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蒋瑾璃心里大喜,唐暖央要去出差,太好了,她可以借次机会跟君天好好培养感情了,她一定会拉住他,不让他去找唐暖央的。

    洛云帆困惑的低垂下眉眼,暖央她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君天,快去看看暖央吧,别让她伤着孩子啊”洛海珍轻声的劝告。

    “随她去吧——,女人的小性子惯不得”洛君天拿起刀叉继续用餐。

    他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不好再去说什么逯。

    最开心的人莫过于蒋瑾璃了,她巴不得唐暖央永远不要回来,最好是死在英国,歹毒的想法又在她脑中萌芽,不如她就趁胜追击,让唐暖央再无翻身之日。

    洛君天吃着晚餐,绿眸若有似无的掠过在座每一个人。

    那个隐蔽于暗中的人,会是谁呢?多!

    晚餐结束。

    餐厅里的人陆续离开,洛君天送蒋瑾璃回房间,又陪了她一会,才借口出了房间。

    更衣室里,唐暖央拿着旅行箱,往里面放着换洗的衣服。

    洛君天回房,谨慎的将房间反锁,听到更衣室有响动,提步进去。

    见唐暖央在收拾衣服,他惊呼起来“你不会真的是要去英国吧”。

    “都当众说出来的,还会有假,我接到了一单生意,需要去英国商谈,趁着这个机会,我会把事情给办了”唐暖央笑着说,手脚麻利把箱子拉好。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洛君天过去板过她的肩“老婆,你可是孕妇,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国外”。

    “我不是一个人去,我带玄月一起去,那小子机灵着呢,可以帮我不少忙的”。

    洛君天脸一沉“什么?!你跟柳玄月一起去?那更不行,坚决不行”。

    笑话,他怎么可能放任着自已的老婆跟柳玄月那小色狼一起出国,到时孤男寡女的,不是他想法太邪恶,真的是柳玄月这扮猪吃老虎的小子太危险了。

    “洛君天,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跟玄月有什么吧,他就是一个贪玩的孩子,不过他人挺好的,我带他去,主要是因为客户是跟他联系的,他是我的属下,其次我也想有个人陪着,我最多二三天就会回来的,而且我还给你留了一条后路”唐暖央勾住他的脖子,明眸闪亮“我刚刚在餐厅不是说,如果你不来找我,我就不回来了嘛”。

    洛君天拉下她的手“不准就是不准,不管是你一个人去或是跟柳玄月一起,我都不准,客户也给我推掉他”。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她跟孩子的安全。

    “我已经决定了——”唐暖央目光坚决。

    “你决定了没用,我不同意”洛君天冷笑着摇晃着手指。

    “你不同意没用,我决定了”唐暖央迎视上他的眼睛,姿态比他的强硬。

    洛君天危险的眯起眼睛,霸道的靠近她,一把横抱起她“我是你的男人,就是你的天,我说不准就是不准,不听话的女人,可是要受罚的”。

    他盯着她的胸前的波涛,绿眸变暗。

    唐暖央粉脸绯红“洛君天,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别给我想些歪的邪的”。

    “我就是跟你说正经的啊,你倒是说说,我都想些什么歪的邪的了?”洛君天坏笑的注视着她的脸“还是说,是你自已生出了某种邪念”。

    像是被说中了,唐暖央的脸又是给了一分“我,,,我才没你那么无聊,放我下来,我得连夜走,刚才我们那么大吵了一架,今天还能同枕共眠的话,也太不符合常理,我跟玄月明天一早飞,你要来就自已找借口飞过来”。

    “唐暖央,你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是么,说了不准——”

    话还没有说完,她就靠过去以唇封住他的唇,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与他的舌头嬉戏着。

    洛君天呼吸一窒息,反客为主,把头往下压,狂热的拥吻着她。

    吻的正来劲,唐暖央推开他的脑袋“让我去吧,好不好!”

    “想用美人计来贿赂我啊”洛君天邪魅的勾着薄唇,低醇沙哑的嗓音,透着丝丝***,华丽又性感,绿眸闪着狼的光芒,他盯着她的脸,喘息在她的耳边,变的粗重浓烈。

    “那有啦,我这不是好好在商量嘛,我会照顾我自已,你不放心玄月的话,我可以再多叫一个员工去的,老公你最有度量了”。

    “呵呵——,少拍马屁”他一阵性感的低笑,嘴唇着迷的啃着她的脖子,一边说“单单只有一个吻怎么行呢,要贿赂可得再多付出一些的”。

    唐暖央哪会不知他的企图“那样子,你就肯放我去么”

    “还要看心情!”

    “什么——”她不客气的推开他“你还要看心情,要不要顺便翻翻黄历,夜观星相一下下”。

    洛君天轻笑,抚摸她的发丝“你要求我这么做的话,我会照办的”。

    唐暖央俏脸板起“洛君天——”

    生气了!

    洛君天不再说笑,认真的回答“OK,我可以为允许你去,但是我要派一个人跟你们一起去,如果你同意,我就让你走,要是不同意,我就把你绑起来”。

    “你的人?安全可靠么?如果正好是间谍的话,到时可要陪了夫人又折兵的”唐暖央一百个不愿意他的人跟着,那算什么,监督啊。

    “这个人不会让我有压力的”。

    “那你先说说是谁?”

    “伊容”

    “她?”唐暖养吃了一惊,心想自已带着一个18岁,一个20岁的孩子,她是托儿所的阿姨么。

    洛君天莞尔而笑“你可以不答应,也省得我,操心了,乖乖呆在家就是了”。

    “谁说我不答应的,你给伊容去电话吧,让她明天早上在机场等我们”她就不信自已对付不了一个小丫头,再说伊容她还挺喜欢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洛君天把她抱到外面的大床上,高大的身躯压住她“接下来是老公交粮食的时间了?”

    “交粮——”她疑惑不解的问出口,刚说两个字,她就明白过来了,锤着他,哭笑不得“洛君天,你真色——”

    洛君天痞笑着低头吻住她的唇,双手解着她衬衣扣子,一颗一颗的往下解,莹白的丰满,被内衣包裹的极为诱人,像成熟的蜜桃,他贪婪的埋首进入,亲吻吸允啃咬着。“嗯,,,,,”唐暖央呻吟着,柔弱无骨的纤手游离在他的身上,慢慢向他的裤裆探去,解开他的皮带,拉下裤链。

    室内的温度一路的烧高,外形完美的两个人,让这缠绵悱恻的画面,美的像是一副画。

    大胆的举动,激发的洛君天更是兽性大发,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已那里,教她***着,薄唇贴着她的下巴,热热的喘息着“它是你的,喜欢么?”

    唐暖央别开脸,她说不了色情的肉麻话“还,,,还好!”

    洛君天顿时有被人敲了一记脑门的感觉“什么叫还好?”

    “就是,,,就是,,还好嘛,洛君天,你干嘛要问这么恶心的问题”唐暖央囧极了。

    洛君天顿时又感觉被人插了一刀“你说恶心?”

    “呃——,我不是说你那里恶心,是你问的问题恶心”唐暖央好心解释。

    她不知道自已越解释越让他想吐血。

    洛君天败给她了“唐暖央,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不会***,气氛这么好,全被你一句还好给打败了”。

    “那我要说它很好,我喜欢才对么”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算了——”洛君天低头,封住她的嘴,是他错了。

    唐暖央又被他晕的迷迷糊糊,接下来的时间,他专注于在她身上种植着草莓,他进入她身体的时侯,雌性荷尔蒙急剧攀升,长腿缠紧了他的精壮的腰的,妩媚的呻吟声从她口中自然流淌出美妙的旋律。

    她在他身下美丽绽放的模样,看他的更为心驰荡漾,身体也更为亢奋,爽到他想尖叫。

    放纵的满足过后,他们倒在床上。

    唐暖央休息了一会,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拉着行李来到床边,弯下腰,在他耳边温柔的说道“我该走了,这几天把粮食好好储存着,敢奉献出去,洛君天,你等着当太监吧”。

    洛君天失笑“最毒妇人心”。

    唐暖央淡淡的微笑“我走啦,你继续睡吧,不用送我,要不然会怀疑的”。

    “那你自已小心点,照顾好自已,过几天我会找借口过去的”。

    “嗯,保持联系!”

    她站直身体,拿着行李出了门。

    夜晚的洛家静悄悄的,楼上楼下的灯整夜都会亮着,倒也不觉得阴森。

    走出门外,她将行李放在车子的后备箱,发动过后立刻,直奔酒店。

    在酒店开了房间,她刚把行李放下,门铃就响了。

    她的神经顿时绷紧,靠到猫眼处,看到是位女服务生。

    放松下了身体,她把门打开“有事么?”

    她刚问完就看到靠在一边墙壁上的男人,他来干什么?

    “暖央,你从家里出来,漏了样东西没拿,我给你送过来”干净修长的手上拿着一包话梅,递到她的面前。

    唐暖央盯看了一会,笑了笑,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谢谢!”

    女服务生见他们有话要说,识趣的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