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这死孩子是智障!

这死孩子是智障!

    唐暖央的笑脸立刻一沉“四叔,有何贵干?”

    “可以到里面去说么?”洛云帆朝着房间望了望。

    “不可以!”唐暖央断然拒绝,深更半夜放如何危险的人进去,等于是引狼入室,她才没那么蠢。

    洛云帆微微垂下头,俊逸的脸上溢出一丝苦涩。

    “有事你就说吧,我听着”唐暖央冷漠的开口,眼睛看向别处遑。

    洛云帆低低的笑“丫头啊——,对于一个深爱着你的男人,不觉得很残忍么”。

    “你所谓的爱我无福消受,请你不要再找我的麻烦,我没空应付你,我要睡了,你走吧”唐暖央把房间合上。

    千钧一发之间,他的手臂抵住了门位。

    唐暖央冷然的明眸中闪过慌张“你要干什么?”

    男人的力量对比女人,悬殊已经摆在那里了,唐暖央用劲吃奶的力气,仍旧抵不过他一条手臂的力量。

    门缝被推的越来越大,,,,

    “洛云帆,你别推,我把门打开,放你进来”唐暖央急中生智,只要他的手一松,她就立刻把门关上。

    洛云帆温煦优雅的轻笑“不如你先向后退吧”。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唐暖央知道他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骗倒了洛云帆。

    唐暖央放弃了,把手从门上拿开,向后退了几步。

    洛云帆把门推开,人顺势跨进房间,随后把门轻轻的关上“进去说吧,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么?”唐暖央全身绷紧,就像是一只小白兔面对一只大灰狼,警戒的竖起了浑身的汗毛。

    “就算你不相信,现在也已经无路可逃,不是么”洛云帆反问她,笑意悠然。

    唐暖央咬了咬牙,转身大步的往里走,坐到沙发上,背紧紧的贴着靠背,抓过一边的抱枕抱在胸前。

    洛云帆慢吞吞的走过来,坐到她对面,看她抱着个靠枕,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呵呵,,,你不会是怕我突然扑过来吧,一个小枕头能起多大作用?”

    想法再一次被他识破,唐暖央有些恼怒“洛云帆,夜已经很深了,你吃饱了没事,可我要睡觉了,如要你净说些废话的话,请你离开”。

    “你跟君天这唱的哪一出啊?”洛云帆淡笑着问,黑眸深邃。

    唐暖央惊跳,他看出她跟洛君天是在演戏?

    按捺住砰砰乱跳的心,她讥笑,故意扭曲他的意思“在你眼里我跟洛君天是在闹着玩,可对我们来说不是,你今天若是想来看我的笑话,那你已经看到了,若是想来当和事佬,你是白费心机了人,他不拿八抬大轿来请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洛云帆脸上的笑意更深“暖央啊——,跟我就不要绕弯了”。

    “谁跟绕弯了,你就不是这个意思嘛,若不然,是我会错意了?”

    “你的这点小聪明是蒙骗不过我的,你跟君天让蒋瑾璃还有家里的人以为你们的关系决裂了?目的是什么?你们两人在暗中进行着什么事吧”洛云帆没耐心再跟她打太极了,直奔主题。

    唐暖央鄙夷的干笑“你的想像力可真是丰富,老是猜忌别人,你这样不累么”。

    “暖央,我想为你做点事,就当作是弥补之前对你的欺骗”洛云帆想要挽回在她心里的形象。

    “得了吧,你不在我背后捅刀子我就谢天谢地了,让你弥补,这个我不敢去奢望”杜绝上狐狸的当,最好的办法是,他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不相信我?怕我又欺骗你?那就让我先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暖央,我想为你做点事,不要那么讨厌我”洛云帆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恳求。

    唐暖央不说话,想了想,说道“好!既然你这么想要帮我的话,那就帮我好了,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既然蒋瑾璃的孩子是洛君天的,为何她要你帮他收买那两位院长,我想不明白,你能帮我么”。

    “可以!”洛云帆爽快的答应。

    “那我就先谢谢你啦,四叔”唐暖央盈盈一笑,她交给他的事情,既不会破坏她的事,而且就算他再编谎言,对她也无害。

    “等我帮你弄清楚这件事之后,就把你们进行的事情告诉我怎么样?”洛云帆看着她。

    “这要看你是不是真的帮我,到时我会考虑的”。

    “好!”洛云帆笑,从她的话里,他更能肯定,她跟洛君天确实在暗中进行着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也困了,你是不是该走了”唐暖央装模作样的以手掩嘴,打着哈欠。

    洛云帆站起身来“你休息吧,明天要出国,路上注意安全”。

    “我会的,多谢你的关心”拜托你快点走吧,后面那句是唐暖央的真实心声。

    洛云帆提步走出房间,听到关门声,唐暖央才松了一口气。

    老狐狸的拜访,让她一整夜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早上。

    一阵激烈的鸡鸣声在安静的客房里响起,顷刻便把唐暖央给喊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拿起床头的手机,把闹钟给关了。

    坐起身子,顶着熊猫眼下床,一看到镜子里的女人,差点自已把自已给吓死,这眼袋,快赶上巧克力泡芙了。

    简单的洗漱过后,她离开酒店,直接去机场。

    8点不到,她到达机场。

    她拖着旅行箱,打电话给柳玄月“你到了么?”

    “刚到!在你后面!”

    唐暖央转过身,看到一身清爽的柳玄月,白色的时尚T恤,宝蓝色的小腿裤,白色休闲鞋,脖子上挂着耳卖,背着双肩包,活脱脱一个青春靓丽的大学生嘛。

    小脸这么俊,皮肤比少女的还好,一双凤眼专勾女人的魂,光是站在哪里就招惹了不过的回头率,而且清一色全是雌性生物。

    “哇——”柳玄月像见了鬼似的大叫“暖央姐,你昨天晚上做贼去啦?”

    唐暖央摸摸自已的眼睛“我是没睡好!”

    “你根本就是没睡吧,看这核桃,多新鲜”柳玄月盯着她的眼睛,啧啧称奇。

    “少贫嘴——”唐暖央伸手拍的后脑勺,谁让他取笑她的。“真**!”柳玄月嘟哝着,然后笑笑“我去拿票,你找个地方先坐下吧”。

    说着,他径直往前走。

    “等一下——”唐暖央在后面叫住他。

    柳玄月回过身来“干嘛?”

    “还有一个人要跟我们一起去,你等一下她,两人一起去拿票吧”唐暖央笑着说道。

    “不是说好就好们两个人嘛,讨厌,人家想跟你过二人世界嘛,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要跟着一起去?可可还是小陈?”柳玄月抱怨的挽着唐暖央的胳膊,

    正说着,一道火红的身影冲过去,挤到唐暖央跟柳玄月的中间,大大的眼睛,笑成月牙儿“正是本小姐是也”。

    柳玄月低头看看,比他足足矮了一个头的女孩,漂亮俊脸开始抽搐“是你!!!!!”

    “是我啊,妖兄!”伊容挥着手,笑容满面的跟他打招呼。

    咦,这爱伙今天不化妆,看上去大不一样了,感觉,,,,感觉,,,,像人个人了。

    妖,,,妖兄!!!柳玄月暗暗吐血“不想叫哥哥的话,你可以叫我玄月,我不姓妖”。

    “嘻嘻——,傻蛋,我当然知道你不姓妖啦,不过你妖里妖气的,我叫着方便嘛,多适合你啊,姐妹”伊容拍着他的胸口,完全不把他当成男的。

    “适合你个老木啊”柳玄月深刻表示,对她真的没好感。

    唐暖央走过来“好了,二位小朋友,不要在斗嘴了,赶快去拿机票吧”。

    “我马上去!”柳玄月对唐暖央笑笑,没好气的剐过伊容的脸,径直向前。

    伊容在他背后又吐舌头又插他,敢对她扔白眼,柳玄月你完蛋了,水灵灵的小脸上,闪过小恶魔的本性。

    “暖央姐,那我也去拿票了”她蹦蹦跳跳的跑上前。

    唐暖央望着这两个孩子,笑意漾开在嘴边,真是一对活宝!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

    “滋——,滋——”放在包中的手机震响,她拿出,看是洛君天打来的,立刻接起“喂——”

    “在机场了么?”

    “是啊!你刚刚洗床吧”。

    “伊容她人到了么?有没有找到你们?”

    “放心吧,你派出的小间谍,正跟我的人去拿票了”唐暖央一准就猜到,他是不放心她跟玄月,这男人向来这么小心眼。

    洛君天听她这么说,心里轻松多了“那说好,老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现在全天侯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哦”。

    “我知道,有伊容给你做眼线,我哪敢轻举妄动啊,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他们过来了,我挂了”。

    唐暖央笑着挂了电话,只见柳玄月表情恼火,而伊容在后面却死拖活拉的拽着他的手臂。

    他们这是搞什么鬼。

    “我亲爱的哥哥,你可不能不负责,那晚你对我做了那种事,我就有了,哎哟,你别甩我啊——”伊容拉着柳玄月,在别的侧目中,哀怨的喊着。

    “你别瞎说——”柳玄月在别人鄙视的目光中,走的更快。

    唐暖央听着下巴直掉到地上。

    柳玄月跑回唐暖央的身边,指着伊容“这死孩子是个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