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洛君天连夜赶去英国!

洛君天连夜赶去英国!

    车子上装有导航仪,唐暖央按着上面指示的路线开着。

    “暖央姐,我们待会到哪里去玩?”柳玄月在一边问。

    “我们是先去泰晤士河呢,还是先去塔桥,其实威斯敏斯特宫也不错的,圣保罗大教堂可华丽啦”伊容在后面兴奋的说着。

    这两个小家伙真以为带他们去玩。

    “都可以啊,你们喜欢先到哪里就到哪里好了”唐暖央随意的笑道遑。

    她不打算把她要做的事告诉他们,倒不是说信不过他们,而是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要去塔桥”。

    “我要去看大笨钟”位。

    柳玄月跟伊容同时说道,只可惜意见不统一。

    “喂——,一座破桥有什么好看的”柳玄月不爽的蹙起长而秀气的眉,瞥向伊容。

    “你个土巴佬,大笨钟才不好看呢,一口破钟,只有没品味的人才会去看呢”伊容也不让他,对他的话给以狠狠的回击。

    唐暖央眼见着这对小冤家又要吵嘴,赶紧出声制止“好啦,既然是一座破桥跟一口破钟,那两个地方都不要去了,咱们去游泰晤士河,顺便还会经过那座破桥,玄月你可以把眼睛闭上不看的,都没意见吧”。

    柳玄月跟伊容不再吱声。

    唐暖央笑了笑,专心开车。

    待会想个什么办法脱身好呢?

    一整个上午,他们坐在游艇上浏览着泰晤士河,之后,找了家餐厅吃饭。

    吃的差不多了,唐暖央开口说道““我下午要去看望一个老朋友,你们自已去玩吧,我可能会吃过晚饭后再回来”。

    “不会吧,让我跟这个小刁婆一起玩?”柳玄月惊呼起来,嫌弃的直摆手“免了,还是免了吧,我陪你一起去看望你的朋友吧”。

    “臭妖孽,是我才不要跟你一起玩”伊容气咻咻的。

    真是头痛!

    唐暖央严厉的看着柳玄月“你平常跟别人相处的都挺好的,为什么对伊容就总是这么没风度呢,你可是男孩子,心胸要开阔”。

    “那也得看是对什么人吧,对小恶魔我可不敢打开心胸”柳玄月为自已辩解。

    “伊容这是调皮,你怎么能跟她认真呢,反正我下午要去见朋友,我跟我朋友多年不见了,要单独的好好叙旧,伊容我就交待给你了,好好的照顾她,要是她出了意外,我唯你是问,回去的时侯打车回庄园吧”唐暖央表情认真的说道。

    柳玄月心里不愿意了,可也没办法,只好答应“是——”他拖长了语气,有气无力的。

    伊容则得意的再那里笑。

    从餐厅出来,唐暖央开车先走了。

    柳玄月也不情不愿的跟伊容往别的方向走,一整个下午都要跟这个小恶魔在一起,救命啊啊啊啊!!!

    ******

    医院里。

    唐暖央找到检验DNA的科室,把东西交给医生。

    “什么时候出结果?”

    “最晚也是明天了,因为现在已经1点了,我们5点下班,你明天下午过来吧”。

    “不可以再快一点么,能不能今天晚上就给我结果,我给你们加钱”。

    “小姐,这不是钱的问题,再快也是需要时间的,我尽量快一点吧”。

    医生都这么说了,唐暖央知道急也是没有的“那好吧,我明天再过来的”。

    从医院出来,唐暖央回到车上,然后给洛君天打电话。

    洛君天正在睡觉,听到电话响,张开眼睛,见是唐暖央打过来的,立即接起来“事情还顺利么”。

    “嗯,还算是顺利,我把东西送去医院了,不过要明天才能出结果”。

    “那我明天想办法过来,见到客户了么?”

    “没有,他有事去德国了,明天才能回来”

    洛君天从床上坐起身来,蹙拢了眉头“是他请你去的,怎么又飞去德国了呢?你们之前没有沟通好么”他隐隐觉得不对劲。

    “怎么会不沟通呢,不过说他临时有急事才飞去德国的,虽然说他的确很失礼,不过也正好给了我办事的时间”唐暖央没想那么多。

    “客户叫什么名字?”绿眸在昏暗的光线下敛起一道锐气。

    “只留了中文名,叫蓝亚爵,我现在住在他的大庄园里,你觉得有什么问题么”唐暖央听出他口气中的紧张。

    “蓝亚爵!!”洛君天念着这个名字,眉头快变成一个川字了,他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

    “你不会是认识他吧”。

    “不,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但他即是英国人,为何要留中文名呢,既然不惜千里打电话到你公司,请了你,为何又放你鸽子呢,就算临时有急事,也可以打电话来取消约定才是”洛君天越说,心里越发不安。

    唐暖央眨了眨眼睛“所以你想说什么呢?我被骗了?可我身上有什么好骗的?”

    洛君天心里自有猜测,不过怕说出来吓到她,语气一改“说的也是,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

    唐暖央松懈下了神经“好啦,我没别的事了,挂了!”

    “嗯,好!”洛君天拿着手机,等她先挂电话。

    放下手机,唐暖央放进包里,而后驱车从医院离开。

    另一头的洛君天立即下床,急匆匆的穿好衣服,一边即可打电话让人准备飞机,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去英国。

    亚兰瑟!是他太掉以轻心了,没有料想到他刚找过二叔的麻烦,立刻又会找暖央的麻烦。

    还不知道他会对暖央做什么,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好事。

    ******

    唐暖央开车回到庄园,柳玄月跟伊容还没有回来。

    闲来无事,她到庄园外四周围走了走,发现这里的风景可真是美不胜收。

    看时间不早了,她走回去。

    人还未到门口,远远的,她看到有车子开进来,停了下来,车上下来很多的人,有男有女,全是年轻的男女。

    莫非是主人回来了?!

    她心里疑惑极了,眼见着那些人走进了屋里,她才提步走过去,进入屋里之后,并未发现他们的踪迹。

    佣人迎上来“唐小姐,你回来啦!”

    “我看到有很多人走进了这里,是蓝先生他跟他的朋友么?”

    “呃,是蓝先生的朋友,想住几天,明天还要在这里办一个小小的派对,蓝先生他人还在德国呢”。“这样啊,我知道了!”唐暖央越过佣人,往楼上走去。

    心想这个蓝先生可真是奇怪,把她安排住进这个庄园,又同意让朋友来开派对,而且他也正好是明天晚上回来,他是不是把请她做婚礼策划的事给忘记了呢。

    她心里越想越是困惑。

    看样子得跟那蓝先生通个电话才是了。

    傍晚时分。

    柳玄月跟伊容回来了。

    唐暖央在楼上窗前看到了他们,下楼去“你们倒是也真能玩,看这天都快黑了,好玩么”

    “还不错!”柳玄月随性而笑。

    伊容不知是怎么的,柳玄月说话的时侯,小脸涨的通红“我,,,,我好热,你们聊吧,我去洗澡了”她结巴的说着,快步的上了楼。

    “她怎么了?”唐暖央眼尖的看出伊容的异常。

    柳玄月耸耸肩“谁知道呢,这小魔女古灵精怪,一出一出的”。

    “不许这么说伊容,人家还小,调皮捣蛋很正常,对了,你帮我联系一下蓝先生,我有话跟他说”唐暖央把下楼主要的事情跟他说了。

    柳玄月不问原因,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你好蓝先生,我是策划公司的柳玄月,之间我们联系过的,我们老板想跟你说几句话,你方便么,哦,好的——”

    说着,他把手机递给了唐暖央。

    接过手机,唐暖央放到耳边,礼貌的开口说道“蓝先生你好!”

    “你好唐小姐,真的很抱歉,我临时有事,没能及时与你会面”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醇厚,他用略为生涩的中文与唐暖央交谈着。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来了英国,蓝先生若是有诚意请我的公司为你策划,多等一天也是无妨的,你明天下午回来,是么”

    “差不多就是今天这个时侯吧”。

    唐暖央虽然没有看到他的脸,带是从他的声音中,她能想像到他现在在笑。

    “可明天你不是要参加派对嘛,不知你是打算安排在什么时间跟我商谈呢?”唐暖央的语调中透着不悦,被放了鸽子不说,而且还被完全的无视了。

    “哦,对了,还有派对,唐小时姐提醒的真是及时,让我来想一想”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在思考。

    唐暖央真是无语极了“蓝先生,恕我直言,你好像根本没有诚意”。

    “唐小姐你误会了,这派对是我一个月之前答应的,所以才会发生这种重合,你不要生气,这样吧,作为向你赔礼,我邀请你参加明天的派对,结束之后,我们再商谈,你看怎么样,我把你从中国请来,又怎么没诚意呢”。

    考虑了片刻,唐暖央说道“好吧,那我就等蓝先生你了”。

    “好的,明天我们在派对上见,我会给你准备礼服的”。

    “多谢了,再见”唐暖央挂了电话。

    电话那一头,男人慢悠悠的把手机放在一旁的玻璃桌上,他摇晃着酒杯中的琥珀色液体,嘴角向一边微微上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