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未现身的主人!

    刚才柳玄月正换机票,突然旁边探出个脑袋来,张嘴就说“哥哥,我有了!”

    当时他愣在原地足有三分钟转不过弯来。

    直到她又悄悄的加了一句孩子是你的,他才跳了起来,拿了机票就往回走,她一路的拽着他,非说她怀了他了孩子,这倒也算了,更加可怕是,她还一口一个亲爱的哥哥,话说妹妹怀了哥哥的孩子,这是***吧。

    “哥哥,我的亲哥哥,你做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爸爸都把我赶出门了,我现在都走投无路了,哥哥——”伊容扑过去,趴在柳玄月的背上,边叫边偷笑。

    “死丫头,你鬼上身啊,抽哪门疯?”柳玄月真是要被搞疯掉了遑。

    “我要是鬼,我就咬烂你的心肝脾肺肾,我的命好苦啊——”伊容拍打着他的背,大喊大叫,这妖孽的背还蛮宽的,靠着还挺舒服的嘛。

    柳玄月崩溃的向唐暖央求助“暖央姐,救命啊,这丫头彻底疯了”。

    唐暖央头痛的喊道“伊容,我们得赶飞机,别玩了,好不好”位,

    伊容这才从柳玄月的背上起来,对他扮着鬼脸。

    柳玄月这才明白过来,这丫头哪是抽疯啊,分明就是故意整他“死丫头,等着瞧”。

    哼,伊容挑衅的对他扬着下巴,傲气十足。

    飞机上。

    唐暖央跟柳玄月的座位在一起,而伊容的则一直在他们后面。

    想到洛叔叔昨天在电视里交待的事,伊容想办法把位置调换到他们的对面,以便于贴身监视,绝不会让柳玄月这企图当小三的死妖孽,有机场亲近暖央姐,这就是她的任务。

    “切——”柳玄月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短发女孩,想到她刚才的行为,就不由的嗤之以鼻。

    “你卖切糕啊,切什么切”伊容不放过柳玄月的每个表情。

    “我喜欢说切,你管得着么”

    “靠——,膀胱长在脑门上的BT”。

    柳玄月猛抽了口气,唐暖央在一旁开口“少爷小姐们,精神可真旺盛,不过你们看看周围有多少正在看你们,适可而止吧”。

    “我才懒的跟她一般见识呢,小刁婆一个”柳玄月把头一扭。

    伊容哼笑,也把头转头“妖孽——”。

    总算是安静了。

    起飞之前,空姐发了早餐,唐暖央随便吃了一些填饱了肚子,戴上眼罩“玄月,伊容,我睡一会,待会午餐不用帮我留了”。

    “暖央姐,你安心的睡吧,我会陪在你身边,一刻也不走开的”柳玄月笑眯眯的说道,盯着唐暖央的脸,凤眸清澈,还细心的拿起一旁的毯子给她盖上。

    “嗯!”唐暖央点点头,安稳的入睡了。

    伊容斜着眼睛,这妖孽真暖央姐有兴趣呢,看这小眼神,都柔到骨子里去了。

    柳玄月一转头就看到伊容似笑非笑的诡异笑脸,好像被他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似的,让他直起鸡皮疙瘩。

    他算是彻底看出这小妮子的邪恶的本性了。

    飞机在天空中飞行着,为了不打扰唐暖央睡觉,他们只能有眼神跟动作交流着。

    “你看什么看?”柳玄月朝她瞪眼,狞笑的比划着拳头。

    “哎哟哟我好怕哟”伊容抱着肩膀,做出害怕的样子,然后友善的对他比了比中指。

    柳玄月气结“你有种,你有种”。

    伊容拿起桌上的水果盘,捡起里面的小番茄,邪恶的笑了,,,

    她想要干嘛,柳玄月恐惧的看着她手里“凶器”。

    嘿嘿,,,,伊容笑的更是狂妄,把手里的黄色的小番茄捏碎,把番茄往他身上扔去,让我来给你的白衣服染染色吧。

    黄色的番茄炸弹准确无误的击中了柳玄月雪白的T恤,正中他的胸前衣服下的小红点。

    身体一阵机灵,俊美的脸上顿时五光十色。

    该死的丫头,,,,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有二颗炸弹向他射来的,一红一黄,双响炮!!!!

    白色的衣服顿时变成了调色板。

    柳玄月的凤眸中火光一片,伊容你这歹毒的臭丫头,他瞅见桌子插着吸管的可乐,心里顿生一计。

    他拿起可乐,对她笑的无比的奸诈,准备受死吧丫头。

    伊容一看他手里的可乐,心知大事不妙,笑也笑不出来了,她似乎再用眼神问他,你不会是想要喷,我吧。

    宾果!!!恭喜你猜对了,柳玄月吸了一口可乐,把吸管对准了她的脸,让我用可乐来给你洗个脸吧。

    他用力的把可乐往她脸上吹去。

    伊容急忙想解开安全带,躲开他的攻击,可惜动作太慢,被他喷个正着“啊——”

    她惊叫,眉毛上,鼻子上全是咖啡色的气泡。

    “哈哈,,,,,”柳玄月也开心的笑出了声音“小妹妹,可乐面膜神马的最美肤了”。

    左右的乘客全都忍不住笑了。

    “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伊容太没面子了,气的把苹果都往他身上砸。

    柳玄月机灵的往唐暖央那边躲,伊容见砸了一个空,不服气的乱砸一通。

    唐暖央刚刚入睡,只觉耳边一阵的吵闹,接着脑袋像是被石头砸中了。

    “暖央姐——”

    “暖央姐——”

    同时响起的合声,让她彻底苏醒,拉下眼罩,看到缩在自已身边的柳玄月,还有对面惊慌的伊容,水果滚了一地。

    “嗷——”摸了摸被砸到地方,她吃痛的吸着冷气“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水果大战啊”。

    “对不起暖央姐,我不是故意的,谁让柳玄月喷我一脸可乐,我是想砸他的,没想到,,,”伊容越说越小声。

    “伊容小妹妹,是你先扔小番茄,我才会喷,你可乐的”。

    “是你先鄙视我的”。

    “不知是谁比的中指”。

    “哼——”伊容不服气的把头往一边扭。

    “没礼貌的丫头,要是让你洛叔叔知道,你用苹果砸姐姐的额头的话,你这鱿鱼是炒定了”柳玄月活了20年,从出生到现在,没见过品性这么恶劣的女人,不,最多只能算做女孩。

    伊容转过脑袋“你要是不把身体往暖央那边靠的话,我也不会砸中她,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行了,都别吵了——”唐暖央听出问题症结所,这种吵法,再争上一百年也不会有结果,他们俩人根本就是八字不合,喜欢抬杠。柳玄月跟伊容都不作声了。

    “一个给我听音乐,一个给我翻杂志,不许再说话”唐暖央命令道。

    柳玄月戴上耳麦,伊容也拿起了杂志,对唐暖央的话实行的又快又听话。

    唐暖央监督了他们一会,才又戴上眼罩睡觉。

    接下来他们倒是安安分分的。

    英国。

    飞机慢慢的向下降落,他们到达了,这里正在凌晨5点。

    下了飞机,出口处有辆豪华的白色加长型轿车正停在那里,有位穿着暗纹格子西装的男人正等在那里。

    看到唐暖央跟柳玄月他们,便主动迎了上来“你们好,请问是唐小姐跟柳先生么”。

    “是的”唐暖央回以礼貌的微笑。

    “我是蓝先生派来接你们的,我叫詹杰森,请上车吧”男人客气的摆了一下手,提步过去为他们打开车门。

    唐暖央他们依次坐进车内。

    开了约1个你小时,车子开进了一处像大庄园。

    此时已是天色透亮,淡淡的薄雾在晨曦中飘渺着,满眼的绿色,看的人心旷神怡,高低错落有致的英伦风格的房间,显得精致灵动。

    “这里是蓝先生的家么?”唐暖央问。

    “不是的,蓝先生的家在别处,这是他的私人庄园,因为风景好,所以他常用这里来招待贵宾”詹杰森浅笑着回答。

    “哦,原来如此,蓝先生想的真是周到”唐暖央明白的点头。

    看样子这是蓝先生不仅是个大富豪,还是一个有权势的人,能拥有这么大的私人庄园,来头一定不小。

    “你们肯定会喜欢这里的”。

    “我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真安逸”伊容趴在窗口,脸上流露出惬意的神色。

    柳玄月没她那么兴奋,随意的往外看了几眼,就收回视线了。

    车子开过一处山坡,到达了最大的房子前停下。

    唐暖央他们下车,跟着走进里面,里面的装潢古典而华丽,透着古老神秘的贵族气息。

    稍作休息,便有人来叫他们下去吃早餐。

    餐厅里,詹杰森作陪,与他们共进早餐,他轻松幽默的话语,能把人逗的哈哈大笑。

    “蓝先生他什么过来?”唐暖央趁着空隙,问道。

    “今天上午他得飞往德国,预计在明天傍晚能够回来,真是抱歉,是紧急的事情,必须得马上过去处理”詹杰森一个劲道歉。

    如若换作平时,唐暖央定会中止这场生意,哪有把人请来,却晾在一边,自已飞去别国的道理。

    不过今天她不仅不生意,反而还感到开心,因为她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她的事了。

    “没关系,如果是急事,也可以理解的”唐暖央和善的笑道,抿抿唇,又说道“蓝先生是给我机会游览伦敦,待会可以借辆车给我们吧,”。

    “当然可以!”詹杰森爽快的答应。

    早餐过后,唐暖央回房间,拿好装有她跟孩子头发丝的纸袋,由她开车,带着柳玄月跟伊容离开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