样的想法。

    她想她是疯了。

    努力的把视线从他这张富有魔力的脸上移开,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麻烦你的自我感觉别这良好行么,你这样让我觉得好难受,麻烦你拔出去好么?”

    洛君天失笑的拧她的鼻子“你这个色女,拔这么粗俗的字眼你也敢说口,那我是不是要回答你,我还要继续插你呢”。

    唐暖央脸上飞起两朵云霞“你,,,你,啊——”

    不给她开口反驳的机会,他便又继续挺动起来,屋里立即又变的春光无边。

    这家伙,难道就不能先打个招呼,让她有点心理准备嘛。

    *****

    窗外的小鸟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唐暖央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睡在她身边的洛君天,光着身子,趴在那里,头侧向她这边。

    此刻他安静的像个王子,没有半点恶劣因子,他的睫毛很长,盖着深邃的眼窝,留下一片的剪影,他的鼻子很挺,鼻梁很高,与那薄薄的唇,结合的那么好,想到他实常把一边的嘴角微微的往上翘,坏极了的样子,她不由自主的笑了。

    如果每一天醒来的时侯,他都能这样躺在她的身边,那也是一种幸福。

    他什么也不用做,她想感受的只是他的存在的温度。

    她挪过去,把脸靠在他的背上,手臂环住他精壮的腰,把眼睛又轻轻的闭上,感受着来自窗外的带着些许凉意的微风,她像是飘在空中的一片羽毛,轻盈的没有半点的重量。

    这样很安心,这种感觉就像是长途跋涉的流浪者,终于回到了家。

    洛君天在睡梦中转醒,感觉好重,像是压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想翻身,忽然看到他肩膀上的脸颊,顿时就停止不动了。

    绿眸温柔的溢满了光,他观察着她的脸,笑意充斥在眼角眉梢。

    他不去打扰她,就让她这么靠着。

    唐暖央又香香的睡了一觉,再次苏醒,睁开眼,便对上他的眼睛,非常清醒,直勾勾的看着她,显然早就醒了。

    她尴尬的装成是升懒腰的样子,从他的身上下来,不自然的笑笑“早啊——”

    “老婆,我第一次知道你喜欢叠在我的身上睡,怪不得我梦到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呢”洛君天怎会这么轻易的让她糊弄过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趴在你身上的,可能,,,可能是我睡姿不好吧”她装傻充愣,总不能告诉他,她是醒着趴上去的话,实说说了,指不定他有多得意呢。“哦,原来如此”洛君天笑的很是怪异,好像明知道她在撒谎,又不去戳穿的模样。

    这让唐暖央更加尴尬了,爬起来,在衣柜里找出一阵睡衣套上,钻进卫生间。

    “老夫老妻了还这么的害羞干嘛——”洛君天对着卫生间喊道,起身慵懒的靠在床头,心情很好。

    唐暖央拿冰箱中现成食材做了早餐。

    他们坐在庭院的小桌子上,面对面而坐,悠闲的吃着。

    “和解好不好”洛君天目光明媚。

    唐暖央抬起头,他突然这么说,她还没有做好决定。

    洛君天用平静的口气又说道“你看到我抱了别的女人,我也看到你亲了别的男人,扯平了,跟我闹别扭了,眼下有很多事情是要我们联手去处理的,若是又各自为营的话,你会很危险,本来我昨天有很多事要跟你说,你倒好,伙同柳玄月那小屁孩演了这么一出,唐暖央,我不得不出昨天的你,真的相当幼稚,简直有点不太像你”。

    “好吧,这点我承认!”唐暖央羞愧的低下头“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心里很堵,可又不知怎么才能舒解,玄月给你发了信息,我脑子突然就冒出那幼稚的方向,洛君是,我是被你气昏了头”。

    “对不起——,我知道前天晚上的事很难理解,现在给我半个时的时间,听我好好跟你说说”。

    唐暖央点头“你说,我听着”。

    “你也知道我前天之所以留在医院是因为想从瑾璃那里套到些话么,我们之前一直以为是瑾璃抱了我跟别的女人的孩子,但是事实出乎你的想像,瑾璃她确实生过孩子,而之所以孩子跟她的DNA不相同,是因为这孩子是试管婴儿,是经过人工受孕后植回子宫的孩子”洛君天把从蒋瑾璃那里,以及杜医生那里问到的全告诉了她。

    唐暖央听的震惊,猛抽着凉气“太匪夷所思了——”

    “你现在还觉得我昨天晚上是跟她在卫生间做这种事么,你也不想想,这么多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出来,变的这么扑朔迷离,我哪还会有心思想着这档子事,眼下我们跟蒋瑾璃,还二叔的事情,全挤到一起,暖央,我真是有点身分乏术了”。

    “我觉得我们该从蒋瑾璃去年生孩子的时候查起,还有就是,这试管婴儿你怀疑是我跟你的,那杜医生不就成了帮凶,因为只有他手上才会有,可如果他是帮凶,就不会告诉你这样了,这中间肯定还有人参与”唐暖央分析着。

    洛君天赞赏的轻笑“我跟你想的基本相同,要证实这试管婴儿是不是我跟你的,其实很简单,只要拿你跟孩子做一次DNA检测答应就明了了”。

    “天哪——”唐暖央扶着额头,脑子快要炸了,要是那孩子真的她的,该怎么办,一时间,她也茫然了。

    放在餐桌边的手机响了,是洛君天的,他接起来“什么事?”

    “少爷,我们查到到打电话给二爷的买家是谁了?”

    洛君天的瞳孔收缩“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