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拍卖礼服,可当众脱下

拍卖礼服,可当众脱下

    不是说有派对,照理等下应该是有人从这里经过的。

    她现在也只能期望于搭顺风车了。

    夕阳西下,天色逐渐昏暗了,车上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是6点。

    远处,有灯光射来。

    是一辆车的车灯遐。

    唐暖央大喜,下车,拿上包包,对着车子猛招手。

    黑色的劳斯莱斯稳稳的停在她的面前,墨黑的车窗慢慢的摇了下来,一张金发绿眸,俊美如玉般的脸出现在唐暖央的面前,

    她讶异的一时说不上话来,因为每次看到这张脸,她总会觉得跟洛君天是亲兄弟,不管是气质,还是那倨傲,不可一世的调调都如出一辄,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纯正的英国人,血缘真是可怕的东西苋。

    “亚兰瑟——”

    “弟妹,好久不见!”车里的男人,对她泛开温和绅士的微笑。

    “你怎么会在这里,也是去参加派对的么?”他的出现,让唐暖央心里不安起来,她没忘记亚兰瑟之前害二叔差点坐牢的事,所以他的出现,对她来是好是坏,还真不好下定论。

    亚兰瑟保持着浅浅的微笑“上车吧!”

    “呃,,,,,如果我们不顺路的话,那就——”

    “顺路!”

    唐暖央说到一半,话就被亚兰瑟打断了。

    唐暖央瞅着他的脸,心想,不管他是敌是友,反正今天她是骑虎难下了,她笑笑“麻烦你了”。

    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继续前行。

    车内,气氛沉闷的有些许尴尬。

    亚兰瑟的绿眸盯着她的脸,透着几许玩味“弟妹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美丽动人”。

    “亚兰瑟表哥你也还很英俊,跟以前一点也没变”唐暖央也回了一句奉承话,想着,要不要问问他关于二叔的事。

    “听说你跟君天离婚了,什么又复合了,你们可真爱玩”。

    唐暖央感觉他这种话里另有深意,特别是他最后那句你们可爱玩,那刻意加深的语气,让她感觉到是带着敌意的。

    “让你见笑了”她说完,把头低下。

    车子晃晃荡荡的开进庄园,停在一处。

    “谢谢你送我回来”唐暖央什么也不想再多问,急于下车。

    “不用谢!我们待会派对上见吧”亚兰瑟轻盈的微笑。

    唐暖央不再迟疑,打开车门,立刻下去。

    她从大门进去,不见有派对的迹象,她赶紧上楼,回到自已的房间,把门锁上,第一件事就是给洛君天打电话。

    可让她发懵的是,她出门时还好好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机,现在已经不翼而飞了。

    打了个激灵,心知大事不妙。

    玄月跟伊容呢?想到他们,她连忙打开,房间找他们,他们两人并不在房间里,今天下午他们并没有出去,所以人一定还在庄园里。

    难道是去参加派对了?

    正在她发呆苦想的时侯,佣人跟鬼一样飘到她的背后“唐小姐——”

    唐暖央被吓了一跳,回过头,见是佣人,便立刻问“柳先生跟伊小姐呢?他们去哪里了?”

    “他们去参加派对了,唐小姐,我是来告诉你,蓝先生已经到了,他在派对上等着你”。

    唐暖央心里猛的一惊,她刚刚才到,这蓝先生也到了?

    这么算来,他们是同时到的?!

    脑中冒出亚兰瑟那张英俊而诡异的笑脸,她猛抽一口气,这所谓的蓝先生不会就是亚兰瑟吧!!!!

    佣人以为唐暖央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就转身下楼去了。

    唐暖央咬着唇,她上了亚兰瑟的当的,那时一心想着怎么来国外,而忽略到了这件事本身的不同寻常,这下子好了,检测报告没有拿到,还要去应付他亚兰瑟,更糟糕的是,她还联系不到洛君天。

    他亚兰瑟千里迢迢把她骗来,肯定不会只让她参加派对那么简单。

    没有退路了,只能去会会他了,柳玄月跟伊容还在他手上呢。

    想到此,她回到房间换上了礼服,让佣人带她去派对。

    穿过长长的走廊,前方出现一闪金色的双开门,里面传来音乐声。

    “派对就在这里面,唐小姐你请进吧”。

    唐暖央对佣人点了点头,推开了那道门。

    *****

    洛君天赶到自已的外公那里,可他老人家并不知道亚兰瑟在哪里买了庄园,他年纪大了,早就不管经营上的事了。

    打探不到庄园的消息,他只好问关于亚兰瑟婚事的内幕,如果能知道他求婚的对象是谁,就能从那个女人那里打探到庄园的地点。

    “您也不知道?”。

    “是的,我第一次听说,我也很好奇亚兰瑟会跟谁求婚”老伯爵笑的很开心。

    “外公,麻烦你在好好想想,他最近有对哪个女人特别兴趣么,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找到”洛君天没心情陪他笑。

    老伯爵也意识的外孙不像是在跟他开玩笑“那你让我想想看,哦,对了,他之前跟范尼家族的那个小丫头来往挺密切的,会不会是她呢?”

    洛君天的脸色变了变“您不会是说依芙琳吧?”

    “对,就是她,不过之前你跟她差点结婚,我想亚兰瑟应该不会——”

    “外公,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给依芙琳打个电话,问问她今天去哪里参加派对,快——”洛君天拿出手机,塞到他手里。

    老伯爵按着外孙的指示给依芙琳家打了电话,然后对洛君天说道“她家人说她到格兰斯山庄去了”。

    洛君天起身,拿过老伯爵手里的手机“谢谢你外公,我改天再来看你”说着,大步的往外走。

    “君天,改天可一定要来,外公等着你”老伯爵不舍的向外张望。

    洛君天驱车,加速往格兰斯庄园奔去,糟糕了。

    唐暖央进入派对,找寻着柳玄月跟伊容的身影。

    只见他们正跟别人聊的不亦乐乎,她走过扯了扯柳玄月的手臂。

    “咦,姐姐你回来了”柳玄月笑嘻嘻的看着唐暖央。

    “带伊容离开这里,回房去,别问为什么,照做就是”唐暖央面带着笑意,凑近一些,压低了声音说道。

    柳玄月愣了愣,前后看了看“这些该不会真是吸血鬼吧!”

    “都说别问为什么,快带她离开这里”唐暖央无比严肃的瞪着柳玄月。“OK,我照办就是了”柳玄月不迟疑,往伊容那边跑,不管三七二十一,拽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柳玄月,你干嘛拽我,放手,你放手,,,,,”伊容边叫边被拖走。

    唐暖央看他们安全的离开派对,才放心下来,亚兰瑟,接下来,就让我会会你吧。

    她举目往每个角落看了一圈,没发现他的身影。

    不是说在派对上等着她嘛,人呢?

    四周的灯光突然间暗了下来,灯火通明的大厅里顿时陷入一片的黑暗之中。

    唐暖央心惊,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人满为患的大厅顷刻间变安静。

    一小束银色的光,自黑暗中射出,射到门口。

    光晕中,黑色礼服燕尾服,白衬衣的亚兰瑟带着身穿粉色羽毛礼服的依芙琳出现在门口。

    至此,唐暖央全都明白了。

    她跟洛君天怎么也想不通的事,从见到依芙琳的那一刻起,答案全部揭晓了。

    俗话说欠别人的总要还的。

    亚兰瑟要帮依芙琳讨回在洛君天身上受到屈辱,婚礼当天当众将之抛弃,这份羞辱,连她都觉得沉重,说真的,她也没脸去面对伊芙琳,这个娇气却纯真可爱的女孩,她也欺骗了她。

    依芙琳一眼就看到了唐暖央,诧异,尴尬,讨厌,各种表情在脸上一闪而过,原本甜美的脸变的苍白。

    “亚兰瑟哥哥,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依芙琳紧张的捏紧他的衣服,看到她,就让她想起那支离破碎的美梦。

    “不要怕,今天她任你处置”亚兰瑟温柔低笑,如玉般的脸,在银光的照射下,冒出寒气。

    “我不想看到她”依芙琳侧过身。

    亚兰瑟叹了叹气,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唐暖央没漏掉他的眼神,神经顿是绷紧他想干什么。

    脑中的这个念头刚转过,就有人按住了她的手臂,她想叫,鼻尖一阵怪异的香味,人就失去了意识。

    而在这个过程中,有那么多人在场,可他们全当作没有看到一样,仿佛全是些受人操控的傀儡。

    15分钟后。

    唐暖央醒了过来,人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礼服下的双腿,也被绳子绑住,她面前坐着许多人,而她就是被供人欣赏的猴子。

    而亚兰瑟跟依芙林正在其中。

    她挣扎了几下,心头固然恼火,但仍旧极力保持镇定“表哥,这是你的待客之道么”。

    “不满意?”亚兰瑟微笑。

    唐暖央也回以微笑“像你这种讨好女生的办法已经落伍了,依芙琳她不会喜欢,为了爱情连亲戚也欺骗,陷害的男人”。

    “欺骗?陷害?弟妹你真是说到哪里去了,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你,是你自已笨而已”亚兰瑟把头转过众人“我弟妹身上的礼服,可是价值连成,今天谁拍了,就可以当众把衣服从她身上脱下来”。

    唐暖央脸色突变“你敢——”

    “说不定你老公马上会来救你,说不定等他来的时侯,你已经被人脱光衣服了,脱光衣服是什么感觉呢,应该会——很冷吧,呵呵,,,,,”亚兰瑟一阵低吟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