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对我态度好一点,我就把DNA报告给你!

对我态度好一点,我就把DNA报告给你!

    他说洛君天马上会来救她,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洛君天已经跟亚兰瑟联系过来么,他人在英国了?!!

    唐暖央心里有了无数的猜想跟疑问。

    “亚兰瑟哥哥,这样不太好吧”依芙琳怯怯的扯了扯亚兰瑟的手臂,她虽然是不喜欢唐暖央,但是也不至于那么恨她,她只是无法去面对那一场心碎。

    “不用担心,好好看着”亚兰瑟安抚她,笑意温柔遘。

    “会不会太过了,万一君天来了,他——”依芙琳想到洛君天的脸,从来没有对她凶过男人,她却从骨子里怕他,对他的感觉已经变的非常的奇怪,与其说是伤心跟恨,不如说害怕与不想面对来的更加的准确。

    “他来了更好,你要让他知道,你也不是好欺负的”亚兰瑟挑起她的下巴,用非常坚定的眼神看她。

    “他,,,他真的会来么?”依芙琳拽紧了他的胳膊,声音发抖额。

    亚兰瑟的表情瞬间变冷了许多“不出意外,智商没倒退的话,应该会到的,时间或早或晚的问题,他们这么对你,害的你受尽了欺骗与羞辱,一味的逃避是没有的,只有将伤害你的人彻底击溃,你才不会害怕,伤害纯真无辜的你,是一件罪该万死的事情”。

    依芙琳没有再讲什么,原本懦弱的表情也变的强悍起来“没错,我要打败他们,他们太过分了,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对我”。

    “可爱的宝贝,这就对了!”亚兰瑟赞赏微笑。

    唐暖央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其实依芙琳并没有那么恨她,反倒是亚兰瑟,一直纵甬她报复,这家伙的脑袋是不是让门给挤了,她跟洛君天可是他的亲戚哎。

    “亚兰瑟,你别从中煽风点火了,你以为这样是为了依芙琳好,她就会大受感动么,你是在调教她怎么变坏,她是个纯真的好女孩,请你用健康的方式来爱她”。

    “呵——”亚兰瑟冷笑“自已做了恶毒的事情,却来要求别人对你善良么,这世上好似没这种好事吧”。

    “我承认对于依芙琳,我们确实是伤害了她,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她的,那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也没有心理准备,我虽不敢自持善良,但也绝不是恶毒的人”唐暖央为自已澄清,另一方面也是想要拖延时间。

    她不想被脱光衣服。

    洛君天,你快来啊,,,,

    “弟妹,你的脑子倒是转的很快嘛,想拖延时间等君天来救你?”亚兰瑟看出她心里打着小算盘,阴阴一笑,喊道“礼服拍卖现在开始,底价是一美元”。

    唐暖央急了,这一旦开始喊价,过程是很快的,就算洛君天现在已经在庄园门口了,也赶不急来救她的。

    这杀千刀的亚兰瑟,什么聪明过人,完全就是阴险狡诈嘛!!!

    “一千美元”

    “一万美元”……

    有人开始喊价。

    “依芙琳,我知道你是善良纯真的好女孩,我为之前对你造成的伤害道歉,对不起,是洛君天太混帐了,是我没有一早就告诉你,我是他的妻子,对不起,是我们的错,请你阻止亚兰瑟好么”唐暖央语调极快的说道,现在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依芙琳身上,因为她看出她还在犹豫。

    叫价还在继续。

    亚兰瑟望着唐暖央低笑“看到了吧依芙琳,她在向你求饶,这是多么丑恶的嘴脸,伤害过你,现在又祈求你救她,你可以考虑放过她还是不放过她,但是你要知道值不值得”。

    依芙琳咬了咬嘴唇,看了看唐暖央,胸口有些起伏,最后愤恨的把脸别开。

    唐暖央绝望的闭了闭眼睛,亚兰瑟是故意刺激依芙琳的。

    “我出一百五十万美元”

    价格一下从几十万美元,一下子跳跃到上百万美元,屋里顿时没了声音,而这个叫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亚兰瑟自已。

    “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了么?”他悠然的喊道。

    屋内还是没有人说话,更多的人是抱着讥笑,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唐暖央心知这一切都是早有安排的,拍卖礼服什么,不过是一个幌子。

    “哪有人自已拍下自已礼服的,你这钱给谁,给你自已么,亚兰瑟,你这根本不能作数,我不同意,我反对”唐暖央挣扎的更为激烈,今年这走的是什么狗屎的霉运,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

    亚兰瑟轻盈一笑“谁说给我自已的,我捐献给红十字会”。

    “你——,亚兰瑟你若是不怕把事情闹大的话,我劝你最好三思而后行,不要到最后收不了场,还让两家结了怨,想想你爷爷,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你以为她会袖手旁观么,现在你收手还来及”唐暖央叽里呱啦的说一大堆,她内心知道是无用功,但也总比什么也不说来的好。

    “我怕脏了手,你们谁愿意上去帮我取下她身上的礼服?”

    亚兰瑟仿佛没有听到唐暖央的话一般,语调随性,表情愉悦,嘴角微微上扬。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在两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自告奋勇的站了起来,朝着唐暖央走去。

    “你们要干什么,走开,全部给我走开——”唐暖央惊慌的向后缩去,可除了那椅背之外,她还能向后缩到哪里去。

    她不要被当众趴了衣服。

    她不要,,,

    两男一女已走到了唐暖央的面前。

    “你们敢动我试试看——”唐暖央目光凌厉的射向他们,腾满了煞气。

    那几个人被她的眼神给吓倒了,稍稍有所停顿跟犹豫。

    “还不快把礼服取下来给我”亚兰瑟略带不悦的冷声,自后面传来。

    几个人又立即开始行动,两个男人按住了唐暖央的双手跟双脚,女人把手伸向唐暖央身上礼服的扣子。

    “滚开,你们把手从我身上拿来——”唐暖央极度恐慌。

    侧门被推开。

    柳玄月跟伊容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他们都傻眼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把暖央姐绑起来。

    他们想也没想,上前想去救唐暖央,立刻就有人拉住了他们。“玄月,伊容——”唐暖央看到他们,欣喜的同时,也担忧了起来。

    “喂——,你们这是干什么,蓝先生在哪里?他不是来了么”柳玄月焦急而愤慨的喊道。

    他们的突然闯入,也打断了正要动手脱礼服的那几个人。

    亚兰瑟皱了皱眉“不要管他们,继续——”

    那几个人接到命令,又专注于唐暖央身上了。

    “英国人不是最有绅士风度嘛,女人不是最淑女嘛,干这种事情,可以判你们绞刑的”伊容急中生智的说道。

    那几人又犹豫了。

    亚兰瑟转头,看向柳玄月跟伊容“给二位客人找把椅子,让他们坐下来,一起观看吧,另外他们太吵了,别让他们乱说话,很破坏气氛”。

    言下之意,就是让人封住了他们两人的嘴。

    随即,马上就有人拿了胶布过来把柳玄月跟伊容的嘴贴上,绑了起来,按在椅子上。

    “亚兰瑟,你放了他们,你要对付的人是我,别牵扯进无辜的人”。

    “继续——”亚兰瑟沉声,清冷的说道。

    站在唐暖央背后的女人动手解开第一颗扣子。

    柳玄月跟伊容睁大了眼睛,不会吧,他们要脱暖央的衣服,,,,

    他们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要对暖央姐做这种事,但是他们知道,眼下他们也无能为力,暖央死定了!!!!

    唐暖央脸色死白,感受着礼服的拉链被轻轻拉下,她的眼中充满了无助跟绝望。

    “不要,不要——”

    屋里的人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唐暖央的身体,男人的眼中露出了淫亵的光芒,这是一种本性的使然。

    柳玄月反抗的更是激烈,四个人都快要按不住他了。

    亚兰瑟的嘴角牵扯出优雅得意的笑。

    拉链已经到了尽头,只需将带子轻轻一拉,一个动作就能让唐暖央赤身***的呈现在别人面前。

    站在唐暖央背后的女人兴奋的坏笑,去拉她的带子。

    “住手——”剧烈的踹门响动之后,男人暴怒的吼声,震颤着屋里每个人的心灵。

    在屋里的人回头的过程中,银灰色的身影已经冲了过来,沿路的几个去阻拦的人纷纷被打倒,根本就拦不住这只处于发了狂的狮子。

    唐暖央惊喜的看着来人“君天——”

    亚兰瑟笑的欢快,对洛君天的到来一点也不意外,异常的沉稳。

    洛君天疾步的向她跑去“老婆——”

    按住唐暖央的两个男人,被洛君天气势给吓到了,往一边逃去,站在唐暖央背后的女人一紧张,手一抖,拉松了带子,衣服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千钧一发间,洛君天用身体挡住众人的视线,抱住唐暖央。

    这些人要是看了她老婆的身子,他就把他们的眼珠子全挖出来。

    唐暖央闭着眼睛,在洛君天的怀里喘息不止,他温暖厚实的怀抱还有熟悉的味道,让她觉得份外的安全与感动“君天——,你终于来了”。

    “别怕,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洛君天拍着她的脑袋,安抚她的情绪,一边快速的脱下自已的外套,披在她的裸露的背脊上。

    “老公——”唐暖央贴在他的胸口,鼻音变重了,这一刻的她没有那么坚强,只是一个需要他来保护的小女人而已。

    “没事了,我来帮你穿好衣服——”洛君天摸索到她的背上,帮她把礼服的拉链给拉上,扣好扣子,最后系紧脖子上带子。

    依芙琳眼神黯然的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眼泪掉了下来,那些她逃避与不敢面对的,如今全都在眼前,离她好近好近,才发现其他没有那么恐怖,只是承认了梦的破碎之后,心有点痛。

    亚兰瑟笑意依旧未减,他安慰的握住依芙琳的手,他帮她走出了一场梦的断裂,从此她就能勇敢的去面对未来了。

    柳玄月跟伊容转头对看了一眼,两人同时放松了下来,得救了,太好了!!!

    “君天,你来的很及时嘛,没让我失望哦——”亚兰瑟站起身,转头对众人使了个眼色,这些他特意请来的客人,纷纷有序的退场。

    不一会儿,华丽的大厅里,就只剩下他们几人。

    洛君天解开绑住唐暖央双手双脚的绳子“可以站起来么?”

    “嗯,可以!”唐暖央拉着他的手臂,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到柳玄月跟伊容还被绑着,封着嘴,忙说“快去帮他们也松开吧”。

    洛君天过去撕下柳玄月跟伊容嘴上的胶布,松开他们的绳子。

    “洛叔叔,你好威武,帅极了——”伊容崇拜死他了。

    柳玄月不想承认自已没用,所以破天慌没有开口。

    洛君天哪还有时间理他们,解救出他们之后,就立刻过去,拽起亚兰瑟的衣领,当下便是不由分说一拳。

    说什么都是废话,对于他的所作的事,可恶的让他想要把他揍成肉泥。

    亚兰瑟被打翻在地,嘴角带着一丝血丝,却没有还击的动作。

    “亚兰瑟哥哥——”依芙琳惊叫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他的身边,蹲下身来“你,,,你流血了,痛不痛”。

    她用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他的伤口

    “嘶——”亚兰瑟故作很痛的模样。

    依芙琳小拳头一握,愤怒的站起来,看向洛君天“你,,,,你太过分了,我原本以为你是非常温柔,又非常绅士的一个男人,想不到,想不到你这么野蛮,这么粗鲁,这么暴力,跟我想像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洛君天对这个女孩,心里还是感到很抱歉的,他叹息“你现在才知道么?”

    唐暖央看看在地上偷笑的男人,又看看对洛君天冒着小火球的伊芙琳,明白的笑了“依芙琳,你曾经喜欢的是你幻想中完美的王子,而其实洛君天他根本不是王子,他脾气差,小心眼,霸道**,腹黑,又喜怒无常,跟你想像中温柔绅士男完全搭不上边,我可以证明,之前对你他都是装出来的,值得一题的是,他很会装”。

    “老婆,你觉得这么损你老公合适么”洛君天嘴角抽搐的僵笑。唐暖央走过去,挽住他的手,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实话实说啊,在这个世界上,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你欺骗了纯真少女的感情,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找你算帐的,这不,黑骑士带着公主来向我们讨回公道了”。

    她说这话的时侯,先看了地上的亚兰瑟,又看看还没有领悟的依芙琳。

    “君天他真的是这种个性的人么,天哪,我太吃惊了,我不相信”依芙琳不相信模样。

    “我跟这个家伙一起生活了15年,他的个性我一清二楚,你不相信么,依芙琳,知道他是一个会打人,会发脾气的男人,你还爱他么,还迷恋他么?”

    “我——”依芙琳迟疑了,之所以会对他心动,是因为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温柔迷人的一笑,所以在她的认知当中,他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男人,不会发脾气,每天都会为她编织世界最浪漫的爱情。

    一直处于心碎中的她,因为得不到王子的爱而难过,而当王子变成脾气恶劣的暴君时,她竟然觉得不再遗憾,也不再难受了,甚至觉得好在没有跟他结婚。

    “大骗子——”依芙琳打了洛君天一巴掌,喊道“我不再喜欢你了,我想通了,你只是我对爱情的一种期许与渴望,我爱的是幻想中的你,而现实中的你,我一点也不喜欢”

    洛君天深呼一口气,不能置信,他挨了她的打,虽然不是很痛,但很没面子。

    “这一巴掌是你欠她的,总有一天你是要还的——”唐暖央一点也不同情洛君天。

    看着依芙琳没有阴霾,勇敢清澈的美丽双眼,唐暖央懂得,她已经走出来了。

    “依芙琳,你不来扶一下我么”亚兰瑟故作柔弱的对她招手。

    洛君天鄙夷的对地上的亚兰瑟白了一眼。

    依芙琳这才想起亚兰瑟,忙又跑过去,拽着他的胳膊想要扶起,没想到她力气小,扶到一半又双双跌倒地上,他抱着她盈盈一小握的妖,她趴在他的胸口,连连道歉“对不起,我真没用,没摔痛你吧,我真是没用”。

    “没关系,我愿意坐你的垫背,你不痛就行了”。

    白痴都能看的出来,亚兰瑟这是故意,一米八几的男人让一米六的小女人抱,用脚趾想也知道不可能的嘛,偏偏依芙琳愣是没有发觉。

    柳玄月跟伊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有木有这么笨的女人啊,,,,

    洛君天看的直想上前再踢亚兰瑟几脚。

    “那我在扶你一次吧,我保证不摔你”依芙琳信心满满的把自已的细胳膊挂在他的脖子上,往上用力的提,结果人没扶起,反倒把自已整个人又送到了亚兰瑟的怀里,嘴巴撞到他的脸上。

    依芙琳赶紧直起身来“对不起,没砸痛你吧”。

    “没事,一点也痛,依芙琳的嘴唇很软,多砸几下也可以”亚兰瑟笑的无比温柔。

    “讨厌”依芙琳最抵抗不了这温柔的男人了,听他这么说,害羞极了。

    站在周围的四人,鸡皮疙瘩掉满地。

    “我说——,你们打算玩到什么时侯?”洛君天实在受不了了,他还有好多帐要跟亚兰瑟算。

    柳玄月也实在被依芙琳的单纯给打败了,看不下去的在边上提醒“依芙琳小姐,我想说,亚兰瑟他好像没被打残疾吧,才一拳哎”。

    “也是哦——,亚兰瑟你能自已起来么”依芙琳突然开窍了,她一直想着怎么扶起他,没有想过他原本自已就能起来。

    亚兰瑟还没有抱够她,但是也不好懒着不起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举止斯文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唐暖央没忘记他刚才对她做的事,心里着急不痛快“黑骑士,感觉怎么样?把你表弟跟弟妹耍了之后,以牺牲我们来突出我伟岸形象,开心么”。

    “开心!”亚兰瑟悠然自得的笑,丝毫没有歉意。

    “亚兰瑟,你就是为依芙琳所以才这么二次三番的找我们麻烦?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赢得佳人芒心的同时,也要付出血的代价”洛君天捏了一个拳头,反正他个性不好,脾气也不好,打人很正常。

    依芙琳羞涩的看着亚兰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很感动”。

    “他还要向你求婚呢,你接受他么”唐暖央突然说道,笑的有些奸诈。

    亚兰瑟俊脸微微变色,求婚这种事,他想自已说出来。

    “啊?求婚?”依芙琳惊吓不已,她才刚刚脱离失恋的阴影,一下子又说求婚,她有些消化不了“太,,,太突然了,我得想想!”

    “你是要好好的想一想,这个亚兰瑟哥哥温柔是够温柔,但是依芙琳,我觉得他太过聪明,你会吃亏很多的,比如他把我骗到这里来,说想让我为他策划婚礼,结果是让一群人脱我的衣服,想想看,他坏的时侯有多坏,虽然他是为了你才这么坏的,这样的男人就跟长在悬崖上的灵芝一样,能把握住固然好,把握不住,就等着摔个粉身碎骨”唐暖央无视亚兰瑟急剧恐怖的脸,仍旧是笑意盎然的,小女子报仇,啥时都不晚。

    “弟妹,看来那份DNA报告,你是不想要了”亚兰瑟拖长的语气中,充斥着威吓。

    唐暖央的笑容僵化在脸上“你是怎么知道了?你去医院拿了我的东西?”

    “不,话不能这么说,你车子抛锚了,我是帮你去取,现在东西在我手上,想不想要?”亚兰瑟绅士的微笑。

    他的潜台词,聪明的人都听的懂,那就是让唐暖央闭嘴!!!

    洛君天把唐暖央护到自已身后“亚兰瑟,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现在我要问你拿两样东西,第一,你从我二叔那里拿走的古董还回来,第二,把DNA报告交出来”。

    “态度好一点的话,我可以考虑把DNA报告给你”亚兰瑟笑眯眯以绿眸回视洛君天的绿眸。